隧道顶上约莫七八米处的山腰间,果然匍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头顶戴着杂草编制的帽子,身体蜷缩埋在了茂密的草丛里,脸上还涂抹了乌黑的淤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流石眼神够犀利,普通人根本看不出那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是个小孩子?”江流石仔细观察了一番,有些惊讶,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松开。

    他看得分明,匍匐的人个子很小,虽然脸上涂抹了淤泥,依旧充满了稚气,乌溜溜的眼睛警惕的盯着江流石所在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这时候,小孩手中忽然窜出了一溜星火向天空中射去,带起响亮尾音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得真切,那溜星火是几根捆绑在一起的火箭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发信号?

    江流石恍悟过来,啪啪啪几枪过去,那潜伏的小孩头顶草帽被打穿,屁股处也被又一溜子弹扫过,烧焦了个大洞。

    小孩受了惊吓,顿时哇哇怪叫着爬起来,迈着小短腿,扭着破洞了的屁股撒丫子向山林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他显然对这一带地形很熟,灵活得跟猴子似的,转眼就消失在江流石面前。

    “零,跟进那个小孩子,探查一下情况?!苯魇有⌒妥髡绞依锱懒顺隼?,对车厢内的零道。

    零点点头,跃出了车窗,几个纵跃就潜入了树林阴影里。

    “惜玉,附近情况怎么样?”江流石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情况,除了一些极为微弱的精神波动,估计是一些小动物之外,再没有人了?!比较в裉讲饬艘换岫?,冲江流石肯定道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每一个物种的精神波动都不同,异能者和变异兽的精神波动都很强烈,但体型非常小的动物就很弱了。

    冉惜玉只探测到了丛林里只有几只生物窜来窜去,可以确定附近没人埋伏。

    江流石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一定有幸存者聚集点存在,大家都提高警惕?!苯魇卸系?,警告车厢里的其他成员。

    刚才那小孩子发射出信号火箭,显然是一种预警,地面上的钉板也是一种阻碍和警告。

    这都可以判断出,附近有一股幸存者势力存在。

    “江哥,你放心,到这个地方我们警惕性高得很?!闭藕Pψ诺?。

    他对石影小队的侦查能力很放心,即有零这种潜伏高手,又有冉惜玉这种精神系异能者,一般队伍想要偷袭他们,恐怕会很困难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两个跳下了车厢,运气开声,将地面上的钉板逐个挪开。

    中巴车这才安全驶入了幽深的隧道里。

    这段隧道有几公里,蜿蜒曲折。

    闪耀车灯映照下,随处可见隧道内躺着许多丧尸和人类的惨白尸骸,还有各种丢弃的枪支、刀具等武器以及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显然这条隧道内,有过幸存者跟丧尸的惨烈厮杀。

    出了隧道,面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废弃的公路两边都是一座接一座的大小山峰。

    这些山峰被挖得千疮百孔,上面全是茂盛的野草和植被,却没有什么大树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昔日这些矿山光秃秃的情景。

    现在眼前的矿洞都倾颓荒凉,没有人活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惜玉,这段路过去就到了攀竹市,到时候一定能找到你妹妹的下落?!苯魇迦较в竦恍?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过了隧道之后,冉惜玉就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嗯?!比较в竦愕阃?,一想到不久后就能够见到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她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忽然,冉惜玉心起警兆。

    “江哥,前面峡谷的拐角处有人!”她精神视野里感应到了十几个红点,就在前方峡谷的拐角处。

    “好?!苯魇愕阃?。

    车厢里气氛顿时凝重。

    张海、孙坤纷纷抄起了手上的武器,江流石将旁边的arm—2狙击枪盒子提了起来,提进了小型作战室里。

    中巴车里一瞬间,沉寂了下去,只剩下轮胎跟路面粗粝的沙石摩擦声。

    到了峡谷拐角处,江流石通过小型作战室的观察孔赫然看到,前方的去路已被两辆庞大笨重的大卡车堵塞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站在大卡车车顶上,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的盯着江流石他们。

    这十几个人,是很奇怪的组合。

    除了三个五大三粗,身上、脸上烙印了刺青,面相狰狞的大汉外,其他十二个人都是年龄不一的少年人和小男孩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一例外,头上都戴着黄色矿工帽,身上黑乎乎的,像是涂抹了煤炭一样。

    中巴车停了下来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对面大卡车上的一群人,居然大眼瞪小眼,一时间也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其中一个大汉旁边站着一个矮矮瘦瘦的少年人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年纪不大,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,嘴唇上刚刚长出一圈青涩绒毛,一双明亮的眼睛此刻有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得清清楚楚,这少年人嘴角里咀嚼着一根草茎,若无其事的模样,手指却有意无意的拍了旁边的大汉大腿后面。

    他拍到的时候,江流石隐约看到了一缕极其隐蔽的寒光。

    那寒光出现得很快,他并没有仔细看,只是眼角余光瞥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那大汉脸上肌肉痛得一阵扭曲,嘴里发出了轻轻的“丝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?!?br />
    那大汉慌忙咳嗽了几声,嘴里大吼道:“抢劫,通通都下车!我们只要东西,不要你们的命,乖乖配合,不然你们通通都要死!”

    他这说话的口吻,配合上脸上狰狞刺青和表情,很是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大汉在说话的时候,下面的两辆大卡车引擎轰隆发动,阵阵柴油黑烟缭绕。

    隆隆的声音如同闷雷,在逼仄的峡谷内回荡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手中的武器纷纷举起来,对准了中巴车方向。

    为首的大汉手里拿了一把样式简陋的64手枪,其他人无一例外手持一把钢弩。弩箭闪烁冰冷寒芒。

    “江哥,只有一个异能者,其他人都是普通人……那个异能者,就是说话的大汉身边的少年人?!?br />
    对面喊出抢劫的时候,冉惜玉疑惑的声音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江流石心中微感讶异,但旋即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难怪他刚才看着对面的情形,觉得违和。

    那个貌似是头领的大汉,虽然卖相不错,但畏畏缩缩的似乎有点畏惧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再联想起刚才那咀嚼着草茎的少年,在大汉大腿上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中有数了,嘴角泛现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开启V型撞角,冲刺!”江流石淡淡道。

    中巴车瞬间震动了一下,前脸的地方出现了巨大的V型撞角,整辆车就像是一头暴兽,速度瞬间飙升。

    它狂风般在逼仄的峡谷里冲刺,一往无前的向那两辆大卡车撞去。

    大卡车上,那咀嚼着草茎的少年人,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峡谷,不过四米宽,中巴车根本不能掉头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把路一堵,不愁中巴车上的人不下来跟他们谈判。

    当中巴车开启V型撞角的时候,这瘦削少年人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中巴车前面的V型大铁块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这车还能这样改装?

    等中巴车以媲美F1赛车的速度撞过来时,他菊花一紧——我靠!

    从那气势汹汹的速度,他能感觉到中巴车司机那种拼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下车,跑,快跑!”这少年心里一哆嗦,第一个反应过来,连忙招呼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中巴车司机肯定是疯了,是要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这样撞过来,脆皮中巴车肯定会毁,一车人都要死。

    这大卡车也肯定要遭重创,车上的人也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性命攸关的时刻,他可不敢继续待在大卡车上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试图打劫,气势汹汹的一群人,包括那三个大汉都纷纷跳下大卡车,撒丫子跑。

    等他们跑出十几米远,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,随后就是哐哐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刚刚他们所在的大卡车,已被狠狠撞开,那产生冲撞的部位钢铁断裂凹陷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而冲击过来的中巴车,却在滚滚的黄土烟尘中,稳稳当当的??吭诟詹糯罂ǔ低?康奈恢?,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天上白晃晃的阳光照耀下,那配备了V型撞角的中巴车,合金外壳闪烁阵阵金属寒芒,沉寂之中仿佛蕴藏着某种爆炸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额,这……这还是中巴车吗?杨天照大哥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猛的车啊?!奔父錾倌晡T谀蔷捉雷挪菥サ纳倌晟砼?,嘴里啧啧惊叹,颇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“对啊,要是这样的车是我们的就好了,我们就不用怕攀竹市那些坏蛋了?!绷硗庖桓鲂『⒆右涣诚勰?。

    “羡慕个屁,跑??!”那少年杨天照一把吐掉嘴里的草茎,用力拍了身边的小孩脑袋,慌忙道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拥有这样猛的改装中巴车,里面的人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中巴车将两辆大卡车这样轻松撞开,这种冲击力,大概也只要陆地坦克能够比一比了,说不定都比不过。这杨天照也只是想象一下。

    而且中巴车任何地方,都一点事情没有,这车身一定坚固得变态。

    以他们此刻手中的钢弩,根本拿这中巴车没办法。

    既然攻不下,那么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他刚想跑,哒的一声响,前方顿时爆开了一团灰尘,地上多出了一个坑。

    哒哒,又是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这次他左右都爆开了灰尘。

    三个出现在地上的洞,太精准了,刚好将他钉在了原地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狙击高手?!

    杨天照感觉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窜天灵盖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这尼玛不是随便被爆头?

    “谁都别跑,谁跑的话就打死谁!”

    冉惜玉的话,骤然在所有戴着矿灯帽的打劫者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精神系异能者?

    那被其他少年称作杨天照的少年,不由吞了口唾沫,心已经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平时第一次抢劫,怎么就碰到了这么强硬的敌人?连精神系异能者都有,更别说还有个狙击高手。

    怎么就碰到了这样的队伍?

    “可笑我居然还想要打劫这支队伍!”杨天照不禁暗自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纷纷停住了脚步,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——怎么脑海里会有声音?!

    “哥,哇……救命啊哥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哭喊声,在一群打劫者脑袋上方响起。

    杨天照猛的抬头看向头顶,就看到一个猫耳少女正站在上方七八米高的小山山头,手里面提着一个光屁股小男孩。

    杨天照心一沉。

    “弟弟!”他脸上浮现出愤怒之色:“你……你不要伤害我弟弟,他还是个孩子,这事儿跟他没关系!”

    猫耳少女零哪里会将他的话放在眼里,她身形飘忽灵巧,在山间的缝隙不断的跳跃、攀爬,几下子就从七八米高的地方下来。

    “队长,怎么办?”零回头,抓着手中哇哇大哭的孩子询问江流石道。

    此刻江流石拿着狙击枪,身后跟着张海、孙坤两名大汉,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海、孙坤手上,都抓着一把95式霰弹枪。

    杨天照看到江流石手中的枪,身上已经有些发冷汗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狙击枪、霰弹枪……这些枪十分昂贵,而且有价无市,不容易搞到手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火力,加上这身形灵活飘忽的猫耳少女,还有那暗中的精神系异能者、变态中巴车……

    面前的队伍实力,在他脑海里恐怕是要攀竹市的狂战联盟这种顶尖异能者联盟里,才有这样的精英异能者小队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刚才不是还想打劫我们吗?”张海猛的一脚,踹向了刚才大喊打劫的大汉身上。

    将那大汉踹得惨叫一声,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张海表现得很凶狠,面对这样的队伍,石影小队的实力就是两个字——碾压!

    “张海,你别搞错了,他才是头?!苯魇戳苏藕R谎?,淡淡的指了指刚才说话威胁零的那名少年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海一愣神,在他的常识里,通常第一个说话的才是老大,更别说这是一次很严重的抢劫事件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是头?”杨天照微微一怔,冷声问江流石,心里面却一阵发虚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抢劫吧?手段不够娴熟,心也不够狠?!苯魇沉嗣媲暗纳倌暌谎?,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:“所以找了个相貌凶狠一点的,冒充一下老大,好恐吓我们,对吧?”

    杨天照陡然有些心凉,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,怎么什么都知道?

    “现在,轮到我们打劫你们了。什么稀有金属、变异晶核……我统统都要?!苯魇袂榈?,黑洞洞的枪口一下顶在杨天照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哇。不要……你们不要杀我哥哥,不要杀他!我什么东西都给你们,我藏了好多东西……”零手里提着的小男孩,忽然大哭着向江流石哀求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