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成功了?!我哥他干掉了那只大水怪!”江竹影眨了眨眼睛,愣神了几秒种后,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船舱内的江竹影等人,透过透明的舷窗看清楚了外面变异河豚爆炸的情形,开心无比,心里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雨欣脸上同样露出了欣喜的笑容,伸出手,贴上脸色有些苍白的冉惜玉。

    “惜玉,我帮你治疗恢复?!?br />
    这只变异河豚被江流石斩杀,除了江流石功劳最大,就数冉惜玉最有贡献了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异能无时无刻不监视着水面,监视着变异河豚的一举一动,异能消耗很剧烈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这下子真是雾水县所有幸存者的大救星!做得好啊。没了这水怪,老头子我就可以拉扯一帮小伙子去抗洪救灾了!”孙昌鑫激动的看着那些在甲板上燃烧的变异河豚鱼肉,声音洪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下子,他又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小型作战室内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做掉了这大家伙。只是可惜了这些鱼肉……”看着变异河豚肥大的身躯,油脂散逸,在洪水中哔波燃烧,江流石心中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这只变异河豚是2+级的怪物,它的血肉肯定比那些一级变异兽的血肉蕴含能量大多了,非常滋补。

    哧溜。

    忽然几声水响,几条跟像鱼又长着蛇尾的小水怪,疯狂的扑向那些水下没有燃烧的变异河豚鱼肉。

    一群小水怪疯狂的吞噬着,搅得水面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这些欢腾的小水怪一个个动作缓慢下去,发出唧唧的怪叫,旋即一个个泛起了鱼肚白,一动不动的躺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江流石心头悚然,他还正暗自可惜变异河豚的鱼肉,试图抓一些鱼肉做储存,没想到这些小水怪吃了变异河豚的鱼肉之后,都纷纷死翘翘。

    这变异河豚的肉竟是有剧毒!

    在末世之前,本来就有拼死吃河豚一说。

    河豚的一些部位有致命性的神经毒素,而变异河豚显然就更毒了,浑身的血肉里都浸透了毒素。

    导致吃了变异河豚肉的小水怪,纷纷死亡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蜂拥过来啃咬变异河豚肉的小水怪依旧是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变异河豚可是2+级怪物,这种级别的怪物血肉,对于普通小水怪天然上有种特别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导弹艇基地车的附近洪水区域,大片的小水怪都翻了白花花的肚皮。

    “检测到2+级晶核能量波动……”星种的声音陡然在江流石脑海里出现。

    江流石内心狂跳,对啊,变异河豚体内的2+级变异晶核他还没有回收。

    这东西对他来说极其重要,是他想要杀掉的变异河豚的动力之一。

    幸好此刻导弹艇基地车已锁定了变异河豚体内的那颗变异晶核所在。

    周围的小水怪也几乎都被变异河豚的血肉毒素毒毙,水下已没有太大危险。

    江流石憋了一口气,跳入了水下,向变异河豚沉入水中的庞大尸体游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此刻体内血液,能携带大量的氧气,在水下活动根本没有任何憋气的感觉,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潜到水下之后,靠近变异河豚的身体,他抽出了一把雪亮匕首。

    那颗变异晶核就潜藏在变异河豚鱼头的下方,那部位有大量的脂肪堆积,也有几个很大的枪炮子弹伤口。

    他匕首狠狠插了进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雾水县半山腰的棚屋里,张海依稀听到了爆炸的声响,旋即就看到很远的地方有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“大爆炸啊,一定是江哥干掉那个大水怪了!”

    张海笃定的道,眼睛里满是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还站着罗俊江等异能者。

    跟张海的兴奋不同,罗俊江这些人看着那地平线上冲起的火光,脸上挂着狐疑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?!甭蘅〗1沟奶玖艘豢谄?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张海这种乐观是从哪里来的,刚才明明就是那艘导弹艇被大水怪追得到处跑,看起来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现在这远方的大爆炸,究竟是船炸了还是大水怪被击毙,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此时,天上的雨早就停歇了,已是午后。

    堆积的云层里,已有几抹红艳艳的云彩,看样子是要出太阳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天气的变化,雾水县的幸存者们却没有欢呼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目光忐忑,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大家都听到了远方的大爆炸,也看到了火光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心理跟罗俊江是一样的,他们当然都希望是大水怪被干掉,同时又对那艘被追得跑路的导弹艇,没有多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有的妇女抱着怀里的小孩,小孩在哭泣她都无心哄逗,怔怔的看着那远方的洪水尽头。

    整个山城的气氛压抑而沉闷。

    如果爆炸的是那艘导弹艇,那意味着雾水县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。

    香雪海独坐在三层的小洋楼楼顶上,嘴唇轻轻抿起,心神不宁的望着水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知道雾水县所有人都跟她一样,静静等待着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江流石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。

    “鱼,好多死鱼!”

    有眼尖的幸存者看着茫茫洪水,指着前面惊讶道。

    城门前的洪水起伏,微波中雾水县的人就看到了水面上出现了一条条翻了鱼肚白的死鱼。

    “还死了很多水怪?!庇钟腥司冉泻?。

    众人仔细看去,果然,那些死去的鱼尸中还有一些跟蟒蛇似的小水怪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怪鱼尸体越来越多,目光望去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鱼尸,像是某种不祥的征兆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怎么这些鱼怪都死了?

    它们在这片洪水区域可是没有任何天敌。

    这时,半山腰处的幸存者里,忽然爆发出了兴奋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视线中,慢慢的出现了一艘气势汹汹的导弹艇。

    在导弹艇的尾部,还用铁链挂着一条庞大的鱼尸。

    那鱼尸鱼肚中空,只剩下了一小半,却依旧有七八米长,在鱼尸的后面跟着无数蹦跳的各种小水怪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真切,那硕大的鱼尸,不就是那个大水怪的尸体吗?

    对于这变异河豚巨大的脑袋,还有那对三角眼,雾水县幸存者们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现在这怪物的脑袋已被打成了蜂窝,尸体也大半残缺,竟然真的被干掉了!

    看到那导弹艇跟大鱼尸体,半山腰处的兴奋呼喊声越来越打,像是一**的浪潮一样。

    “石影小队他们没死,他们杀了那个水怪!得救了!”有个幸存者跪在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我江哥啊,回来了。我就说江哥一定能宰了那只水怪?!闭藕Q笱蟮靡?,特意看了旁边一脸惊讶的罗俊江一眼。

    身为石影小队的一员,他这一刻是真的骄傲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丝丝遗憾,遗憾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在导弹艇里,没能见证江流石操纵导弹艇击杀那大水怪的一幕。

    香雪海盯着导弹艇,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她鼻翼里觉得酸酸的,有种劫后余生的幸福感,还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又一次创造了奇迹,?;ち怂奈硭?,拯救了雾水县上上下下上万条人命。

    导弹艇劈波斩浪,飞快的向雾水县驶去,在靠近城门的地方靠岸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等人纷纷跳上岸。

    在岸边上,早就等候了密密麻麻的雾水县幸存者们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我们感谢你?!?br />
    “江队长,谢谢啊,我们大家都谢谢你杀了那条大水怪。你救了我们雾水县所有人?!?br />
    震天的呼喊跟感激的声音,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已彻底被人群围拢,看着周围一个个泪流满面的幸存者们,用各种话语表达着自己的感激。

    江流石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周围人群对他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在暗中,还有不少幸存者往他身上塞了半边馒头、一个饼什么的,饼上还有发霉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他都不知道是谁塞给他的,虽然这些东西很简单,跟江流石平时吃的变异兽肉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但在雾水县长时间缺粮的情况下,这一块饼的意义,却让江流石动容。

    “不用给我吃的?!苯魇庑┒鞫既艘桓鲂『?。

    江竹影她们也被幸存者感激的簇拥了起来,不过对于这些女孩,那些幸存者也不好太过靠近了,只是一个劲儿地说着感谢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这变异怪鱼,要不要找人帮你们清理,做做成饭菜?”罗俊江挤进了人群,对江流石献殷勤道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导弹艇后挂着的变异河豚尸体,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这东西的实力那么强,如果吃的话肯定对身体有极大好处,不是一般的变异肉可以比的。石影小队特意将尸体拉回来,他如果帮上忙了,说不定能分碗汤。

    江流石脑门子顿时升起三道黑线。

    “罗队长,那东西可不能吃,血肉都有剧毒。我拉这变异怪鱼尸体过来,是想要诱惑附近的小水怪,将它们都毒死?!苯魇?。

    罗俊江顿时脸色一变,他终于知道,刚才水面上茫茫多的鱼尸是怎么来的了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雾水县一万多名幸存者,这一次都要感激你?!毙谟康娜巳悍殖隽艘惶醯缆?。

    香雪海从分开的人群里走了过来,望着江流石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客气了。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,再说了,香老板帮了我不少忙,没有你和雾水县幸存者准备的那些柴油和金属材料,恐怕我现在都不能站在你面前跟你说话,更别说击杀变异河豚?!苯魇辽?。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,他的导弹艇基地车,如果没有香雪海提供那批柴油,现在就是一个摆设。香雪海和雾水县的幸存者可以说帮了不少忙。

    那些幸存者从脱?;?,从家里的一些存货里辛苦拿出那些混了水的柴油的那一幕,江流石也记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目光,仔细打量着香雪海。

    几天前她还面色正常,精气神很足,身上有种动人的风姿。

    此刻香雪海脸色苍白,看上去颇为憔悴,那种女强人的气质已单薄了不少,有一种江南水乡女子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这些天一定支撑得很辛苦。如果没有你,雾水县恐怕早就垮了。我看雾水县上下的人,第一个要感激的是你?!苯魇?。

    “江哥,你说得没错。香老板这些天,都没怎么合过眼,饭也没吃几口。一直都在忙碌雾水县的事,整个雾水县都是靠她在撑着,我佩服得很?!彼锢ぴ谂员呷滩蛔〔遄?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是真的佩服香雪海的这份坚强。

    不论是修补抗洪堤坝、维护雾水县上下治安、分配粮食,还是对抗山头东边丧尸群的入侵,如果不是香雪海身先士卒,恐怕雾水县现在早就大乱。

    “这雾水县是我的地盘,你们说的那些事,不过是我分内的事?!毕阊┖W旖枪伊艘凰烤胍獾奈⑿?,轻轻将几根耳根的秀发拢好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我们先进去说话吧?!毕阊┖4蠓窖氲?。

    这里人头攒动,不是谈事情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?!苯魇愕阃?,跟着香雪海走向她所在的那栋小洋楼。

    “对了,江队长,我已经派人安排好了热水跟热饭,你们一路奔波,跟那大水怪厮杀,肯定很累了。不如先洗个澡,再吃点热饭?”香雪海顿了顿,补充道,看向江流石的双眸深邃,里面有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香老板在我的车子里待过,应该知道里面的情形?!苯魇∫⊥罚骸澳阕急傅哪切┒?,还是分给其他幸存者吧,我看你们存粮应该是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雾水县的幸存者,一个个面黄肌瘦,精神很差,江流石看在眼里,知道肯定是营养不良,缺少吃的。

    香雪海一愣,突然想起来,在江流石的那辆中巴车可谓十分豪华,生活上的一切东西,几乎是应有尽有,热水器、微波炉,还有变异兽肉有很多……十分享受。

    江流石确实是不需要她提供的热水、热饭。

    “嗯?!毕阊┖5愕阃?,眼睛里有一丝失落之意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对江流石很感激,想要尽量为石影小队做一点事情,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只是现在的雾水县一穷二白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其实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要你帮忙。我还需要一些金属材料,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?”江流石说着,报了几样金属名称。

    这些金属都是大路货,但也确实是江流石缺乏的一批基础金属,修补导弹艇必须要用到。

    香雪海顿时眼睛一亮,脸上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金属材料,我们大部分都有?;褂幸恍┎卦诓挚饫?,估计要找找。江队长,我领你去吧?!毕阊┖A成涎笠绯隽硕说纳癫?,主动道。

    现在城门附近的那个仓库也可以去了,里面的东西都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微微讶然,其实这种事情香雪海随便让罗俊江等人领他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好?!苯魇钜幌?,笑道。

    他很欣赏香雪海,如果去仓库的路上是由她领着,无疑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