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??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骤然从下方传来,站在山顶上的香雪海心头一凛,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在其中一间破败的棚屋里,一个瘦小异能者被一只高大的丧尸咬中了肩膀。

    那瘦小的异能者右手手臂长出一根根旺盛坚硬的毛发,在他身边已经倒下了七八个丧尸。

    可他显然异能力量下降了不少,毛茸茸的手臂拍打出去,仅仅只是将丧尸击飞,可就在刚才不久,他一拳下去还将丧尸那坚硬的头颅都砸成血葫芦。

    随着体力消耗,他的力量已经变弱了。

    这瘦小异能者一被咬中,几根静脉血管破裂,鲜血横流,他脸色顿时白了白。

    那高大丧尸吃到活人血肉,瞳孔血红,兴奋不已,双手犹如铁箍死死抱紧了面前的瘦小异能者。

    而那异能者被丧尸箍紧,以他现在的体力,居然挣脱不了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刚刚冲进棚屋丧尸,也纷纷向那瘦小异能者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丧尸扑过来,瘦小异能者脸色大变。他想要爆发,可身体的力量一阵空荡荡的,因为他已经很久没吃什么变异兽肉了。

    对于异能者来说,变异兽肉就相当于汽油之于汽车,没有变异兽肉,他异能力的力量大幅下降。

    心里面刚涌起一阵绝望,忽然就听到砰砰的几声沉闷枪响。

    鼻翼里钻入一阵刺鼻的硝烟味道。

    刚刚扑到身上的丧尸,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,纷纷跌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高大丧尸也被人揪住脖子一把掀翻,补了一枪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没事吧?”张海嗓门粗大,将瘦小异能者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地上的丧尸,头部、心脏都被打成了筛子,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他手上拿着一把95式霰弹枪,加上高大的身材,粗豪魁梧。

    “没事?!蹦鞘菪∫炷苷呖戳苏藕R谎?,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张海的异能波动依旧很旺盛,显然比他强多了。

    他哪来知道,张海这种石影小队的人,天天都吃变异兽肉,而且还是翻着花样吃,身上的异能力量自然很充沛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是雾水县的土著异能者远远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所有在棚屋救援的异能者,很多人都遇险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发洪水这段时间,基本都没有什么变异兽肉吃,异能力量衰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在一帮异能者当中,显得异常突出,异能力充沛,又有霰弹枪这种大杀器,对付这种普通丧尸不要太犀利。

    但仅靠这两人的突出,依旧不能挽救大局,越来越多的丧尸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时张??吹搅苏饷炷苷呒绨虻纳丝?,被丧尸咬中,这名异能者注定是要感染变异了,这才短短的时间,他的伤口已经变得乌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些丧尸,不停地进化,病毒也在进化……”张海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异能者看到了张海的眼神,他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,脸色十分惨败。

    张海叹了口气,被丧尸咬中,只能自我了断。如果他不这么做,其他的人也会送他一程。

    人类与丧尸的战斗,就是这样的残酷,哪怕是异能者,也可能因为一时的疏忽,就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慌,后退,退到土坎后面去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众异能者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然后一阵狂风席卷向十几个扑过来的普通丧尸,狂风中有无数的风刃浮动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这些丧尸的心脏、脖子、头颅等部位纷纷被洞穿,被风刃射穿致命部位的丧尸,纷纷倒地。即便它们还没有马上死亡,但也只是在地面上爬动,失去继续狂猛攻击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前方的丧尸顿时清空了一片,一时间众人压力大减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清瘦身影,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丧尸涌进来,棚屋里仅存的那些丧尸,顿时被张?;褂衅渌炷苷吆狭Ω煞?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这异能力好强?!闭藕0底赃粕?,他不过干翻了七八只丧尸就暗自洋洋得意,跟香雪海一比就算不得什么了。单论异能力,香雪海绝对算强者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陡然发现,香雪海的身影似乎晃了晃,像是要倒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你要不去休息?这棚屋密集,很容易做防御工事,加上一些铁丝网和障碍物,能够先将这些丧尸拦住?!闭藕A覆礁系较阊┖I肀?,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?!毕阊┖C挥杏渤?,点头同意张海的方案。

    她的异能力量同样有点跟不上,回到雾水县之后,她都几乎没怎么吃过东西。

    而她那控制空气制造风暴利刃的异能力,对于异能力消耗很大,平时她从不轻易用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用了一次,她身体都有点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罗俊江,你听张海指挥,在这一带赶紧布置临时防御体系,将临时总部里的枪支、弹药,都运过来!”

    香雪海虽然异能力不支,但头脑依旧清醒。

    依靠异能者的异能力,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支撑不了多久,唯有靠着建筑工事,配合搜集到的所有枪支弹药,希望能够支撑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香雪海做事情很果断,又有号召力。一干异能者奋力厮杀,加上香雪海再次强行催发体内不多的异能力量,又杀退了几波丧尸之后,许多还有些体力的幸存者都赶来,帮忙修筑建筑工事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一道两米多高,十米多长,将棚屋通往半山腰的道路拦住的简易建筑工事,终于完成了。

    那棚屋也被摧毁,形成了对丧尸的第一道阻碍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许多护城队队员被调了过来,匍匐在简陋的建筑工事后,射杀着冲过来的丧尸。

    香雪海脸色苍白,脑袋、四肢乃至全身上下,都觉得一阵阵针扎似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是她过度消耗异能力引发的后遗症,其实她使用一波风暴利刃,已是她刚才异能力量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可她后来又忍受着痛苦,使用出了两波风暴利刃。

    这直接导致她的异能力,乃至浑身上下的异能细胞都被催发过度,产生了不良后果。

    这和普通人运动过度,导致肌肉酸痛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坐在临时搭建的小房间里,香雪海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现在雾水县可谓是内忧外患,上上下下所有人又都吃不饱。

    面对丧尸的入侵的局面,形势已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因为枪支、弹药根本就不足。

    原本雾水县的临时仓库就只有二十多条枪,还有囚老等外来异能者那里,搜出了十几条枪跟几箱弹药。

    但这些对于源源不绝的丧尸潮,并不能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真正要跟丧尸对抗,而且是在这种山地环境下,还是要靠异能者。

    但偏偏他们这群异能者,长久没有吃变异兽肉,导致异能力量不足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吃一点吧?!笔奔湟蚜俳形?,罗俊江端来了一碗面条,小心翼翼的递给香雪海。

    这碗面条,上面全是肉,面汤很浓稠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面条,香雪海就知道这是罗俊江特别给她开的小灶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吃了这些东西,对于异能者来说依旧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异能者需要的是大量的变异兽肉,而不是这么一丁点的肉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能吃到变异兽肉就好了,那样就会有力量……

    香雪海脑海里莫名想起了在江流石的中巴车里待的那几天,那几天大概是她末世之后最踏实的几天。

    顿顿都是变异兽肉,睡的是柔软温暖的床,似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而现在,无论大事小事,都是她在操心,她感觉,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但如果她不撑住,这雾水县也就撑不下去了。所以,哪怕心身都无比疲惫,随时可能倒下,香雪海也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“大家守??!这里守不住,所有人都要死!”

    外面在大声喊着口号,护城队的人们互相鼓励着。

    坐在临时的棚子里,香雪海听到了他们的喊声。

    她心情很沉重,确实,如果没有守住这一道防线,雾水县就会彻底成为了血的地狱。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忽然,香雪海听到了前方传来了一声声的奇异嘶吼。

    这嘶吼,都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是变异丧尸!

    她心陡然一沉,将罗俊江端过来的面条推开,硬撑着站起来,看向那吼声传来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