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惜不管廖峰是怎么想的,商强军身体依旧不能动弹,最多只能手指头弯曲几下。

    刚才江竹影的电流,大部分都是冲着商强军去的。

    直接将光头男电得蒙圈了。

    商强军虽然魁梧,但他毕竟不是以肉身见长的异能者,抵抗电流能力可不行。

    此刻他全身神经依旧处于重电击后的麻痹状态。

    商强军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,麻痹,被阴了!

    刚才如果是他提前进攻,结局肯定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只要让他缓缓,能够释放毒素的话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从中巴车里走下来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人,商强军眼睛一缩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那两个漂亮的女人身上有着强烈的异能能量的波动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年轻男子,他手上拿着一把八一杠,如鹰隼的目光正冷冷扫过来。

    商强军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想了起来,他在望远镜中跟这年轻人的眼神对视过,当时这年轻人此刻一模一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此时已经毫不怀疑,当时,这年轻人真的看到了他!

    真是恐怖的目力!

    再配合上年轻人手中的长枪,绝对是很可怕的枪手。

    “别玩什么花样?!蓖蝗簧糖烤院@镆徽蟠掏?,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压制得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身体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精神系异能者?!

    对于精神系异能者的可怕,商强军有所听说,那是能够窥探人心灵的强大存在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强者,居然集中在一支小队!

    商强军心中的一点不甘,被现实彻底打消。

    早知道碰上的是这种精锐幸存者小队,他早就撒丫子跑了,哪会送上门找死啊。

    “留一个人问问熟悉不熟悉附近的地形,其他人解决掉?!苯魇愿?。

    对于这群喜欢打埋伏的家伙,江流石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从那些新旧不一的废弃汽车,还有道路上故意抛洒的铁钉,就可以猜测到这群人究竟做了多少杀人放火的事情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两道刀光闪过,商强军身后的两个大汉,瞬间被零割喉,瘫在了血泊中抽搐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杀我,我对你们还有用处。我是异能者,我能控毒,我绝对有战斗力啊?!鄙糖烤慌员吡骄呤宕碳さ搅?,颤抖着大声求饶,“而且你们不是要找熟悉附近地形的?我熟悉啊,我在这一带到处狩猎,到处跑!”

    江流石眉头一挑,他对商强军的异能者身份并不感兴趣,以他们队伍的实力,不需要,也不会接收这种人。

    不过商强军说对附近很熟悉,引起了江流石注意。

    廖峰在一旁一直瑟瑟发抖,此刻看到江流石沉思的神情,吓得一个激灵,只能留一个人,如果江流石被商强军的话打动,那死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听他瞎说。这商强军是个无恶不作的家伙,我举报,他是从攀竹市逃亡过来的,据说他是被通缉了,你们不信搜搜,他身上还有一张通缉令,他洗澡的时候我亲眼看到过。你们赶紧杀了他!这家伙很危险!”廖峰忽然冲江流石大声道,眼神里满是惶恐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江流石一定就是零这一伙的队长。

    “廖峰!”被廖峰揭穿了身份,商强军吓得魂飞魄散,目露凶光瞪着廖峰。如果不是此刻身体麻痹,他真想扑上去活剥了廖峰,这家伙竟然敢出卖他!

    “光头留着?!苯魇?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举报他了啊,为什么不留下我?这不公平!零,我们是同学,看在从前的情分上,你帮我说说好话啊?!绷畏宀幌胨?,脸上肌肉抽搐,嘴唇颤抖着向零求救。

    零身形一闪,匕首从廖峰喉咙无情划过。

    廖峰捂住喉咙,指缝间鲜血潺潺,身体在抽搐,瞳孔渐渐涣散。

    零却面无表情,廖峰不说情分还好,说什么情分,她恶心得根本不想多留廖峰一秒钟。

    在死亡这一刻,廖峰才终于明白,一切都是他自我感觉良好而已。

    在零眼中,杀他和杀死一只臭虫根本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说出你的身份,说出攀竹市你知道的所有信息?;褂姓庹诺赝忌?,通往这个区域的路究竟怎么走?以前的小路被植物覆盖,我们找不到路了?!苯魇舯?,将一张地图丢到商强军面前,指着地图上那军用造船厂的大概区域道。

    他正需要攀竹市的消息,现在有一个来自于攀竹市的通缉犯,简直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商强军现在心里面不敢有一点小九九,从这伙人的行为来看,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队伍。

    当下商强军竹筒倒豆子,将他的通缉犯身份,以及知道的有关攀竹市的一切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攀竹市是一个以矿业出名的大城市,末世前是沪阳省外来人口最多的城市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城市,却没有建立起人类幸存者的安全岛和基地市。

    它现在有三股大型势力,分别盘踞在攀竹市三大区域,分别是狂战联盟、落星会和沪阳人民战线。

    其中狂战联盟跟落星会是死对头,沪阳人民战线中立,也是势力最小的一股。

    商强军就是被狂战联盟通缉,其中狂战联盟的八个区区长,都在通缉令上签字,通缉报酬是三枚变异晶核,八百斤变异兽肉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报酬,江流石眉毛一挑,靠,这报酬已经算是很高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,根本不入江流石的眼,结果他居然值这么多钱?

    但商强军接下来的说法,就让江流石无语了,商强军果然是个丧心病狂的家伙,原来他仗着自己有控毒异能,潜入了狂战联盟的一个大仓库,试图打劫一把,结果一不小心毒素污染了整个仓库,还杀了整整一队的仓库守卫队,一共几十人。

    几千斤的食物还有各种资源被污染。

    这下子可彻底激怒了狂战联盟,全城通缉,封锁各地进出路口,商强军也是侥幸才逃出来,然后就在这里做起了拦路打劫的勾当。

    零从商强军身上搜出的一张通缉令,也证实了商强军的说法。

    商强军还老老实实的交待了三条进入攀竹市的路径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点出了江流石递过来的地图上,那原本被植被覆盖而消失的土路。

    得到这些消息,江流石嘴角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很满意,简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他身边正好没有很了解攀竹市的人,对那边的状况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商强军是从攀竹市逃出来的土著,他供述了许多攀竹市的消息,特别是还交代了一条他逃出来时使用的隐秘路径。

    万一石影小队去攀竹市有任何危险,这条路径都可以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很合作,你们……你们可以放了我吧?!苯约褐赖囊磺行畔⒑团掏谐龊?,商强军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零,你来处理吧?!苯魇挥锌瓷糖烤谎?。这人心狠手辣,江流石对他没有半点同情心。

    听到江流石的话,商强军心一沉,已知道了江流石的残酷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给我活路?那我跟你们拼了!”虽然身上被麻痹得不能动,但商强军的脸庞一下跟蛤蟆似的鼓胀起来,布满血丝的眼眶里有疯狂之色。

    他身体的各处都在膨胀,身体发出了滋滋的声响,皮肤鼓起了一个个的脓疱。

    一些脓包破裂,溅射出来的毒液将周围草地侵蚀出了一个个的洞。

    他身体细胞完全毒素化,这是要自爆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商强军脑海里嗡的一声,一阵剧烈的刺痛传来。

    “精神系异能者?妈的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刻,商强军脑海里闪过一丝不甘的念头,旋即精神被狠狠镇压,昏迷在地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闪过,商强军脖颈被划开。

    “都解决了,队长?!绷憬笆追旁谂员叩拇笫魃喜潦?。

    商强军的血液都有很强的毒性,大树被擦拭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响,开始干枯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出发!”江流石大声道,转身大步向中巴车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造船厂方向,他已经等不及了,雾水县很凶险,那些幸存者,还有香雪海都在等着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深夜里,溪流边的密林骤然响起了引擎轰鸣声。

    知道了具体方向后,黑沉沉的夜并不能阻止影的视野。

    中巴车开启了V型撞角,轰轰轰,一路上碾压过重重树林,向溪流下游迅速推进。

    三个多小时后,溪流骤然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江流石依稀听到了远方滚滚滔滔的水声,到河边了!

    仅凭肉眼,黑沉沉的夜里,江流石就看到了河边有一处废弃的港口。

    港口上方有一个大厂房和一个配电变电所,依稀可以看到厂房大院内几辆起重机巨大的吊臂。

    河边上,??孔乓凰腋榍沉说母痔趼?。

    厂房前没有任何的牌子,但是厂房周围的高墙和铁丝网,还有岗亭,都说明了这昔日防守之森严。

    终于是到军用造船厂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精神一振,中巴车又向前面小心翼翼的开了一会儿,??吭诹嗽齑懊?。

    造船厂大门用粗如孩臂的铁锁紧紧拴住。

    江流石现在赶时间,做事情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中巴车直接野蛮的冲撞了过来,轰隆的巨响中,铁门被撞垮。

    中巴车车头的大灯,将面前的东西照亮。

    一间间的船舶组装车间,还有油漆、帆缆索具、舾装等船厂配套设施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随着中巴车在偌大的造船厂移动,他们一路上连尸体都没有看见一具。

    一些地段空荡荡的,很明显很多精密设备,都被军用造船厂的军人搬走了。

    这造船厂恐怕是从末世前就开始转移撤离了,就算是有一些人员留下来,但是重要设备也都被搬走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一沉,要是022型隐形导弹艇也被搬走,那就白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“船厂里没有船,我们出去看看?!?br />
    搜索了一番,江流石直接将中巴车开向那港口的唯一一艘货轮。

    刚走到港口边,他一眼就看到在货轮的外侧,很隐蔽的地方沉浮着一艘几十米长的舰艇。

    海蓝色的舰艇,双体穿浪船型,高高的雷达桅杆上装有数据天线……

    江流石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看过,但这有大概率就是022型隐形导弹艇!

    不过为了进一步确定,江流石依旧是踏上了舰艇。

    零在他身边跟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被江流石命令留在了中巴车上。

    跟庞大的货轮比起来,导弹艇看起来挺小。

    但真正踩踏上导弹艇的钢铁甲板,江流石放眼望去,这四十多米长、十几米宽的钢铁怪物,依旧给他震撼。

    连日来的大雨,船上甲板已有积水,里面都长了青苔。

    踩踏上去带起一阵阵嗤啦的水响。

    “江哥,小心,有东西!”

    忽然脑海里响起冉惜玉的警告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耳后风声呼啸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头一紧,身形暴起,脚步在甲板上重重一踩踏,整个人凌空跃起扭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双手已经抽出了两把54手枪,对准了那偷袭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只三四米长的怪鱼从船舷边蹿了起来,张开了血盆大口,向江流石吞去。

    水怪!

    黑暗中,江流石手上的手枪射出几缕火星,啪啪啪几声之后,那怪鱼直接在空中被打成了筛子,然后重重地落回了黑漆漆的水面。

    基因液对身体改造提升,让江流石实力强了不少,枪法也愈发的熟练精准,即便在黑夜中,这种小水怪也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“惜玉,船舱里面有没有动静?”

    江流石站定了之后,脑海里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,我没侦查到其他波动,不过你要小心水里,有不少红光……”冉惜玉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放心下来,只要船舱里没事就够了,此外就是离船舷远一点。

    走了船舱内部,看清楚里面的配置,再检查过舰身两侧后的导弹发射器、艇艏装载的小口径自动化机炮塔后,江流石心中石头彻底落地。

    “影!”江流石在脑海里道。

    他提前将变异晶核都留在了基地车里,交由基地车管家影来使用。

    感受到江流石的心意,影连忙将一枚变异晶核放进了基地车的凹槽里。

    “星种,进行第三次扫描,扫描面前的022型隐形导弹艇!”江流石在脑海大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