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强军拿着望眼镜,一直暗中观察着那辆中巴车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并不相信刚才真被那中巴车的年轻人,察觉到了窥探。

    但商强军很谨慎,特意将观察点换了个更隐蔽的孔洞。

    他看着廖峰的那个女异能者同学,将肉块拿进了中巴车内。

    又看到中巴车不久后就启动,去了东北边的溪流附近取水、生火……

    当观察到那肉块被拿人拿上了篝火中烧烤、还抛洒作料的时候,他心情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“商老大,怎么样了?他们把肉吃了吧?”廖峰在旁边讨好的道。

    “小廖,做得不错。他们正在吃我下了毒的肉,等十几分钟我们就出发!”商老大喉结滚动,暗自激动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碰到这种肥羊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仔细看过了,车上可是有几个大美女,然后就一个年轻人,一个糟老头。

    那些大美女的身段,想想他就一阵眼热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这事会成!嘿嘿,我那个女同学喜欢我很久了,肯定不会对我有所怀疑,而且为了打消他们的戒备心,我还吃了一口毒肉?!绷畏逶谂员咝ψ叛?。

    他一回来,商强军就夸奖了他,还将他吃掉的那毒肉沾染的毒素吸收掉了。

    他这苦肉计可谓很成功。

    只要这一票做成,绝对又能潇洒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还能够狠狠玩弄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想到零变成了异能者,还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,他心里面就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天色愈发的暗沉。

    中巴车里的人已吃饱喝足,都回了中巴车。

    山洞里,商强军又观察了中巴车一会儿,发现中巴车彻底没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嘴唇,抹了抹光头,不禁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发!”又等待了一会儿,商强军估摸好时间,下令道。

    廖峰走在最前面,后面紧跟着商强军等人,向中巴车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众人心里都有点小兴奋。

    “商老大,你是确定他们每个人都吃了我送去的肉,对吧?”看到那安静的停在溪流边的中巴车,廖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种不安,又问了商强军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商强军不悦的瞥了廖峰一眼:“就算他们没吃肉。只要我走到中巴车附近,手随便那么一挥,凭借我的毒性异能,他们一个活不了。使毒,只是想要让他们麻痹,不让那几个女娃子死掉而已?!?br />
    商强军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廖峰心里面那点慌乱,平息了。

    对于商强军的实力,他也是亲眼目的了几次,他们逃到这一片区域后,几个月前埋伏了几伙人,其中也有异能者,但都死于商强军的控毒异能之下。

    商强军挥发出来的毒药,无色无味,能弥漫十五米远,而且毒性还能分成几种,或麻痹神经、或侵蚀肌肉……

    此时周围环境光线黯淡,天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走到距离中巴车还有十五步远,商强军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太安静了。

    他那风干的肉块里,释放的是神经性麻痹毒素。

    这种毒素很难察觉,直接渗透进肉块的筋块肌理。

    中巴车里的一伙人这时候应该已经呼呼大睡,怎么一点鼾声都没有?

    商强军无疑是个很谨慎的人。

    “三科,你去车上看看情况?!?br />
    商强军冲身边的一个汉子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那汉子哆嗦了下,这种活不好干,他听廖峰说过,这中巴车里有异能者。但他被商强军杀气腾腾的眼神一瞪,只硬着头皮向中巴车上摸去。

    可他走到了中巴车前,手扣了扣车厢门,怎么都打不开。

    那门像是跟车厢焊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已,他脑袋凑到门缝,想要听听里面动静。

    这时候门陡然拉开了一道缝隙,寒光闪烁的匕首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从那大汉的左边太阳穴进,右边太阳穴处。

    他大汉连哼都没哼,软瘫了下去。

    车厢门哗啦一声响,零跳下了车。

    江竹影也跟着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果然来了?!绷愕?,将匕首的鲜血从身边那尸体的脸上擦拭掉。

    商强军心一沉,没可能的,他明明看到这伙人吃了他那加料的风干肉。

    怎么会没有中毒?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廖峰眼皮子狂跳,说话都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中毒是吧?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你?!绷惚涞哪抗饪醋帕畏?,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假装吃你给的肉,只是想要将你们引出来一网打尽而已?!苯裼袄湫?,“而且呀,我们队伍里有个姐姐,可是会解毒的?!?br />
    她嘴里的姐姐,当然就是李雨欣。

    其实零将肉块送上车厢的时候,李雨欣就用医疗的异能力检查到肉块里深藏的毒素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后面在商强军望远镜观察下,吃的肉块,压根儿都不是廖峰给的。

    虽然李雨欣可以清除毒素,但对于廖峰拿来的肉块,零根本不想碰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种人,都不值得让我们多费神,只是等着你们自己送上门来而已?!苯裼盎辜由狭艘痪?。

    看到零那轻蔑的神情,廖峰瞬间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真是个傻逼,居然被一个女人骗了,偏偏他还一路上自我感觉良好,以为这个女人会被他耍得团团转!

    “你们没吃的话,恐怕就要更痛苦一点了。我们老大的异能力,你们一个都逃不掉。到时候你落到我手上,简灵,我要你生不如死!”廖峰盯着零,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恨死这个女人了,这样也好,就让零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,尝尝他们老大毒素的痛苦。

    对于廖峰的咒骂,零只是举起了匕首,杀气的目光紧盯廖峰。

    被她这充满杀气的目光盯着,廖峰一阵毛骨悚然,竟骂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光头商强军脸色冷了下去,被人戏耍的感觉,让他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而对面有恃无恐的模样,更是让他恼羞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都给我去死!”商强军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他刚要有所动作,忽然间对面的江竹影双手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耀眼的电弧呈扇形,在黑夜中迸发出了惊人的美,然后商强军瞬间被电得五脏六腑都像是燃烧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都弹了起来,重重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巨大的电流,带来的麻痹感,瞬间让商强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,更别说使用毒素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沉,这是使用电的异能者!

    当零的身影闪电般俯冲过来,匕首高高插向商强军胸膛时,旁边看着的廖峰心脏猛缩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他喉咙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商强军在他心中是很强的,但怎么一个照面就这样了。商强军要是死了,那他下场肯定凄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