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吓得瘫软在地的年轻人,听了这话,微微一怔,惊恐的神情里升起一抹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?

    他壮起胆子,偷瞄了面前的零一眼,随即眼睛里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简灵?”

    此刻的零,已收敛了全身的异能力,猫爪缩进了身体里,恢复了正常的少女面容。

    小巧而挺的鼻子、薄薄的嘴唇、利落的短发,加上那犀利如刀的眼神,零清丽的面容有种特别的英气。

    看到这张脸,廖峰记忆里的一些熟悉影像跟面前的少女重叠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久违的熟悉感打消了一些他心里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嗯?!绷愕懔说阃?,内心里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简灵,这个名字都像蒙上了灰尘,已有段时间没人提起了。

    她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,一边脑海里记忆在快速的向前翻篇。

    面前的廖峰,跟学校时候那个嚣张跋扈的学生会主席已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关于廖峰的记忆,并不好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,廖峰是学生会主席,而廖峰的父母,则是零父母的上司。

    廖峰对她展开过追求,而零的父母则要求她不要得罪廖峰,使得她只能保持距离,委婉拒绝。

    不然以她的性格,根本不会理会这个纨绔。说话的时候,为了掩饰脸上的不耐烦,以及根本不想看到廖峰,她索性都低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面前的廖峰,脸上已不见了昔日的飞扬姿态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颓废、拘谨的气质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“刚才可吓死我了,没想到我的老同学居然成了强大的异能者?!绷畏寮烦鲆凰啃θ?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是简灵,那就好说了。而且这丫头还成为了异能者——真是个好消息!

    其实简灵当初虽然没有被他真正拿下,但是廖峰却感觉十分良好,这个丫头跟他说话,一直低着头,十分害羞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如果想拿下,根本是很轻松的事情,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,就末世了。

    “简灵,末世之后你去哪里了?我跟几个同学打听过,都没有你任何消息。我还以为你出事了,没想到你没事,真是太好了?!绷畏辶成细∠殖隹牡男θ?,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,一副关心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埋伏在这里?你们还有几个人?”零没有接廖峰的话,淡淡道。

    她将手上匕首的鲜血抹去,竭力保持平静的样子,但看到廖峰的笑容,心里面没来由的想到从前他那跋扈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很想现在就让这张虚伪的脸庞在自己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廖峰微微一愣,看来简灵并没有半点跟他叙旧的意思,再看到简灵手上滴血的匕首。

    他心里打了突。

    “嘿嘿,简灵……这大概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廖峰话还没说完就被零给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叫零?!?br />
    零冰冷的口气,还有高高在上的姿态,让廖峰心里陡然有点烦躁。

    他不习惯这样的简灵,他还是习惯那个低着头跟他说话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想想当年的小女生,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,家境比他也是远远不如,连零的爸爸见了他都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没想到,零现在竟然成了异能者。

    他跟她之前的差距,一下有了巨大的鸿沟。

    眼睛里的一抹戾色一闪而逝,廖峰脸上出现了尴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零,你先听我说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刚才的事,真的是误会。我末世之后,因为混乱上了一群陌生人的车,本来我们是打算往青石县跑的,中途到了这里,却被人埋伏,幸亏我们车上有一个异能者大哥,他将那些打劫者都干掉了。我们这段时间,就都待在了这里,这附近的丧尸比较少,比较安全。我们刚才埋伏在这里,并不是对你们有什么心思,只是日常的警戒。你也知道,这个世道很混乱,每个人的警惕心都很高……”

    廖峰耐着性子解释。这个该死的零,居然让他低声下气!

    零当然不会相信廖峰这错漏百出的话,明显那几辆废弃车辆的成色不一样,分明是分成几波不同时间段来到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一开始零潜入的时候,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廖峰还是跟从前一样,沉迷女色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她纷乱的思绪骤然收敛,她已经不想继续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了,我信你的话。不过我杀了你们四个人,你打算怎么办?你怎么向你那个异能者老大交待?”零淡淡询问道。

    她刚才一瞬间,已经起了杀机,但是很快又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廖峰背后还有个异能者老大,以廖峰自作聪明的性格,很容易引出来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喜欢偷袭埋伏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廖峰心里面舒了一口气,这丫头看起来冷冰冰的,看来还是顾着以前的情谊,懂得关心他。

    只要这样就好办了,这种小女孩单纯得很,凭廖峰的手段,说不定还是可以拿下她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将她吃得死死的,那自己不是又能过上舒坦日子了?

    “你是异能者,就算杀了我们几个人,我们老大也拿你没办法的。我回去说一下就是了。他近战实力其实还不如你?!?br />
    顿了顿,廖峰站了起来,像是很随意的样子瞥了那边中巴车一眼:“你们是要到哪里去???怎么会跑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?”

    心里面他默默估计了一下,虽然距离远,他依旧能看出来,这中巴车成色很新的样子,这一路上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零神情漠然,没有回答廖峰的话,只是将匕首收进了腰上的挂件里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走吧,我会把你的事跟我们队长说一下?!倍抡饩浠?,零转身向中巴车走去。

    啥?零还有队长?廖峰脸上满是震惊之色,他以为零已经够强了。现在零居然还有队长,那他队长又会是怎么样的狠角色?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零刚要离开,背后传来廖峰低沉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想要叫你简灵。你知道吗?在末世里,我一直把你珍藏在我心底,你是我活下去的动力之一。我想过等我有了了实力,一定要去找你。现在看到你还活着,我很高兴。你送给我的这把M9军刺,我一直都留着?!?br />
    背对着廖峰的零,缓缓回过头,神情淡然的瞥了廖峰手上的匕首一把——

    那匕首刀柄是圆柱形,表面有网状花纹,刀柄尾部开一小卡槽,刀锋闪烁寒芒,果然是M9军刺。

    她哪里不知道廖峰的撩妹伎俩,这匕首恐怕是廖峰一直随身防身用的,只是刚好没有丢而已。

    这家伙还是跟从前一样感觉良好。

    其实这军刺不过是她父母送的,知道廖峰喜欢这些东西,专门弄来,然后借零的手送出去,用来跟廖峰父母搞好关系的。

    她送出去的时候,连多的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留着吧?!绷隳抗饷挥锌戳畏?,转身向中巴车走去。

    廖峰一愣,没想到这一招也没有让零动容,他还以为零要内心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下转冷,暗自冷哼了一声,转身向小山包后的一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在小山包的上面,有一个隐藏在巨大山石后的洞穴。

    洞穴有一处天然中空的孔洞,可以观察到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的洞穴里,正藏着三个大汉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汉是个光头,虎背熊腰,手里面拿着一个望远镜,正居高临下窥探着那中巴车。

    在大汉旁边的角落里,瑟缩着五六个光着身体的女人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一边窥探,一边嘴里啧啧有声,脸上有无比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这次可是遇到一批大买卖了。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豪华的中巴车,哎,好漂亮的妞啊……中巴车怎么还不往前面赶?”

    他真的是要滴口水了,一开始用望远镜观察中巴车的时候,那车窗是深色玻璃,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。但当一个小妞探出头,向外面张望的时候,惊鸿一瞥间,他就看到了车窗里的豪华装饰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房车啊,还有几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大美妞。

    正在窥伺的时候,忽然间那打开的车窗又探出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个短发年轻人,探出头的一瞬间,目光竟直勾勾的向他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?”光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相信,有人能够隔着几里远,能看到隐蔽在洞穴里的他。

    那样目力也未免太恐怖。

    但是那年轻人给他的感觉,就是发现了他的窥伺,而且这年轻人目光十分犀利,如同鹰隼,给他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危险涌上,他震惊的放下望远镜,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“好邪门。他好像看到我了。但是这么远,怎么可能?”光头大汉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,廖峰刚刚气急败坏的赶回来。

    “商老大,商老大,不好了,我们埋伏的几个兄弟,都被人杀了!”廖峰脸色难看,回到洞里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张伟他们几个都死了?那你怎么还活着?到底怎么回事?”那商老大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他们队伍本来人就少,现在一下死了四个,如何让他不怒?

    “我……杀我们兄弟的人,是我以前的女同学,她是个异能者……”看到商老大狰狞的脸,廖峰心一颤,仔细将刚才发生的恐怖一幕,向商老大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细心听着廖峰的话,商老大脸色阴晴不定……

    中巴车内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边的小山包上的洞穴里,有人在用望远镜偷窥我们?!苯魇?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探测距离持续扩大后,发现了窥探者,而江流石则根据冉惜玉所说的方向锁定了方位。

    这时候,车厢门开了,零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零,你留下了一个活口?”江流石沉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他跟冉惜玉共享精神视野,能察觉到小山包后的五个红点,四个红点消失,还剩下了一个红点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零并没有将对方杀绝。

    这是很不寻常的事,以江流石对零的了解,零并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我碰到我以前的同学了?!绷阌锲骄驳厮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有些惊讶,还真巧。

    转念他想到,零在跟着他们来苏北之前,确实是有提起过苏北有一些她的同学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让他回去了。他背后还有个异能者老大。这事情恐怕不会善了,他们马上就会找上来?!绷愠辽?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了零一眼,随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零做事确实很果断,这个同学,估计也跟她没什么好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判断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此刻对石影小队的实力很有信心,这样的深山老林里,除非是二级以上变异兽什么的,其他人如果想要招惹上来,杀了就是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透过前车窗,他看到远处的小山包里走下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很年轻,模样英俊,手里面提着东西向中巴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得很小心,不停的张望着中巴车。

    “零,那是不是你同学来了?”江流石忽然道。

    零连忙赶到车厢前面,顺着江流石指点的方向探望了一会儿,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队长,是我同学?!彼骄驳某槌隽素笆?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看看情况吧?!苯魇?。

    “是?!绷愕愕阃?,连忙赶下了车。

    廖峰一路走向中巴车,说实在话,在零回头离开之后,他都差点吓尿了,心里面不想要再见零第二遍。

    他可是亲眼看着零,从一只猫女变成那昔日同学的俏丽模样,也亲眼看到零杀戮时的血腥样子。

    他惜命,根本不想要跟这杀气腾腾的女同学再次接触了。

    可商老大的威胁,让他不得不再次过来。

    此外,零让他走了,这也让他的心思更活跃了。

    距离中巴车还有一百米的时候,廖峰的心急了,按理说零应该看到了他,怎么还不下车?

    他记得零说过,她的队长就在车里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要跟那更强大的异能者见面。

    普通的幸存者面对异能者,那心理就像是小白兔碰到老虎一样。

    心里惶恐间,他喉咙一凉。

    一把匕首已死死贴住他的喉结,他都可以感觉到那匕首丝丝缕缕钻入皮肤里的凉气。

    廖峰吓得全身汗毛直立,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?我不是让你离开吗?”零冷冰冰的声音,在廖峰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见你一面?!绷畏逵沧磐菲さ?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会儿,他喉咙处的匕首消失。

    廖峰暗自松了一口气,鼻翼里嗅到了那一丝丝的淡淡少女香味,回过头,就看到了零那张清丽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喜,这句话还有用,证明零对他还有情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零这种态度太冰冷了,等他拿下了她,一定要让她变得像是听话的小猫一样。

    零冷声道:“廖峰,你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廖峰定了定心神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们老大听我说了你们的事,他不想要跟你们为敌?;褂?,我作为老同学,在末世跟你见面,却什么都帮不上你,只能给你带来一些省下来的肉干,希望你能收下?!?br />
    说着,廖峰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,一双眼睛“深情款款”地看着零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零这种小女生肯定会被感动。

    袋子里,放着一大坨黑黝黝,已经风干好的肉块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?!绷阒苯铀档?。

    靠!廖峰差点被噎住,这么多肉,她居然不心动?

    “不行,这也是我们老大的意思,如果你不拿走的话,我回去没法交代?!绷畏宄林氐厮档?。

    零抿了抿嘴,转过身子看了廖峰一眼,将肉块递给廖峰,冷冷道:“你先咬一口?!?br />
    廖峰点点头,没有犹豫,直接咬了一口,一边咀嚼一边道:“放心,没有毒的。我跟你这样的关系,你还信不过我?”

    零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顿了顿,廖峰补充道:“对了,我们老大还说了。现在快天黑了,又容易下雨,你们可以把车往东北边开一点,那里有一条溪流可以取干净水源、也可以钓鱼,地势比较开阔,方便扎营?!?br />
    廖峰这番话,就是想让零觉得他们这一伙人释放出了极大的善意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跟我们队长说?!绷愕愕阃?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回去了?!奔闶蘸昧巳饪?,廖峰如释重负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零没有动静,盯着廖峰离去的背影忽然道:“你很怕我?!?br />
    廖峰肩膀抖动了下,艰难的回过头,挤出一个笑容:“怎么会?看到你,我内心很高兴。最近天很潮湿,那肉块不能放久,赶紧吃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绷愕拖铝送?,转身离开,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脸上的神色更冰冷了。

    她倒想知道,这廖峰还想做什么呢?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车窗旁边。

    他脑域神经进化了之后,不仅眼神犀利,其实听力也很好。

    零跟那廖峰的对话,他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忽然眉头微皱,眼角余光瞥向小山包那边的山洞。

    他发现在那个洞穴的孔洞里,依旧有人用望远镜,向这边偷偷摸摸的观察。

    江流石嘴角牵动出一丝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