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绵的暴雨、逃跑、修筑防洪堤……一系列的事情,让雾水县的幸存者们体力、精神力都已达到了极限的边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香雪海的领导,如果不是彼此之间的精神鼓舞,许多人此刻都要累昏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江流石要将那只变异野狗宰了分吃,本来奄奄一息,四处瘫坐着的幸存者们,顿时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暗自流口水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连几口干饭都很难吃到,现在竟有变异兽肉吃,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兴奋之余,对于石影小队他们就更加感激了。

    从来可没有异能者小队对他们这么好过,谁不知道变异兽肉从来都是异能者的专享食物。

    幸存者中一些还有体力的人自觉分工,有的去拿干净的清水,有的去拿大盆,有的赶紧捡拾东西生起篝火。

    零一言不发,主动承担起了分割、烧烤变异兽肉的任务。她那把小刀轻轻一晃,就是一块肉被切下。

    李雨欣还将一些储存空间里的调味品拿了出来,洒上孜然、胡椒粉,抹上一层食用油,噼啪篝火上的变异兽肉很快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等变异兽肉烧烤好,呈上大盆子之后,幸存者聚集区里爆发出了阵阵喜悦的呼喊。

    呼喊声一直持续了很久。

    一堆堆的篝火,映照着幸存者们嘴角的油渍。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将兽肉努力拱到旁边的母亲嘴里,但嘴里分明暗吞口水:“妈妈吃、妈妈吃,彤彤不饿了?!?br />
    那母亲瘦得皮包骨,只是抱住女儿亲了一口,眼泪扑簌簌的流:“彤彤,妈妈跟你一起吃,肉还有的,我们都能吃到?!?br />
    在这对母女不远处,江竹影就站在旁边一间坍塌的墙壁上,默默地站立着。

    “竹影,看什么呢?”江流石走到了江竹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哥,我在想,”江竹影的目光看着那对欢笑的幸存者母女,忽然转过头来,对着江流石笑了笑,“我还是挺幸福的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微微一怔,默默揽住了江竹影瘦削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父母双亡,从小是江流石一个人默默照顾妹妹。

    现在末世了,他们两人能在一起,的确是很幸运。

    江竹影歪着头,靠在江流石肩膀上。只有哥哥的肩膀才能给她温暖和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哥,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你真好?!?br />
    “撒娇完毕了?赶紧给我上车!”

    江流石强行命令江竹影上了基地车。

    现在外面还在飘洒细雨,江竹影还没有康复,就在外面傻站着。

    香雪海又送了一批材料过来,里面有一些需要补充的金属、机用润滑油等东西。

    不久前修补了基地车,他的物资储备其中几样已短缺,确实需要补充一点,而雾水县虽然地方小,但在末世期间也是一个大市场,这些东西都找齐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找到的一张地图,你们应该用得上,地图里面有包括你们要去的那个地方,不过没有具体标明那个军用造船厂的位置?!毕阊┖=徽庞行┓淼拿裼玫赝?,递给了江流石。

    江流石点点头,现在有地图,又有孙老在,应该更容易找到那个军用造船厂。

    “救命、救命啊?!?br />
    忽然远方的洪水区域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呼喊。

    这呼喊,一下打破了半山腰上的欢快气氛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就看到滚滚的洪水当中,一艘破旧的渔船正被洪水裹挟向雾水县冲过来。

    渔船上有两个大汉,正在被一只丧尸啃咬,血肉四溅。

    忽然,眼看丧尸杀掉了一个人,想要扑向另外一个人的时候,水面上劈开了一道三米多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影浮现,张开森然巨口,将那渔船翻转,里面的丧尸、大汉全部咕嘟的一口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变异河豚!

    江流石眼皮一跳,这货简直阴魂不散,一直都潜伏在水里。

    其他雾水县的幸存者,都面面相觑,刚才激荡的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只要这洪水不退,这样的大水怪在水里,谁还能出去???

    江流石默默的看了洪水一眼,眉头深锁,情况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很快石影小队等人已整理完毕,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雾水县的幸存者,还有香雪海,都簇拥在基地车身边送行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加油?!比巳褐?,有个小女孩子跳着脚,向江流石挥手。

    “一路平安啊?!?br />
    幸存者的老老少少,看着江流石等石影小队的人,大声的告别,目光里充满了希冀。

    “江哥,你们路上要小心点?!闭藕:暗?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记得我哥跟你们说过的话,多留点心?!苯裼按映荡袄锵蛘藕L嵝训?。

    “老大你放心,都记在这了?!彼锢ご妨舜纷蟊咝靥?,笑嘻嘻的保证。

    江流石点点头,目光转移到了人群中的一个靓影上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……一路保重?!毕阊┖C蛄嗣蜃?,盯着江流石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忽然间有浓浓的不舍,她陡然有一种莫名的害怕,害怕江流石此行会发生什么,也害怕从此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最终千言万语,被她吞进了喉咙里,脸上牵动出一丝笑容:“江队长,一定要一路顺风。我跟雾水县的幸存者们等着你回来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听出了她话语里的深沉情感和浓浓的担心。

    人非草木,江流石又不是铁打的心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香雪海对他的一腔情意,心里的一些柔软被打动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……带着船回来,干掉那只变异河豚?!币恍┗霸诮魇砹锕龆艘环?,最终化为了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“嗯?!毕阊┖BA寺P惴?,点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所有的情绪在江流石心里面收敛了,他关上了车窗,冲影沉声道:“开车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在雾水县众人的殷切挥手中,基地车向雾水县的高处驶去。

    通往军用造船厂的路径,其中一段是雾水县跟青石县之间的土路。

    雾水县跟青石县之间其实很远,足足有一百多里路。

    中间山峰林立,想要修路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、人力,在末世之前都没有像样的路面,只有一条三米宽的土路。

    这条土路就在雾水县的北边。

    基地车还需要往雾水县的北边高处走一段,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“这一趟路面不好走哟,起码要走几十公里的山路?!背迪崂?,孙昌鑫老专家戴着老花镜,一边研究地图一边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那军用造船厂很隐蔽,他因为时常出来做水里调研,才能从这种地方都找到一条去那里的路径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军用造船厂真正途径,在民用地图上都找不到,也就是他这种老专家,脑子里记得路。

    开上的这条土路,果然异常难走。

    许多路面都被山洪冲毁,一些路面还要基地车伸展出机械手臂开路。

    而且经过的几处地方,因为连日暴雨,路面断层,裂开了锋锐的尖石,对强化防弹轮胎都有一定的损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流石一早将基地车许多地方修补了一番,恐怕会更加难办。

    行驶了大半天。

    前方已经不见人影,车子完全是开进了一条绿色的海洋里。

    这是很诡异的事。

    自从西伯利亚冻土层里的诡异病毒肆虐全地球,不仅仅是许多人变成了丧尸、动物变成了变异兽。

    就连植物的生长速度,都比从前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江流石他们就曾经在苏黄二级公路上路过苏北市区,看到过里面许多大楼都被蔓藤所覆盖。

    现在经过的这条土路也一样。

    茂密粗壮的藤蔓、疯长的野草、荆棘,参天的古树,将头顶漏下的光线过滤得阴森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开始众人还能看清楚前方的土路,但到了后面,土路被越来越多的蔓藤、野草覆盖,还有许多树木的根茎扎穿了土路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基地车完全只能靠着地图上显示的大概方向走,看不到路了。

    “按照地图上显示的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这里差不多就是那条土路的尽头,然后向东北方向走?!彼锊卫献曳丫⒌谋姹鹱胖芪Х较?,缓缓道,但言语间也没有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因为面前的路,已经跟印象中的完全不同,而且因为树木太茂盛的缘故,没有什么视野。

    谁也不能肯定道路就一定没有任何偏差。

    “老哥,这一段路可真安静,一点活物的迹象都没有?!苯裼翱孔懦荡?,观察外面的情形,皱眉道。

    刚才有经过村落,起码还能看到几只丧尸在逡巡,到这里,是彻底的万径人踪灭了。

    忽然,她目光一转,赫然看到前方有不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老哥,那里有几辆废弃的车子?!?br />
    江竹影忽然指着前面的道路,冲江流石示意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中一动,顺着江竹影指点的方向,赫然看到前方道路那蔓藤深处,果然??苛宋辶境底?。

    只是连日的大雨,让那些车子外部铁皮许多地方都已经生锈,碎裂的车窗爬满了蔓藤。

    不仔细看,绝对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都打起精神,小心点?!苯魇?。

    车子废弃在这里,有点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而且这几辆废弃车辆,明显轮胎被扎穿了,裂了大口子。

    其中几辆车子身上还有弹痕。

    而且有几辆车子的成色比其他车子新,显然它们不是同一时间废弃的,而是有先后顺序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五个人在埋伏!”冉惜玉的声音,骤然在车子里所有人心头响起。

    “精神波动不明显,好像是普通人?!彼植钩涞?。

    冉惜玉感应到的地方,马上跟江流石共享。

    只见在前方不远处,土路右侧有一个隐蔽的小山包,里面暴露出了五个红点。

    红点的精神波动不明显。

    江流石眉头微皱,在末世,这种占山为王的幸存者队伍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只要占据了有利地形,做好埋伏,普通的幸存者都有可能干掉异能者。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一发空气炮就解决掉那埋伏的人。

    但想了想犹豫了,空气炮的威力太大,万一引来了什么东西并不划算。

    这种深山老林,大概率有变异兽存在,而且还不少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去吧?!绷闱奈奚⒌淖叩浇魇砗蟮?。

    跟张海孙坤他们不同,零一直习惯称呼江流石队长。

    “好,小心点?!苯魇阃返?。

    对于零的异能在这种丛林环境,江流石还是比较放心的。

    她的异能,让她无比灵活、敏捷,擅长潜行伏击。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零点了点头,眼睛已经变成了一对绿幽幽的猫眼,十指化为尖锐的爪子,手上拿了一把寒芒闪烁的匕首,悄无声息的向前方潜行过去。

    在前方的小山包里,正坐着几个汉子。

    他们跟一般的普通幸存者不同,一个个竟是面色红润,完全不像是没吃饱饭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头顶带着草茎编制的帽子,身体尽量隐蔽在小山包后,向那辆中巴车张望。

    “我草,那个中巴车怎么还不过来?”其中一个男子身材高大,精赤着上身,身上明显有一道蜈蚣样的刀疤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有车子经过了,这次要捞一票肥的?!绷硗庖桓瞿腥私踊暗?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批货都快吃完了。现在又来了一辆车,我还以为这土路变成这样,没什么人会经过了?!庇懈龃髯叛劬Φ哪昵崛说?。

    他模样很英俊,只是眼窝子深陷,总是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七,看你这样子,昨天晚上又去忙活了?那妞迟早要被你搞死……”身材高大的男人,冲那戴眼镜的年轻人暧昧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也没事干……”年轻人回道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身材高大的男人笑容刚刚脸上露出,蓦然就一下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他心脏部位,透出了一把淌着鲜血的尖锐匕首。

    其他壮汉一愣神,刚回过神来,那倒地的男子身后暴露出了一个猫儿萝莉少女的娇小身影。

    小山包后面光线黯淡。

    在阴暗的环境里,零就像是手持死亡镰刀收割的死神。

    她杀人的动作无比曼妙、轻盈,疾驰的身影倏尔出现在男子身后,下一秒又抓着垂落的蔓藤出现在他们头顶。

    她身影每出现一次,就有一个男人被她匕首割裂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杀我!我投降!”

    那戴眼镜的英俊年轻人,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杀人手段,脑子几乎一片空白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当那匕首刚落在他喉咙间,却停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廖峰?”零声音有些古怪,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