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异能者不打算逃,自然也就不用江流石出手了,安排这些人是香雪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江流石重新看向城门口,那只水怪已经回到了水中,还剩下半边身体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“检测到2+级变异能量?!毙侵值纳舸?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二级变异河豚!

    之前星种就已经提示过了,只是在激烈的战斗中,江流石并没有去留意。

    二级变异河豚,带了一个“+”号,表明它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三级了。说不定消化了变异丧尸和那些野狗,再吞吃了雾水县这些幸存者之后,它就能成长为三级变异兽。

    三级……江流石还没有见过三级的怪物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中巴车的巨大V型撞角重重的冲击,靠近山脚边的一栋废弃房屋垮塌。

    那些跟在中巴车后面的青年幸存者,纷纷冲上前,用手拿、用肩扛,将能用的砖头、插了钢筋的混泥土块纷纷搬起来,吭哧吭哧的冒着暴雨,搬向那垒成了雏形的防洪堤。

    防洪堤是为了防止洪水继续上涨,也是为了给水怪冲击增加一道防御。

    不过做防防洪堤,沙包不够,起码还需要砖石等比较好的建筑材料才行。

    手头材料不足的雾水县幸存者们,只能将一些处于危险地段的废弃房屋拆掉做防洪堤的材料。

    江流石这有巨大撞角的中巴车,当仁不让的成了临时的冲撞车。

    防洪堤就在半山腰下五六米远,距离那城墙尚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香雪海跟江流石他们仔细推敲过,这段距离是不易受到水怪攻击的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的行动,都是因为冉惜玉已经确定变异河豚已走远。

    这时候当然要抓紧时间布置。

    连日来被暴雨浇淋,加上食物供给不足,许多扛着各种材料的幸存者力量不够,几乎是佝偻着背脊,在泥浆地面里艰难走着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有个年迈的幸存者脚底板打滑,一下滑到在了泥泞地面里,肩膀上的混泥土块即将重重砸到脚面上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,一阵风吹来,那些混泥土块在空中变向,改变了落地点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掌伸出,将他一把从泥泞地面拉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伯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年迈老人抬头,却发现将他从泥地里搀扶起来的竟是香雪海。

    香雪海漆黑的秀发扎起,手上沾满了泥水。

    她对老者点点头,然后便继续去查看防洪堤的建造进度了。

    那老者很是激动,这可是异能者,雾水县的领袖啊,居然会对他这名普通幸存者如此关心。

    “老伯,别背这么重的东西,您老去拿点轻的东西就行。大家赶紧干活!”旁边有年轻小伙子冲老者招呼道,将老者身上的混泥土块帮扛走。

    “好嘞……”老者看了看那些小伙。末世之后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种场面了,这种关心的话语也极少听到了。

    反而在现在这种困境中,他重新感受到了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老者咬了咬牙,继续朝材料堆积的区域走去,他还有力气,能拿一些就拿一些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人真不错?!闭藕?吹秸庖荒灰⊥犯刑?,一旁的江流石听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雾水县已是全民动员,所有的幸存者都为了防洪堤,开始拼命努力干活。

    江流石不管走到哪里,都能看到默默奋力搬着各种材料送到防洪堤的人。

    有些幸存者累得不行了,旁边就有人送上了已准备好的热水和一些粥饭,都是香雪海安排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偷懒,有的是互相帮助,互相鼓励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种久违的激情在众人心头激荡着,虽然在暴雨中干活很冷很累,但大家精神状态都很昂扬。

    和那个老头一样,江流石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气氛了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的人也都参与了这一次的雾水县防洪堤建设,张海和孙坤更是主动下车干起了力气活,江流石也下了车,到处帮帮忙。

    不光是那些护城队员,不少普通幸存者都知道江流石枪法恐怖,是那支开着钢铁怪兽的幸存小队的队长,见到江流石过来,有忙不迭感谢的,也有有些畏惧的。

    “哥,休息一下吧,零在车上做好了烤肉,我给你们拿过来了?!苯裼敖挪角峥?,身后跟着拿老水利专家孙昌鑫。

    孙昌鑫的手上拿着托盘,上面有加了孜然的变异兽肉。

    在这样恶劣环境下,变异兽肉的味道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拿过来的方式?你怎么让孙老专家给你打下手了?”江流石无语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,我本来也可以自己拿的,我只是请孙老专家帮我放到胳膊上,但是他说要跟我一起过来?!苯裼俺褰魇锪搜锇乃?。

    “不关小江的事,是我主动要帮江竹影小姑娘拿烤肉的。老头子总要做点事情嘛?!彼锊嗡档?。

    其实雾水县所有幸存者,包括香雪海、江流石等人的忙碌,孙昌鑫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也偷偷摸摸的跑去帮忙,可惜这老专家平时研究水利,不勤锻炼,加上人老了,背了一个沙包、被暴雨一淋就差点累晕过去,结果什么忙都没有帮上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点小事,他也想帮帮忙。

    雾水县这样的氛围,才是他想象中的幸存者基地,虽然之前也有过厮杀,有勾心斗角,但是在灾难面前,所有人都能齐心协力。

    孙昌鑫也希望雾水县能够平安度过这次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孙老,找我有什么事?”对于这个老水利专家,江流石还是很尊重的。

    在杨锋的军事基地里,虽然说是他救了孙昌鑫,但如果不是孙昌鑫及时提醒他们会发生山洪,那即使有基地车在,想要从那山洪里逃出来也是很凶险的事。

    告诉他们返回雾水县,也是这个老专家的功劳,否则胡乱去了其他地方,有被洪水包围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修好了防洪堤,按理说我不该来泼冷水的。但富阳河河堤只要一天不重新修补起来,这洪水就很难退。水里又有大水怪,日子凶险啊?!彼锊翁鞠⒆潘档?。

    听到叹息声,江流石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洪水一直不退,雾水县危险,而石影小队如果离开了雾水县,暂时也找不到办法前往攀竹市。

    甚至攀竹市有没有受到洪水影响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孙昌鑫看向那些忙得热火朝天的幸存者,眼眶竟有些发红了:“人啊,活着真难……江队长,我人老了,你们把我救出来,我就留在这雾水县了。我是土生土长的苏北人,我的家人都在这片土地上,我也死在这儿,跟他们团聚吧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默默地看着孙昌鑫,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些拼命干活的人。

    “孙老,这洪水真的是一点对策都没有了?”江流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对策又有什么用?现在那大水怪窝在水里,根本没办法?!彼锊渭绦镜?。

    那变异河豚,连变异丧尸见面都被秒杀,而且又在水中,根本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中一动,他听出了孙昌鑫的口气,似乎能对付这洪水,只是忌惮那变异河豚。

    “孙老,如果那个变异水怪死了呢?你是不是有办法让洪水减退?”江流石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水怪怎么可能会死?你可别做傻事?!彼锊伪唤魇险娴谋砬橄帕艘惶?,赶紧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淡淡一笑,那变异河豚的恐怖他非常清楚,他这么问,自然也不是随便问问的。

    要干掉那只怪物,凶险肯定是凶险的,但是确实是可能实现的。

    只是需要几个条件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条件,他需要船,需要足够强大火力的船。

    他手上现在有一颗二级特殊变异血核,在安装了这枚血核后,基地车直接可以开启一种新的基地车形态,开启类型为——水陆两用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开启,需要基地车扫描船只,基地车才会模拟船只的功能,进化出新的基地车形态。

    这样的模拟进化,并不需要其他额外的材料,只要有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船只的强弱,也决定了模拟出来的水陆两用基地车的强弱。

    另外扫描需要的船只,标准排水量不能超过400吨,满载排水量不能超过500吨,只能是一艘小吨位的船只。

    像是那种远洋驱逐舰等,那是远远不行。

    那需要基地车进化到一个极其变态的地步才行。

    目前阶段的基地车,连能量实验室都没有开启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找到足够强大,符合要求的船只,江流石相信他的水陆两用基地车,一定能够干掉那变异河豚。

    “孙老,你只要回答我的话就行了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孙昌鑫推了推眼镜,叹了一口气:“江队长,你非要问的话。其实如果那水怪真的死了,那在洪水中做事就没有什么干扰,我有几种方法能够让洪水退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心情定了下来,看来孙昌鑫果然是有办法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只要干掉那变异河豚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孙老,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。我想问一下,附近有什么什么造船厂,我需要一种小吨位的,有足够火力的船?!?br />
    “你要这种船?你想要靠这种船杀掉那水怪?江队长,你……你这样无异于自杀啊?!彼锊瘟⊥?,江流石救了他的命,他不想看着江流石去送死。

    “孙老,你这样说,你是知道这种船了?”江流石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嗯,我确实知道。在杨锋的军事基地里,曾经有个军用造船厂的老专家,不过他后来死了。但他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,他们的军事造船厂曾经接到过一种叫022型隐形导弹艇的制造订单。那种导弹艇,船小火力猛,还有一定的隐形能力,应该符合你的要求?!彼锊纬辽?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相信江流石能够做什么,也不相信江流石真的会干掉那水怪,但既然江流石一定要知道,孙昌鑫便回答了江流石的话。

    “022型隐形导弹艇?”江流石眼睛一亮,按照孙老的说法,这种舰艇确实符合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孙老,你知道那军事造船厂的具体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得想想……”孙昌鑫想了半天,才回忆起了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是雾水县跟北边的青石县中间的一处河流下游,位置十分隐蔽,而且水很深。

    军用造船厂建造在这里,确实是很符合条件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忽然江流石一愣,他接到了影的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在基地车前面,摆了一箱箱的食物、汽油、柴油等物品。

    罗俊江还在指挥着护城队队员,不断的从一辆中卡上卸载货物。

    江流石已经通过影明白是怎么回事,香雪海说话算话,将雇佣石影小队的报酬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,香雪海来到了江流石面前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来得正好。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送过去了,只是你想要的水上交通工具,一时间没有找到,只有几条破船,估计没什么用?!毕阊┖8魇馐?,语带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淡淡一笑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现在洪水泛滥,水里有很多水怪,普通的船出去就是送死。现在雾水县物资这么紧缺,香老板还这么诚信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香雪海这个女人,确实非常有原则,对于这样的人,江流石也很欣赏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”香雪海犹豫了一下,问道,“现在雾水县周围的洪水还在涨,我们估计有段时间要处境艰难了。不知道江队长你有什么打算?现在囚老已死,你我的合作关系已经算是结束了?!?br />
    其实香雪海猜测,江流石可能会离开。

    原本江流石就只是来雾水县搜集消息找人的,他愿意去袭杀杨锋,也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在杨锋那里,江流石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,而自己关于杀掉囚老等人的请求,江流石也已经帮忙了,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再留在雾水县这个危险重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于其他人来说,离开雾水县,意味着也要面临众多丧尸群和变异兽的威胁,但是香雪海觉得,这些危险对于江流石来说,都是可以抗住的。

    香雪海等待着江流石的回答,她看着江流石的眼睛,脑域异能开发后,江流石的眼睛变得深邃黑亮,有种神秘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香雪海盯着两眼,不知不觉,她的脑海中想起了在中巴车上的那个吻……

    香雪海连忙回过神来,一想到江流石要离开,她的心中有种十分不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?!毕阊┖G嵋П闯?,突然说道,“雾水县在末世后,就是我的家,还有这些幸存者,他们都是因为相信我,才冒着生命危险,九死一生地逃到雾水县来的,我不能抛弃他们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……这次我和雾水县能撑下去,以后还有机会的话,我欢迎你再来雾水县。说合作关系有点太疏远了……你救了我的命,我们可以算朋友了吧?”香雪海轻轻拢了拢头发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心中有种怅然的感觉,她还是没有说出口,没有直接开口请江流石留下来,不仅仅是现在留下来,是以后都一直留下来……

    江流石看着香雪海,他看到香雪海的耳根有些发红,他也感觉到,香雪?;褂行矶嗷懊挥兴党隼?。

    “打算?打算是有一点的,我想要出去弄一艘船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嗯?”香雪海愣了一下,下意识问道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去杀了那大水怪?!苯魇骄驳厮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