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门守不???

    香雪海怔了怔。

    在丧尸、变异兽横行的末世,想要打下一片基业的难度,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而在一步步的控制了雾水县之后,香雪海为了保住这份基业,在防御系统上下了很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修筑这城墙、城门,耗费了大量的各种材料和劳动力。

    在香雪海心里,这城门是?;の硭氐闹匾烙?,也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现在江流石说城门守不住,香雪海一时间有些哀伤。

    但理智告诉她,江流石的判断是对的。

    不光是外面那个如气球般膨胀的巨大水怪,单说这慢慢蔓延上来的洪水。

    只要不断的浸泡下去,城墙地基迟早要被冲刷掏空、垮塌。

    城墙一旦垮塌,从水面漂浮来的丧尸,还有那水下莫测的水怪……

    她再看看车厢外面,顺着城墙根临时搭建起的那些低矮棚屋,棚屋里躺着或坐着躲避暴雨的那些瘦削幸存者。

    这样的棚屋,放眼望去有百来个,密密麻麻的挨在一起,里面都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之前那些外来幸存者涌进来,如囚老这些人,他们根本不在意普通人,自然也不会疏散这些人。

    但香雪海想到后果,不禁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罗俊江,赶紧派遣人手,号召所有的民众将赶紧往高处搬!告诉他们,城墙这一带会非常危险!”香雪海钻出了车厢,向站在车外的罗俊江认真道。

    雾水县是依山而建的县城。

    城墙根这一块地方,现在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背了。

    香雪海一发话,对于罗俊江来说就是圣旨。

    他赶紧带了一票护城队队员,疏散那些棚屋里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这时候,轰隆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整个城墙都颤抖了下,大片的碎石四溅。

    城门像是被巨大的铁锤砸到,一根足足有**米长的黝黑触腕,重重甩在了铁制城门上。

    城门上的一大块顿时凸了出来,整个铁门也摇摇晃晃,恐怕再被砸一下,就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震耳欲聋的一声响,让刚刚逃入城池不久的普通人幸存者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唧唧——

    一声古怪、悠长的闷哼,从城墙外传来。

    从城墙的上方,那气球一样的巨大水怪,在八根长长触腕的支撑下,从二十米高的城墙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它那一对三角眼里,闪烁着阴冷的光芒,盯着城墙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被这小山一样的水怪盯着,雾水县的幸存者顿时慌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就连基地车内的江流石,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。

    在末世,不管是丧尸,还是变异兽,它们对于人类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攻击性,这些水中的怪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城墙上还有几个观察外面情况的护城队队员。

    此刻他们想要逃,那大水怪嘴里哧溜钻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。

    布满了荆棘肉刺的长舌横扫,在城墙上刮擦出一阵磕碜的摩擦声,将一个个护城队队员卷住。

    那些护城队队员惨叫,竭力反抗,可他们被长舌上的粘液包裹,很快就耷拉了脑袋,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罗俊江怎么号召,很多幸存者都知道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纷纷向雾水县更高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“这水怪有毒!”

    基地车这时候已经开启了,跟在人群中向高处跑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目力比其他人强,他已经钻入了基地车顶部小碉堡似的作战室里。

    大水怪的舌头布满了粘稠液体,沾染上这液体,那些护城队队员就全身僵硬,一动不动了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刚才那变异丧尸也是这样,被触腕的粘液沾染上,就逐渐失去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那个东西,好像是河豚变异的?!崩纤宜锊卧诔滴?,扒着后车窗向水怪张望,嘴里面忽然冒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一些生理特征很符合河豚的模样……”老教授一边观察那水怪的模样,一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肚腹雪白,身体跟气囊一样能够膨胀,吻短,口小横裂……确实像是河豚?!崩钣晷涝谂员叩阃犯胶?。

    孙昌鑫是水利专家,苏北这一带水域是有河豚的,他在探查水文条件的时候,没少看到过河豚。

    李雨欣是医学生,看过很多书,对河豚的毒素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仔细比对这大水怪的特征,他们都觉得跟河豚很像。

    河豚毒素是一种强烈的神经毒素,这种毒素能使人神经麻痹、呕吐、四肢发冷,进而心跳和呼吸停止。它的毒性相当于剧毒药品,氰化钠的1250倍,只需要不到0.5毫克就能置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而在变异后,这只水怪的毒素只会更强。

    “河豚变异?难怪粘液有剧毒,它那八根触腕,还有鱼鳞,看起来是变异产生的?!苯魇纪钒抵?。

    这样的水怪,危险性可比普通水怪大多了,首先就要面对它的粘液剧毒。

    此刻那变异河豚在吞吃了几个护城队队员后,显然没有得到满足,八根触腕纷纷攻击向城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铁门还没有被砸破,但是和城墙的连接点已经开始松动了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的女人,老人拄着拐杖,几乎是所有雾水县的幸存者,此刻都纷纷向更高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很多幸存者都已是跑到了半山腰。

    雾水县地势,起伏比较平缓,到了半山腰也只是比城墙根处高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不过半山腰到山顶的地方,那地势就陡峭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许多幸存者都已没有了力气,瘫软在泥土地里。

    轰??!

    忽然惊天动地的垮塌声从山脚下穿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循声看去,就看到铁门垮塌了,两边的大段城墙都被跟着扫塌。

    变异河豚庞大的身形,彻底暴露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它雪白的肚皮一鼓一鼓的起伏,只有很小一部分还在水中,庞大的身体在触腕支撑下像圆球似的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它几根触腕不甘心的不断向岸上横扫,一些棚屋木屑纷飞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一些原本住在棚屋的幸存者已是瑟瑟发抖,如果刚才走晚一点,恐怕下场就跟那些木屑一样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我好怕?!毙掖嬲叩娜巳豪?,响起了小孩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我的一些存粮还在棚屋里,这下彻底没吃的了,要被活活饿死呀?!?br />
    “这水怪,我们根本打不过,难道我们都要饿死在这里?不如我们逃吧,北边没有洪水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的哭声、成年人的哀嚎声,还有一些窃窃私语的讨论声,在普通的幸存者人群里响起。

    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本来很多人逃入雾水县,就是因为这里秩序好,是苏北附近的一块乐土。

    现在乐土眼看着要变成人间地狱,许多人都感觉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害怕,那怪物又不能上岸?!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众人上方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香雪海,她站上了基地车旁边,半山腰一栋三层小楼的楼顶上。

    那里视野开阔,所有人几乎都能看到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声音,在异能力的作用下,随风涌动,在风雨里很清晰,一下盖过了不少哭声跟窃窃私语声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众人目光纷纷看向城门处的变异河豚。

    果然,那庞大的变异河豚并没有上岸。

    它那长长的触腕只是徒劳的在几处棚屋狂扫,巨大的三角眼盯着半山腰那密密麻麻的幸存者,唧唧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显然虽然它变异了,但依旧没有脱离鱼的本性,不能够上岸。

    幸存者们提起的心,一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家安静,我是香雪海!现在面临洪灾,我希望大家不要慌乱,振作起来。搜集一切的食物、木材、毯子、衣服……我们就临时在半山腰这里扎营。你们相信我,只要有我在,雾水县就不会被丧尸、被水怪攻陷,我们要将这里打造成钢铁长城,只要大家一条心,一定能活下去!”

    香雪海一番话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,她没说太多漂亮话,但言语中的诚恳,却能够让人感受到。

    许多幸存者浮动的心思,也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望着风雨中的香雪海,低声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那些异能者能逃,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逃?顶着大雨,走几百里地?光是走还不算什么,现在洪水淹没的区域,丧尸都去哪儿了?估计都去那些没被水淹没的地方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要是逃,那就要穿过密密麻麻的丧尸群,怎么逃得掉?”

    “香老板有能力逃却不逃,还跟我们一起……还有什么能说的?”

    这些普通幸存者,他们的力量很微弱,想法也很朴实,只想要活下去而已。香雪海作为一个强者,和他们并肩战斗,同处危险之中,让他们产生了对香雪海的信任感。

    江流石也在远远的看着香雪海。

    那个暴风雨中,站在楼顶上鼓动异能,努力传播声音,为一群幸存者鼓舞加油的女人,脸上洋溢着奇异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真是个好人?!蹦抢纤宜锊魏鋈坏?。比起杨锋,香雪海的心地善良太多了。如果是杨锋,怎么会管这些普通人的死活?

    他这话,倒是让石影小队众人心里一致认同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样也没什么用啊。富阳河溃堤了,旁边的双流河、堰河看样子都要溃堤,到时候这洪水还要猛涨。我们躲在高处,就算洪水淹不死人,但是这么多人没有吃的,还是只有死路一条,没用的。人力虽强,还是胜不过这个贼老天!”

    “是贼老天要我们死!”孙昌鑫这老头子愤愤道,仰望着车窗外那暴雨绵延的漆黑天空。

    车厢里众人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江流石听了,心情异样沉重。

    孙昌鑫是老水利专家,他的判断可信度非常高。

    只是洪水继续猛涨下去,那个水里面潜伏的变异河豚,就有机会攻击到半山腰的雾水县众人。

    在这里绝对很凶险,更别说水下还不知道有多少水怪。

    有那只变异河豚在,城门口附近的一些食物也没有办法搜寻。

    连香雪海的仓库,都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他们撤退得太紧迫了,根本没有来得及有什么准备。

    洪水不会持续太长时间,水怪也会随着洪水退去,但是在这段时间内,这么多人饿着肚子淋着雨,很快就会有人生病死亡,而且状况只会迅速变得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,江流石动摇了,想要离开雾水县。

    毕竟在北边,其实是没有洪水的。

    现在变异河豚已盯上了雾水县的幸存者,肯定是不会离开雾水县的洪水地段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继续待在这里,十分凶险。

    “唉,如果没有那水怪,我还能想到不少办法,但是那些水怪在,雾水县的人寸步难行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?!彼锊伟ι酒?。

    这世道,普通人活下来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江哥,那个匡中原精神波动异常,他好像在威胁他的同伴,那样子是要逃跑?!背迪岷蟮娜较в?,忽然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神一动,不过却瞥到了冉惜玉的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神情很疲惫。

    从跟囚老他们在秦楼上对峙,到现在中巴车冲上半山腰,一路上她的精神探测异能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这对于她来说,是个很大的消耗,先前对付杨锋的时候,她还曾透支过精神力,只是因为李雨欣的医疗异能恢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依旧不宜长时间的动用异能力。

    “惜玉,你先别管匡中原。你先休息一会儿。让雨欣给你治疗恢复?!苯魇⒁獾饺较в窳成钠>?,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嗯?!比较в裆钌羁戳私魇谎?,没有再推辞。

    她内心清楚,她的能力现在对江流石、对整个石影小队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她需要合理分配自己的力量,绝对不能再透支。

    因为她隐隐感觉,最需要自己的那一刻还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所以她要保持极佳的状态。

    李雨欣来到了冉惜玉面前,开始为她检查……

    等冉惜玉闭上眼睛,江流石目光才挪移到了那潜藏在人群中的匡中原。

    匡中原此刻正凶狠的盯着五六个异能者,正低声厉吼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中几个异能者似颇为动摇,有些不同意匡中原的话。

    匡中原的手一边指着那茫茫的洪水,一边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暴风雨将他的话都掩盖了。

    不过江流石却能依稀判断出,匡中原大概是被变异河豚吓破了胆,想要逃。

    而且匡中原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逃,还想要带着一票异能者逃跑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个世道,一个人的力量可是微不足道,只有抱团生存的几率才会大,异能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逃得掉吗?”

    江流石盯着匡中原,嘴角逸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他对匡中原从秦楼开始,就已有了杀念。

    后来匡中原被基地车的空气炮震慑,杀了重伤的囚老,又接二连三的讨好他和香雪海,江流石依旧不信任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匡中原这货这么快就要再次背叛。

    现在每一个异能者,对于雾水县都很重要,匡中原想要带走这些异能者,江流石第一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江流石手中的八一杠,已经瞄准了那远方的匡中原头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异变猝生。

    两个跟在匡中原身后的异能者,忽然一个拳头肌肉膨胀,仿佛铁锤出现砸上匡中原的头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手中长刀劈斩出实质化的刀光,切向匡中原双腿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匡中原立刻遭受重创!

    这边血光一现,附近的四个刚才被匡中原呵斥的异能者反应过来,纷纷施展异能……

    几个呼吸间,匡中原就被劈斩成了尸体!

    然后其中一个异能者冲出了棚屋,向香雪海所在的三层小楼赶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目瞪口呆的看完这一幕,心中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不久前匡中原背叛了囚老,妄图用囚老的尸体做投名状。

    看来他身边的几个异能者,做了匡中原曾今对囚老做过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