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末世之后,囚老还是第一次这么慌乱。

    他在末世之前,是一名患了骨癌的患者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。结果末世降临,感染了病毒的他骨骼细胞发生变异,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现在能感觉到自己旺盛的生机,普通的年轻人生命力都没有他强盛。

    他现在异能力强大,又风光,他可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匡中原,你还愣着做什么?赶紧将城门关了!”

    看到匡中原在一旁愣神,囚老不禁大怒。他没想到匡中原这家伙一碰到突发状况,反应力就这么迟钝。

    听到囚老的呵斥,匡中原眼珠子转了转,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确实是吓坏了,被那中巴车的恐怖威力吓坏了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样的鬼车?改装成那样的车子,根本不是人力能够对抗,起码不是他能够对抗的。

    “囚老,我……我们打不过他们的?!笨镏性鋈坏?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现在四面都是大水,我们还有退路吗?”看到匡中原打退堂鼓,囚老脸色涨得通红,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囚老重伤之后,失血过多,此刻显得无比的苍老。

    他躺在地上咳嗽的时候,身体弓曲如虾,跟一个普通幸存者老人没两样。

    匡中原忽然发现,囚老似乎不可怕了。

    他瞳孔里闪过狰狞之色,上前了一步,张开蒲扇般的大手向囚老扑去。

    他觉醒的血脉,力量如巨熊,敏捷似猿猴。

    匡中原这一扑过去,囚老身边的两个异能者手下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囚老喉咙里才吐出两个字,咔嚓、咔嚓的一连窜脆响。

    他头颅处的骨刃被硬生生掰断,最后头颅耷拉在了一边,双眼还不甘心地鼓着,嘴巴大张,鲜血从口中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囚老死了,我们不跟你们斗了!一切都是囚老的主意,他现在已经被我们杀了!”

    匡中原声嘶力竭,狂风暴雨之中,将囚牢的尸体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墙下面,射出了一发空气炮之后,江流石跟香雪海已经钻进了车厢里。

    他们都看到了匡中原举起的尸体。

    香雪海眼睛一亮,提起的心瞬间平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匡中原这个两面三刀的墙头草,此刻却是帮了他们大忙。

    他这投名状真是来得及时,囚老被杀,其他城内的外来幸存者小队会很快投降。

    只要城里安定下来,现在要对付的就是城外的这些怪物,不用顾此失彼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野狗跟丧尸,此刻已从空气炮的震慑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嗷——

    吼——

    那变异野狗头领跟变异丧尸同时嘶吼。

    如变异丧尸这样的怪物,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力,只是毫无人类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那变异野狗头领,它也有着本能的智慧。

    它们此刻已明白过来,想要冲入城池里,就要解决掉面前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这中巴车就横亘在城墙面前,横冲直撞,完全是在阻拦它们逃入城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变异丧尸大踏步上前,连连厉吼中举起了一辆废弃的小轿车。

    它全身肌肉紧绷,一声大吼后小轿车脱手而出,向中巴车重重砸去。

    中巴车在影的操纵下,瞬间冲刺了十几米,及时躲过了废弃小轿车。

    但是忽然间,江流石脑海里响起了星种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警告:基地车受损,左边中间强化轮胎气囊破碎、受损百分之十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江流石不由紧张,基地车在上次进行了一次全面强化,轮胎什么的都经过了再次升级,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受损了。

    星种的警告是怎么回事?在他的视野里,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攻击基地车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也在其他两边的窗户旁防守,并没有示警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面,骤然传来了影共享出来的全息画面。

    只见在基地车车厢下,奔跑着一只闪电般的变异野狗。

    正是那只变异野狗首领,它身体虽然高大,但是在改装的中巴车面前依旧很小只。

    中巴车的车厢完全将它身影遮蔽住。

    在中巴车冲刺前的瞬间,它连抓带咬,獠牙十分一口下去,高强度的防弹轮胎就会洞穿出一个口子,里面防弹气囊爆裂。

    而现在它在高速的灵活跑动,躲在中巴车的车后,想要再次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狡猾的狗东西!”江流石内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变异丧尸跟着变异野狗,凭借着战斗本能竟是做了一次配合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那丢过来的小轿车,显然是吸引江流石他们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而变异野狗在众人注意力被吸引的时候,仗着自己奔跑速度快、灵活,竟能找准基地车的最弱一环做出攻击,实在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“影,撞飞它!”

    江流石心里面念头一动,中巴车一个急刹,继而方向盘重重一打,来了个漂亮的甩尾动作。

    整个中巴车瞬间移动了九十度,完成了一个半扇形的动作。

    中巴车这一整套动作,完全是靠着影对基地车如臂使指的操纵,加上基地车的高超性能,整个过程不过一秒钟,快得连那变异野狗都来不及闪躲。

    砰,刚刚要再度向防爆轮胎冲击的变异野狗,被转动过来的车体重重冲击到,再次飞出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忽然一阵轻机枪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被撞到空中的变异野狗,已经失去了转向的可能。

    瞬间它被一溜子弹射得身上遍布弹孔,浑身腾起一阵血雾。

    它哀嚎了一声,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,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它踉踉跄跄,已是完全依靠强大的生命力在支撑。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作战室里,手里举着轻机枪,紧盯着这变异野狗。

    它想要逃亡,但是中巴车轰隆的撞了过来,尖锐的撞角闪烁金属寒芒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那变异丧尸怒吼了一声,再次举起一辆废弃的小轿车,向中巴车砸来,试图阻止中巴车向变异野狗的冲撞。

    但江流石不为所动,变异野狗很麻烦,恢复力惊人,过一会儿说不定又扑上来了。这些变异兽和丧尸一样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都会继续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面对丢掷过来的小轿车,中巴车毫不避让,依旧对着目标冲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响,右边的防弹玻璃在巨力之下,出现了蜘蛛丝样的裂缝,但中巴车的速度却没有被撞击丝毫减弱。

    “警告:基地车受损,损伤程度1级,右侧防弹玻璃耐久度降低百分之十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警告,江流石完全无视掉,经过升级的基地车防弹玻璃,这样的损伤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变异野狗直接被中巴车的撞角撞上,狗头碎裂,飞出了百来米,轰隆一声撞到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此刻,它彻底成了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变异野狗一死,从城门外涌出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有匡中原跟罗俊江。

    几个异能者十分麻利的将变异兽尸体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些人手持枪械,对准附近冲锋的野狗和丧尸,哒哒哒的射击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原本属于囚老的精锐手下,战斗素质比护城队的一些成员都强多了。

    枪在他们手中发挥出了强力的杀伤力,任何试图冲过铁丝网,绕道过来的野狗、丧尸都被爆头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们放心,我帮你们把战利品收起来!”匡中原大吼着表忠心。

    江流石只是听着,根本看都没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干掉了野狗变异首领,野狗群顿时成了无头苍蝇。

    一些想要冲击城门,一些却试图绕着城门向雾水县其他地方逃窜。

    形不成合力,又没有变异兽的威胁,野狗群的危险顿时消弭。

    此时洪水依旧在缓缓上涨。

    影打了个方向盘,中巴车轮胎此刻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水里,猛的转了过来,对准了变异丧尸的方向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往后退了两步,似乎已经产生退意了。

    但是身后就是洪水,变异丧尸也被中巴车的举动彻底激怒。

    它再次扬天嘶吼了一声,赤手空拳向中巴车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怪物显然对自己的肉身有很大的自信,身体犹如一辆坦克在没过小腿的洪水中发出了冲锋。

    它每踏出一步,都劈出惊人水花。

    距离中巴车尚有十米远的时候,这变异丧尸忽然高高跃起。

    这一跃竟有惊人的七八米高,插着钢筋的拳头作势就要砸向中巴车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车厢里面的冉惜玉忽然惊叫了。

    “江哥,水里有很强的精神力量出现,它向我们冲过来,危险!”

    江流石一愣,旋即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影,后退!”

    本来面对变异丧尸的冲刺,已做好了冲击准备的中巴车,顿时急剧倒车。

    中巴车倒车的速度,跟冲刺的速度几乎是一样快,嗡的一下已飞速向城门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那变异丧尸当然一下扑了个空,拳头砸在了浑浊水面上。

    但是它刚刚落地,骤然感觉到一股?;?。

    在它背后,涌起了巨大浪花。

    浪花里面,一个阴影出现,这阴影出现后,像是充气一般迅速胀大,最后变得如小山般大小,它的全貌,也展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既像鱼,又像是章鱼一样的怪物,有八只巨大的触腕,但是它全身皮肤上有密密麻麻的鳞片。

    每一片鳞片闪烁寒光,足足有脸盆大小。

    粗略的一眼扫去,就发现它有十几米高,三十多米长,将城墙外的洪水水面覆盖了大半。

    其中一只粘稠的触腕,呼的席卷住了那插满钢筋的变异丧尸。

    这变异丧尸的身体,可以说是真正的铜皮铁骨,但被这粘稠的触腕卷住后,它的身体居然发出了咯嘣、咯嘣的声响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嘶吼,奋力挣扎,但是越挣扎,那触腕卷得越用力。

    而且这变异丧尸挣扎的力量,竟然迅速地变弱了下去,它浑身抽搐,双眼如同要鼓出来。

    那触腕深深地陷在变异丧尸的身体内,一定释放了剧毒的毒素,让这变异丧尸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最终变异丧尸身体里爆出了一缕缕的鲜血,颓然不动。

    然后那巨大的水怪张开了森然如洞穴的嘴,将变异丧尸吞咽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已逃到了城门附近的基地车里,江流石只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这变异水怪,一定就是刚才令变异野狗跟变异丧尸感觉到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的强大,众人都深有理会,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可在这跟小山似的水怪面前,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人一片安静,都被震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水面下接二连三爆起一阵阵的水花。

    水花之中,一条条蟒蛇样、或者大鱼一般的水怪钻出,将一个个丧尸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些乱窜的野狗更惨,被水怪咬住就直接是撕成一滩血水。

    “进城!”

    江流石清醒过来,他清楚一件事情——这水怪恐怖,恐怕基地车在它那庞大的力量面前,都没有什么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毕竟基地车虽然强大,但只要被它的触腕卷住丢进洪水里,基地车就要失去大半的实力,更别提用空气炮瞄准了。

    此刻城外是半点不能待了。

    有了石影小队和基地车阻拦变异野狗和变异丧尸,雾水县外的幸存者都已经逃进了城内。一进入城门,这些人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依旧很危险,但现在总算是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要感谢好人,感谢好人啊?!蹦抢贤反抛约旱乃镒咏氤悄?,转头朝门外的中巴车望去。

    那些强者,老头觉得跟他们是说不上话的,也不好去打扰别人,只能在这儿自言自语地感谢一下。

    他死了不要紧,但孙子还小,如果能让孙子活下去,他做什么都愿意。那辆中巴车的出现,将他从深渊般的绝望中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洪水涨到了铁丝网附近,就不再继续往上了,而雾水县整体、包括北边的地势都更高,县城的另一边还有山,暂时不用担心洪水会迅速淹没雾水县,不过城门前一片汪洋的感觉,还是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嗡!中巴车撕裂水花直冲进了厚厚的铁门内。

    匡中原跟一票外来幸存者小队成员,都守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他们都看到了外面的巨大水怪,已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也不敢不等着石影小队。

    “关门!”

    江流石的话从中巴车里面传出,匡中原等人如蒙大赦,连忙将铁门轰隆拉住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,让大家继续转移到更高的地方,这城门守不住的!”江流石扭过头,对身后车厢里的香雪海道,神情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