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异丧尸的吼声,不止江流石一个人听见了。

    城门上的其他人,也发现了那只变异丧尸,看到了变异丧尸和水怪厮杀的一幕。

    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香雪海,顿时感觉心脏不停地往下沉。

    这时,那队野狗忽然疯狂的吠叫起来。

    它们所在的地方,洪水已经蔓延了过去,大部分的野狗都泡在了水里。

    突然间,其中一只野狗发出了一声怪异的惨叫,一下子被拖入了水中,翻腾起了一股浪花。

    这群野狗对着水下叫得更加疯狂,连原本正在啃噬的尸体都松嘴了,似乎水下正潜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嗷!”又是一只野狗突然被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江流石总算看见了,在野狗群的下方,出现了一道道黝黑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些潜藏在浑黄洪水中的影子,在水中的速度很快,宛如蜿蜒的一道墨色黑线。

    是一群水怪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些水怪,连江流石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,变异野狗首领狂叫起来,它的身躯十分健壮,全是鼓起的肌肉,身上没有什么毛发,露出的皮肤像是钢板一样。

    它张开血盆大口,却不是朝着下方吼叫,而是对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远处还有什么?”江流石有种不妙的感觉,那些水怪给他带来的危险感已经够强了,结果这水里还有让变异野狗首领真正恐惧的怪物?

    这时候,远方的水面骤然掀起了一道水线,那水线下似匍匐着什么东西,向野狗所在的方向过去。

    这道水线,掀起一米多高,浑黄的洪水中,只能隐约看到一道巨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变异野狗首领盯着那水线,忽然夹起了尾巴,嗷了一声,掉头第一个奋力向城池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它那样子,像是在躲避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他野狗都纷纷跟在它身后,惊慌无比的向城门方向冲。

    不仅是野狗群,那只浑身插满钢筋的变异丧尸,也忽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。

    周围的丧尸在地上呆愣了几秒钟,旋即轰的一下,都争相恐后的向城门冲去。

    “连变异丧尸都感觉恐惧!”江流石盯着那水线,也有种心惊肉跳之感,整个苏北地区都被淹没了,洪水将城区和远处的湖泊连在了一起,那湖泊里有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,它们恐怕都闻着味,来到了唯一还没有被淹没的雾水县区域!

    雾水县现在就是一座孤岛,三面被水包围,一面则是整个苏北被洪水驱赶出来的丧尸、变异兽。

    如今在水里,还出现了这些水怪……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变异野狗群,以及这只刚出现的变异丧尸带领着丧尸群,它们一起朝城门冲来,那些守在铁丝网附近的幸存者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胆子稍小的,看到变异野狗首领牛犊般的身躯疯狂冲来,张开的巨口中挂着口水,还有那变异丧尸,每奔跑一步,地面都似乎在颤抖。

    无论是视觉上的冲击力,还是生理上的冲击力,都让他们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??!救命??!”这些人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他们一跑,其余的幸存者就更加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嗷!”那变异野狗首领一跃几米高,猛地扑向了其中一群躲在车后的幸存者,那辆车在它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阻碍物。

    它一爪子,就能将车皮直接撕开。

    而那只变异丧尸,他挡在那些钢筋后的容貌,和一个普通的青年男子没什么区别,除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冷漠无比。

    他大踏步狂奔而来,双手一把抓住了铁丝网,猛地一撕,就像撕纸一样,就把反复加固的铁丝网直接撕开了。

    那铁丝网后的几名幸存者,哆哆嗦嗦地拿着枪,他们和这变异丧尸之间,只有一道深沟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变异丧尸动都没动一下,他的身体上,一根钢筋上面被崩了一下,冒出了一点火花。

    开枪的幸存者看到这一幕,已经吓破胆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叫声戛然而止,瞳孔中残留的最后一幕,是那只变异丧尸忽然跃起,然后一只手朝他抓来的情景。

    咔擦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将那名幸存者瘫软的尸体直接提在了手里,然后抬起头来,朝着城门上看来。

    “影,再争取一点时间,不能让这些东西冲进城里!”

    看到下方骤然汹涌过来的野狗群跟丧尸群,江流石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江流石有种感觉,之前的丧尸是因为人群来的,但是这些新来的野狗群和变异丧尸带领的尸群,它们却是因为那水里的东西才来到雾水县的。

    幸存者们在雾水县躲避,这些怪物也是同样的目的!

    此时雾水县的铁门前,拥挤的幸存者已少了一些,不过依旧人头攒动,无比的混乱。

    一混乱,进入的速度就会缓慢。

    野狗群矮小、灵活,瞬间冲刺起来的速度比丧尸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那头最前面的变异野狗首领扑倒那些防守的幸存者后,带着几只强壮的野狗首先冲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盯着前方的人群,变异野狗首领兴奋得张开了满是涎液的大嘴。

    前面的幸存者,发现了身后的野狗群,顿时尖叫惊慌,乱成一团,又有几个老弱幸存者被挤倒在地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忽然一阵轰隆的汽车引擎声传来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高速冲刺中的变异野狗首领,还有紧跟的几头强壮野狗都被狠狠撞飞。

    那几头野狗是当场撞死,变异野狗首领被撞出了几十米,强悍的冲击力下,它头上的铁皮也被撞得裂开了一道血缝。

    不过变异野狗首领的防御力果然恐怖,它被撞出几十米远,居然没有死,而是愤怒地低声嘶吼着。

    影驾驶的基地车,就横亘在了城门跟野狗群、丧尸群之间。

    仿佛一道堡垒,帮那些冲向城门的幸存者守住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张海、孙坤,都上来!”江竹影在已恢复成了中巴车模样的基地车里探出头,向张海他们招呼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紧急,面对灵活的野狗跟丧尸群,在外面一人单打独斗风险很大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连忙跳上了车,零也从汽车废墟里灵活的赶到,钻进了车厢里。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城墙墙头,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要中巴车能成为最后一座堡垒,他们再坚守在城门,居高临下射击,就能守??!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时候,江流石发现背后有人靠近,是囚老他们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,为什么要打开城门?变异兽跟丧尸大军就在外面,你这样的任性行为,会害死我们所有人?!币蛔呱铣乔?,匡中原咄咄逼人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看向江流石等人的目光,有几分神光闪烁。

    囚老被人众星拱月似的簇拥在中间,老者面沉如水,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江流石眉头暗皱,好一群虚伪的家伙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注意到,囚老这些人几分钟前就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石影小队在跟野人小队厮杀的时候,囚老他们都是在下方看热闹,分明是抱着渔翁得利的心情在一旁。

    现在野人小队死伤大半,应豪森被干掉之后,这群人居然就跑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看到变异兽跟丧尸他们冲进来了吗?有石影小队跟我在,雾水县是安全的??镏性?,如果你们担心城池被丧尸冲开,就应该出城战斗!各位可别忘了,你们现在也是看靠雾水县这点地盘活着的?!毕阊┖I舨辉?。

    她对于匡中原十分反感,特别是反感匡中原那猥亵的目光。

    囚老依旧沉默,他一直都在用右手摸着自己左手手指的几根指关节。

    忽然,他这时候双手合拢了,吐出一口气,阴沉目光扫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跟这石影小队的实力确实很强,这样的强者,我们更要敢跟他们好好合作。大家伙上吧!”

    囚老的话一说完,袁宏亮哈哈一笑,第一个响应囚老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,我袁胖子就给香老板露一手!”

    哗啦啦的铁链从他身上解开,他猛的一甩手,沉重的大铁陀犹如流星下方的一只野狗甩去。

    那野狗瞬间头颅、骨骼都破碎,直接被砸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肉酱。

    威力甚是惊人。

    香雪??醋哦加行┲迕?,这袁胖子的力量是真的大!而且准头也很恐怖,那野狗速度飞快,他也能一下砸中。

    袁宏亮又一抖铁链,整个铁链甩起了一层层波浪,大铁陀一下飞速回弹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江流石骤然发现,那囚老嘴角逸出了一抹淡然笑容。

    这笑容给他感觉颇为怪异。

    再看其他的幸存者小队队长,秦矮子等人正瞬也不眨的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忽然,江流石脑海里传来冉惜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江哥小心,他们有杀意!”

    此刻城墙下基地车里的冉惜玉,距离江流石他们不过几十米远,完全能够察觉到囚老他们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话,一次次的让江流石在厮杀中占据先机,有几次甚至救了江流石的命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话,江流石是一百个相信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一沉,根本不假思索,他骤然暴起,八一杠抬起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以江流石的敏捷动作,对面的秦矮子等人反应过来时,就面对了江流石黑洞洞的枪口。

    众人一下子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哒!

    一声脆响,八一杠喷吐出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对面一群呆愣的幸存者小队队长中,一个人影身躯一震,惨叫倒地。

    是囚老。

    他已捂住了心脏部位,鲜血从指缝间咕嘟流出,在地上哀嚎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了他们!”囚老怒指江流石,冲其他异能者队长道。

    没死?

    江流石一愣,近距离内八一杠的一枪,怎么会打不死囚老?这老家伙还能在地上嚎叫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这样的近距离,对面就算是几寸钢板都打穿啊。

    忽然他注意到,囚老身体四肢乃至肋骨,钻出了一根根的雪白骨刃。

    特别是囚老肋骨那一片,都是密密麻麻的尖锐骨骼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骨骼碎裂,那无疑是八一杠造成的枪伤。

    “骨骼异化的异能者?骨骼削弱了子弹的威力?不过不死也重伤了!”

    江流石恍悟过来,但是他已来不及多想,眼角余光瞥到了城墙下方荡过来了一个大铁陀。

    他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身边的香雪海肩膀,向后面急退。

    一边退,他心里面有念头:“影!”

    江流石唤了一声,心意传达到了影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中巴车再次急转调头!

    比起江流石还有对面那群幸存者小队长,香雪海反而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有想到,江流石会突然枪击囚老。

    对面可是有十几个异能者!

    这样的行为肯定很凶险。

    可是她十分信任江流石,完全是凭着本能,江流石一拉,一阵风涌起,她身躯轻盈的向后飞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碎石飞溅,刚才香雪海站着的地方,已被回荡过来的大铁陀轰出了一道大裂缝,毁了一角。

    如果香雪?;拐驹谀抢?,肯定当场被砸死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一击不中,袁宏亮手中的大铁坨挥舞得虎虎生风,轰轰轰,不断向江流石和香雪海砸过去。

    逼仄的城墙上,江流石跟香雪海飞速后退。

    前面的砖石城墙路面上不断被大铁陀崩穿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不过却没碰到江流石跟香雪海分毫。

    大铁陀虽然猛,但速度毕竟不比枪弹。

    它在江流石的脑域神经里的速度,比江流石的躲闪反应速度慢了几拍,江流石自然能轻松躲过。

    香雪海能控制空气,风对速度有一定加成,大铁坨对她造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听到了尖锐的物体破空声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赫然发现匡中原已激发了血脉力量,变成了一头巨大的灰熊身躯。

    他将一团东西猛的丢掷向了秦矮子。

    秦矮子在空中双腿卷曲,除了两只手,其他部位都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他身体还穿着防弹衣,像是陀螺一样向他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柄合金的锋锐弯刀,被秦矮子紧紧抓在手里,刀光闪耀,向江流石披头就斩。

    秦矮子身上皮肤洋溢出淡淡的金色光芒,像是涂抹了一层金粉。

    他防御力坚韧,皮肤金属化,身上还穿着防弹衣。

    他要配合袁宏亮的大铁陀,将香雪海和那个枪法了得少年斩了!

    秦矮子觉得,在袁宏亮的大铁坨下,那少年根本自顾不暇,更别谈开枪了。

    他尚未靠近,一阵狂风骤然从他身体下涌起。

    风中有无数的风刃出现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秦矮子身上发出了一阵阵金铁交击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你个小贱人,你的风刃对我会有作用吗?”秦矮子洋洋得意,浑身根本没有受一点伤。

    但是手中的合金弯刀刚要斩到香雪海跟江流石,他却看到了江流石嘴角的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一股狂风骤然将秦矮子推开,他一下子砍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跳!”

    秦矮子听到那少年对香雪海说了声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那少年抓紧了香雪海,一个后空翻向城墙外跳去。

    在城墙下,有一辆中巴车静静的等候着。

    那辆中巴车看上去稀松平常,只是它的前脸下,钻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黑色管子。

    此刻,七八个异能者包括袁宏亮、秦矮子,都追到了江流石跳下去的城墙地段。

    当那黑色管子发出尖锐的破空呼啸时,秦矮子毛骨悚然,心脏抽紧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:“坏了!”

    压缩空气炮狂暴的撕裂开空气,铺天盖地而去,以绝对恐怖的力量将前面的一切东西都扫平。

    那一段城墙,包括上面的异能者,直接被轰成了血肉碎渣。

    只剩下那大铁陀砰的一下颓然砸落在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江流石在空中看到了这一幕,眼神冷静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下,几乎将城墙上最强的一些幸存者队长直接轰杀。

    囚老也已经重伤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威胁就没有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这是江流石临时布局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空气炮的射击需要一定的角度,他拖着香雪海逃跑,都是为了配合影架势的空气炮,调整到最佳角度,将猎物一步步诱入陷阱里。

    而且在那个地方,空气炮不会伤害到城墙上其他的雾水县护城队的人。

    而他的逃跑,也让秦矮子等人松懈了警惕,被江流石牵着鼻子走,结果被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空气炮所发出的尖啸声,仿佛是某种狂暴的吃人异兽,震慑当场。

    许多城墙碎渣都如雨水砸落,一些幸存者不断哀嚎躲避。

    连那些野狗群,还有那些丧尸群都被这巨响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炮过后,看着前方被轰出了一个大豁口的城墙,囚老原本愤怒的脸抽搐了一下,心头的愤怒被无比的恐慌替代。

    那……那辆中巴车究竟是什么鬼东西?

    “关闭城门、赶紧关闭城门!”

    囚老忽然想到一件事情,绝对不能让这个恐怖的中巴车,还有那个恐怖的少年进城!

    不然他们都要死。

    毕竟囚老一开始就被江流石轰成了重伤,虽然侥幸没死,也是因为囚老他异能力特殊的缘故,身体全部骨骼都变成了坚固如金属的骨刃,胸腔部位更是骨刃密布,这才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重伤,战斗力不过平常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根本没有勇气去对付香雪海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