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流石就在等这个狙击手冒头,他冒头的瞬间,就已经进入了冉惜玉的精神视野。

    这时,天空中暴雨如瀑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雨线在虚空中交织,砸下噼啪的雨水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天色已经暗沉得可怕,但黯淡的光线却并不能模糊江流石的视野。

    他依旧能清晰看到,野人小队一伙冲向城墙铁门方向的重型卡车,距离拥挤的人群已经不过十几米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开过去,马上就能进城了!”应豪森红着眼,在悍马H6里大声命令,内心窃喜,重卡都到铁门前了还没有被狙击。

    他暗自猜测,海东应该是干掉了那个狙击手!

    车队里其他的野人小队队员,一个个面露喜色——马上要冲进城门里了!

    那些在最外围的幸存者,看到轰隆疾驰过来的重卡,已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被这样的重卡撞到,不死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“影!”

    江流石内心里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余的话不用他多说,影跟他心灵相通,已知道了江流石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罗俊江,疏散一下城门的幸存者,留一条给中巴车过去的道路!”

    江流石匍在地上,冲跟在身后的罗俊江道。

    他命令的口气十分自然,罗俊江一愣,然后马上就去执行了。

    这眼镜男现在清楚,江流石在香雪海心中的地位,比他高太多了,他就是个打杂的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话,现在差不多就代表了香雪海,他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“都抓紧了!”影的声音在驾驶室里响起。

    车厢内,孙昌鑫、江竹影等都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原本中巴车静悄悄的守在城门前,老头子就暗自觉得气氛不对。这会儿听到影的话,他不由头皮一紧。

    老专家已经知道了这中巴车要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中巴车,分明就是用来当坦克用的!

    这一次不用人帮忙,他手脚麻利的系好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原本静止不动的基地车,一下子开启了冲刺状态。

    油箱里的汽油疯狂从油管中喷出,化为了强劲的动能。

    基地车几秒内就达到了冲刺状态,轰的一下冲了出去,正面迎向那群重卡车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中巴车的车头前方,亮出了狰狞无比的巨大V型金属撞角。

    当中巴车一亮出撞角,冲刺出来的时候,拥挤在城门前的幸存者已被罗俊江带人强行疏散开,留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野人小队的重卡上一片欢腾——马上就要冲进城门里了!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欢腾,很快凝固在了脸上,继而眼睛里浮现出了惊恐之色!

    他们的视野中,城门处冲出了一台怪物一样的中巴车!

    那中巴车上闪亮的金属v型撞角,看着就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快后退,是白天的那辆中巴车!”

    应豪森瞳孔紧缩,一下回忆起来,这中巴车不就是白天时候撞翻那重卡的中巴车吗?

    这中巴车撞翻他们车队的重卡,就像是撞玩具似的,冲撞力强悍得变态。

    当时可把应豪森气得够呛,紧追在这中巴车屁股后面,但一会儿就被中巴车变态的速度甩远。

    他对这变态中巴车可谓是记忆犹新,也是心有余悸!

    “队长,刹不住车??!”应豪森所在重卡的司机,心慌的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满载几十吨重的重型卡车,速度飚起来后,制动刹车距离起码要百来米。

    重卡司机狂踩刹车,强行制动下轮胎跟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,但重卡却依旧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那中巴车来得更快,开得简直像是f1一样,应豪森几乎都能听到中巴车奔驰时候产生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的速度,撞过来也是他先死!”应豪森叫道。

    中巴车就算有撞角,但是和几十吨重的重型卡车正面冲撞,也要吃大亏。在重型卡车面前,这中巴车还是太小了!

    应豪森这个时候也是杀气腾腾,他倒要看看,这中巴车敢不敢跟他们正面拼!

    他这时也反应过来了,妈的,怕个屁!

    这中巴车要从正面撞,大不了同归于??!横的也怕不要命的,论耍狠,应豪森不信对方能狠过自己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一犹豫,退缩,那野人小队就可以直接冲进城门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应豪森忽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地看着,这中巴车不断拔高变形,在冲刺中,居然变成了一辆巨无霸卡车!

    应豪森所谓的重型卡车,在这辆矿用卡车面前,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!

    在这辆庞然大物面前,应豪森的头皮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什么鬼东西!刚才的中巴车呢?怎么没了!

    随着那矿用卡车不断在瞳孔里扩大,应豪森似嗅到了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跳车!”

    他狂吼了一声,果断撞开车门,跳了下去!

    他叫嚷跳车的时候,卡车车厢里的其他成员反应根本没有他快。

    应豪森刚掉下车,就看到中巴车已撞上了他刚刚坐着的重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重卡车头的车窗先是碎裂,整个车头凹陷进去,继而直接被巨大的冲撞力量顶得往旁边滑去,然后在高速状态下侧翻了。

    哐哐哐,重卡一路上不断的翻滚,最后直接翻进了身后冲过来的丧尸堆里。

    鲜血不断从重卡的缝隙中流出,里面的人发出的惨叫声,早就淹没在了重卡的翻滚之中。

    野人车队其他重卡、越野车发现,那矿用卡车已经刹住了,而且转移了方向,对准了他们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操,跑??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吼了出来,所有野人小队的队员在一瞬间,完全丧失了面对这突然冒出来的巨无霸的勇气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不管是矿用卡车,还是矿用卡车前的中巴车……这就是收割性命的怪物。

    不管是速度、冲撞力,这矿用卡车都是直接碾压重卡跟越野车的存在。

    最让人惊惧的是,重卡车被掀翻爆炸后,这个矿用卡车的车头居然没有一丁点的损伤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车,分明是怪物??!

    矿用卡车加固升级的外壳,抗住了这次撞击。

    野人小队的队员,纷纷从重卡和越野车里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单靠他们双腿跑,仗着这里的复杂地形或许还能逃过矿用卡车的追杀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在笨重的重卡跟越野车上,根本就比不过矿用卡车的速度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了车,小队死伤惨重,但他们要想活命,还得往城门跑。

    只要能混进去,就能活命!

    应豪森也在这些人当中,他仇恨的目光锁定着那矿用卡车,只要给他机会,他一定要把这车给炸了!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轻盈的人影忽然从矿用卡车里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就在你前方?!绷愕哪院V?,传来了冉惜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应豪森跳车的瞬间,他的精神光团已经被冉惜玉锁定,现在他虽然混在人群中,然而冉惜玉却还是可以将他找出来!

    打蛇要打死,不用江流石吩咐,冉惜玉就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就在零迅速靠近的瞬间,应豪森忽然产生了强烈的生死?;?,从眼角余光,他瞥见了一个猫耳人影鬼魅般地在人群中穿梭着,向他接近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?”应豪森的另一只手,皮肤泛红,他已经准备好了异能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接近他就要付出代价。他的异能非常少见,一般人根本防不胜防。等那个猫耳女接近,他就让对方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应豪森忽然感觉到脑袋仿佛被针刺了一下,整个人昏昏沉沉,同时眼前也花了。

    “不!不!”

    一抹冰冷的触感,在他的脖颈上一划而过,同时应豪森的耳边,似乎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搞定了,谢谢惜玉?!?br />
    应豪森的尸体跌落在泥浆里,然而就和其他倒在地上的幸存者一样,更多的幸存者从他身上匆匆奔过,没有人低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边,那个猫耳少女早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老大死了?!比较в袼档?。

    刚才她直接施展了精神穿刺,配合零一击击杀。

    在不了解对方异能的情况下,这样的做法才能避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丧尸群在不断接近,他们要抓紧时间。

    这时,野人小队的其他成员,他们正偷偷摸摸的向城门里赶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看到应豪森,也不知道那位老大怎么样了,反正他们自己活下来最重要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忽然觉得头顶一暗,赫然发现头顶的城墙跳下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个手持霰弹枪的人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几声沉闷的声响后,几个野人小队的队员全身都被打烂,倒在雨水里。

    鲜血混着雨水,四处流淌。

    “妈的,江哥让我们守住城门附近,哪能让你们这些兔崽子进去?!彼锢こ宓厣媳淮虻孟±玫氖?,吐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他根本瞧不起这些肆意屠杀普通幸存者的野人小队成员,欺负弱者算什么本事?都是一群人渣。

    在城墙上,看到其他队员已经拦截住了野人小队,江流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向了东南边,那处几辆废弃汽车组成的掩体。

    在那里,野人小队的那个狙击手,并没有再开第二枪。

    海东躲在掩体后,脸色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他已经判断出,雾水县城墙上匍匐的那名狙击手,就是白天碰到的那个狙击手。

    海东的异能力,是眼睛能够感受到热血动物身体的红外线。

    所以锁定了江流石的位置后,即便不用肉眼直接去瞄准江流石,只要江流石有体温,散发出生物红外线,江流石不管是躲在哪里,海东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他的预想中,他躲在这些废弃汽车后,在这一战中具有完全的优势。

    这样躲避的好处是,薄薄的一层铁皮,对狙击枪的力量造不成太多影响。而他的狙击目标却因为铁皮的遮蔽,看不到他的狙击位,也判断不出他狙击时间,绝对是突如其来的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在这个狙击手出现后,他的人,还有他的车,这么快就让野人小队一败涂地了!

    就连应豪森都死了!

    其他的野人小队成员看不到,但是他却“看”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狙击手恐怕就是头,还有那个叫香雪海的女人……”海东转眼间做出了决定,如果能狙击掉这两个人,那他带领剩下的野人小队队员,还是能在雾水县立足!

    海东将枪口放在了缝隙中,他不用伸出头去瞄准,通过红外线锁定着江流石,还有香雪海!

    而这时,城墙后的香雪海,忽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生死?;?。

    是那名狙击手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她身旁的江流石,突然探出了枪口,然后扣下了扳机!

    海东还没有来得及射击,就看到江流石开枪了。

    子弹准确地穿过他面前的铁皮,直接击中了他!

    海东整个人向后飞去,手中的枪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他倒在地上,半边的肺部都被一枪打没,上半身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回事……”海东瞪大的双眼中,全是难以置信,隔着障碍物也能打人,这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吗?为什么那个狙击手,他也做到了……

    而香雪海,她刚刚才感受到生死?;?,就看到江流石开枪了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……”香雪海只看到江流石盲打了一枪,并不知道江流石的目标,她正要拉着江流石一起迅速隐蔽,就感觉到那种生命被威胁的感觉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死了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这狙击手上一次开枪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预定了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正要射击,方位就已经被冉惜玉完全锁定,将位置共享给了江流石。

    有了冉惜玉提供的精准角度,江流石只需要快准狠地开枪就行。

    香雪??戳丝唇魇?,又转头看向了城门下方。

    眨眼间,闹事的野人小队就基本全灭,幸存者们也开始有序地进入城门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石影小队,不知道还要多出多少伤亡,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得救了。

    香雪海心中无比庆幸,在雾水县面临最大?;氖焙?,石影小队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这时候,冲过来的丧尸群里面响起了一声惊天嘶吼。

    这一声嘶吼充满了威压,让城门内外的许多普通幸存者都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江流石眉心一皱,变异丧尸?!

    他面对过不只一只变异丧尸,他清楚这种强大的丧尸给人的那种巨大压力,光是吼叫声就能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他循声望去,赫然发现在丧尸最密集的地方,正站着一只高大光头丧尸。

    它在仰天嘶吼,瞳孔里弥补丝丝缕缕的红色血线。

    这丧尸不知道遭遇了什么,浑身插满了一根根的钢筋,密密麻麻分布全身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钢铁刺猬。

    这样的丧尸就更难杀死,近距离内,它浑身钢筋都是武器,同样也是某种防御。

    此刻变异丧尸大半边身躯都在水下,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惹得暴怒。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它不断向水下拍打,带着钢筋一起重重扎了下去,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自重极沉,还能靠推水就在水中移动,这变异丧尸的力量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一会儿,水面就被鲜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水蛇浑身被撕得血肉淋漓,身上出现了一个个密密麻麻跟蜂窝似的伤口,雪白的肚皮翻在了水上死去。

    变异水怪?

    这种东西果然出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