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看大门……门开了!”

    城墙墙根下,有女人发现了城门打开的情况,立刻激动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幸存者喜极而泣,连滚带爬的争相恐后向门里面涌去。

    雾水县城墙铁门的打开,无疑一下给很多人都注入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即便是几天没有吃饭,骨瘦如柴的身体也用出了不少力气,跌跌撞撞的向铁门赶。

    江流石眉头微皱,在人群后面,就是陆续追赶来的丧尸。

    原本丧尸群被铁丝网,还有废旧汽车以及手拿武器的幸存者阻拦,没有追赶得那么快。

    但现在,原本阻拦丧尸的那些幸存者,都跟着冲向城门,丢下丧尸不管。

    丧尸追赶的速度一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挤我,让我先进去,我有力气能干活!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**着上身的男人,将前面拦住了去路的女人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那女人一倒地,迅速被后面不断赶来的人群淹没,一双双满是泥水的鞋子从她脸上、小腹上踩踏过去。

    瘦削的可怜女人在地上挣扎了几下,想要爬起来,结果又被接踵而至的脚踩住脸,压进了泥水里。

    一脚、两脚……女人嘴里不断吐出血沫,瞳孔逐渐扩散……

    那男人没有理会被他踹倒的女人,迅速向前面冲去,眼看接近了城门,他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即将冲进城门的瞬间,啪的一声枪响,他脑壳已被一枪掀翻,血流喷溅,整个人向后面倒去,重重地跌落在了泥浆里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枪声,以及那倒下去的死人,让一群涌向城门的幸存者脚步迟滞了下。

    开枪的自然是江流石,他看到那男人的行为,却已经来不及救下那女人了。而这个男人作为凶手,当然该死!

    “老弱病残先进,其他人在后面!”香雪海冷冷地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只有铁血手段才能够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幸存者身后可是跟着丧尸,如果让他们胡乱冲,极可能丧尸追上人群,甚至进入到城门之中。

    香雪??刹幌胝庋氖虑榉⑸?。

    刚才有些混乱的人群,顿时恢复了一些秩序,许多女人、老人,还有小孩纷纷进入城门。

    “来,孩子,我们不用死了?!蹦抢贤反潘镒?,原本在后面根本挤不过去,现在总算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他连忙抱起孙子,朝城门内而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心如死灰,转眼间,又得到了生存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那些还有战斗力的幸存者,看着地上的男子尸体,不得不重新拿起武器,跟追赶过来的丧尸厮杀在一起,将许多丧尸都阻在了铁丝网外。

    这时候,更远的地方,几辆重卡车跟越野车轰隆隆的冲向城门。

    “让开,都给老子让开,别拦我们野人小队的路!”

    最前方开道的重卡上,一个莫西干头的壮汉嚣张大叫,将车向人群中央冲去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会管其他幸存者的死活,能迅速进城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啪啪啪,高速奔驰的重卡,一连撞翻了几个丧尸,同时也撞翻了在前面奔跑的幸存者,直接撞飞出十几米,倒地吐血。

    这些轰隆的重型卡车,引起了前方刚刚恢复了一点秩序的人群的混乱。

    哒哒!

    嘈杂中响起了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那大汉所在的重型卡车,轰隆一声油箱爆炸。

    爆燃的油料将大卡车都卷入了火舌之中,几个大轮胎接连爆炸,黑色的浓烟蹿上了几十米的高空。

    所有坐在车内的野人小队成员,都在烈火中惨嚎不已。

    卡车一旦起火,他们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里面的十几个野人小队队员,瞬间被火焰包围,惨嚎几声就倒在通红燃烧的车体上。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声,让后面的重卡还有越野车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娘的,有狙击手!”

    应豪森听到了枪响,而且油箱不可能突然爆炸,一定是有人用枪打爆的。

    要打爆油箱,也不是随便放一枪就能做到的,那样顶多让油箱漏油,不会爆炸,没点眼力和准头,还有判断力,都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他就听到那两声枪响,油箱就爆炸了,一次弄死了他十几个人!

    不管是打爆油箱,还是刚才前方的那辆被打爆了轮胎的重卡,应该都是那个潜伏的狙击手做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应豪森,我是雾水县的香雪海。我现在命令你们野人小队,为其他的普通幸存者断后,拦住过来的丧尸。现在想要进城,就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,不然就别想进城了!”香雪海的声音,骤然在野人小队前方响起。

    即便是暴风雨,也不能阻止这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应豪森脸色一变,什么?香雪海这小贱人让他野人小队断后?帮一群毫无价值的普通幸存者断后?

    这不是让他去做炮灰吗?

    如果断后,一定会面对丧尸大军,还有水里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野人小队现在已经伤亡了不少,让他继续消耗下去,队员死得多了,他绝对不划算。

    更何况,应豪森可不觉得自己的实力会比香雪海差,香雪海只是仗着有这个城门而已。

    想要让他野人小队当炮灰,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别管其他的,向前面冲,趁着铁门还开着赶紧冲进城里!海东,你干掉那个潜伏的狙击手!”应豪森将牙一咬,低声狂吼道。

    人死鸟朝天,香雪海想要消耗他,他就跟香雪海拼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每天到处流窜抢劫的幸存者队伍,能活到现在,骨子里根本就有疯狂的因子。

    应豪森的话,在野人小队里绝对是一言九鼎。

    即便明知对面有狙击手潜伏,其他越野车、重卡上的司机依旧咬着牙,向前面疯狂冲去。

    不冲,他们也要死。而留在后面断后?那也是等死!

    “找死!江队长,请干掉最前面的车!”城墙上的缝隙里,香雪海发现应豪森的车队重新向铁门气势汹汹的冲锋过来,银牙咬紧,杀心大起!

    不用她说,江流石早就准备好了,八一杠瞄准了其中一辆重卡车。

    应豪森的车队,重卡车一旦冲刺起来,重大的势能下就是一路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刚刚瞄准了最面前的一辆重卡。

    忽然他心起警兆,眼睛余光骤然瞄到城外距离应豪森他们车队的十几米处,一处废弃的汽车堆里,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
    枪口伸出的地方很小,依旧被江流石的眼角余光瞥到。

    江流石进化出的脑域神经,可不是开玩笑的东西。

    普通人的视野角度,通常是120度,双眼的水平视角,最大能达到188度,但是当注意力集中时,就只有五分之一,大概是25度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只要开启了脑域异能,他在高度注意力集中的情况下,依然能够囊括180度的水平视角。

    在视野范围内,几乎任何动静都能被他视野察觉到。

    他的目力跟鹰隼一样,一些细节的地方甚至比鹰隼还强,因为那些东西,在他眼里都是放慢的镜头,可以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而且江流石的大脑反射神经十分敏捷,加上强化了敏捷之后,完全跟得上他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在那远处的废弃汽车堆里的枪口伸出来的瞬间,江流石立刻往旁边一跃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他刚才所在的那处城墙缝隙,直接被洞穿了一个大洞。如果打在人的身上,估计半边身体就没了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“狙击手?”江流石脑海里顿时冒出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个白天曾在路上见过的,坐在野人小队车队的悍马h6车顶上,气质很阴沉的黑发青年。

    之前杀了那些护城队员的人,应该也是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