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风暴雨中,一辆中巴车在逼仄的街道上快速奔驰。

    基地车在江流石和影的配合操纵下,像是一条游鱼般灵活,迅速的逼近了城门。

    还没下车,江流石就听到了城门外那惊悚的嘶吼声,还有惨叫声。

    城门附近的幸存者都在纷纷逃亡,被丧尸来袭的场面吓得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江流石跟香雪海连忙打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这时候都拿了一把96式霰弹枪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面对丧尸,况且是攻城战中,经常都会涉及到近距离战斗。

    霰弹枪这种近距离内的大杀器,无疑比其他的枪好。

    雾水县的城门,已经堆积满了一堆堆的沙包。

    这些沙包原本是准备用来抗洪防汛的,现在已用在了堵城门上。

    紧闭的城墙铁门,此刻漆黑之中带着一片诡异的赤红色,显然是被烈火烧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幸亏铁门很厚实,没有被烧垮。

    城门上空,浓浓的黑烟缭绕,惨叫声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城内的幸存者正在往城门方向吃力的搬运沙包,不断堵住城门。

    江流石走了没几步,耳边飘来熟悉的香味,扭头一看就看到了江竹影的靓影。

    他顿时无语,这个妹妹对战斗总是有一种特别的狂热,她现在两只手还裹得跟木乃伊一样,连特制的长刀都不能拿,还跟过来战斗,实在叫人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竹影,你怎么跟过来了?赶紧回去,你伤还没好!”

    “哥,这大风大雨,刚好方便我电流导电嘛,你懂的?!苯裼巴铝送律嗤?,眼皮一抬,滋滋的蓝色电流骤然在她手心出现。

    她手臂还没有完全康复,不能剧烈行动,但只是动动手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有变异丧尸,你还是行动不便,不然就跟在我们身后,作为后援,然后?;ず贸的诘睦钣晷?、冉惜玉她们?!苯魇?,想要完全让这宝贝妹妹听话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让妹妹待在自己身后,给她分配一点任务。

    “嗯,好嘛?!苯裼暗懔说阃?。反正对她来说,能不闲着就行。她也看出形势严峻,想帮点忙。

    哒!

    暴风雨中,江流石耳朵捕捉到一声不同寻常的枪响。

    狙击枪?!

    许多老兵都能听出不同枪支射击声音的区别,江流石经常使用狙击枪,加上脑域发达,不知不觉中,他也能分辨出狙击枪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他头顶上的城墙上,忽然有个护城队队员猛地倒飞了下来,重重地摔在了泥浆里,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得清楚,这护城队队员的身体血肉模糊,上半身半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是大口径狙击枪才能造成的威力。

    有的大口径狙击枪,甚至是用穿甲弹,直接能将人射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小心,有狙击手!”江流石冲香雪海做了个手势,示警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狙击手……她这边就有江流石这个可怕的枪手,自然知道一名狙击手正对着城门这边攻击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城墙下方已经有了好几具这样的护城队队员尸体,都是一击毙命,身上有巨大的贯穿伤口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有狙击手,说明这城门外的幸存者小队,绝对有精英级别的存在,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此刻城墙上,一些护城队队员根本不敢爬起来了,都躲在后面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不敢离去,这个时候城门如果没有守住,迎接他们的不仅是香雪海的严厉惩罚,还会面对丧尸大军的入侵。

    他们当中的一些人,原本就是本地人,现在甚至还有亲人在雾水县城里面。

    “冉惜玉,看看能不能帮忙找出那个狙击手的位置?!苯魇谀院V兴档?。

    “江哥放心,只要他露头,我就帮你找出来?!比较в裼Φ?。

    说话间,基地车已开到了城门附近。

    江流石跟香雪海已爬上了城头,找了一个隐蔽的缺口位置,向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城门外面,无比的混乱,是地狱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城门底下,熊熊的大火在燃烧,一辆重卡已被烧成了废铁。

    但火焰不远处,就是滚滚滔滔的洪水。

    城门外的洪水,已经比不久前进来的时候更加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洪水已蔓延过了雾水县最外围的那一道人工堆垒起来的高坎。

    洪水靠近县城附近的水流,完全是一片暗红色的,地上躺着一具具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些尸体是被洪水淹死,还有一些肢体残缺,上面趴着满脸是血的丧尸,在拼命啃噬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的丧尸已经将城门外包围。

    在更远的地方,泛着白色泡沫的浑黄洪水上面,还飘着一个个丧尸。

    这些丧尸竟是头朝上,身体朝下的在水中漂浮着。

    一些丧尸还趴在漂浮的家具等东西上面,向雾水县连连嘶吼。

    一些丧尸,直接被水流冲击向了雾水县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彻底淹死这些家伙?”江流石心中悚然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发现这些没有智力的丧尸,却有一定的生存本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眼睛一凝,看到了那一群野狗。

    其中那个额头中间长出了尖角的变异野狗首领,同样在城外啃咬着一些幸存者尸体。

    正是他曾经逃出杨锋的基地路上,在一处村庄碰到的野狗群。

    这些野狗当时正被一只巨大的变异水蛇追杀。

    它们出现在了城外,那么那水怪……

    江流石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铁丝网内,已经钻进了大量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他们靠着地上废弃的汽车、轮胎,还有各种垒起来沟壑,手持武器,正在小股、小股抱团的跟丧尸奋力搏斗。

    有一些障碍物的存在,丧尸一时间并不能侵入,张着血盆大口在外面嘶吼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能够搏斗的幸存者,都是有些战斗力的普通人,或者是普通的异能者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比较强的幸存者小队抱团,依靠四周的废弃汽车,向外面射击,拿刀跟闯入的丧尸厮杀。

    但那些毫无战斗力的幸存者,如一些抱着小孩的女性,还有密密麻麻站在城门附近哀嚎的儿童、老人。他们原本都是其他幸存者势力、营地的,现在洪水来了,他们从相对安全的地带被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高大的城墙,眼神绝望。

    紧闭的城门,隔断了生与死的界限。

    “开门,我求求你们开门,行行好吧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!我还有个孩子??!雾水县的大哥大姐们,我有力气,我能干活,让我进去吧!”

    许多人对着城门方向跪了下来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人的尊严显得那么的卑微。

    “娃,也好。死了好啊,死了你就能见你父母了,不用挨饿了。爷爷只能带你到这了?!比绷艘惶醺觳驳睦险?,无力的靠着城墙根,慈爱的抚摸着满头泥水,懵懵懂懂的孙儿头发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想死……”那孙儿年纪虽小,但依稀听懂了老者的话,流泪嘟哝着,“我还想喝可乐……”

    江流石趴在城墙上的一处豁口缝隙里,任凭冰冷暴雨在头上噼啪洒落,听到城墙根下面爷孙的对话,心情异常沉重。

    身边传来一声叹息,他侧头看去,发现香雪海的目光里有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“这种世道,什么时候才会结束?”香雪海幽幽的低声道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似自言自语,又似在问江流石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,心中却是有某种情绪在涌动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嘴,拿出背后的八一杠,黑洞洞的枪口探出,继续死死紧盯前方,神情瞬间专注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香雪海,老子是野人小队应豪森,你再不开门,我就继续炸你的城门!到时候丧尸进来,一起死!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冲城门方向大吼。

    只见城外三十米外,那已靠近洪水的地方,同样有一大股幸存者小队,正在跟外面的丧尸厮杀。

    他们将一辆辆重卡、越野车当成了城墙般的防御,配合轮胎和其他杂物,构筑成了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外围,丧尸的尸体已经堆垒得有一米多高。

    同样的有许多精锐幸存者队员,惨死在丧尸口中。

    在他们汽车围墙的内部,已是堆积了许多弹壳,还有各种砍得卷刃的刀具。

    这群幸存者精英小队当中,有个人浑身蒸发着滚滚的热力,正在丧尸群里奋力厮杀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应豪森,只是现在的应豪森,浑身皮肤赤红,到处都是血迹,很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只要抓住一只丧尸,那丧尸就会立刻浑身发红,像是被蒸熟了一般,最后浑身冒烟蹿火而死。

    应豪森现在是疯狂了,他的异能力是能够燃烧他接触到的物体,以及生物的脂肪,这种异能十分诡异,但对他的身体消耗也很巨大。

    他已经苦苦战斗了几个小时,已经吃不消了,偏偏雾水县的城门死都不开,让他暴怒。

    城门方向,依旧城门紧闭,没有人回应应豪森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样下去不行,我们要一口气将城墙冲开。现在不仅仅是有丧尸,水里面也有怪东西!”旁边有队员冲应豪森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叫个屁!老子能不知道?!”应豪森将一个丧尸烧掉,喘着粗气,忽然他大步流星向汽车围墙的圈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个圈子附近,还躲藏着许多普通幸存者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伙普通幸存者,都是些普通人,根本没有什么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一个营养不良的瘦削男人提起来:“去开大卡车,撞门去!”

    那男人顿时面色死灰,刚才一个男人就是被逼着去开重卡冲击城门,现在已烧成了焦炭。

    “别抓我老公,求求你了?!币桓雠嘶忱锉ё藕⒆?,抓住应豪森的腿,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应豪森狞笑一声,一脚将那女人跟孩子踢出几米远。

    女人惨叫一声,倒在血泥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去,你女人死,你孩子也要死!”应豪森忽然拔出枪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地上的女人,对手中的瘦削男人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……我去,不要杀他们!”

    那男人脸色绝望,他哆哆嗦嗦地爬上了准备好的一辆重卡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江流石跟香雪??锤稣?。

    虽然一片混乱中,他们没听清楚应豪森究竟跟那对可怜的幸存者夫妻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应豪森拿枪威胁,踢飞女人的动作,他们看得一清二楚,也知道了应豪森的伎俩。

    “这狗东西!”香雪海脸色冰冷,眼睛有杀意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我建议开城门?!苯魇鋈坏?。

    香雪?;肷硪徽?,惊讶的看向江流石:“你知道开城门的后果吗?如果被那些丧尸冲进来的话,到时候可不止死这么些人?!?br />
    老实说,香雪海也不是那种极度自私自利的人。

    在她的管理下,雾水县这片附近的幸存者,虽然也不是生活得十分幸福,但至少相对很安全了,被虐待的可能性也降低了很多。至少被香雪海发现的,都严肃处理了。

    在苏北这片没有正规军方,没有任何规则的混乱区域,雾水县已经算得上是普通幸存者最安全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要想真正安全,那只有申城安全区这类,有着好几万,甚至十多万军队坐镇的地方,才有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香雪海心里面也想要救城外的幸存者,但是如果没有丧尸还好说,现在不仅有丧尸,还有变异兽率领的野狗,都进来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城门开启一段时间,能进来多少是多少。我可以保证,石影小队在城门开启的这段时间,不会让丧尸和变异兽冲进来!”江流石沉声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江流石的神色依旧很淡然。

    丧尸横行的末世,江流石不是随意大发慈悲心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此刻的实力依旧不足,对于许多普通幸存者来说,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强者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做一些强者能做的事情,他可以杀人,也可以让这些幸存者进来,?;に腔钕吕?。

    江流石话音一落,探出城墙头缝隙的八一杠,对准开动的重卡,啪啪啪啪。

    在混乱的暴雨之中,枪声显得那么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旋即,本来向城门狂冲过来的重卡忽然速度慢了下去,摇摇晃晃的走了几下彻底趴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应豪森暴怒。

    “老大,车胎被人射爆了!”有个手下去前面检查了重卡,冲应豪森紧张报告。

    被人射爆了?

    香雪海的人干的!

    应豪森立刻就想破口大骂,但是接着,让他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那紧闭的厚实铁门,嗡嗡嗡的向两边开启了!

    这怎么回事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