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香老板,这是你包养的小白脸?小子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?!笨镏性宦乃治杖?,骨骼咯嘣作响,威胁着江流石。

    其实江流石一走进来,他就注意到了这个跟香雪海并肩走进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江流石身上,没有感应到什么强大的异能量波动,就自动无视了江流石。

    现在江流石这么语带挑衅的说话,香雪?;共蛔柚?,显然这年轻人在香雪海的队伍里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在末世,一个没有能力的普通幸存者能有什么话语权?

    一只小兔子突然挑衅一群老虎,大概就是这些幸存者老大的感受。

    大厅内许多幸存者队伍老大,这时候都对江流石很不爽,杀气腾腾盯着江流石。

    他们要跟香雪海撕破脸,索性先拿江流石开刀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死,香雪海说不定能清醒一点,乖乖的放低姿态,跟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动手,江流石却先动了。

    他手中骤然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54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向匡中原。

    江流石拔枪动作快如闪电,匡中原反应过来,眼睛骤然瞪大,一股强烈的生死?;?,一下子将他笼罩。

    他刚有动作,只听到啪啪啪三声枪响在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匡中原瞬间心一抖,只觉得魂儿都被从身上抽离了。

    三股火辣辣的热力贴着他头皮过去,刮喇得头皮隐隐作痛,还有一些木头碎屑,飞溅在他脸上,脖子上。

    蹬蹬蹬。

    惊吓之下匡中原连连后退几步,幸亏身边带着的几个精锐手下将他一把扶住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江流石拔枪、开枪的一系列动作,迅雷不及掩耳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众人一震,他们都没想到江流石会突然开枪,还是这么快的枪。

    匡中原这时候已经发现,自己两边头皮还有头顶的一溜头发,都被枪火削去,一些毛发被烧焦。

    原本茂密的头发,被削成了三股分叉的鸡窝头,别提多狼狈。

    还有鲜血,从这三股分叉中流出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清醒了过来,一些人纷纷拔枪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是数声枪响。

    地上顿时啪啪啪的掉落了一地的枪支。

    刚才掏出枪的人,拿枪的手鲜血飞溅,痛苦呻吟。

    反观对面的江流石,他手中又鬼使神差的多出了一把54手枪。

    两只黑洞洞的枪口,对准了两个方向的人群。

    刚才他就是双枪同开,360度无死角的照顾到了每一个想要拿枪的人。

    惊人的枪技,顿时震慑了大厅里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附近楼房里埋伏的幸存者小队,也没人敢开枪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的眼中,只是看到了江流石在很随意的摆动手臂,目光根本没有照顾到手枪对着的敌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很随意的开枪,却每一枪都精准的点到了敌人拿枪的手,简直像是全身上下都长了眼睛一样。

    这份精准、这份迅疾、这神乎其神的枪术视野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每个人心里都升腾起一种感觉,只要真的举枪对着江流石射击,他们就会被爆头。

    即便在座有许多异能者,面对江流石这样的枪技,依旧内心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,你什么意思?”匡中原忍不住怒道。

    他脸上火辣辣的,大庭广众之下被江流石用枪法羞辱,简直让他肺都气炸了。

    崩、崩。

    匡中原身躯急剧膨胀,身上的衣服扣子纷纷被崩开。

    一会儿,他全身长出了毛茸茸的毛发,活脱脱像是一头巨大的灰熊现世。

    江流石个头也算比较高了,但也只到他腹部??镏性耸逼票迫?。

    “是变异系异能者?!甭蘅〗蜕档?。

    变异系异能者大多数都是变异出了类似于野兽的血脉,是异能者中很普遍的一种变异,通常都力大无穷,防御力和生命力都很强。

    匡中原巨大化的身躯,在这种逼仄的环境中,形成了很强的视觉压迫力。

    普通人如果近距离面对一头熊,就已经感觉到浑身发软,而匡中原变异后,比真正的熊还要强壮几圈。

    很明显,匡中原的变异很强,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双瞳赤红。

    香雪海眼睛凌厉起来,她周围骤然多出了一股股狂风。

    狂风中出现了无数细小的风刃。

    其他人脸色都不好,目光扫向了楼外的那些幸存者队员,只要一个不对劲,立刻开打!

    罗俊江这边的人,也都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守在大街上的雾水县护城队队员,已经跟大街上的外来幸存者小队隔着一条街对峙。

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那个精神矍铄,眼睛幽幽发蓝的囚老,就站在江流石对面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好枪法。香雪海有你这样的枪手,难怪这么有底气。大家都不要冲动,既然是来谈事情,那我们就好好谈?!鼻衾现沼诳诹?,慢吞吞道。

    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囚老是如何动的,只是感觉他人一闪,就已来到了香雪海跟匡中原的中间,高大的身躯将两个人的对峙阻隔。

    江流石目光一闪,他却是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刚才囚老其实一瞬间,有几个很隐秘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隐秘动作因为囚老速度够快,一般人的普通视觉都勉强跟上他的速度,只能看到一闪而逝的残影。

    囚老刚才以腰带胯、双腿成弓行,在地面上急速点了几下,步伐十分古怪,但速度却很快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鬼?”江流石内心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古怪的异能者,估计是懂得什么搏击之术,或者是泰拳之类的,而且这囚老的瞬间爆发力远超常人。

    异能加上技巧,这囚老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然间,从远方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香雪海神色微微一变,冲到了栏杆,透过暴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。

    那爆炸声音传来的方向,就是雾水县紧闭的城门!

    那是个很敏感的位置,如果城门有失,幸存者涌入还是小事,毕竟可控。

    万一大量的丧尸、变异兽跟着进来,那事情就非常麻烦!

    “江哥,城门方向有大量的精神能量波动,有个精神波动很强烈,像是变异丧尸……”江流石脑海里响起了冉惜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冉惜玉跟江竹影还有李雨欣他们,此刻都跟着影留在了基地车内。

    身为精神系异能者,冉惜玉一直都在监控着附近的精神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她观察周围的情况,江流石根本不担心其他人的偷袭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怔,他自然相信冉惜玉的判断。

    变异丧尸吗?

    江流石见识过这种变异丧尸的厉害,如果让变异丧尸进城,那雾水县就真的很危险了。

    这种丧尸最恐怖的还不是它的能力,而是这种丧尸能够指挥其他丧尸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我刚接到消息,城门附近出现了变异丧尸,我们要赶紧过去,守住城门!”江流石冲香雪海沉声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脸色郑重起来,变异丧尸?

    她绝对相信江流石的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时候,城门方向再次有了一声激烈爆炸。

    在昏沉的暴雨中,那远方燃烧起的熊熊火光,依旧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油箱爆炸!”从火光上腾起的滚滚黑烟中,江流石迅速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黑烟跟火光,连暴雨都扑不灭,可见绝对是油料一类的燃烧形成的剧烈高温。

    好几只车轮胎,也在接连发生爆炸,在冲击波中被抛上高空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不好了!有大量的丧尸攻城,最前面还有一个幸存者小队用卡车撞击城门,非要我们开门!现在城门发生了爆炸,兄弟们用大量的沙包堵住了,不过快要坚持不住了!”一个瘦削的护城队队员,浑身是水的狼狈冲进来冲香雪海的急促的报道。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惊恐之色,可见城门的状况绝不乐观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开城门,那丧尸也会跟着蜂拥而进。但城门外那些幸存者为了活命,也会拼命冲击城门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我们赶紧过去!”事情紧急,香雪海神情郑重的冲江流石道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让那些丧尸冲进来。

    不然本来就混乱的雾水县,会变成血色地狱。

    江流石当然也不愿意雾水县被丧尸攻陷,比起外面,城内还是安全多了。现在到处都是水,如果雾水县沦陷,对江流石来说是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不去?丧尸如果进来,你们也没好果子吃!我只会保我的人!”香雪海临走,目光从一干外来的精英幸存者小队队长脸上扫过,提醒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等人一离开秦楼,剩下的幸存者精英小队队长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来,他们跟雾水县是唇亡齿寒的关系,这个县城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现在四面洪水,除了这里,附近没有什么能够躲避丧尸的地方。

    特别是刚才香雪海的话里还提起过,似乎有变异丧尸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可都是跟变异丧尸打过交道,知道这种丧尸的变态。

    “囚老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慌乱之下,所有人目光齐刷刷聚焦到囚老身上。

    “囚老,香雪海说他们杀了杨锋,我看这应该是真的……这种事情撒不了慌,如果他们的实力能干掉杨锋,香雪?;褂心歉鏊G沟哪昵崛司院芪O??!笨镏性鋈坏?。

    他对江流石的枪法印象深刻,已对江流石有了很深的杀机。

    匡中原的话音一落,其他幸存者小队队长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错,香雪海这些人不能留。如果能杀掉杨锋,他们就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也不能让丧尸进来,我们的老本都带到这里了?!?br />
    囚老脸色沉静,低垂的眼皮里闪过一丝精芒,嘴里淡淡道:“去,我们一定要去。不过至于打不打丧尸,怎么打,我们都要看局势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