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水县的街道,拥挤而狭窄。

    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幸存者挤在街道的屋檐下,手里都拿着锄头等工具,捏着杂粮混合的大饼,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幸存者,只要还能站起来,就必须出去劳动,坚固城墙、布置防御工事。

    雾水县现在根本不会养闲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还有大量的人没有吃的。

    许多人就躺在倾颓的店铺里躲雨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些受伤、失去劳动力的人,徒劳的在浑浊的雨水中无力躺着,麻木的看着那些吃饼的幸存者,等待死亡降临。

    罗俊江领着一大群城卫队的人,手里拿着枪支、还有砍刀、铁棍、钢筋等简陋武器,跟在几辆越野车后面,向秦楼而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还有香雪海,就坐在中巴车里,走在队伍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虽然道路逼仄,不方便中巴车通行。但是江流石现在吸取了教训,只要能够让基地车跟着,就一定让它跟上。

    雾水县形势复杂,半点马虎不得,况且石影小队现在人员有受伤的情况,江竹影这种主力双手受损,战斗力比不上从前。

    当然更要依靠基地车作为后续保障。

    “来了,嘻嘻,搞了个破车子压场面,香雪海现在这么穷了吗?”

    秦楼上,七支精英幸存者小队队长都已齐聚。

    那个马脸匡中原,靠在雕刻着精美江南水乡纹饰的栏杆上,居高临下,看着暴雨中前进的中巴车,目光里都有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还硬要开一辆破中巴车进来,搞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等香雪海一行人从中巴车里出来,走进了秦楼,这些人才陆续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,将最后一个角落的位置空缺了出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走在香雪海身边,一言不发,一路上仔细观察周围状况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的房间里,看清楚里面的情形,他心中不禁冷笑。

    房间正中央摆放了一张长桌,长桌两边以及主位上都坐着人,只有东北角的小角落还留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在那里,破损的天花板还不停的流淌着水滴,位置偏僻又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香雪海进去之后,袁宏亮等人一个个老神在在,仿佛没有看到香雪海进来。

    有的人拿出一把步枪仔细擦拭,有的抱着女人轻浮亵玩。

    罗俊江也在旁边,他一看到这一幕,顿时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九猴子,你怎么搞的?不是让你安排宴席的吗?怎么让香老板……坐那里?”罗俊江一把将门口处的一个瘦削中年人抓了过来,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这次宴席的事情,他就是交给中年人九猴子负责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我安排的,可这些老大提前来了一步,根本不按照我说的位子坐……东北角原本也没有那个位置,是他们把最后一条座椅丢到那里!”九猴子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他是安排的香雪海坐主席位置,可七个外来精英生存者小队的队长提前过来,将好位置全部霸占了,还故意把犄角旮旯留给香雪海。

    这些人对他来说,是惹不起的凶人,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罗俊江顿时明白过来,这些外来的幸存者小队,欺人太甚了!

    香雪海神情平静,脚下蹬着高跟鞋,缓步走到长桌面前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的时候,匡中原一边揉捏着怀中的女人,一边嘲弄的目光偷偷打量她全身。

    其他幸存者小队队长,也都暗中观察香雪海,想要看她笑话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,不管香雪海坐还是不坐,都很尴尬。

    香雪海今天是一身黑色劲装,腰间束了一条红色腰带,整个身段勾勒得凹凸有致,英姿飒爽中又有一股独特的女人味。

    她修长紧绷的大腿忽然高高抬起,朝着桌上劈下!

    身为异能者,香雪海的身体素质自然不同凡响,加上异能,这一脚力量非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长腿重重劈在硬木红桌上,整张桌子瞬间在她势大力沉的一腿之下轰然四分五裂!

    木屑飞溅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人都惊得纷纷站起来,警惕的盯着香雪海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你这是要干嘛?”香雪海旁边的秦矮子躲闪不及,灰头土脸的溅了一脸的木屑,看着香雪海神情十分不爽,同时有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你不是找我们谈事的吗?你这种态度,是挑衅我们?”有个虎背熊腰的高大汉子站起来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其他幸存者小队队长,看向香雪海的目光,一个个颇为不善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你们谈事。不过你们好像忘了,这里是我香雪海的地盘。是龙给我盘着,是虎,今天要给我卧着!”香雪海一字一顿,每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你今天让我带话,我可是把话都带给各位老大了。各位老大也都来了。如果你这摆的是鸿门宴,嘿嘿,我们的人也不是怕事的?!痹炅敛唤舨宦恼酒鹄?。

    现在桌子都碎了,大家都弄得灰头土脸,根本没办法坐。

    其他小队队长都纷纷站起来,一个个面色不善,冲着香雪海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他们的原计划中,就是要今晚血洗了香雪海的人。现在香雪海不识相,正好让他们撕破脸。

    在昔日,秦楼这里是县城的中心地带。

    秦楼本来就是仿古的中式酒店,四面都是木头窗户。

    现在木头窗户都洞开,可以看到对面的一栋栋建筑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秦楼周围的楼房里,都站了黑压压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些人原本都潜伏着,此刻看到了秦楼里面的动静,都纷纷站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占据了包围住秦楼的几栋楼房,手里面拿着各色武器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许多人手上都拿着钩索,只要有动静,他们马上能够甩出钩索,迅速侵入秦楼。

    在楼下的马路上,一阵喧嚣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人马都涌上了街头。

    罗俊江一直是守在门口,这时候已看清楚了街道上的情况,脸色微变,连忙走过来在香雪海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香雪海冷笑一声,看来袁宏亮这些人内心早就有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我们这么多人。你觉得雾水县现在谁说了算?就算是杨锋带着人马过来,也要给我们三分薄面!”匡中原很得意的站起来,将身边的女人一把推开,**裸的目光上下打量香雪海。

    “杨锋?你们想让一个死人给你们留三分面子?”江流石在一旁忽然冷冷道。

    啥?死人?

    杨锋死了?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先是一愣,继而目光齐刷刷凝到了江流石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