咔——嚓!

    忽然一道耀眼闪电,从明亮的天空上划过。

    闷雷滚滚响起。

    远方的天际,隐约可见乌云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拂着几片落叶袭过,吹得衣服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又要下雨了?!彼锊翁房刺?,眼睛里有几分忧色。

    现在大水还在上涨,如果这雨继续这么下下去,恐怕结果会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“这雨要是还不停,以后往我们雾水县来的人会越来越多?!甭蘅〗屏送票橇荷系难劬?,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现在每天都有幸存者冲击雾水县的城门,虽然凭借一些铁血手段能够震慑一时,但在洪水的逼迫下,人们总是会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现在雾水县的城门、城墙,还有巡逻队都是二十四小时巡视,就是防止有人偷偷潜入。

    狂风吹散香雪海的如瀑黑发,她将发丝仔细拢到耳根。

    她举手投足间,都散发着女人魅力,就连拢头发的风姿,都让旁边的罗俊江看得一呆。

    “现在县城里的状况如何?”香雪海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城里的状况……形势严峻?!北幌阊┖U饷匆晃?,罗俊江回过神来,脸上闪过一丝愧色,赶紧将一五一十将现在雾水县的状况仔仔细细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雾水县现在的情况,只能用“糟糕”两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县城里的人太多了!

    原本县城里面的幸存者,加上香雪海的队伍,以及一些流动过来交易的幸存者商队,不过几千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大洪水一来,从四面八方就涌来了很多人,一些原本只是来雾水县交易的幸存者队伍也没有离开,直接驻扎在县城。

    等罗俊江反应过来后,关闭城门时,县城已经有从前三倍的人口,接近一万人。

    这一万人都要吃饭,仅凭县城这点存量那绝对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而且人一多就混乱,为了争抢食物、武器而产生的各种厮杀不断。

    罗俊江带着人镇压了几次,依旧是很混乱的状态。

    后来又来了六七支外来的精英幸存者队伍。

    这些队伍都带了百来人左右,更强的有三四百人,都是附近七大县的一方巨擘。

    每个队伍里面,都有很强大的异能者,其中有几人的名气根本不逊色于香雪海。

    罗俊江仅凭雾水县的一些人马,不敢随意跟这些人发生冲突,只能让他们乖乖进城。

    他们进来了之后,雾水县的局势就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原本雾水县的护城队队员,有的人直接叛变了,还有的人已经叛变,却卧底在了护城队里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雾水县原本香雪海的一票手下,都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甚至连本来属于香雪海这一方的食物,都被这些精英幸存者小队,假惺惺的用几条破枪,硬生生强行买了一些去。

    如果香雪海再回来晚一点,说不定连他们的存储资源仓库都要被霸占。

    因为罗俊江今天一大早,就接到手下的报告,有其他幸存者小队正在附近观察他们的仓库地形,吓得罗俊江将大部分的护城队队员,都调去了仓库守卫。

    那可是现在香雪海的命根子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所有石影小队进来之后,都很少看到香雪海的手下,因为大部分都去守仓库了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我插一句话。如果你真要给我们报酬,不如就用食物、汽油还有水上交通工具交换,我车里面需要补充一些物资资源?!痹谂员咛怕蘅〗不暗慕魇?,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从星?;爻浅龇⒌剿毡敝?,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补充。虽然里面的物资依旧充足,但是江流石可以预见,这一场大水之后,在苏北,暂时是找不到什么地方补充了。

    当然,汽油、柴油等燃料资源就更是抢手货。

    上次对付杨锋,开启过一次燃油型火焰喷射器,油料消耗很大,都需要补充。

    至于水上交通工具,这是江流石对目前形势的一个判断。

    这大水茫茫的,万一有什么事情,还是那冲锋舟等东西来得便利,基地车毕竟不能长时间下水。

    罗俊江眼皮直跳,江流石说的这些东西,目前可正是雾水县的紧缺货,十分珍贵。

    “行,你要的东西列个清单给罗俊江?!泵幌氲较阊┖J炙斓囊豢诖鹩?。

    对于香雪海来说,目前的石影小队才是重中之重。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忙,别说仓库,恐怕连她性命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好?!苯魇愕阃?,跟香雪海这种果断的女人合作无疑很愉快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选择帮香雪海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罗俊江脸色有些发苦,食物、汽油这些东西还好说,水上交通工具是什么鬼?他们仓库里没这东西的存货啊,不过香老板已经答应江流石了,只能到处去搜罗一下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忽然城墙外面响起了引擎的嚣张轰鸣声。

    “开门、开门,慢一点老子的枪打爆你的头!”

    嚷嚷声音传来,守着铁门的雾水县护城队队员,慌忙将紧闭的铁门再次拉开。

    十几辆改装过的摩托车呼啸着开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摩托车后面插着灰色巨熊旗帜,旗帜上面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一些铁链跟摩托车货架挂在一起,哐当作响,铁链上拖着一些动物尸体和各色杂物。

    上面的摩托车手脸上都纹着刺青,目光桀骜,嘴里面嚯嚯的怪叫着冲了进来,在香雪海等人身边疾驰而过,留下一地飞扬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这是嘉鸾县的巨熊小队飞车党,刚劫掠回来?!甭蘅〗纪反笾?,跟香雪海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还出去劫掠,不知死活!”香雪海脸色不好看。

    其实她最不爽的是,这些外来的幸存者小队成员,太没礼貌了,居然随意呵斥雾水县护城队的人。

    简直目中无人!

    这只是冰山一角,可想而知,这帮人现在在雾水县都是何等嚣张。

    目光缓缓从飞车党的背影挪开,香雪海脸色稍缓,转身向江流石道:“江队长,先让罗俊江领你们去休息。这一路过来,大家都累了。你要的东西,我会让罗俊江亲自送上门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有劳香老板了?!?br />
    香雪海的话也合江流石的意,石影小队这几天一路上袭杀杨锋,几乎就没怎么闭眼过,就算是铁打的人都要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雾水县中央地带,耸立着一栋高大巍峨的大理石建筑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雾水县的政府大楼,末世之后一直空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,这空荡荡的地方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政府大门的前面空地上,??孔乓涣玖镜脑揭俺?、重型卡车等各色汽车。

    上面人头攒动,每个人身上都缠着刀、匕首等武器。

    一堆堆的篝火点燃,上面烤着油亮金黄的兽肉。

    中间区域关押着一个大铁笼,铁笼内有几个衣衫褴褛,面有菜色的美女,正竭力扭动着瘦削的腰肢,取悦周围的大汉。

    旁边有几具很凄惨的尸体,就随意的横在空地上,没人理会。

    混乱而喧嚣。

    政府大楼内,第一层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七条靠背椅,分列在大厅的七个方向围拢成一团。

    在他们中间,同样点燃了一堆篝火,有一个**着上身的大汉,手持一把切肉刀,正冒着热汗烤着一只巨大喷香的变异野猪腿。

    七条靠背椅上,除了一条空着,其他都坐着人。

    袁宏亮走进来的时候,变异野猪腿已经烤好了,一盘盘的肉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袁胖子,你真是狗鼻子,到了饭点就跑回来。外面那帮闹事的杂碎都搞定了?”说话的人坐在东北角。

    他相貌普通,却有一双鹰钩鼻,是一个壮实矮小的侏儒,说话的时候,嘴里还叭着一根香烟。

    在大水淹没的现在,香烟可是奢侈品,看着他吞吐云雾,侏儒身后的几个大汉烟瘾被勾起来,眼巴巴的差点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秦矮子,那帮杂碎算什么东西?我一流星锤下去,全嗝屁了?!痹炅谅辉诤醯囊黄ü勺?,用手捞起面前大盆子里的肉块,一边说一边大口咀嚼。

    他身上缠绕的铁链垂落,在地上摩擦出一阵阵渗人的刮喇声。

    吃掉一块肉,他拍了拍手掌道:“不过有件事你们知道了吧?香老板回来了?!?br />
    大厅里面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。

    一些人停下了口中肉,目光纷纷向袁宏亮看过去。

    但旋即,寂静中响起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香雪?;乩从衷趺囱??我们该吃的吃,该乐的乐,该抢的也要抢。大家事先可是都说好了,今晚就把雾水县那帮崽子血洗掉,香老板回来正好,嘿嘿,老子早就想要尝一下她的滋味了?!?br />
    坐在袁宏亮身边的马脸中年人,眼睛里闪动着饥渴的眼神。

    在他大腿上,坐着一个丰腴的女人,他正狠狠揉捏着面前女人的胸脯。

    那女人虽然痛楚,脸上却竭力作出兴奋的神情来配合马脸中年人的**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这娘们可是身上有刺,匡中原,如果你第一个上,香老板就让给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香雪海不是什么问题。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,加上我们的手下,光异能者就有三十多个,就算杨锋来了,也能跟他拼一拼……现在问题是,将他们干掉之后,粮食怎么分?这场大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退,我们估计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?!庇钟腥说?。

    众人片刻的沉寂之后,开始纷纷讨论起来,言语间没有人将香雪海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香雪海说了,五点半让我们在秦楼等她,她要跟我们见一面?!痹炅寥艘豢槿饨炖?,含糊道。

    一个人面对香雪海的时候,袁宏亮确实内心有忌惮,但是跟这么一群各方老大在一起,他心定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强者,香雪海如果想要反抗,绝对是鸡蛋碰石头!

    “见一面?是应该见一面,嘿嘿?!?br />
    “这香雪?;拐媸切募?,我倒想要看看她能整出什么幺蛾子。识相的话,跟我们乖乖合作,大家都有好处?!?br />
    这时候,大厅里面有个老者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香雪海,她的异能力很强。另外,我是听有香雪海的人提起过,香雪海他们这趟出去,好像是做什么大生意,还将毒狼、花斑豹两支小队带去了。据我说知,这两支小队加起来有八个异能者,小队长的实力也不弱。袁胖子,你这次看到那两支小队了吗?”

    这老者虽然满头白发,但一身的腱子肉,每一块肌肉都仿佛岩石堆积,层层叠叠,有一种爆炸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眉毛雪亮,特别是他那一双眼睛很奇特,碧油油的跟狼一样。

    袁宏亮原本是对谁都不在乎,可这老者一问话,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忌惮之色,脸上浮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囚老,香雪海确实身边有几个人跟着回来,但是实力都不怎么样,其中一个女的身体异能波动比较强,不过双手受伤,肯定战力受损。至于毒狼跟花斑豹的人,我是没有看到?!痹炅恋?。

    “毒狼、花斑豹没有回来吗?”被袁宏亮尊称为囚老的老者,淡然的点了点头,眼神里掠过一时不易察觉的深思。

    这囚老算得上是在座七人里面,最强的一个人,同时也是行事最谨慎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啊,毒狼、花斑豹小队八成是嗝屁了,不然这种时候还不回来?这下子,香雪海更不足为惧了?!甭砹持心耆丝镏性俸傩Φ?。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这么多人。香雪海那臭婊子如果识相,我们给她一口饭吃。不识相的话,将他们都杀了?!币桓隽撑忧逍?,像是文化人的中年人说起话来,却是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一声惊雷炸响,整个大厅都嗡嗡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天地之威,让原本说话的众人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大厅外面,雨脚如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渐渐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雨可真大?!闭藕?醋磐饷娴拇笥?,剔着牙缝里的肉丝,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的一帮人,此刻都已吃饱喝足,养精蓄锐完毕。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青砖绿瓦的二楼栏杆旁边,雨水铛铛铛敲打着头顶屋檐的瓦片。

    这里地势很高,腾腾的水雾中依旧能看得很远。

    在远方,几天前还能清楚分辨出一个个湖泊。

    现在,那些湖泊已经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滔滔大水。

    这些大水已经蔓延到了雾水县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水里面不时掀起惊天海浪,滚滚的向雾水县的一处高坎拍打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们的人休息得怎么样?香老板让我带你们去秦楼?!甭蘅〗?。

    “好,你领路!”江流石打开了门,冲罗俊江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好勒,跟着队长去大干一??!”孙坤嚷嚷了一句,眼睛里有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他养成了一个习惯,只要是跟着江流石,他真的是走到哪里都不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