铛铛铛!

    野人小队匆忙射过来的箭矢,枪口喷出的散碎弹丸,就像是挠痒痒似的,甚至不能在中巴车上面留下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而冲刺状态下的基地车,露出了狰狞獠牙!

    它瞬间爆发速度达到恐怖的810km/h,比末世之前的F1赛车还快一大截,像是一头暴龙插进了前方车队里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最前方拦住基地车去路的一辆越野车和一辆大巴车,越野车直接被撞飞出去,里面的人纷纷跌落下来,砸得惨嚎连连。

    那大巴车也被撞得翻了几个跟头,车屁股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各种铁皮、座椅、气囊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撞飞了前方的拦路车,基地车的冲刺速度丝毫没有减弱,直接轰向最前面那辆改装型悍马h6。

    悍马h6的驾驶员,是一个头颅两侧剃成青色头皮,中间留了一溜鸡冠发的红发青年。

    在末世之前,他曾经是国内越野拉力赛的职业选手,现在是野人小队的核心成员之一,车技惊人。

    当后面的基地车加速撞过来的时候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区区一辆中巴车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可当他通过后视镜发现中巴车神奇般的亮出了撞角,速度骤然跟火箭似的冲过来,撞翻了前方的大巴车跟越野车。

    他惊出了一声冷汗,已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。

    悍马h6一个大甩盘,车体的一侧整个悬在了空中,仅凭借另外一边车体的轮胎支撑,近乎是贴地的角度,硬生生躲过了冲击过来的撞角。

    那中巴车几乎是贴着悍马h6的车身,大摇大摆的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悍马h6里面顿时人仰马翻,连车顶上的那黑发青年,都差点被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幸亏黑发青年反应快,关键时刻一把死死抓紧了车内的扶手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敢搞我们野人小队?我干不死他!海东,给我打爆前面的改装车!”

    野人小队队长应豪森反应过来后,气急败坏道。

    车顶上的黑发青年,仿佛魔术般将背后的盒子拆解,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黑黝黝的狙击枪。

    他一把匍匐在了车顶上,狙击枪对准了前方中巴车的轮胎。

    瞄准的一瞬间,海东沉静的气质变得无比的狂热,一瞬间他的瞳仁漆黑一片,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前方的中巴车车轮胎,在他眼睛里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海东一下汗毛直立,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生死?;?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想都不想,,一个翻身滚落车顶,单手抓住车顶上改装过的栏杆,身体借着车体掩护藏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枚子弹,擦着车顶过去,在越野车的车顶上溅起了一串火花。

    有高手!

    海东的心脏狂跳,他观测到前方迅速远去的中巴车车顶上,凸起了一块犹如小碉堡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一孔黑洞洞的枪口探了出来,正对准他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是八一杠?

    八一杠居然比他的开枪速度还快,而且如此精准!

    刚才他但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,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前方的中巴车,开得仿佛F1赛车,几秒钟就将直接将高排量的悍马h6甩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停车、通通停车!”

    看到中巴车安然无恙的离去,应豪森已气得脸色铁青,大叫所有车队停车。

    车队停下来之后,没人敢惹怒火中烧的应豪森,都纷纷自觉去那侧翻的大巴车、越野车救助伤员、将车体归位……

    “海东,你搞什么?怎么不把那中巴车车胎给崩掉?”应豪森脸色铁青,盯着面前的海东。

    “刚刚没有机会开枪,对面也有个玩枪的?!焙6约蛞怅?,但话语里暴露出来的信息,让应豪森眼皮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么强?让你不能开枪?”应豪森还没见过能让海东认怂的枪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大水茫茫的,他们既然开上了这条路,去的方向应该跟我们相同,一定是雾水县。你放心,我看家本领还没使出来,刚才只是没有准备。到了雾水县,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枪技!”海东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机,声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他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来。

    他相信,如果使出杀手锏,刚才中巴车上的枪手,即便是有四只手、四支枪,也要死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在那杆八一杠前仓皇逃窜,让对自己枪技无比自信的海东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好,到了雾水县,就拿刚才那辆中巴车上的队伍祭旗,打出威风!”应豪森拍拍海东肩膀,他需要的就是这样跟饿狼似的手下。

    基地车冲刺了一段时间,冲刺技能冷却下去,恢复了正常速度。

    此刻车厢里,张海跟孙坤神情都很兴奋,刚才他们一路撞过来,对方的枪手还没开枪,就被江流石一枪吓得缩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让他们嚣张,挨教训了吧!”

    “对了江哥,什么时候教教我们枪法,我不求跟你一样变态,有你十分之一的水平,我也能横着走了!”张海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已从作战室里走了出来,正吃着零打包的烤肉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“枪法我教不了你们,这跟我的一些异能力有关。至于你们的实力,确实是应该提高一点了。现在形势,越来越严峻?!苯魇詈笠豢榭救獬酝?,对张海跟孙坤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仅仅是你们,我们整个石影小队,都应该进一步增强实力。不久前面对杨锋,如果关键时刻不是有冉惜玉精神压制加上中巴车出现,我们队伍肯定已出现伤亡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目光缓缓从石影小队众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刚才轻松的气氛,一下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那个军事基地的杨锋,一手掌握植物的能力精细入微,确实比在座所有人都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他们石影小队一起在末世求生以来,遇到的最强对手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手,日后只会更多。末世中的人,尤其是杨锋这种人,集合了很多资源供自己一人提升,随着时间推移,这种人的实力,会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如果不提升,那这次能打败杨锋,下次还能打败张峰,李峰吗?

    “江哥,你这么一说,我真是无地自容?!闭藕J樟擦随移ばα车纳袂?,沉声道,“我跟江哥的差距,越来越大。这样下去,我迟早会对队伍没有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一些话,张海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在末世谁都清楚,像石影小队这种幸存者小队,肯定是要以精英为主。如果有人对队伍没有什么作用,迟早会被淘汰出局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江流石淘汰他,这个末世也会淘汰掉他。

    “我脑中有个方案。我会先让冉惜玉、李雨欣,针对你们的精神意志、身体状况做个大检查,然后针对个人的身体素质、特殊能力,考虑能够改进的地方……”江流石声音平缓,每一个字都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其实随着江流石实力的增强,他早就注意到队伍的一些薄弱环节要改进。

    这次袭杀杨锋,彻底暴露了队伍的一些弱点。

    整体实力还不够强,太过于依赖基地车,这都是石影小队的弱点。

    所以很有必要拿出一套方案,针对队伍的弱点来一次大改进!

    只是在江流石脑海里的队伍实力增强计划,同样需要变异晶核和进化结晶!

    开始生物实验室,已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这东西可是能够生产出进化结晶来!

    只要有进化结晶,既能推动队伍异能者再次进化,对于他江流石的身体素质同样能够增强提高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能力,在李雨欣用医疗异能治疗过后,已恢复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开始给每一个人测试精神意志强度,李雨欣也给石影小队的人检查身体是否有什么隐疾、身体各个部位肌肉强弱,按照江流石的方案,有条不紊的进行。

    香雪海静静地坐在一边,看着石影小队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心里面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队,凝聚力强,而且没有什么利益纷争,尔虞我诈。

    这才是在末世真正能够互相依赖,一路生存、成长下去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?!币桓錾糁枞辉谙阊┖I肀呦炱?。

    沉浸在某种思绪中的香雪海,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她的异能力是控制空气,对于空气流动、温度都格外敏感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有什么话请说?!毕阊┖1硐值煤芸推?,声音轻柔,很好的将一些复杂情绪掩盖住。

    和江流石那一个吻之后,他们很少对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教一下,异能者怎么能进一步精准控制自己的异能力。我发现你跟杨锋,对于自己异能力的控制精确度,比我们队伍的人都强多了。特别是杨锋,虽然他死在了我们的手上,但不得不说,他对于异能控制的精准把握,是我见过异能者中最强的?!苯魇V仄涫碌?。

    在那军事建筑里,江流石见识了杨锋对异能力变态的控制力后,他算是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原来异能还能这样用。

    就算是香雪海,对于异能力精准度的控制,也比石影小队所有人要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询问更强的异能者对于异能力控制的问题,比起自己钻研要快捷得多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我知道异能力的控制使用,都是异能者个人宝贵经验,轻易不会对外人传授。不过香老板放心,这可以在这趟偷袭杨锋的任务报酬里面扣除?!奔阊┖3聊?,江流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香雪海抬起头,妩媚一笑。

    她这一笑,明艳不可方物,连江流石都看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你真是客气了。你杀了杨锋,可是帮了我香雪海大忙,又救了我的命。我香雪海是恩怨分明的人,你提出的请求,别说异能力的精准控制,就算是要我把地盘分你一块,我都不会拒绝你?!毕阊┖Pψ诺?。

    “对于异能力的精准控制,我确实有一些经验。但这需要实战训练配合,等我们回雾水县,我一定会教石影小队所有队员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苯魇劬σ涣?。

    香雪海末世前是大明星,但是却没有任何一点跋扈的姿态,反而为人大方好爽、行事果断,又不失女性温柔,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。

    即便江流石不苟言笑,和香雪海交谈时也感觉到轻松愉快。

    接下来从苏黄二级公路回雾水县的路程,比较顺畅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,路上碰到的小股幸存者队伍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幸存者的前进方向,基本都跟石影小队相同。

    也有幸存者试图打劫江流石他们的基地车,结果直接无情碾碎。

    “怎么去雾水县的人这么多?”香雪??醋糯巴饴飞系男掖嬲叨游?,柳眉暗皱。

    越靠近雾水县,她发现道路两边出现的幸存者越多,而且一些精英幸存者小队的痕迹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黑色的骷髅旗、被吊在树上的丧尸身体上出现的飞鹰图案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是精英幸存者小队为了彰显存在,做出的图案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什么好迹象。

    在末世这种无秩序的世界,人多就意味着混乱。

    混乱往往会带来争斗、厮杀。

    而雾水县是香雪海辛辛苦苦几个月开创、稳定下来的基业,她不希望自己的地盘出现大动乱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队伍在雾水县厮杀,最后雾水县都会遭到一定程度破坏,对她香雪海并不利。

    “放我们进去,我们要见香老板!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变异兽肉,我可以进贡给香老板,只求收留我的队伍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关门?!我们不是丧尸,大家都是人,给条活路吧?!?br />
    远远的,江流石就听到了雾水县城门口附近传来了各种嘈杂声。

    等基地车赶到雾水县城门口百米处,面前已经拥挤了黑压压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些人头稍微数数,也有上千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大多数都是手上拿着各种武器,肮脏瘦弱的普通幸存者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一些装备精良的幸存者队伍。

    这些人无一例外,眼中有渴望的光,巴巴的盯着城门方向。

    雾水县从前大开的城门,这时候两边的铁门已经关闭。

    铁门前,燃烧起了废旧轮胎,熊熊的大火上腾起滚滚黑烟,高温令人许多人不敢靠近城门。

    两辆破吉普车侧翻在地,熊熊燃烧,车体有很多弹孔,车上还有烧焦的尸骸。

    明显是有幸存者小队试图冲击城门,结果下场惨烈。

    县城外的深沟又深邃了许多,插了许多尖利的木棍在里面。

    铁丝网上挂着丧尸还有一些人类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些尸体血淋淋的,鲜血都没有干涸,显然刚死不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