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消毒药水洗过手,江流石深深吸了一口气,屏气凝神地投入了对香雪海大腿处的伤口处理中。

    而李雨欣在一旁小声指点。

    有李雨欣在,就有一个专业保障,江流石只需要细心处理那些蔓藤碎屑就够了。

    脑域神经视野打开,香雪海伤口处的每一根细微血管、颗粒状的肉芽组织都纤毫毕现的暴露在江流石眼睛里。

    他拿着医用钳子的手臂无比稳定,精准的从血肉中,将一些蔓藤碎屑挑了出来,而且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在旁边看着的李雨欣,自叹弗如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动作,准确度比一些操刀几十年的外科主任还要强,而且心理素质过硬,每一个动作不慌不忙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无怪乎他狙击能力那么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的香雪海,覆盖住眼睑的长睫毛忍不住微微颤动,痛苦的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额头,已淌下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即便是昏迷状态,她依旧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。

    香雪海是在血肉里挑出释放毒素的蔓藤碎屑,即便江流石的动作再细微,依旧会绞动血肉,牵扯大量的痛楚神经。

    现在是末世,又是紧急医疗处理,石影小队根本没时间去弄麻醉药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生硬的金属医疗钳子在血肉中捣鼓,这种钻心的痛苦,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听到香雪海的痛苦呻吟,江流石手中的医用钳子微微停顿了下,紧接着更加坚决的剔向香雪海伤口处一颗细微的蔓藤碎屑。

    他只有做得更快、更准确,才能让香雪海少受点苦。

    刚挑出一颗比较大的蔓藤碎屑,江流石的力量稍微用大了一点点,满头大汗的香雪海痛苦的绷紧了大腿,并开始挣扎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已,江流石只能放弃了手中的医疗钳子,死死抓紧了香雪海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不要抓我……”香雪海忽然口齿不清地低语道。

    她一向冷静的面庞上,也浮现出了一丝害怕的神色。这一刻,香雪海似乎褪去了身为女老大的那种高傲冷漠,露出了她柔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江流石愣了一下,随后松开了抓住香雪海大腿的手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:“没事了,杨锋已经死了。香雪海,杨锋死了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的抚慰,似乎起到了效果,香雪海无意识的喃喃了几声,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香雪海终于平静,江流石放心下来,继续拿起医疗钳子,仔细给她清理创口。

    其实香雪海这时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她在听到江流石声音后,昏昏沉沉的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很快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,大腿上一丝不挂,只是穿着一条内裤,江流石还站在她面前,手里拿着医疗钳子……

    这种状况,让她没有马上睁开眼睛的勇气。

    而她也听清了江流石的话,江流石给她的感觉很冷漠,但刚刚,他却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和头发,在轻声细语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清醒状态下,江流石的医疗钳子在她大腿伤口的细微动作,带来的痛苦刺激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不过她咬紧了牙关,没有让人察觉到她已醒来。

    只有李雨欣看了她一眼,其实她的医疗异能一直笼罩香雪海,香雪海的清醒她已经发现了。

    但既然香雪海在装昏迷,她也没有拆穿。

    “雨欣,处理一下这里的伤口,流血了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嗯,这里我来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跟李雨欣的对话声音很轻,一字不漏的落入香雪海耳朵里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眼睑忍不住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认真状态的江流石,浑身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。

    他不带任何邪念的明亮眼神,手中干净利落的动作,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还清楚记得,自己被从杨锋手里解救下来时,也是这个年轻男人将她背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这种被人无私关爱、被人重视的感觉,她已记不得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从末世之前,她是大明星起,围绕在她身边的每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装出的温文尔雅,还是刻意粗豪大方,表现出来的关心、疼爱,都掩饰不住**裸的欲@望,只是为了一亲芳泽而已。对那些人,香雪海都无比厌恶。

    在末世之后,苏北这一片的军阀特别是杨锋,更是对她虎视眈眈,视为禁脔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男人,能给她如此刻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一种很纯粹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这是种很特别的感觉,让香雪海十分安心,甚至**创伤的痛苦,似乎都减轻了不少……

    江流石的注意力是如此集中,恐怕只有闯入丧尸群里搏命的时候,他才这么认真。

    不觉间,他额头沁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清理得差不多了?!苯魇ǖ舳钔返暮怪?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觉得了一丝疲惫,没想到给人清理伤口是这么累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这清创很仔细,基本上不需要太多处理?!崩钣晷栏阊┖4笸却Φ纳丝谙就瓯虾?,忍不住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、雨欣姐,你们饿不饿?我和惜玉姐还有零在下面烤肉,要不要下来吃?”江竹影探出了头,向车子里招呼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双臂都包扎着,只有两条大长腿跑来跑去,居然也跟着去烤肉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到她就无语,这神经也太粗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吃饭吧,我再检查一次,看看伤口里还有没有残留物?!苯魇岳钣晷赖?,他依旧有点不放心。如果蔓藤碎屑有任何一点残留,都会危及到香雪海的生命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细心,李雨欣毫不意外。

    她认识江流石开始,江流石就一直是这种谨慎性格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下去把烤肉拿上来,我们一起吃,你检查一遍之后,我给她伤口做最后的消毒、包扎?!崩钣晷赖阃返?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香雪海,目光闪动了一下,但随后还是下车了。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李雨欣刚下车,江流石忽然察觉到背后的沙发有一丝异动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就看到香雪海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,一双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?!毕阊┖W炖锉某鋈鲎?。

    “额,不客气?!苯魇⑽⒁汇渡?,旋即反应过来,“你休息一下,我帮你再检查一下?!?br />
    香雪海依旧**着大腿,仅穿着一条性感的白色内裤。

    这样的相遇,实在令人尴尬。

    江流石说完,也没有第一时间动手,而香雪海也只是盯着他。

    忽然间,香雪海俯身上来,一双羊脂白玉般的柔荑揽住了他的肩膀,火辣樱唇狠狠封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一瞬间,江流石的动作完全僵硬,大脑短路。

    他保持着双手微微揽开的姿势一动不动,足足几秒钟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有火热香甜的东西如同游鱼钻入了他的嘴里,撬开了他的牙齿……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,鼻翼里已嗅到了烤变异兽肉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刚才还扑到他怀里的香雪海,重新躺回了沙发,眼神里透着疲惫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仿佛一场梦一样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醒了?!庇岸俗趴救馀桃唤?,就发现了躺在沙发上,已睁开眼睛的香雪海,说道。

    “江哥,李雨欣说你还要给香老板检查伤口,检查完了?”影问道。她上车前,李雨欣让她看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继续给她检查?!毙铱魃侠吹氖怯?,她对香雪海的事情根本不在意,就算看到了什么也不会询问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了香雪海一眼,香雪海的目光望着窗外。他不知道这女人刚才是在做什么,而香雪海侧转着脸,耳根也微微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该检查的还是要检查,江流石在香雪海大腿上的伤口认真低头查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蔓藤残渣,剩下的事情交给李雨欣了?!苯魇低?,就站起来走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影看了一眼江流石的背影,又转头看向了沙发上的香雪海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的香雪海,明媚动人的脸庞,此刻多了一层病容,也多了一份楚楚可怜,斜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发烫,柔软的嘴唇上,似乎还残留着一丝软糯湿润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到外面,江流石就发现雨水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临时扎起的屋棚下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废旧轮胎、木头堆在一起,烧得很旺。

    熊熊火焰将周围照得一片透亮。

    “哥,零烤肉的本事好好哦?!苯裼罢郯桶偷乜醋排套永锏目救饬骺谒?。

    零在旁边小刀翻飞,将一片片削得厚薄一致的变异兽肉,上面涂抹上一些调料。

    老水利专家孙昌鑫在旁边吃得差点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别说变异兽肉,他都有很久没好好饱餐一顿了。

    在丧尸横行的末世,能有一口饭吃就不错。更何况还是烤肉,还有这么多齐全的调味品,恐怕连杨锋也没有这么好的饮食待遇。

    这样美味的变异兽肉,让他勾起了对于末世前的一些美好回忆,令老者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东西啊……如果不是这丧尸病毒,哎,我那小孙女估计也在吃烤肉……”孙昌鑫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烤肉……”江竹影盯着盘子,一旁的冉惜玉露出了一丝微笑,正要喂她,江流石就走过来拿起了叉子,叉了一块肉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嘴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江竹影立刻乖巧地将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孙昌鑫吃得差不多了,到旁边活动了一下,忽然他浑身一震,大喊了一声:“水来了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正在大口吃着烤肉的张海等人一愣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这水来……来得好快!”孙昌鑫正盯着黑暗中的一个方向,颤声道。

    饭都还没吃完,水就来了!

    随着他的指点,众人看到,在万岁山不远处的峡谷口,有浩荡的水流蔓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水流一出峡谷,浩浩荡荡,正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上涨,向江流石他们的方向蔓延过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蔓延过沟壑,蔓延过地势低矮的万寿庄。

    万寿庄正在一点点的被大水吞没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向的大水,一定是富阳河溃堤了!”孙昌鑫的神情抹上了一丝哀伤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无力,身为一个水利专家,他知道有可能决堤,但在这样的末世,除了看到事情发生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啊,是要发大水了?零,这些烤肉可要放好,我还没吃饱?!苯裼爸来笫虏幻盍?,不过烤肉也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面前大水汹汹,很快蔓延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事情严重了!

    要知道杨锋选择万岁山做军事基地,还是颇有讲究。

    这一片算是地势高的,可连万寿庄都被淹没了。

    那苏北的那些低洼地带会怎么样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所料,绝对是一片汪洋!

    “这里不能呆,很容易山体滑坡,到时候连跑的机会都没有?!彼锊巫偶钡厮档?。

    香雪海也从车窗看到了山洪涌出,她听见了孙昌鑫的话,连忙挣扎着打开车窗,伸出头来说道:“我那个县城,是不是回不去了?”

    郊县?

    “应该不行了吧?!闭藕Wチ俗ツ源档?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神色顿时黯然下来,眼底露出一丝沉痛之色:“我收留了很多普通人……尽管我无法完全?;に?,但至少他们能在那里尽量安全地活着。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孙昌鑫疑惑地问道:“县城?哪个县城?”

    “就是西边那个,雾水县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孙昌鑫点了点头,过了几秒钟,他忽然猛地一拍大腿:“哎呀!雾水县怎么不能去!那边相对于苏北来说,算是上游地区了,而且整体地势都比东边高一些,危险性要小很多的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香雪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她急忙看向了江流石,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她刚刚……亲了江流石,她的命,也是江流石救的,怎么还好再开口让江流石带她回去?她现在还不知道,江流石到底是如何看待,那个吻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香雪海在末世中建立自己的势力,她已经不是那种柔弱扭捏的女人了,对于那个吻,香雪海并没有什么后悔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能留在这里,总要去个安全的地方。既然如此,就去雾水县吧,不行还能继续往别的地方撤离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香雪海顿时露出了感激的神色,不管江流石是出于什么考虑,她都很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