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娘的,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那青年副官盯着像是凶兽一样冲过来的中巴车,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装甲车上配备的是QJC88式12.7毫米机枪,足够穿透可穿透15mm的钢板,自己这样的扫射应该将脆皮中巴车扫射成破烂了才对。

    怎么这一梭子扫过去,这中巴车甚至连挡风玻璃都没有爆开,只是多了许多蜘蛛网。

    一辆破中巴车,居然防弹?

    而且,这已经不是普通防弹玻璃的强度了吧!

    嗯?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虽然风雨如晦,他眼尖,依旧看到中巴车车头下,探出了一孔漆黑的管子。

    黑洞洞的管口,正对准了他所在的装甲车和后面的几辆重卡。

    望着这管口,青年副官直觉感到不妙,全身涌起一股汗毛直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……炮管?闪开!”

    当隐约察觉到是什么东西后,他话音刚落,砰,宏大的气流撕裂出一条空气通道,掀起了惊涛骇浪般的空气波动。

    犹如雷霆撼动山河,震耳欲聋!

    那副官首当其冲,瞬间被整个人都是被铁锤砸到,脸颊、胸前干瘪了下去,鲜血横飞。

    压缩空气炮,810m/s的气流远远超过音速。

    巨大的能量直接将装甲车和重卡哐当、哐当掀翻,一些翻到了沟里面去,硬生生在一条车辆拥塞的道路上清理出了一条路面。

    这一炮,震慑了几乎在场所有军人。

    “开枪,别让它跑了!”

    周笑川被掀翻出车外,直接脸朝地面砸出了一脸血。

    他气急败坏的爬起来,冲着中巴车的方向大吼,催促身边的军人开枪。

    忽然,他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颤抖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地震了吗?

    赫然他觉得不对劲,身边的军人用一种震骇的目光盯着他身后。

    周笑川回头一看,脸色一下煞白!

    天,这是……泥石流!

    半山腰处的军事建筑上,大团、大团的浑浊泥浆仿佛一排排陡峭的山峰,抖动着土黑色的脊梁,轰轰扑下。

    混合着大片倾泻的山石、粗壮的大树、甚至有废弃的挖矿机械,轰隆的冲到了军事建筑上。

    那两层楼高的军事建筑瞬间变形、被冲垮,形成了更高、更猛的洪流,向周笑川他们所在的地方汹涌席卷。

    周笑川脸色白了,嘴唇哆嗦了下,哪里还顾得上那中巴车,哀嚎一声,直接撒丫子向旁边更高的军营跑去。

    可惜没成想,跑了没几步,左边的军营也轰隆倒塌,又是一股泥石流冲击下来……

    他连叫喊都没有发出来,就被一颗崩碎过来的山石砸倒,迅速被吞没。

    影控制着基地车,一路狂奔而下,甩盘、抓地过弯、漂移。

    她和星种绑定,脑海里倒映着基地车周围的情形,仿佛赛车般惊险的闪过一道道泥泞转弯。

    而影一边开车,车内的人一边能感觉到车底盘的轰轰震动,听到背后的无数惨叫声、咒骂声和山洪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车厢里面,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观察着背后的情形。

    山洪引发的泥石流流速越来越快,两边还不时滚落巨石,几次都快舔到中巴车屁股,每次中巴车都如有神助的躲过巨石袭击。

    “抓紧了!”驾驶室里的江流石忽然吼了一声,他同时接收星种的信息,也知道影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前面原本被零偷袭而洞开的铁门,再次被重新关上,守大门的士兵已经跑掉了。

    车厢内的众人对剧烈的震荡已习以为常,都纷纷抓紧了身边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脸懵逼的孙昌鑫老专家,被张海套上了一根安全带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中巴车尖锐的巨大撞角,撞碎了重新关闭的基地铁门,整个中巴车都感受一股反作用力。

    撞碎大门后,中巴车没有减速,又轰隆的向万寿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约莫几分钟后,江流石看到了站在万寿庄前的一株大树下的猫耳萝莉零,还有在雨中瑟瑟的冉惜玉。

    一只丧尸满脸是血,倒在一旁的地上。

    江流石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中巴车一下急停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?!苯魇鲁迪蚰淹孀咆笆椎牧愕?。

    零一对柔软的猫耳朵收拢,从警戒的异能者状态中恢复正常形态,冲江流石点点头:“冉惜玉精神状况很差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的目光,落在了冉惜玉身上。

    冉惜玉低着头,本来瘦削的身躯看上去更加清减,面无血色,柔弱的身躯在雨中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的消息我打探到了,不在苏北,在攀竹市,我们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过去?!苯魇嵘?。

    冉惜玉身躯微微一震,抬起了头,疲惫的眼神里有一丝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但接着,她又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还要去攀竹市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,会不会太麻烦你了?为了我的事,小队的其他队员都吃了很多苦?!比较в癖闯菀ё∠麓?,心里面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江流石救了她,她反而让石影小队的人在这步步杀机的末世里,寻找她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是石影小队的一员,不要有心理负担,所有人都知道你对队伍的贡献如何。你的妹妹,我一定会帮你找到?!苯魇骄驳幕坝锢?,有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冉惜玉抬起头,一双美眸凝在江流石的脸上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她的内心,有一股暖流涌过。

    对于江流石来说,冉惜玉盯着他一言不发的样子,让他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毕竟被一个大美女这样盯瞧着,那双灰色的眼眸还像是会说话一样,是男人总是会多少有点其他想法,但同时也有些尴尬,他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嗯?!弊钪杖较в衽惨瓶四抗?。

    她疲惫的神情里多了一些神采,对江流石道:“谢谢你,谢谢大家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…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,我们队伍需要你?!苯魇嗣亲?,掩饰住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就放心吧,冉惜玉交给我了?!崩钣晷啦恢朗裁词焙蛳铝顺?,走到冉惜玉身边。

    其实她刚才在车窗,就看到了外面的情形,只是她等了一会儿才下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点点头,有李雨欣在,冉惜玉透支的精神力很快就很能恢复,不会留下什么隐患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大半边山都塌了。刚才不是影驾车技术好,兄弟们全都要交待在山上!”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万岁山的方向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们不久前还战斗的半山腰那栋军事建筑,已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大半边的山都坍塌了,用肉眼都可以看到,万岁山上的军事营房一大半都被冲毁。

    在山脚下,累积出了一堆堆泥石流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天地之威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向倒塌的万岁山,心情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张坤他们的话,其实只说对了一半,如果没有孙老的提醒,再拖延一会儿,就算基地车再强悍,恐怕也够呛,要面临很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爆发的泥石流,那吞天毁地的威势,让他现在想起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小哥,我劝你们赶紧离开苏北。苏北年年都会闹水灾,但是这场雨,苏北几百年的水文历史记载里都没有下过这么猛的,我亲自看过,富阳河警戒水位已经高出从前历史警戒水位……这会儿,富阳河恐怕已经漫堤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流石回过头,看到孙昌鑫佝偻着背脊走到他身边,眼睛里满是哀痛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苏北人民多灾多难,丧尸不知道什么时候消灭,现在又来大水?!?br />
    孙昌鑫摇着头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杨锋这个人冷漠无情,原本他活着时,有植物根系稳定土石,他根本就不关心洪水不洪水的事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一时间心情都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漫堤?

    江流石脑海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如果滔滔大水降临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他又想起了远在金陵江里的那只大水怪。

    他身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江哥,你过来一下?!?br />
    中巴车车厢里的李雨欣,忽然探出了头,向江流石招呼道。

    张海正要上车,被孙坤一把拦?。骸澳闵先ジ陕?,在下面吹会儿风?!?br />
    上了车,江流石就嗅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他第一眼就看到双手绷紧了纱布,捆得跟木乃伊似的江竹影,不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在江竹影的旁边,还有一小盆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竹影,你伤得这么重?”江流石的一颗心揪紧了。

    “哥,其实我还好啦,李雨欣姐姐给我诊断了一下,说我只是骨折。她已经帮我矫正、包扎好了。哥你帮我把IPAD拿过来吧,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躺着看动漫了?!苯裼安唤雒挥邪氲闾弁吹难?,反而一脸美滋滋的表情,光看脸完全看不出是个伤员。

    江流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双手都被包扎着,还要看动漫!

    李雨欣在旁边看着,不觉莞尔,对江流石道:“江哥,我让你来,是香老板出了一点状况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微微皱了皱眉头,对李雨欣的医疗能力,他很有信心,连李雨欣都搞不定的,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他看向了第二层床铺上的香雪海。

    香雪海依旧处于昏迷状态,面色苍白,在她身边的方盘上,摆放着一批消毒纱布、医疗钳等外科手术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纱布全都带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江流石询问的目光看向李雨欣。

    李雨欣脸色凝重,掀开了香雪海下半身盖着的白色布匹。

    看到白色布匹下的情形,江流石脸色顿时变得古怪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下半身,修长的大腿裸露,只剩下了一条白色的内裤。

    这画面,简直太有冲击力!

    毫无疑问,末世前的大明星香雪海有足够的性感资本。

    她的大长腿,修长白皙,肌肉紧绷,性感之中又带了一丝力量之美,简直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即便是江流石,一时间也有些不太淡定,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,香雪海的胸口不断起伏,呼吸有些急促,明显情况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江流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这里?!崩钣晷烙行┺限蔚亟种赶蛄讼阊┖5拇笸饶诓?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开始只是扫了一眼,并没有仔细去看,但李雨欣伸手指着那里,他也不得不看。

    香雪海雪白的大腿根部,有一个很深的伤口,虽然已经经过消毒处理,不再流血,但伤口周围粉红色的一片,还有部分发白,一看就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她的伤口感染了?!崩钣晷浪档?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江流石一愣,现在距离香雪海受伤,还不到一个小时,还有李雨欣处理,怎么会感染的这么快?

    在末世里,许多人受伤后都难以存活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医疗手段有限,伤口感染。但李雨欣在,香雪海的伤口怎么会感染的?

    李雨欣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情况有点棘手。她的伤口被杨锋的蔓藤刺中。那些蔓藤本来就有大量的碎屑,跟里面的肌肉、血管掺在了一起,杨锋死后,这些蔓藤碎屑迅速腐烂,还发散出一种腐蚀性的毒素……如果不尽快处理的话,她有可能全身血肉都被毒素侵蚀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李雨欣没有继续说,但是江流石已经明白了,如果不清除这些腐烂的蔓藤碎屑,香雪海就会死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帮她消毒止血,但这些蔓藤碎屑,我恐怕做不来,需要非常精细的外科手术,而且还需要很快的速度。这些碎屑每秒钟都在侵蚀她的身体,速度慢一点毒素就会扩散。而我只有一个人……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能行?!崩钣晷烙行┪训厮档?。

    “我?”江流石微感惊讶。

    “只需要将蔓藤碎屑挑出来,剩下的消毒工作我能做。你狙击枪法那么准,想必反应力、观察力、视觉神经肯定比普通人强许多,这从一堆血肉里挑出蔓藤碎屑的事情由你来做,一定行!”李雨欣肯定道。

    其实江竹影没有受伤的话,也可以帮忙,但现在能帮忙的只有江流石了。

    “先把她抱到沙发上吧,不能耽搁了?!崩钣晷啦挥煞炙档厮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了一眼香雪海,昏迷中的香雪海睫毛微微颤动着,嘴唇微微张开,秀眉微蹙。

    救人要紧!

    他一把将香雪海拦腰抱起,放到了沙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