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的杨锋非常虚弱,人一旦虚弱,精神就会疲软,即便是强如杨锋这种异能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波动降临的时候,杨锋眼睛里的凶戾之色忽然消散,取而代之是一种木然的眼神。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江流石知道,冉惜玉的精神压制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“杨锋,我要问你一个问题?!苯魇实?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锋有气无力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一个叫冉云纱的女孩吗?她是冉氏集团的?!?br />
    “冉云纱?冉氏集团……撤离名单里好像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诱导杨锋断断续续的回答了一番话,江流石心里面拼凑出了所有冉云纱的信息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冉云纱并不在苏北。

    杨锋当时并不负责冉云纱的撤离,而是另一支军队去执行的。

    之后杨锋也曾寻找过这支军队,想借此壮大自己的力量,但得到的线索却是他们往攀竹市撤离了。

    苏北和攀竹市相距不远,杨锋还和攀竹市的势力取得过联系,攀竹市的一股大势力,绝不逊色于他。

    如果冉云纱还活着,那她有可能就在攀竹市。

    这出乎了江流石的意料,但攀竹市必须要去。

    攀竹市紧邻苏北,并不是太远,一些风险他还能够承担。

    况且现在都走到苏北了,不差最后一步路。

    随着冉惜玉精神异能的强大,对队伍的贡献有目共睹,江流石当然愿意帮她去寻找亲人。

    江流石思虑之时,杨锋迷糊的眼神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恢复了狰狞之色,眼睛里血丝密布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迷瞪瞪的情形,他知道自己又被那暗中的精神异能者控制了心神。而且看江流石的神色,估计他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江流石把自己害成这样,还如愿以偿地从自己这里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,杨锋就恨得发疯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敢戏弄我?操!你去死吧!操!”杨锋头贴在土地上拼命挣扎,癫狂的吼道,激动得额头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“你收藏的变异晶核在哪?”杨锋的嘶吼,对江流石没有半点影响,他依旧平静问道。这人已经废了,他这些谩骂,对江流石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?你做梦吧!你把这里翻遍了也找不到!哈哈哈哈!”杨锋疯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你身上吧?”江流石冷不丁道。

    杨锋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,他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猜对了?!苯魇冻隽艘凰课⑿?。

    江流石刚才就在想,以杨锋这种谨慎、守财奴的性格,肯定是谁都不信,最好的东西一定是放在身边。

    杨锋身上的衣物被烧得千疮百孔,这时一旁的张海走过来,对着杨锋狞笑一声,然后伸手毫不客气地在他的衣服口袋里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可不小,杨锋不断地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但是拍了一圈下来,张海却并没有找到变异晶核。

    杨锋呵呵冷笑:“你们也想从我这里得到东西?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!我死了,你们也什么都得不到?!?br />
    这时,李雨欣忽然开口道:“江哥,这个人的小腿有异物?!?br />
    这下杨锋的脸色彻底变了,他恶狠狠地看向从车窗里伸出头来的李雨欣,这个该死的女人!

    被杨锋用这样的眼神看着,李雨欣先是下意识想要躲开,但接着,她便坦然地看向了杨锋。

    这种人平时再怎么阴狠,现在在他们石影小队面前,也不过是一条将死的丧家之犬,有什么可躲闪的?

    “小腿?”张海立刻看向了杨锋的小腿处,他的皮肤多处被烧黑,开裂,张海在杨锋的小腿肚上看到了一条缝合伤口。

    “嘿嘿?!笨醋叛罘婺悄芽吹牧成?,张海对着他露出了一丝怪笑,“就是这儿是吧?”

    他突然用两根手指,一下子捅向杨锋小腿伤口处。

    “?。。。?!”杨锋浑身都疼得僵硬了,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随着张海的手指从伤口中抽搐,一些亮晶晶的东西伴随着鲜血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变异晶核!”看到那些亮晶晶的东西,江流石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这个杨锋果然够狠,居然将变异晶核藏在自己小腿血肉里。

    不过想必以杨锋的木质化身躯,这点伤势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张海去捡那些变异晶核,杨锋彻底癫狂了,他不甘心??!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!我的??!”

    杨锋闷吼一声,重伤下手脚不能动弹,却爆发出一股生命力,身体向前面一蹭,两排门牙张开,使劲向张海的手指头咔嚓咬去。

    这时一根铁棍忽然从旁边刺来,狠狠扎在了杨锋的身上。

    杨锋一下被死死钉在了地上,双眼圆瞪,嘴里不断喷血,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妈@的,这人真是个疯子?!彼锢ざ宰诺厣系难罘孢艘豢?,“江哥?”

    “把他解决了吧?!苯魇厮档?。

    像杨锋这样,野心勃勃,又极其凶狠的人,自然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,难以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幕,对他来说比死都难受了。

    杨锋瞪着江流石,眼神极其不甘,但随着孙坤再次刺下铁棍,他浑身一震,在抽搐中迅速地没了生机。

    杨锋一死,江流石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响。

    响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墙壁上的蔓藤、地下传出来的根茎,竟然开始长出了黑色斑点,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在腐烂。

    它们本来就生长在泥土里,一腐烂,根茎纠缠、固定的泥土都开始松动,窸窣掉落……

    周笑川坐在装甲车,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军事建筑里面时,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的路上走来了一个穿着破旧黑夹克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水淋淋的,披头散发,在风雨中瑟缩着。

    “周长官,要派人布置一下,这个样子是要发山洪的。已经持续降雨一个星期,我们这座基地所在的万岁山相对高差大,河谷坡度陡峻,建成又破坏了很多植被,土壤松软,最容易形成山洪。以现在这种降水量,我估摸着一天内就要发山洪!”

    老者一上来,就抓住了周笑川的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孙老头,你够了!”周笑川听到老人的絮叨,一阵不耐烦,再一看这老者脏兮兮的手居然敢抓自己的衣服,顿时暴怒如雷,啪的一耳光挥了过去,扇得老人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他认识面前的老者,是杨锋收留的水利专家孙昌鑫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老学究,周笑川向来很鄙视,扛不能扛、打不能打,在末世就是废物,偏偏杨锋还要装样子养这么一帮人。

    况且现在是什么时候?杨锋被人抓了,里面情况不明,他窝了一肚子的火气。

    捂着火辣辣的脸,孙昌鑫本来就佝偻的背脊,低了一些,眼睛里的光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他前些日子被杨锋抽了一鞭子,心里本来就对这一帮乱世的伪军阀很失望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软,现在山头这个降雨量,还有那仅有的一条溪流里滚下来的浊水、泥土量,无不显示出山洪要暴发的征兆。

    他是不忍心太多人死,才跑出来跟周笑川他们提醒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反而遭到周笑川他们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……孙老,你要说山洪的事,杨司令在上面呢?!敝苄Υㄅ员叩那嗄旮惫?,冲孙昌鑫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“去找杨司令?”孙昌鑫嘴里喃喃着。

    他脑子现在乱得很,心里面只想着山洪的事,或许,是应该再去找杨司令谈谈……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?”看到孙昌鑫往那军事建筑里面走,周笑川瞪了副手一眼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脑子坏了,让他去探探里面的情形也好?!蹦歉笔忠醪獠庖恍?。

    周笑川一阵愕然,这小子还真阴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得没错,孙老头子生死跟他们没关系,如果能起一点作用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甬道里,江流石他们迅速整理完毕。

    这一趟,香雪海带来的两支小队全军覆没,连建玲都惨死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而言,石影小队还是完成了既定目标,既得到了冉云纱的下落,又收获了一批枪支、变异晶核。

    这个战果,江流石还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但四周那些植物的枯萎,还有土块的掉落,让江流石感觉不大好,他决定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“杨司令,要发山洪了,要多派人去挖掘泄洪渠,处理一下啊?!别来竺磐?,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一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那老头子一进来就瞎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额,什么情况?”张海跟孙坤看到冲进来的老头子,有些愕然,他们举着枪和武器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动手。

    这老头子身材瘦削,穿着破烂的黑夹克,走路有气无力,身上也没有任何异能者波动,怎么看就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站??!”张海和孙坤两人的枪口还是立刻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孙老头一惊,这才发现里面是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嘴里的杨司令,已经死了?!苯魇迕嘉实?。

    杨锋的尸体,就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江流石打量着这老头,这老头肯定是杨锋的人,但实在是太普通了一点,年纪也大,看上去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周笑川他们怎么让这老头进来了?

    看到杨锋的尸体,孙昌鑫大惊。

    本来老人家平时就没怎么吃饱,又每天担惊受怕,精神很弱,这下子看到杨锋尸体,直接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听到了动静,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杨锋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山洪?你懂水利?”江流石从老头子只言片语中,嗅到一丝危险,见这老头吓懵了不说话,他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搞水利的,我是杨锋带回来的,以前是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的,是水力学与河流动力的学家……”孙昌鑫此时回过神来,十分紧张,脑子很乱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这些人是谁?

    “你是水利专家?别紧张。好好说话,我们不杀你?!苯魇档?,同时示意张海和孙坤将枪口放下。

    面前的老头子是一名水利专家,对于这种有用的知识分子,他向来很敬重,估计这专家原本也是该被组织撤离的,可惜本来带他撤离的杨锋,末世后成了个冒牌军阀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这老头有问题,江流石也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跟喜怒无常,动辄杀人的杨锋比起来,江流石的样子无疑斯文很多,而且看上去也就是个大学生的年纪,加上他的和蔼态度,孙昌鑫慢慢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对孙昌鑫来说,杨锋死不死其实他都无所谓,他早就看穿了杨锋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他只是不忍心这么多人死在山洪里,才过来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天,看来山洪不是很快就要爆发,而是马上!”孙昌鑫朝周围看了一眼,忽然惊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赶紧走,杨锋的植物异能控制了万岁山许多植物。平时这些植物根茎能固水固土,现在他一死,植物就会腐朽。本来这几天降水量太大,万岁山的土壤含水量已经达到极限,就要暴发山洪,现在杨锋一死,植物腐烂,山洪马上就要爆发了!”孙昌鑫急急忙忙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四周的岩壁、土里的植物已经开始迅速腐朽,大片的土壤掉落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一紧,山洪的威力他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末世前,一些新闻报道里,经常有山洪引发了泥石流将整片村庄都吞没的事情,造成大量人员死亡。

    大自然的威力,很是恐怖,人力难以抗衡。

    万岁山被改造成军事基地,也造成了大量的水土流失,许多石块、泥土都堆积在半山腰,完全符合泥石流生成条件!

    什么,马上要发生山洪?张海跟孙坤听了一愣,不由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,这些天天天暴雨,末世带来的环境改变,估计也改变了气候。这老水利专家说的山洪暴发,真的是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这时,岩壁缝隙里,一些湿润土壤掉落,不断有泥石滚落下来,这里估计都快塌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跟我们一起走!”看到这个情形,江流石心头一凛,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他对张海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没等孙昌鑫反应过来,张海直接将身体虚弱的孙昌鑫搀扶进了中巴车车厢里。

    孙昌鑫一进来,顿时惊呆了,这……这是一辆房车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孙昌鑫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,他平时都是睡在硬邦邦的地面上,铺着一层脏兮兮的棉被,已经很久没有来到过这么光鲜整洁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爷,你坐这儿吧?!闭藕0阉苯愚舻搅松撤⑸?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使不得……”孙昌鑫惊慌失措地想要站起来,“我这身上脏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坐着吧?!闭藕4蟠筮诌值厮档?,他的力气可比这孙昌鑫大多了,被他摁着,孙昌鑫也只能在沙发上坐着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忐忑也逐渐消失了,这些人跟杨锋明显不同,他们是什么人?

    要暴发山洪?

    车厢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周围的情形,明显植物的腐朽,让含水量大的土壤迅速松垮、坍塌。

    中巴车内气氛一时凝重。

    “惜玉,还听得到吗?马上要暴发山洪,零接到了你没有?”江流石也跳上了车,坐在了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影迅速开启中巴车,向后面出口急速倒车。

    基地车瞬间开启疯狂加速,轮胎在地面摩擦出吱吱的尖锐声响。

    “……零背着我,从后山下去了,现在我们正在往万寿庄方向赶。你说的没错,确实有山洪暴发的样子,我看到很多泥土都堵塞在了溪流里面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堰塞湖……岩石在崩塌……”冉惜玉话语有些疲倦,但很急促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在万寿庄附近等我们,我们过去接应你!”江流石沉声道,听到冉惜玉的话,他心里面最后一个石头落地。

    冉惜玉被接应到,那就全体成员都安全了。

    中巴车轰隆的一下,如同猛兽出闸,倒出了大门外。

    影猛的打了下方向盘,基地车一个漂亮的甩尾,在狭窄的通道里硬生生完成了九十度的掉头动作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?哈,给我打!”

    看到冲出来的中巴车,周笑川先是一愣,继而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你了!

    “军长,万一杨司令在车上怎么办?”那副手在旁边提醒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直接迎来了周笑川冰冷而杀气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狗,还是杨司令的狗?谁给你吃饭,给你女人玩?”

    那副手恍然大悟,直接跳上装甲车,一把踹翻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机枪手。

    “打,都给我狠狠打!”

    机关枪的子弹,如暴雨倾泻到中巴车身上。

    一些地方打在了中巴车前方的撞角倒是没事,打在防弹玻璃上,出现了一道道白痕。

    “警告!基地车受损,损伤程度,2级,前防弹玻璃耐久降低百分之二十……”

    江流石不禁暗自庆幸,幸亏基地车升级了很多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防弹玻璃、气囊轮胎,还有外壳包括的特殊合金材料,强度都增强不少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基地车,被机关枪这么一扫射,恐怕最少损伤程度能达到5级,电力系统都要瘫痪。

    而现在,对于星种的提示信息,江流石直接忽略掉。

    这点损失,他还能承受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考虑受损的时候,如果基地车停留在这里,被山洪吞没。

    那几乎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开空气炮,撞过去!”

    面对拦在面前的军士重卡跟装甲车,江流石对影冷冷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