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间,周围一切暴动的植物,都定格了。

    那些冲出地面,张牙舞爪的树根僵硬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其中几条树根沾染泥土的根须已擦到孙坤的屁股,硬生生停住,吓得孙坤背心一凉,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刚刚交织缠绕成的蔓藤墙壁停止了蠕动,被张海粗壮的手指哗啦的一下,狠狠撕裂开了一人多高的口子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顺着开出的口子,向外急冲。

    刚冲出没两三步,他们就听到了奇异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那是轮胎在光滑路面上急剧摩擦,传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被蔓藤缠绕的铁门,骤然被庞然大物轰地撞开,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变成一团碎铁、木屑。

    基地车像是一头凶兽冲了进来,狰狞的撞角闪烁冰冷金属寒光,席卷一股腾腾水气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面前的中巴车,张海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其实是石影小队所有人都眼睛一亮,不约而同吐出了一口长气。这下安全了!

    “快上车!”

    黑色皮衣的影,靓丽身影端坐在驾驶座上,立刻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张海等人赶紧跳上了车。

    江流石在上车门前,停顿了下脚步,回头向甬道深处望去。

    在甬道尽头,香雪海娇躯被一根根碧绿蔓藤缠绕住。

    一些蔓藤将她美好的身段勒得凹凸有致,死死钉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香雪海已动弹不得,大腿根的伤口伤到了几根血管,失血过多让她头晕目眩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江流石回望的时候,香雪海正看向大门处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,她渴望活着。

    可她也知道,这辆冲进来的中巴车,不是来救她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杨锋忽然不能动弹,但毫无疑问现在是石影小队最好的逃生时机。

    这样的残酷末世,她并不指望江流石会妇人之仁,大发慈悲的来救他。

    那样就错过了最好的逃生机会。

    更何况比起花斑豹小队队长的背叛,石影小队已经做到一个盟友该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果然,江流石目光只是停顿了几秒,已冲向了中巴车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香雪海抿了抿嘴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杨锋站在原地,保持半弓着背的姿态一动不动,眼睁睁看着江流石他们冲进中巴车,肺都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动!”

    他大吼了一声,竭力反抗那股压制自己脑域活动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终于,在他精神高度集中反抗之下,他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他能动的那一瞬间,在万岁山的山顶上。

    狂风暴雨中的冉惜玉,忽然一声痛哼,她头痛得要炸裂。

    精神力量压制敌人,如果敌人的意志、精神反抗力量越强,对于她是个很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特别是杨锋这种能控制植物的异能者,对于植物的精细控制原本就让他精神力比普通异能者更强大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下反抗,让冉惜玉身体摇晃了几下,靠在了树上,脑袋昏昏沉沉的,几乎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嘴角却保持了一丝欣慰的微笑——她终于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,帮石影小队逃脱。

    江流石等人一上中巴车,中巴车立刻轰鸣着向后面倒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几十个身穿军装的身影,正飞速向杨锋所在赶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些人的速度十分惊人,一个个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他们是杨锋属下的异能者特战队,在丧尸横行的今天,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里厮杀出来,能活到现在,都有不凡的本事。

    在听到半山腰那栋建筑物传来的动静后,他们就立刻赶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发之后,几辆军用重卡,也跟着向将半山腰的军事建筑疾驰过去。

    沿途的几处塔楼,对准半山腰方向架起了几挺轻型机关枪。

    杨锋对于军队建设很严格,算得上乱世中的一朵奇葩。

    他手下这些冒牌军,虽然比不上正规军,但也训练有素,所以才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占领苏北大半的地盘。

    一会儿,军事基地各处布置了天罗地网的严密封锁线。

    透过被撞开的大门,杨锋也看到了外面明晃晃正在接近的车灯,杨锋嘴角挂了一丝冷笑,整理了下被电得焦黑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安心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觉得凭自己和段老大二人,就能将香雪海带来的人玩死。香雪海自以为筹谋已久,但她手底下有什么货色,杨锋又岂能没有过了解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支突然冒出来的什么石影小队,段老大又怎么会死!

    不过现在,凭自己这座军事基地的武力,杨锋已经可以预见那中巴车是如何被机枪、手雷撕碎的情景。

    甬道里,已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地面上到处都是尸体和被斩断的树根、蔓藤。

    两边的墙壁里,都是坑坑洼洼的坑洞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,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?!?br />
    杨锋转身看向香雪海。

    香雪海咬着牙关,她艰难地摸向了自己的腰间,那里藏着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尊严被杨锋这杂碎践踏,不让自己清白的身体被他侮辱!

    以前不曾,今后也不会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杨锋手向香雪海一召。

    刷的一条蔓藤缠着香雪海的娇躯,甩向杨锋。

    香雪海尚未掉落,杨锋伸手一提,像是掐着一只鸭子,将香雪海脖子一把掐住,悬在空中。

    香雪海一时间呼吸困难,脸色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啧,想自杀?”杨锋一把夺下了香雪海手中的枪。

    这一刻,香雪海的眼神彻底变得灰暗了,内心无比绝望!

    受了重伤的她,根本就不是杨锋的对手,在他面前,连自杀都无法做到!

    杨锋则露出了狰狞的笑意,他今天损失了一条恶犬,还被伤成这样,但最终,他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这就是实力带来的!

    接下来,他要看到石影小队去死!

    他们驾驶那辆中巴车就想冲出军事基地,怎么可能!

    杨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潜入进来的,但是这些人可以活着进来,绝不可能再活着出去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然间,杨锋听到了一阵轰鸣声。

    他立刻扭头向铁门方向看去,只见刚刚倒车出去的那辆中巴车,竟犹如一头暴兽汹汹的冲了进来!

    杨锋顿时瞳孔一缩,这辆车不立刻逃走,居然转头?

    这是在找死!被堵在这栋建筑物里,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,杨锋看到,中巴车在逼仄的甬道里冲刺,最前方有一个巨大的V形撞角,旁边还有一圈小撞角。

    整辆中巴车杀气腾腾!

    这辆车,是来撞他的!

    香雪海听到异响,心中一动,循声望去,她就看到了坐在中巴车副驾驶上面的江流石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眼神,依然冷静而沉着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香雪海,还看了香雪海因惊讶而微张的樱唇,跟眼睛里闪亮起来的光,希望的光。

    “冲撞、防御!”

    江流石心念闪过,坐下的基地车油箱疯狂燃烧柴油,涌出一股巨大的动能。

    冲刺的速度简直跟飞一样,引擎轰鸣声震耳欲聋!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杨锋勃然大怒,这些人死到临头,还想杀他!

    在这里逼仄的空间开车,稍不注意中巴车就会被卡住。而且这里是他的领域,他要捏碎面前的中巴车!

    杨锋心念一动,大地深处一根根粗壮的树根,纷纷向中巴车轮胎、车底冲刺过去。

    两边的墙壁上,一根根蔓藤嗖嗖缠绕住中巴车的车厢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不论是地下伸出的粗壮树根,还是两边蔓藤,全被撞碎。

    甚至都没有在中巴车外壳上留下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中巴车在“冲撞”状态下,动能何其恐怖,这藤蔓根本无法缠住它。

    杨锋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的蔓藤,可是连重卡都能够掀翻,怎么会掀翻不了区区一辆中巴车?

    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多想,中巴车以碾碎一切的气势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咬牙,抓住香雪海,转身往里面跑。

    “追!”江流石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杨锋的人伤了江竹影,让她还有张海、孙坤都落入险境,江流石怎可能放过他!

    甚至江流石心头的杀意,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强烈,此人他必杀!

    而香雪海,对这女人的坚强和果决,江流石也有着一丝欣赏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香雪海,落在杨锋手中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杨锋往前狂奔,身后不断出现藤蔓,阻拦中巴车。

    江流石提着枪就来到了碉堡内,黑洞洞的枪管,从小碉堡里钻出,对准了杨锋!

    感应到一股死亡?;?,杨锋回头一看,顿时心中一寒,他对江流石死神一样的枪法印象深刻,之前还险些被击中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一根根的粗壮树根从他背后伸展出,形成了一堵堵无死角的盾牌,同时杨锋提着香雪海,疯狂地朝里面大厅跑去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被杀,后面他的人赶来,石影小队必死无疑!

    然而,轰轰轰!

    中巴车在恐怖的速度下,不断往前撞击,那些树墙在中巴车的力量和撞角面前,根本就像是纸糊的一样,纷纷被撞碎。

    仅仅几秒钟时间,中巴车就已经出现在了杨锋的身后。

    杨锋的头皮都炸了,怎么会这么快!

    他看向了香雪海,这女人拖累了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杨锋不甘心地一声低吼,将香雪海丢向了中巴车,同时一条藤蔓朝着香雪海的身体刺去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!”杨锋头也不回,冲向了大厅。

    香雪海的身躯在空中洒出几滴血花,她的脸色苍白无比,娇躯瘫软无助。

    即便感觉到下方刺来的藤蔓,即将穿透自己的身体,但死亡?;?,香雪海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不远处,还有正在飞速行驶的中巴车,似乎马上就要撞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,啪的一声枪响,蔓藤轰然碎裂。

    同时,中巴车猛地刹住了。

    从极动到极静,中巴车的轮胎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香雪海跌落在中巴车面前,她难以相信,自己居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中巴车门开了,江流石的身影出现在了香雪海面前。

    即便是受伤严重,香雪海身上依旧有一种奇特的气质,令人有一种?;?*。

    香雪海此刻失血严重,脸色苍白,她模糊的视线里,只有江流石的脸庞。她竭力看着江流石,微微张着嘴巴。

    从无比绝望,到现在活下来,香雪海简直跟做梦一样!

    江流石说不上多帅,他在末世前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,身材瘦削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现在,经过基地车的基因营养液改造,他身形比从前高了一些,也壮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香雪海望着江流石,当江流石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时,她身体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暖流,一种久违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在末世一个人打拼了这么久,香雪海连睡觉,从来都是浅眠,只需要一点风吹草动,她就会立刻惊醒。只有在这个时候,她终于有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绷紧的神经终于松懈,嘤咛一声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她失血过多,赶紧给她治疗!”

    江流石将香雪海抱回了中巴车内,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李雨欣早在一旁准备好了,冲江流石点点头。

    刚刚江竹影上来,李雨欣就立刻替江竹影疗伤了,现在来不及休息,香雪海就被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?!崩钣晷懒⒖汤吹搅讼阊┖C媲?。

    看到李雨欣已经开始给香雪海治疗,江流石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江哥,现在怎么做?”张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能控制植物,而且里面一定有很多障碍,不方便我们中巴车冲撞。反而他仗着能控制植物,有很多腾挪、躲闪,攻击我们的空间!”江流石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那难道放过他吗?我们已经惊动基地里的军队了!”刚刚在门口,孙坤也看到了雨夜中,从军事基地各处赶来的人和车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会被包围,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杀死杨锋,那真是不甘心!

    不过,只要是江流石的决定,孙坤和张海都不会有异议。

    “放过他?怎么可能。烧,逼他出来!他如果不出来,那就活活被烧死吧?!苯魇淅涞?。

    “烧?”车上的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中巴车的前脸处自动伸出了两孔黑洞洞的喷管导管,碗口粗的喷嘴,对准了大厅深处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两声闷响,两股炙热的火龙喷射出十几丈远。

    空气一下无比的炙热,连前方的空气都扭曲得跟水波似的。

    瞬间,在那火龙所过之处,都变成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的所有植物,迅速化为灰灰。

    浓烟滚滚!

    被火蛇舔到的地方,连地面的土壤都融化成了溶液般的粘稠物体。

    面对忽然燃起的狂暴火焰,车内的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燃油型火焰喷射器。消耗一颗变异晶核建造的?!苯魇难劬?,也倒映着这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这喷射器很早以前就建造了,但用到的机会不多。

    燃油型火焰喷射器:启动需消耗大量汽油,纯氧燃烧产生2000c高温。

    在这种高温的炙烤下,这些藤蔓根本就是一点就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