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又来一个送死的?香雪海,没想到你号召力还不错。这种末世,都有人替你卖命?!毖罘嬉丫ü参锔杏Φ搅私魇拇橙?,但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在江流石身上,没有感受到很强的异能者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杨锋的目光凝在地上的香雪海身上,那饥渴的目光,仿佛已经将香雪海剥成了**裸的小白羊。

    香雪??吹浇魇?,心已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可以说是她刚才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因为杨锋抓了他们,如果出去的话,还有可能被守在山头的江流石狙击。

    那么远的距离,杨锋不可能感应到江流石他们的存在,不会有什么准备。

    以江流石身上那把amr-2狙击枪的超强穿透力、杀伤力,如果是将杨锋爆头,即便杨锋身体完全木质化,也不可能活。

    但现在,江流石偏偏进来了!

    “杨司令,我投降。我们花斑豹小队全体投降,我们队有两个异能者,能帮你的,饶了我们吧。我们是受香雪海这婊@子蛊惑才过来!我们愿意给杨司令你做牛做马,不要杀我们!”

    香雪海带来的人中,一名瘦削中年人,忽然扑通的给杨锋跪下。

    他正捂着自己的腹部,刚才他被地下钻出的树根给扎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队长?!”花斑豹小队其他成员看到下跪的中年人,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惊呆倒不是拒绝投降,在乱世,为了生存向强者屈服太普遍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惊讶于他们的队长,投降的速度有点惊人,一点面皮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跪下,你们没看到杨司令的强大吗?我们打不过!”瘦削中年人振振有词,“况且这是乱世,给谁卖命不是卖命?活着才最重要!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彻底绝望,连香雪海那么强都打不过杨锋,更何况还有个段老大。

    反观他们这边的人,死的死残的残,毒狼小队的人包括齐定发在内,甚至都差不多死绝了!

    既然打不过,那就该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识时务者为俊杰?;ò弑《邮前??好,我不杀你。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!”

    杨锋很豪气的挥了挥手,恢复了平日的领袖态度。

    香雪海眼睛闪过一丝激愤,花斑豹队长竟敢当叛徒!

    她平时对这些人可不??!

    “香雪海,你还有什么说的?你大势已去。最好是乖一点?!彼抗馍ㄏ蛎媲暗南阊┖?,那躺在地上的柔弱美女,让他激动得脸上浮现了病态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谢杨司令不杀之恩!”花斑豹小队队长大喜过望,跪在地上连连冲杨锋磕头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锋的面前骤然出现了一面藤蔓组成的墙壁,其中一个点上冒着青烟,被撕开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花斑豹小队队长贴在地上的脸,惊喜的表情凝固,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后脑勺开了个洞,红白脑浆溅了一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吃惊不小,循声望去,就看到江流石走了过来,两只手分别举起了一支54手枪,枪口还冒着青烟。

    “如果投降,那就是敌人了。对于敌人,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?!苯魇蚨ㄗ匀舻牡?。

    将任何风险扼杀于萌芽状态,是江流石在末世的生存信条之一。

    花斑豹小队队长背叛,那么有可能不久就会对他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江流石自然立刻将他击毙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花斑豹小队队员,瞬间被江流石冷酷无情的作风震慑,脑海里想起了江流石枪法的恐怖,站在原地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藤蔓后,杨锋的脸颊处流出了一丝鲜血,江流石刚刚两枪,一枪打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一直防备着所有人,说不定也被打中了。

    杨锋的脸瞬间铁青,江流石的行为,无疑是狠狠打了他脸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真是轻视这闯进来的小子了,这么微弱的能量波动,连是不是异能者都不知道,居然也如此嚣张?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也看到了段老大和张海!

    段老大的双掌,开始在跟张海的比拼中占据上风,一点点将张海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流石其中一支枪骤然指向段老大。

    段老大已经听到了枪响,偏偏他手掌被对面的张海抓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死!”

    段老大不再理会江流石,低沉的喝了一声,鼓足身体最后一丝力量再次暴起。

    他要一鼓作气干掉面前碍手碍脚的臭小子!

    张海瞬时陷入?;?,手指头关节咯嘣作响,在段老大鼓荡的蛮力面前,愈发的弯曲,眼前就要被硬生生折断——

    “?。。。?!”张海大吼着,全身的力量都激发而出,他一定要抓住段老大。

    “江哥,杀了他!”

    突然,江流石脚下的地面,鬼魅般钻出一株根茎,向他腹部凶猛急刺。

    这时,段老大的脸上也露出了狞笑,趁现在,杀了张海,再杀江流石!

    “哥,小心!”江竹影看到刺出的树根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但她说话的前一刻,江流石已倒翻着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机能强化,加上获得的血脉力量和增强的敏捷,对于事物变化的反应甚至远超一般异能者。

    踩踏在湿润的地毯上,他都能感觉到地毯下方树根犁开土壤带来的轻微震颤。

    杨锋控制树根想要偷袭他,前一秒就被江流石察觉到了地下的异样,及时跃起躲过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尚未落地,江流石瞳孔里寒光一闪,就已经扣下了扳机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54手枪穿透力十足的子弹,瞬间射到了被张海缠住的段老大胸前,贯入了心脏部位的胸前肌肉之中。

    段老大身体筋肉仿佛钢丝铁网,但,终究挡不住子弹!

    段老大心脏处的背脊,一道鲜血飚射出。

    他像是挨了一铁锤,身体重重向后方摇晃了几下,浑身力量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,瞳孔扩散。

    直到死,他都不能接受他被江流石用手枪打穿了心脏的事实!

    而且对方还是在受到攻击后,躲避的过程中,没有任何瞄准过程,直接一枪击杀!

    张海一下压力大消,虎吼一声,抓紧段老大双手的手指骤然发力。

    咔嚓两声响,段老大两只手硬生生被张海撕裂,鲜血狂飙。

    段老大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众人吃了一惊,那个恐怖的杀戮机器段老大,就这么被江流石杀掉了?

    这是何等惊人的枪技,人尚在空中,就精准地命中了段老大,直接将肉身强悍,耐力惊人的的段老大轰死。

    从江流石开枪击毙叛变的花斑豹小队队长,到他击杀段老大,只不过两三个眨眼的时间。

    变化快得让杨锋都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杨锋怒了。

    他愤怒不是对段老大死亡的哀伤,而是段老大是他的一条忠狗,恶犬。段老大的异能,很强!

    这冲进来的枪手,竟杀了他的狗,以后他就少了一份称霸的力量!

    这如何叫杨锋不愤怒?

    杨锋一双手搭在了土地里。

    他的手居然蒙出了碧绿苔藓似的东西,开始迅速植物化。

    一瞬间他体内的植物化细胞疯狂的向地下大树的根茎涌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小心,杨锋细胞已经变异得植物化,他能控制植物!”江竹影在一旁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小心,我观察到大量的细小红点向地下涌去,是冲向你的方向!”冉惜玉的声音,也出现在江流石脑海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头一凛,结合江竹影跟冉惜玉的话,他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论近战,江流石可没有自信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神经与脑域强化,反应力快了十倍不止。后面又增强了血脉力量,在全力爆发下,他的爆发力很恐怖。

    他仿佛一只猎豹,转身、加速、跳跃。

    一下落到了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刚才他站立的地方,土地龟裂,无数根茎仿佛一群毒蟒倾巢刺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些根茎去势不减,将甬道上空的岩石壁顶捅出了大洞。

    刚才如果是江流石还站在那个地方,恐怕已被刺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杨锋一愣,这已经是江流石第二次躲避过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难道这小子会未卜先知?

    那可是从地下发出的攻击。

    他阴狠地看了江流石一眼,这小子即便是现在,脸色依旧无比平静,不见任何慌乱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,早就被自己这一手恐怖的控制植物异能吓得不行。

    想到这小子强杀段老大的那一幕,杨锋就感觉很不好,他有一种很危险的直觉,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!

    杨锋一声闷哼,身上的植物细胞再次疯狂涌出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植物细胞的涌出,整个空间的每一寸地方都在他脑海里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杨锋的脸色立刻白了一下。

    植物细胞里携带着他的力量,使用出去越多,对他的消耗越大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人不死,就是他死!

    “江哥,赶紧撤离出去,整个军事建筑全是密密麻麻的能量红点,你们会被包围的!”冉惜玉焦虑的声音,骤然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军事基地里的其他人,都在往这边赶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心中一动,目光迎上了杨锋那杀气凛凛的眼神。

    杨锋现在两只手都贴在了地上,双手像是一段木头,爬满了碧绿色的绿意,跟整片大地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他面前则是一片片的藤蔓,将自己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江流石的射击也难以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这个杨锋,确实很棘手!

    “张海,撤!”

    江流石心里咯噔一下,继续留在绝对很凶险!

    他赶紧向身边的张海招呼了一声,疯狂向外面跑。

    “孙坤,将竹影交给我!我背她!”

    掠到孙坤旁边时,江流石将孙坤搀扶的江竹影一把接过,背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江竹影尚未开口,就发现自己已趴在了江流石宽厚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能待了!”江流石吼道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的人纷纷跟着他的脚步,向门外拼命跑去。

    虽然身处陷阱,江竹影趴在江流石身上,却并不慌乱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身后,响起了几声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几个花斑豹小队的成员,被大地密集钻出的树根扎成了窟窿。

    江流石他们幸亏反应得快,脚下的大地在迅速的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每跑一步,刚刚路过的地方就开始蠕动,像是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大量的树根仿佛活了过来,犹如巨大的蚯蚓蠕动着,紧紧跟随在他们屁股后面,疯狂刺来。

    几次都有树根要扎中石影小队的人,都被江流石的54手枪抬手轰断。他的射击能力简直精准到可怕,反应也十分惊人,愣是在这些树根中杀出了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正要接近破碎的大门,忽然,大量的蔓藤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嗖嗖嗖,大量蔓藤迅速的在空中交缠,组成了绿色的厚厚墙壁,将他们的去路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来开道!”

    张海粗壮的十指,猛的插入了蔓藤组成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些蔓藤……有鬼了……”张海马上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没成想这一插,根本没有见底,蠕动的蔓藤反而纠缠上来,将他十根手指狠狠缠绕住。

    这时候,脚下地面开始汹涌,杨锋的植物化细胞蔓延到了江流石他们脚下!

    “冉惜玉,对杨锋精神压制!能做到吗?”江流石脑海中喊道。

    他要争取时间!

    他刚刚接到了影发过来的影像,基地车只距离这栋军事建筑百米远!

    不过,江流石也不知道冉惜玉能否做到。

    从遥远的山顶上,对军事建筑里的杨锋作精神压制,毫无疑问,对于冉惜玉是场很艰难的挑战。

    这段距离,已是冉惜玉的极限边缘。

    而在暴风雨中坚持了这么长时间,她早就在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我能行!”冉惜玉一咬牙,暴风雨中的柔弱身躯一晃。

    骤然一道精神波动,向前方不断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半公里——

    一公里——

    两公里——

    冉惜玉这一刻,脑海中锁定了代表着江流石他们的精神光团,以及杨锋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个念头,一定要做到!

    在这个重要关头,她必须要发挥出自己的作用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波动,直指杨锋!

    军事建筑内。

    “抓到了你们了!”察觉到植物细胞已蔓延到了江流石他们一伙脚下,杨锋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坏他的好事,卸掉了他的左膀右臂,他要这些人成为自己植物的养料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忽然脑子一阵剧痛,瞬间对植物细胞失去了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懂得精神异能的异能者在附近!”

    杨锋立刻明白了脑子剧痛的原因,然而明白也没用了,在这一刻,他的攻击失效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