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美洲食人花?”

    江竹影在队伍最后面,看清楚了那吞噬了黑衣大汉的鲜花模样后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在末日降临前,看的书很广泛,她曾经在一本介绍亚马逊流域的书籍里看过一种食人花,就跟面前杀人的食人花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书中的食人花,远远没有面前的这么大,这么灵活。

    这株食人花三米多高,而且是几个呼吸间就长这么高,这根本是怪物!

    “老大,小心了,这地下的树根有古怪?;褂姓庑┞?,像是活的一样,邪门!”张海在旁边大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小心两边!”

    孙坤双手双脚像脚蹼一样,倒立在墙壁上,他手里提着铁棍,将两根刺过来的粗壮蔓藤狠狠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那蔓藤绿色汁液飞溅,被打断了一截后,剩下的蔓藤像是受了惊吓,迅速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身下的一个毒蛇小队异能者,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那名异能者被眼前的诡异场景吓得魂飞魄散,刚大叫着转身要跑,面前就窜出了一截尖锐树根。

    那树根倏的一下,直接穿进了他张开的嘴巴里,穿出后脑勺。

    又有两个树根钻出,噗噗两下,从他身躯贯入。

    他像是被三竿长枪钉在了空中,两手低垂,双腿悬着,鲜血顺着树根咕噜、咕噜流淌。这些鲜血都浸入了土中,被这些植物给吸收了。

    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偷袭队伍就死了五个人!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都没想过的情形。

    众人都乱了。

    段老大的蛮力和金钢铁骨震慑人心,四周冒出的杀人植物令人心悸……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起风了。

    风起得怪异,起得格外锐利!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尖锐的风声像是笛子在撕心裂肺的吹,地上冒出的那些树根、甬道两边张牙舞爪的蔓藤。

    瞬间在风吹了过后,噗噗噗的断了一地。

    刚才还嚣张肆虐的蔓藤、根茎、食人花,一下被扫除干净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,在前方的香雪海长发猎猎飞舞,浑身围绕了一层暴烈狂风。

    尖锐的呼啸风声,就是从她身边传出。

    甚至在灯光的照耀下,仔细看去,香雪海周围的风像是一层层的波浪,有细密的纹路。

    周围墙壁上的泥土翻飞,被割出了无数细密裂缝。

    一些被切割掉的蔓藤叶子,被狂风卷入香雪海的身边,瞬间被切割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原来香老板的异能是对空气的控制,制造风,形成风刃!”看到这一幕,江竹影明白,刚才的蔓藤、树根,都是被香雪??刂频姆缛姓抖?。

    难怪这香雪海敢想袭杀杨锋,果然是艺高人胆大!

    这样的能力,是大范围内的片杀。

    要掌控每一片风刃斩断一根蔓藤、树木根茎,对于风的控制力更要达到一个很高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?!?br />
    甬道深处的杨锋鼓掌起来,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,仅剩的一只独眼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敢闯进这里来??胤?,你的异能果然很强。不如这样吧,我这个人惜才,香老板你只要现在投靠了我,我们阵营的第二把交椅就给你坐,怎么样?”杨锋呵呵说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冷哼一声,她哪里会相信杨锋的鬼话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这里有个铁笼,就是专门给我准备的?!毕阊┖@淅涞厮档?。

    “啧啧,香老板你听谁说的鬼话?不过我这里确实还剩下一个笼子,如果你想进去住,我当然欢迎?!毖罘嫠档秸饫?,舔了舔嘴唇,脸上也不由自主得露出了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神情,顿时让香雪海刺激不小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该死!”即便是平时很有素养的香雪海,这时也忍不住露出了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万刃强袭!

    香雪海身边缠绕的无数风刃,尖锐的呼啸着,在空中错乱的打着旋,仿佛无数盘旋的飞镖射向杨锋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可真像是一只暴力的小野猫啊,不过我喜欢!”杨锋瞳孔里闪烁异样的光,“但是想杀我?你要更暴力才行。这样就想动我?简直笑话?!?br />
    面对香雪海的愤怒一击,杨锋竟站在原地,浑然不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蔓藤、根茎从墙壁、地下窜出,在他面前交织。

    眼看蔓藤越来越多,要形成一堵墙壁。

    这时候,江竹影出现在了香雪海身后。

    江竹影末世之后,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厮杀。即便从前跟香雪海没有并肩作战过,她惊人的战斗嗅觉依旧能准确把握战机!

    她手上,正抓着一根粗壮的树木根茎。

    “那再加上我呢?”

    霎时间,耀眼的电光闪亮了所有人的眼睛,粗如蟒蛇的电流,骤然从江竹影手中爆发而出,钻入了根茎中。

    江竹影每天都吃的是变异兽肉,加上一次次战斗的积累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变异细胞,其实一直都在潜移默化的增强中,发射出来的最强电流,已从从前的千丝万缕,到现在汇聚在一起,能粗如蟒蛇。

    电量也远远比从前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这个甬道里,杨锋平日为了培育盆栽、滋润土地下的大树根茎,有意增加了里面的潮湿度。

    此刻潮湿的大地以及蔓藤、根茎,都成为了电流的天然导体!

    就连张海跟孙坤都被电得汗毛直立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好好受,一瞬间身体刺痛了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一片大地都成了导体,他们自然也遭了波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竹影控制范围的话,他们就不仅仅只是受到一点点波及而已了。

    当然,江竹影对电流的控制,还是没有香雪海对风的控制那样精细。

    如果她对电流控制再精确点,电量释放控制在一定范围内,刚才张海他们都不会被电。

    不过被电流主要攻击的对象,杨锋身上到处都是蔓藤,相当于被无数的电线缠绕。

    江竹影释放电流的时候,他心已沉了下去——糟糕!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杨锋发出一声怒吼,大量的藤蔓瞬间挡在了他前方。

    随即,电流轰在这些藤蔓之下,顿时连藤蔓都被击穿。

    砰,杨锋的浑身噼啪的闪烁出丝丝缕缕的电花,整个人都被电翻出了几米远,重重砸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他浑身僵硬,皮肤都在冒烟,四肢都在不受控制地抽搐。

    那段老大同样在庞大电流的主要方向上,被电得惨叫一声,五脏六腑都如同被火烧过,浑身筋肉一阵剧痛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香雪海双眼一亮,噗噗噗。

    不能动作的杨锋,瞬息间被无数风刃笼罩。

    无数的风刃都贯入了他身躯里,顿时,无数细密的伤口在杨锋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一些伤口甚至贯穿了内脏、脖颈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张海等人不由握紧了拳头,脸上掠过喜色。

   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就算是变异兽也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香雪海很谨慎,望着杨锋身躯躺着的方向,手中再次涌出了一团锐利风刃——她要确认杨锋是否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忽然,香雪海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脚下土里有动静!

    她身体平时就训练有素,这时候纤腰狠狠向旁边一扭,带动整个身躯向一旁翻转。

    噗噗噗,她刚才站立的地方,几根根尖锐粗壮的树根骤然钻出。

    虽然挪移开了一些,香雪海大腿依旧被其中一根树根狠狠洞穿,并被挑飞出去。

    她惨叫一声,重重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大腿根部,鲜血咕嘟、咕嘟流淌。

    原本白皙光滑的大腿,被贯穿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艰难的抬起头,看向杨锋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杨锋已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样子说不出多狼狈,军装已经碎成了无数的布条劈挂,身上到处都是焦黑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身上许多贯穿性伤口,皮肤、血肉居然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蠕动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血肉纹理,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人的血肉,而是像木头一样,血也是在肌肉的缝隙里流动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的人从来都不少。我自从成了杨司令,遭遇的暗杀有37次,不过没有一个人的成功。你也不会成功!”杨锋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能保持刚才那种睥睨的姿态了,他此时看起来十分地狼狈,心里更是仇恨万分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变异能力改变了他的身体机能,恐怕刚才那放电丫头跟香雪海的配合,早让他嗝屁了。

    “你全身细胞已经植物化了?”香雪??辞宄罘嫔丝谟系难?,瞬间明白过来,杨锋的异能竟然如此恐怖!

    杨锋不仅能操纵那些植物,他还跟植物一体化了!

    杨锋狰狞怪笑,脸上浮现得意:“我跟你们这群低下的异能者可不同,我可是控制自己的变异异能进化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里的每根植物我都能控制,都遍布着一些我的活性细胞??梢运?,我能精准的控制这里的每一株植物,这里就是我的世界,我的领域!在这里,没有人能杀死我!”杨锋每一字,仿佛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香雪海,你绝望吧,我要活抓你,关进笼子里,每天都好好疼爱你!”

    这个香雪海居然让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杨锋癫狂、愤怒,同时让他心里面的那种控制欲沸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植物的领域?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包括江竹影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还怎么打?

    她已醒悟过来,杨锋这家伙是变态,靠她的能力根本杀不死。

    实力跟杨锋差距过大!偷袭行动,失败了!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江竹影脑海里升腾起。

    她当机立断,保命重要。

    可她刚想跑,杨锋瞳孔一寒,盯紧了江竹影。

    嗖嗖嗖。

    两根蔓藤一左一右,从墙壁里钻出,向江竹影的脖颈缠绕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被套住,两股巨大的撕扯力量下,江竹影肯定要脖子被扯断。

    香雪海受伤的时候,江竹影早就有了警醒。

    她不闪不避,两只手一下抓向了蔓藤。

    两股电流从手心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电流洗礼下,两株蔓藤在空中迅速被电得干枯、焦黄。

    “小娘们敢电老子?老子要活抓了你!”

    段老大这时已清醒过来,身影如泰山压顶,向江竹影飞扑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江竹影放电不过一秒钟。

    江竹影每一次放电,并不是持续性放电,那样对于身体的要求负荷太高。

    她每一次全身细胞积蓄电力,总有个间隔期。

    虽然间隔期随着她实力的提升越来越短,但到现在最少都需要两秒钟的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段老大扑过来时候,江竹影刚刚才放完电,她眼神中闪过一股凌厉,生死关头,潜力爆发,再次强行打出了一股电流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段老大的双臂打在了电流上,发出了一声惨叫,但他的双臂也砸到了江竹影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江竹影顿时感觉到,自己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一般,双臂传来咔擦一声响,顿时剧痛袭来。

    江竹影心知肚明,她的手臂可能骨折了!

    疼痛和连续放电的脱力,让江竹影往后连退了好几步,浑身发软,一时间有些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段老大,他连续被电流击中,身上到处都是焦黑的伤口,他发红的双眼紧盯江竹影,恨不得将江竹影生吞活剥!

    明明是个柔弱的小女生,但他却没能杀死,反而再次被创。

    不杀了她,段老大不甘心!

    张海和孙坤立刻冲过来接应江竹影,而一名毒狼小队的成员,则偷偷靠近了段老大。

    趁他病,要他命!

    然而这名异能者刚一靠近段老大,段老大忽然低吼一声,一手准确无误的从腋下伸过去,抓住了那人的面门。

    巨力涌出,那人在惨叫中硬生生被捏碎了脸骨,瘫软倒地。

    空气里弥漫了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段老大眼球都差点被电爆掉,但他的身体变异是全身细胞变异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很强大,能让人骨骼、筋脉强壮,肌肉力量比金刚猿还强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异力量,让他的抗击打能力变得格外凶悍。

    眼珠子都沁出了丝丝缕缕的血珠子,段老大依旧有力气向江竹影冲去。

    他誓杀江竹影!还没有一个女的,能让他吃这么大亏!

    但江竹影,她的双手已经不能抬起来,怎么攻击?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张海冲过来,一把将江竹影扔向了孙坤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张海大喊。

    这次的敌人,可以说是他们见过最为可怕的。

    原本是偷袭,没想到却是送羊入虎口,掉进了别人的领域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海猛地转身,双手抓住了段老大的拳头。

    他五指关节异乎寻常的粗壮,一根根的仿佛钢管,将段老大的去路拦住。

    张海同样是肌肉力量变异者,只是他的变异范围很小,只是双手的十根手指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擅长机械维修,各种改装,但在战斗方面的作用一直不算大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的手指展示出了惊人力量,居然能跟段老大抗衡一二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段老大感觉已经疯狂了,他眼球凸出,巨大的身躯和石头般的拳头压得张海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近距离面对端老大这样恐怖的敌人,张海的内心也有恐惧!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“老子也能战斗!”张海大吼道。

    他和孙坤都在拼命训练,就是为了不做拖油瓶!

    原本他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,末世后,也只是个普通的异能者。但人生一世,再平庸,也能找到闪光的时刻。

    此时对于张海来说,就是这样一个时刻,这时候,他绝不能后退!

    在末世,很多时候幸存者之间都是为了活下去,而抱团取暖,互相利用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的张海,没有分析利弊,只有一个念头,宁死不退!

    “老张!”江竹影望着张海,但孙坤却已经拖着她朝门而去。

    孙坤的双眼发红,但他知道张海的意思。张海已经将老大的性命,托付给他了!

    “老大,快走。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没法跟江哥交代!”孙坤强拖着江竹影准备撤退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门外忽然突突突的响起了枪声。

    孙坤顿时脸色一白,这么快杨锋的人就来了!

    他心脏狂跳的同时,默默地握紧了铁棍。

    江竹影浑身一震,望向了大门。

    难道真要死在这里?

    “老大,你能自己走吗?”孙坤的声音,在江竹影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胸膛剧烈地起伏着,说不怕,是假的!

    但张海都拼了,他又怎么能当缩头乌龟!

    一连串的枪响之后,蔓藤密布的大门被扫成了窟窿,砰砰几脚被人踹垮。

    “老大,走!”孙坤提着铁棍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熟悉的身影却瞬间从大门里钻了进来,灵巧地闪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江哥?”孙坤一眼认出了来人。

    一冲进来,江流石就看到江竹影垂着双臂,脸色惨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瞳孔里瞬间燃烧起了两团火。

    果然出事了!

    “哥!”看到江流石的身影,江竹影眼泪再也憋不住,刷的一下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,我没什么事,快,快去救张海!”江竹影喊道。

    张?;乖诤竺?,挡着段老大!

    “我知道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在他冲过来的过程中,冉惜玉正不断地向他提供最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江流石此时看到江竹影的模样,心中已经涌起了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孙坤,你带竹影到一边去?!苯魇醋耪饴侵参?,像是原始丛林一样的建筑物内,冷冷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