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雪海立刻转过头,冷冷看了一眼身边的齐定发:“老齐,这就是你带来的人?”

    事先香雪海早就跟众人说好,任何行动都要听她指挥。

    即便是石影小队提出的一些要求,那也是征求过她香雪海的意愿的。

    哪里像乔三这样,不顾纪律独自行动!

    香雪海自然很恼火。

    坑道里,齐定发不以为意的食指挖了下耳朵:“香老板,偶尔要多相信一下自己人嘛。乔三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他不以为意的口吻,令香雪海脸色一下冷了下来。她平日给了齐定发不知道多少好处,可这家伙分明就是养不熟的狼!

    香雪海闷哼一声,没有再出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乔三的身手很不错,几个呼吸间就已经靠近了那醉酒大汉身边。

    他能改变自己肤色融入周围环境里,加上天黑,乔三的身影根本用肉眼难以判断。

    他绕到了醉酒大汉的身后,掏出了锋锐匕首,一把捂住了醉酒大汉的嘴巴。

    一刀割喉!

    那醉酒大汉本来是个不错的异能者,却在乔三偷袭下不明不白地就做了鬼。

    乔三小心地大汉的尸体放倒在地,大汉抽搐着,喉咙里面的鲜血浸入了泥土中,流淌在了旁边铁门缠绕到地面的蔓藤苗上。

    那蔓藤的细苗,肉眼难辨的悄悄悉悉索索的探入了铁门的上方……

    军事建筑的大厅里,所有的太阳能灯都已经打开。

    只是这栋建筑,到处都是各种蔓藤、植物,许多枝叶、蔓藤将光线过滤得有些阴暗。

    “司令,这末世好啊,以前我们可没有现在这样快活自在?!?br />
    段老大拍打着面前赤**人的屁股,兴致很高。

    在这末世,还能喝到酒,还能玩美女,想杀谁就杀谁,还有什么比这更痛快?

    杨锋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段老大在喝酒,他却滴酒不沾。

    他虽然喜欢收集美女,但是在酒和毒品上面很自控,这些东西都会削弱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有野心的人来说,是需要远离的东西。

    酒,不过是他用来笼络、控制人的工具。

    忽然,杨锋身体一震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,被段老大一下发现。

    “司令,发生了什么事?”段老大知道杨锋的异能,能提前察觉到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有老鼠潜进来了,还杀了黑牛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段老大勃然大怒,黑牛是他的得力手下,刚刚喝酒喝多了出门去撇尿,竟然就这样死了?

    “好玩,还不止一只老鼠?!毖罘媸持钢С抛哦钔?,沉默神思了片刻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人!”段老大立马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这里是我的领地。我们陪他们好好玩玩?!毖罘孀旖锹冻鲆凰坎腥痰奈⑿?,手上的美女忽然被他掐紧了修长脖颈。

    啪嗒的一声轻响,连哀嚎都没发出来,那美女的尸体就逐渐冰凉。

    “好,司令,我们一起陪他们玩玩!”段老大来了兴致,大手紧紧捂住了面前美女的嘴巴。

    那美女双腿在地上拼命蹬了几下,瘫软不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,我说什么来着?!?br />
    看到乔三杀人后,又打开铁门潜了进去,齐定发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他平时是个不苟言笑的人,但是今天,屡屡被石影小队压制,他心中不爽,话格外的多。

    “不服从纪律,擅自行动,出了什么事情,你们毒狼小队要承担后果!”香雪海冷冷丢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为了这次偷袭,筹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,暗自推演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挑选的队伍居然不听指挥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原定计划,可不是像现在这样发展!

    如果那乔三的潜行被发现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个后果,香雪海长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只能用最直接、最暴力的手段,速战速决!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异能者,杨锋怎么样都要死!

    乔三偷偷潜入铁门,心里面别提多得意。

    进入铁门了之后,让他奇怪的是,这里的植物竟多得出奇。

    一栋军事建筑里面,大厅的上方盘踞着一株株的蔓藤,将灯光的光线都削得黯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周围还摆着一株株的盆栽,上面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、植物,一些花草十分艳丽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地面上虽然铺着地毯,但是乔三明显感觉到地毯下是泥土,有一股土腥味,踩上去也很松软、潮湿。

    乔三走得小心翼翼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是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冥冥中,他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身体有?;ど?,走在阴影里的乔三既小心,又大胆,不断前进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米,穿越一个甬道,面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的将军椅上,斜躺着一个独眼军装男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“杨锋?”

    看到那军装男,他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杨锋脚下瘫软了一个美女,看样子是被玩得累了。

    杨锋旁边,坐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——段老大。

    两人都在喝酒,气氛浓烈。

    看样子根本没有发现乔三的潜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石影小队的人,老子要拔得头筹了!”

    乔三一阵兴奋,脑海里已幻想起自己砍掉杨锋跟段老大的脑袋后,在江流石面前威风的样子。

    立下这么大功劳,他能够分得的利益,自然也不会少了!

    他杀了杨锋后,就算被段老大发现了,他也不怕。那时候香雪海、齐定发他们应该冲进来了!

    十米——

    六米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直等乔三潜行到了杨锋的背后,杨锋依旧没有发现乔三的存在。

    乔三暴起出手,匕首划出弧度,精准无比的向杨锋喉咙割去。

    他暴露身形到出手的一套动作,行云流水,不知道练习过多少次。

    就算是闭着眼睛,乔三都能找到敌人喉咙的位置。

    眼看匕首要割破杨锋喉咙,眼看鲜血飞溅的熟悉一幕就要重现。

    乔三赫然发现,他匕首在距离杨锋喉咙尚有三寸距离的时候,被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抓住他匕首的,是杨锋的手。

    这只手冰冷、干枯,触碰着像是一段木头。

    乔三不寒而栗!

    被发现了!

    他讨饶的话还没说出口,瞳孔里已经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拳影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响,乔三头颅竟被势大力沉的一拳打爆掉。

    “想阴我们杨司令,找死!”段老大不屑的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右手鲜血淋漓,沾的都是乔三的血。

    这时候,段老大全身上下都长出了一根根粗壮、坚硬的毛发,像是一根根钢针竖立起。

    肌肉隆起,原本就高大的身躯再次拔高,坚硬膨胀的肌肉将身上的皮衣都硬生生撑破。

    一块块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,仿佛岩石堆叠。

    他此刻看上去,就像是一只暴猿。

    香雪海等人一冲进铁门,背后的铁门忽然哐当的关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关门声,在深幽的回廊上回荡。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不小心?”

    香雪海心一沉,这下子肯定让杨锋警觉了!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我们关的!”殿后的江竹影摊摊手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吸引。

    那紧闭的大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了一道道的蔓藤。

    碧绿色的蔓藤在蠕动,仿佛活动的蚯蚓,一点点的将大门完全封锁。

    最后大门不见了,只剩下了蔓藤组成的绿毯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江竹影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好邪门!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忽然一个东西,向香雪海等人飞过来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落在香雪海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乔三?!”齐定发惊怒交加,看清楚了尸体的模样后忍不住怒吼。

    “原来来访的客人是漂亮的香老板。我杨某人真是蓬荜生辉?!?br />
    杨锋的身影,出现在了回廊的尽头。

    段老大高大的身影跟在他身后,手里还拿着一瓶白酒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的喝了一口酒,将酒瓶砰的丢下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都别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对!他们被发现了!”

    悬崖边缘,冉惜玉的精神力一直在追逐着江竹影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感知里,军事建筑里原本不动的两个小红点,忽然快速迎向了江竹影他们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江竹影他们的潜入被提前发现了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又是一道闪电划过。

    瞬间的光明里,江流石看清楚了,江竹影他们消失在铁门之后。

    门外的土里翻涌出了一根根的粗壮树根,将铁门缠绕、关闭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一幕,令他震惊,这种情景,前所未见!

    江流石心里面想到了一个可能,浑身不禁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如果猜测是真的,那么江竹影恐怕是面对了很可怕的对手!

    “事情不对劲,我下去支援。你留在这里监视,有任何情况都通知我!”

    江流石神色凝重的吩咐冉惜玉。

    后者微微一愣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也看到了那被蔓藤封闭的铁门,看上去确实很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照顾我自己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虽然口气依旧镇定,但眼神里的一丝焦虑,依旧被冉惜玉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和江流石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,冉惜玉也知道江流石和江竹影之间的兄妹感情。

    现在江竹影涉险,江流石又怎能不急!

    江流石点点头,翻开身后的军用背包,拿了一把95式冲锋枪抄在手里,两把54手枪插在腰间,迎着风雨跳下了那溪水汹涌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影,基地车冲上来,江竹影恐怕有危险!”

    跳进沟壑里的时候,江流石心里面传达出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万岁山前山,距离军事基地一公里外的荒林里。

    一辆中巴车在暴风雨中,被浓密的树叶遮掩。

    影平静的坐在副驾驶,认真的关注着远方的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身为基地车管家,影虽然长了一张美艳的脸,其实比江流石还无趣,不苟言笑居多。

    李雨欣在旁边拿着一本医疗书籍,反复的翻阅。

    她有些心神不宁,几次想要找影说话,但又因为影身上的那种冷清气质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,影平时也是不怎么说话的。

    忽然,影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“江竹影他们碰到了麻烦,我们要立刻支援上去!请系好安全带!”影说道。

    基地车启动速度太快,动力太猛,像李雨欣、冉惜玉几次都曾经碰得鼻青脸肿过。

    所以在江流石特意嘱咐过影之后,她现在都会特意提醒一下。

    江竹影碰到了麻烦?

    李雨欣愣神了,影是怎么知道的?现在末世可没有什么手机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嗯,对了,应该是冉惜玉通知她的吧。

    李雨欣知道冉惜玉的精神力很强,但她没想到,冉惜玉的精神力全力施为也不过就覆盖两公里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位置,已超出了冉惜玉的精神力覆盖范围。

    “嗯,零呢?”李雨欣刚靠在座椅上,系上安全带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影却没有说话,基地车迅速启动,犹如一只暴怒的野兽冲向军事基地的大门。

    尚未靠近,那紧闭的大门已轰然洞开。

    同时中巴车的车门也随之打开,一个猫一样的少女灵巧的从车门蹿了进来。

    是零。

    看到零手中闪烁寒芒的匕首,和她脸上尚未被雨水冲刷干净的血迹,李雨欣已然明白零为什么刚才不在基地车里了。

    在暴风雨中,中巴车疾驰的行驶声被风雨很好的掩盖了,加上影神乎其神的车技,深夜中的中巴车,仿佛一个幽灵,没有引起任何军队人员的注意。

    半山腰的军事建筑里。

    长长的甬道上,段老大摔碎了白酒瓶后,脚步在地上重重一踩踏,身躯跃起。

    他脚下踩踏的地方,红色地毯撕裂,陷落出三寸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强大的冲击力下,他庞大的身躯竟跳起七八米高,接近了天花板的顶端,降临下来的时候,毛茸茸的身体活脱脱像是一头巨猿,悍然俯冲向香雪海。

    “死娘们,我们司令正缺你这只美**!”

    段老大两只手环抱,咧嘴大笑,居然是想要将香雪海直接活捉。

    香雪海眼睛里闪过一缕寒芒。

    这时,她身边传来一声嘶吼。

    一对粗壮无比的手,架住了段老大环抱下来的双臂。

    这双手的肌肉,是平常人五六倍粗,膨胀得像是水桶。

    双方的肌肉碰撞,顿时发出了一声闷雷般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香老板,杀了杨锋,速战速决,这只猴子我来对付!”说话的是齐定发。

    乔三惨死,齐定发被激怒了,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身为异能者,乔三的异能就是肌肉突变,他的所有肌肉,都可以被完全激活,增强,简直就是人形杀戮机器。

    两股同样强悍的力量碰撞,彼此都能听到对方骨骼在巨力压迫下咯嘣作响。

    齐定发很快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,他双臂的肌肉力量明显更强,开始一点点的将段老大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跟我比力气?我能徒手扛起悍马H2,段老大,老子今天要将你撕了!”齐定发怒吼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段老大嘴角咧出一丝诡异笑容,忽然他仰起头,重重向齐定发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当我们不存在是吧?傻逼!”

    齐定发旁边一个黑衣大汉,手里捏着一把砍刀直劈段老大的脖颈。

    没想到段老大竟然都不躲闪一下。

    铛的一声金属撞击声响,那黑衣大汉手中的砍刀竟然崩碎。

    反观段老大,脖颈上只留下了一道白痕,他的头依旧凶猛的撞击上齐定发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铁锤重重砸到,咔擦的几声脆响,齐定发脸骨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他甚至惨叫都没有发出来,直接满脸塌陷,五官都挤成了一团,鲜血、脑浆迸溅。

    “嘿嘿,比力气?老子不但力气大,身体骨骼还刀枪不入。这世界上谁能杀得了我?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毒狼小队的成员齐齐惊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猝生!

    突然墙根一处艳红色的鲜花盆栽破裂,迅速膨胀到两米多高。

    花蕊就像是巨兽的大嘴张开,将一个猝不及防的大汉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根粗壮的树根,从土里钻出,仿佛毒蛇一般,狠狠的将一名黑衣人扎了个对穿!

    整个甬道里面的盆栽,还有地上一根根钻出的树根,都变成了杀人利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