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、噗。

    山沟暗哨里的潜伏人员,被拦腰斩杀,尸体腹部伤口里红白的肠子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鲜血混着雨水蜿蜒。

    国字脸青年乔三墨绿色的肤色,恢复了正常,从那暗哨是士兵的尸体旁站起来。

    乔三,毒狼小队的头号打手,拥有跟变色龙似的异能,能根据环境改变自身肤色,最为擅长暗杀、侦查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口气,解决掉了藏在万岁山下的三个暗哨。

    他得意的向齐定发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齐定发神情没什么表示,眼神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。

    毕竟出力的是他毒狼小队的人。

    乔三有意看了江流石那几个一眼,却发现江流石正跟旁边美女说话,浑然没望这边一眼,他不由心中一阵气闷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竟无视他!

    “这趟路程很辛苦,你要保存体力,我背你走!”江流石看着身边的冉惜玉,

    冉惜玉作为精神力变异者,虽然脑域精神力强大,但身体素质比起江竹影来说差多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在大雨中走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山洪奔腾的溪流、泥泞的山岭……大风大雨下一路上走过来,即便是江流石身体强化过后都感觉累,更何况冉惜玉。

    她此刻被大雨浇成了落汤鸡,脸色苍白,走路的时候身体发抖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的行动,江流石计划是将石影小队分成了两队人马。

    一队是出于战斗力考虑,他、江竹影、张海、孙坤。

    另外一队是待在基地车里,影、零还有冉惜玉和队医李雨欣。

    影自然不用说,基地车虽然能自动驾驶,江流石不想要将一些秘密曝光。

    况且有这个基地车管家在,江流石跟她心灵相通,有什么情况都能迅速通知她。

    零是变异系异能者,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军事基地,还需要靠她偷袭城门的守卫。

    李雨欣身为队医,战斗不是长项,留在车里比较好。

    只是冉惜玉是个外柔内刚的性格,她知道石影小队这次偷袭行动,就是为了寻找她妹妹引起的。

    冉惜玉想要为队伍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,执意要去江流石的队伍。

    江流石执拗不过,就没再拒绝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力侦查,对于整个队伍的存活确实有好处。

    即便敌人潜伏,也能提前侦察到敌人位置。

    刚才乔三将万岁山山脚下的暗哨顺利清除,就有冉惜玉的一份功劳,是她提前感知到了三处暗哨所在的潜伏人员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能行?!比较в衩蛄嗣蜃?,摇摇头,拒绝了江流石的好意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要来帮忙的,怎么能变成拖油瓶呢?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,在漆黑的暴雨中响起。

    一株腐朽的老树,在暴雨的摧残中垮塌。

    大树顺着山势轰隆的向江流石等人所在滚过来。

    前方开道的张海跟其他几个异能者,鼓动力气,将滚过来的大树硬生生推开。

    冉惜玉受了惊吓,脚在湿漉漉的山石上踩空,惊呼一声向后跌去。

    这条山路,可都是坚硬的山石,后脑勺磕到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只有力的大手在她即将磕到岩石的瞬间,将她抱住。

    然后拦腰用力一甩——

    冉惜玉一阵腾云驾雾,等回过神来,她发现自己跑到了江流石的背上!

    “别乱动,你是我们队伍唯一的精神系变异者。这黑夜、暴雨,刚好适合你发挥特长,你什么都别管,保存体力就可以了!”江流石声音很沉稳,跟他的背脊一样沉稳。

    冉惜玉一颗心噗通噗通地加速跳动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黑夜里,没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,她都依旧低得几乎要贴上江流石的背,一阵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除了父亲,她还是第一次匍在其他男人的背上!

    虽然依旧有风雨打在身上,但面前这个男人的背脊传来的阵阵热力,让她温暖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种别样的情绪,在冉惜玉内心里滋生蔓延。

    “哥,你赚到了哟,我家惜玉姐的身材可是好得很?!苯裼霸谂员咝∩男ξ?,眼神调皮的在冉惜玉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风雨的浸润下,冉惜玉身上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勾勒出婀娜的身段。

    甚至一些地方已春光外泄,幸亏这天色够黑……

    不然冉惜玉真是要害羞死。

    江流石本来古井不波的神情,顿时有些僵硬——竹影个死丫头,是不是平时对她管得太松了?

    在末世前,江流石是不折不扣的宅男,跟女生接触很少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个很有情趣的人。

    背着冉惜玉,他竭力做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,被江竹影这么一调侃,就像是戳破了一个窟窿,他心理顿时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冉惜玉现在是紧紧贴在他背脊上,身体机能的大幅度提高,让他身体各处很敏感。

    他都能感觉到冉惜玉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,还有那柔软的身躯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也紧箍着冉惜玉光滑紧绷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额,江流石,你在想些什么?”察觉到自己走神,江流石连忙将一些念头驱赶出内心。

    现在哪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点,现在开始继续登山了!齐老大,这个山头你踩过点,你来带路!”香雪海的声音,从前面传来。

    她也累得够呛,雨水打湿的头发都贴在了脸颊上。不过比起杀杨锋的决心,这些都不算什么!

    “要登山了,待会抓紧一点?!苯魇蜕?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“嗯”的一声,气息吐到江流石耳畔,痒痒的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队黑影在夜色和风雨的掩盖下,出现在了万岁山后山山顶。

    江流石将工具环、安全绳等都抛到了地上,浑身出了一层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,就算是张海都气喘吁吁了,在对抗暴风雨中攀爬千米高的山峰,他们都吃不消。

    江流石却感觉身体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基因改造液体激发的血脉力量,快速的血液循环,让他身体一**力量源源不绝,完全可以适应高强度、持续性的力量型运动。

    冉惜玉从江流石背后默默的爬下来,在旁边吃了一些风干的变异兽肉干。

    零有一手好厨艺,特地把一部分变异兽肉做成了行军粮。

    这样基地车不在身边的时候,石影小队的人也能够随时吃肉补充能量。

    众人都开始默默恢复体力,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。

    站在山崖旁,他们肉眼已经能看到半山腰上,那栋被掩映在茂密树丛中的军事建筑。

    一些树叶缝隙透出的灯光中,依稀可见军事建筑里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那就是今天晚上的目标!

    “军事建筑里面有三个人,应该是异能者。另外在外面有两个人,分别在两个岗哨里面?!?br />
    冉惜玉感应了好一会儿,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大雨倾盆,漆黑的云层里有闷雷滚过,不时有电蛇撕裂开浓浓的黑暗。

    片刻的光亮中,依稀可以看到几百米远外那半山腰处的轮廓。

    半山腰上的建筑,除了那栋醒目的军事建筑外,还有两个哨塔在外面耸立着。

    “哨兵就交给我了?!鼻侨战羰种械睦?,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两枪解决掉?!苯魇谂员咄蝗坏?。

    香雪海微微一愣,这样的暴风雨,这样的黑夜,这样的高度,都不利于狙击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一击致命,那些哨兵万一喊起来,事情就大条了!

    但面对江流石那种理所当然的自信,香雪海沉思片刻:“务必要一击致命!”

    很明显,在乔三和江流石之间,她选择了相信江流石。

    如果能远距离狙击掉哨塔上的士兵,风险程度确实比潜伏过去小。

    旋即她深邃的眼眸,带着一些期待,凝在了那个年轻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乔三在旁边脸色冷了下去,不爽地看了旁边的齐定发一眼。

    齐定发脸色同样阴沉,这个香雪海,这么信任一个外人?

    万一江流石失败,那任务也就失败了,这么重要的事情,香雪海居然直接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毒狼小队的队员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江流石自顾自的匍匐在了悬崖后的一处岩缝里,拿出了黑黝黝的amr-2狙击步枪,对准了哨塔方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闷雷响起,闪电划过,天地间有了片刻的光亮。

    香雪海沉静的心,一下提了起来,盯紧了匍匐在悬崖缝隙里的江流石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江流石开启了脑域神经视野。

    闪电撕开的片刻光明里,周围的一切事物运动轨?;郝吕?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滴滴雨滴的坠落轨迹,百米员外的哨塔里站岗的士兵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帘,被他视野锁定!

    哒的一声枪响,被暴风雨的风声掩盖。

    amr-2的后坐力顶了下江流石胳膊。

    他镇定自若的迅速退膛、上弹。

    又是哒的一下,江流石拿起了手上的amr-2狙击枪,从悬崖缝隙里撤离。

    “搞定了?”香雪海询问的目光看向江流石。

    她内心有些震撼,这是何等的自信,狙击手通常都会确认猎物死亡。而江流石开枪之后,都没看第二眼就收起了枪,毫无疑问是确定猎物已经死亡。

    “嗯?!苯魇懔说阃?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出发!”香雪海向身后的众人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等等,香老板?!逼攵ǚ⒆叩叫卤?,盯紧了两个哨塔的方向,“总要确定人死了,我们才好下去。万一出现什么差池怎么办?我们的命可比别人面子重要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眉头微皱,这个齐定发,话中带刺啊。

    齐定发话音刚落,一道闪电又再次劈下。

    天地间顿时耀如白昼。

    这下子众人都看得明白,那两个哨塔,其中一个哨塔的塔基下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哨塔护栏边,一个哨兵双手摊开吊在护栏上,大半的身体垂着任凭风雨冲刷,显然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齐定发脸上肌肉抽搐了下,闭嘴了。

    其他队伍的人,都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不管是暴风雨对狙击弹道的影响,还是这黑暗对于狙击视野的干扰,能够在几百米外,两枪爆掉两个哨兵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神乎其技的狙击技术。

    难怪吴老大一伙人会那么轻易地栽在这群外来人的手里!

    “出发,都跟着我!”香雪海向众人招呼道。

    然后她回头看向了江流石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跟冉惜玉就留在山头,用火力支援我们,任何人逃出来?;蛘呦胍刖陆ㄖ?,都让他死!”

    江流石的狙击能力太可怕了,这种能力在远处更能发挥作用。而冉惜玉是精神系异能者,她的精神领域覆盖范围可以到达两公里,自然也没有必然潜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?!苯魇蝗缂韧难杂锛蚨?。

    一群人跟香雪海顺着悬崖的小道下去,江竹影等石影小队三人跟在最后。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点,有任何不对劲赶紧撤离?!苯裼熬氖焙?,江流石忽然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不大,刚好让三个石影小队的队员听到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不管是宝贝妹妹,还是张海、孙坤这两个队员,都比什么任务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啦哥,你妹的本事别人不知道。你还不知道?嘻嘻,我打不过总跑得过?!苯裼靶θ萸崴?。

    她知道江流石一直放心不下她,不过在江流石找到她之前,她也是一个人拼杀出来的,江竹影早就想让哥哥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惜玉姐,等我去帮你把消息问出来?!苯裼岸匀较в袼档?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老大在,死不了?!闭藕8锢ご蛄烁稣泻?,赶紧追随香雪海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冉惜玉张开精神领域,紧密地跟随着江竹影他们,而江流石也趴在了岩石上,通过狙击镜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情况。

    香雪海发现的这条密道,是山洪冲刷下来的溪流水道,弯弯曲曲。

    虽然碎石多了点,但确实是通往半山腰那军事建筑的捷径,而且水道深邃,人潜伏在其中不易发现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剪断了一截铁丝网护栏后,众人匍匐在了路基旁的一处坑道里。

    距离那栋树木浓密的军事建筑,不过三十米远。

    那军事建筑的铁门,忽然开了一下,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军装、有几分醉意的大汉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坑道里钻出了一个人,迅速向那醉酒大汉冲去。

    “乔三?!”香雪??吹秸庖荒?,顿时神情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