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北。

    末世前的苏北是旅游圣地,城**河港交错,湖荡密布。但现在的苏北,就和处于末世中的其他城市一样,死寂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苏北的一座军区营房。

    这座军区营房依山而建,铁丝网跟一座座碉堡、塔楼,以及一段段十米高的混凝土墙,构筑成了森严的防御体系。

    在末世前,这里是一支驻苏部队的营房,这些防御设施,都是末世后才修建起来的。

    在营房内外,则种植着大量的植物,许多营房都被绿藤覆盖了,乍一看,营房和绿植覆盖的山体都连成了一片。而这也是这座军区营房的特色。

    暴雨如瀑。

    绵密的雨在天空中倾泻下来,一遍遍的浇透着整座山峰。

    许多残缺的尸体混合着血水,在山脚下冲刷出一道道的血色沟壑。

    轰隆的汽车引擎声中,几辆三面装了钢板的军绿改装越野车,顺着通往水泥路面气势汹汹的冲入了军事基地。

    半山腰耸立的一座高大军事建筑里。

    大厅中央幽幽的闪烁着一盏太阳能灯。

    穿着军装的高大中年男人,正围绕着一座铁笼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这铁笼里很奢华,笼内地面铺着光滑油亮的狐皮毯,四周挂着熠熠生辉的珍珠、宝石。

    铁笼上碗口粗的锁头上,烙印着三个血色小字——香雪海。

    这样的铁笼还有三个,并排在一起,里面都用铁链栓着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三个美女都穿着开裆裤,四肢着地,屁股后面挂了一根动物尾巴。

    她们正盯着军装男,嘴里呜呜的讨好着,眼睛里有渴求的光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铁笼锁头上,分别都有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些名字的主人,在末世之前,都是苏北赫赫有名的明星、贵妇。

    当年艳压群芳,牵动苏北无数男人的荷尔蒙。

    昔日不可一世的美女,被军装男的皮鞭彻底驯服成了美**。

    “司令!”

    段老大带着几个大汉,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没谈成。香雪海那个贱婊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她完全不给司令面子,一口拒绝了司令的提议——我建议现在就带人将她一锅端!妈个巴子,就她那几个人几条枪,我们拉一个加强排去就能给她推平!”

    段老大脸色不忿,将身上的皮衣巴猛地拉下,露出了上身精赤的腱子肉。

    “老二,别着急?!本澳凶旖且莩鲆凰啃θ?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他是苏北军事基地的司令杨锋。

    他眉梢有一道疤痕,一直蔓延到眼角,左眼是已经瞎掉了,瞳仁一片灰白色。

    这让他的独眼,低头的时候有种很疯狂、阴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也没想着香雪海那边会答应。我只是试探下那小狐狸精的态度。只可惜,这世界上有些人只认鞭子!”杨锋舔了舔嘴唇,感觉一阵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表面虽然平静,但香雪海的态度,让他内心里很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贱婊子,已经是第几次拒绝自己了?”

    当初,香雪海就是从他手中逃走的,到手的肥肉飞了!

    杨锋瞳孔一缩,他手上陡然多出了一根黑色长鞭,鞭梢犹如毒蛇,狠狠抽向了铁笼子里的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凌厉的鞭痕,在白皙的皮肤上带出了一道血印,也带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老二,去准备准备,等这场雨过了就动手!”一边抽打着铁笼里的美**,杨锋脸上一边浮现了病态的红晕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癖好。

    杨锋的癖好就是收集美**,越多越好,越辣越好。

    他很期待香雪海被关押进笼子里,在自己的皮鞭下慢慢摇尾乞怜的动人模样。

    “司令,早就等你这句话了!对香雪海那贱人还试探什么,凭我们的实力,早就可以把那贱人关进笼子里了!”段老大在旁边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他等的就是这句话,一路上回想起香雪海的嚣张态度,他心里别提有多窝火。

    盯着段老大的笑脸,杨锋眼皮下闪过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只会打打杀杀那是蠢人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杨锋发展到今天,看似是一路厮杀过来。但哪一次拼杀,他不是占尽便宜?

    如果能够让香雪海乖乖投靠,不用战争,他根本不会损失一点兵力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攻打香雪海的地盘,因为他耐心被耗光了。

    香雪海那一片地方,是通往几个大城市的必经之道,战略要地,有很多资源进出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段老大刚回头,没走两步就差点撞到了一个匆匆进来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老头子浑身水哒哒,蓬头垢面,穿着一件样式老套的夹克,看上去营养不良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孙老头,你跑这里来干嘛?”段老大眼神一扫。

    “嘿,我……我找司令?!彼锢贤汾ㄚㄒ恍?,有点不敢看段老大的凶煞目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杨锋手中黑色长鞭,在地上嗒嗒的刷响,侧着头冷冷看向孙老头。

    “司令……”孙老头吞吞吐吐,手心冒汗,嘴里嗫嚅了半天才道:“……司令,今天这雨落得有点狠咧……你知道我以前是搞水利的。现在到了雨季,富阳河河段堤坝我看过了,不稳,要不要加派点人去守一下?”

    杨锋笑了,露出了八颗雪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黑色长鞭,忽然再次窜起来,虚空中凌厉的抽到孙老头脸上。

    势大力沉的鞭痕,在孙老头脸上、肩膀上挂出一串血痕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孙老头惨叫一声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孙老头,我留你一条命做什么?你不明白?我给你一口饭吃,你就要有能吃这口饭的价值。这点小事也来找我?”杨锋目光犀利。

    杨锋有野心,待在苏北这个小地方,他并不甘心。

    末世来临前,他是苏北当地一个军营里的营长,临时接到任务,去将那些社会精英、上流人士接出来,统一送到指定的一处军区营房,之后再赶往中海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要发生什么事,杨锋还当这是一件美差。名单上的人,有不少他都听说过,但只在电视上,新闻上看到过。而其中就有香雪海。

    香雪海不仅是明星,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,从商从政者都有,可以说是背景显赫。

    但杨锋刚将这些人接回没多久,灾难就爆发了。不仅是那些被接回的人中,包括大量官兵都变异成了怪物。

    军队大乱,杨锋却异能觉醒。这种情况下,他没有帮忙稳定局面,反而纠结了一帮人,迅速占领了军营区域,以此为根基,一步步地蚕食苏北周围的势力。

    当时那些活下来的精英,什么商业大亨,他都一枪毙了,只留下了一些知识分子。至于那些名媛,则都沦为了他的玩物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苏北当之无愧的土皇帝,手下了变异人数十个,军队上万人,各种军队轻重武器、弹药充足。

    他还学着以前皇帝打江山的样子,想要建立一套领导班子,什么水利部门、教育部门都养了人。

    面前的孙昌鑫,以前就是水利部门的一个专家教授。

    但水利部门,又不是研究丧尸、植物的科学家,对于他的势力发展并没什么实质性好处。

    杨锋平日都懒得管。

    挨了一鞭子,孙昌鑫失魂落魄的离去,苍老的脸上已彻底失去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没人管,乱世啊……水来了也好,总比被丧尸吃了好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军事基地大门外,倾盆大雨噼啪浇下,老头子形销骨立,目光呆呆的看着山脚下,铁丝网前挂着几个被子弹打残的丧尸。

    那些丧尸嘴里嗬嗬有声,双手在虚空中徒劳的张牙舞爪,猩红的眼睛里透着饥渴。它们有些没了手脚,有的肚子上一个大洞,却依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雨已下了三天。

    傍晚的郊县,大雨中的能见度很低。

    郊县的门口,一条通往远方的偏僻道路上,横七竖八的挂着几具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的鲜血被四处冲刷。

    一些远方已隐约能听到丧尸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这是通往杨锋所在的军营区域最近的一条路。现在最后一个奸细解决,可以出发了?!?br />
    香雪海认真的对江流石道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偷袭杨锋,香雪海让江流石等待的这几天,她在郊县里进行了一场大清洗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鱼龙混杂,一些人当中自然混入了杨锋的奸细。

    平日里,她对一些事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但现在要出一趟远门,这苏北郊县作为她香雪海的大后方,她不想要有任何动乱。

    非常时刻,当然要动用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目光淡淡的从地上尸体扫过,点点头,转身向中巴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这一条近道山路居多。你确定不需要我们给你安排一辆改装越野车?我们老板不久前弄到了一辆乌莫尼克越野车?!彼祷暗呐⑻嵝训?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个时刻跟着香雪海的女孩,算是香雪海的助手,叫建玲。

    乌莫尼克越野车?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眼睛一亮,乖乖,这玩意儿比枭龙还强悍啊。

    在末世之前,世界上鼎鼎有名的越野车,号称越野之王。

    不过再强悍,能够跟江哥的怪物车比吗?这些人,还是太不了解江哥了。

    张海跟孙坤对望一眼,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这车,不比乌莫尼克差?!苯魇6倭讼?,说道。

    孙坤摇了摇头:“江哥说话还是谦虚了,在江哥的车前面,那乌莫尼克就是一坨废铁?!?br />
    乌莫尼克再牛,能在丧尸群中坚持多久?但中巴车不仅能坚持,还能冲好几个来回!

    “那……江先生的车跟在我们后面吧?!苯嵛⑽⒅辶酥迕纪?,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。

    她好心提出建议,结果这些人反倒吹起牛来了。

    建玲又看了一眼那辆内饰豪华的中巴车,在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两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江流石大概是不想放弃奢华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他们这次是去战斗,九死一生……就算他们战斗力强,但用这种轻敌的态度去面对杨锋怎么行?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老板选择了石影小队合作,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?!苯嵝睦镉裘频叵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