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杀了吴老大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?!甭蘅〗幼潘档?。

    这苏北的势力,就看手底下有多少人,少了吴老大这么一支队伍,香雪海的损失可不小。

    这时,几辆车开到了停车场门口,同时出现的还有几十个人,几乎个个持枪。

    “是香雪海的车?!甭蘅〗档?。

    不知道香雪?;嵩趺创碚饧?,这一点罗俊江心里也没底。以他的层次根本接触不到香雪海,对香雪海的行事风格也不了解,只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。

    停车场这里发生流血冲突,香雪海作为这县城营地的老大,自然要赶来。

    不过当香雪海下车时,她扫视了一眼停车场内的情况,发现已经来晚了,冲突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收到报告后,香雪海就立刻赶来了,但没想到一切结束得这么快,在地上的尸体中,香雪海一眼就看见了吴老大的亲信,却不见吴老大。

    香雪??聪蛄四切┦迮酝W诺闹邪统?,还有中巴车旁边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香雪海一愣。

    几分钟前她还在和这个男人做交易,眨眼间他就出现在了这里?

    “吴老大他人呢?”香雪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!苯魇谷坏鼗卮鸬?。

    虽然香雪海带了这么多人来,但江流石并不担心,中巴车就在身后,他完全有把握冲出去。

    香雪海点了点头,一双十分勾人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:“你杀了吴老大,灭了我手底下一支队伍,给我造成的损失很大。这县城里还有很多普通幸存者,一旦丧尸来袭的时候,也都是靠我这些队伍在?;??!?br />
    对于这些异能者队伍,香雪海没有完全约束他们。实际上这些异能者也是约束不住的,这里待得不爽,他们就会换到别的势力去。

    “那香老板现在是什么意思?”江流石神情镇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盯着他看了两眼,摇了摇头:“我不想跟你动手,吴老大已经死了,跟你动手也不能减轻损失。我想问问你,有没有跟我合作的打算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江流石有些愣住了,合作?

    “没错,合作,你今天也在酒楼,听到了段大龙说的那些话吧?段大龙是苏北最大的一支势力,杨锋手下的头号干将,死忠小弟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香雪海提出和江流石合作,当然不是无的放矢。她所说的吴老大已经死了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江流石这支队伍表现出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种强横的实力,比吴老大的队伍强上太多了。而且在对付杨锋这件事上,吴老大的队伍未必就比江流石等人靠谱。

    甚至比起吴老大,香雪海更愿意和江流石这样的外来者队伍合作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件事?!苯魇比患堑?,这什么杨锋,提出要跟香雪海合作,被香雪海拒绝。临走时段大龙放出来的狠话,摆明今后会找香雪海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对帮别人解决这些麻烦,没有什么兴趣?!苯魇刹换崃粼谡饫锉;は阊┖?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找人吗?你知道杨锋是谁?他原本是苏北一支军队的一名军官,末世之后,他把一些人收拢在一起,建立了这支势力。当初在灾难爆发之前,他也来接过我的,只是在爆发的时候走散了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“当时全城警报,所有的幸存者都在拼命朝他所在的军队逃去,他也许会有一些线索?!?br />
    香雪?;耙粑绰?,江流石就转头看向了冉惜玉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脸上竭力保持着平静,但紧紧捏着的发白手指,却已经表明了她内心的震惊!

    而香雪??吹饺较в竦姆从?,嘴角微微翘了一下。虽然江流石等人只是给了照片,并没有提到这个冉云纱的身份,但香雪海是何等眼力。

    她末世前不仅家境雄厚,还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,接触过不少商贾权贵,其中不乏大富豪,大企业家。不管是冉云纱,还是眼前这个冉惜玉,都是容貌气质出众,香雪海稍一联想,就想到了冉氏集团。

    而冉惜玉这个名字,她在末世前也是听过的!她再看冉惜玉时,更加确定她就是冉氏集团的公主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妹妹当时肯定也在撤离名单中,杨锋曾经是负责撤离的军官之一,这一条抛出来,足以打动江流石和他的队伍!

    江流石知道冉惜玉此时心情剧震,他看向香雪海,说道:“谢谢你这个消息。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我就要和你合作,我如果想打听消息,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香雪海微微一笑:“杨锋可没有我这么价格公道。他虽然是军官出身,但所作所为和军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。你这样的陌生队伍去跟他做交易,他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,可能就是吞了你。即便不吞,也要狮子大开口?!?br />
    “我刚刚隐瞒了一些细节,我其实不是跟他走散的,而是自己趁乱逃走的。杨锋在意识到真正是末世到来的时候,他就要带我走,而我察觉到了他的真实企图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至于杨锋是什么企图,不用香雪海明说,江流石等人也都懂了。

    末世爆发的时候,人性中暴露出来的东西太多了。江流石见过为了?;ば掖嬲叨?,也见到过在灾难关头背信弃义的。

    杨锋就是属于后一种,而当时身边有个大明星在,不难揣测他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恐怕他怎么也没想到香雪海不仅逃走了,而且还有能力活下来,甚至也建立了一个势力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改成了现在的名字,不过仍然被他发现了,段大龙跑来跟我谈合作,根本就是不安好心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让我们帮你抵抗他们?”江竹影问道。

    香雪海摇了摇头,那双漂亮的眼眸里忽然出现了一丝杀气:“我想让你们跟我合作,偷袭他!还有什么消息,比活捉一个人,从他嘴里撬出来更方便得到的?”

    她语气淡淡的,声音很甜美优雅,但说出来的话,却是每一个字,都杀机腾腾。

    一旁的罗俊江,顿时感觉浑身一凉。

    这女人果然不简单!

    段大龙找上门来,直接让香雪海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与其提心吊胆杨锋什么时候会给她制造麻烦,不如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这份胆量与魄力,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,当对手还是整个苏北最强的一股势力时!

    “正面战斗,我没有把握,但如果是偷袭的话就不同了?!毕阊┖=幼潘档?。

    她的势力,和杨锋相差太大,香雪海就算是脑子烧坏了,也不会想着去正面和杨锋作对。

    江流石思索了一会儿,问道: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战利品平分,在问出消息以后,我会帮你寻找冉云纱,当然,报酬也就不用了,你就当是结盟附赠的?!毕阊┖K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摇了摇头:“我要优先挑选战利品。放心,价值上不会让你吃亏?!?br />
    香雪海露出了一丝微笑,伸出手道:“成交。那就合作愉快了?!?br />
    她的手指十分纤长,像是钢琴家的手,江流石握住了她的手,感觉和自己预想的有些不同。这女人的手非常柔软,握在手里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香雪海很快就将手抽了回去,她微微笑了笑,说道:“既然已经结盟了,那今晚就一起吃饭吧。我已经吩咐下去,让所有队伍都留意杨锋他们的情况了,这几天应该就会有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吃饭就不用了,等有消息的时候通知我们就行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等香雪海走后,江竹影立刻说道:“哥,这个女明星的眼睛就跟会说话一样,那叫一个柔情似水啊。不过她可能都是演的,你可不要被她忽悠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我当然知道。不过什么柔情似水,你从哪儿看出来的?”江流石无语地看了江竹影一眼,李雨欣和冉惜玉都在,她说话的时候还瞅着她们俩。

    果然李雨欣和冉惜玉都移开了视线,估计心里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!”江流石狠狠瞪了一下江竹影,每到这种时候,就提醒了江流石,他这个妹妹有多愁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错了嘛,哥哥不要生气……”江竹影根本不怕江流石,她双手抱住江流石的胳膊,小脸凑到江流石面前,一副讨好的样子,让江流石又好笑又无奈。

    一旁的冉惜玉看着这一幕,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,同时在眼底也有着一丝丝的忧伤。

    香雪海所说的,灾难爆发时,杨锋直接逃走了,剩下的军队恐怕也没有坚持多久,很快就分崩离析了吧?

    在全城,包括队伍中的许多人都突然变异成丧尸的情况下,无论是走散,还是当场死亡,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……

    “江队长,这么说你要跟香老板合作了?那这次的事情,也就没事了。只不过这件事,我帮不上你的忙,我去只能给你们扯后腿……”罗泽江小心翼翼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刚提出要帮江流石他们办事,但是转眼间江流石就要和香雪海合作,跑去袭击杨锋了。以罗泽江的实力,他可不敢掺和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这里的地头蛇吗?帮我们找到住处,另外,这几天你就去香雪海的酒楼蹲着,有什么消息,你就过来通知我们,不会少你的报酬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知道了?!甭拊蠼Φ阃?。

    江流石没有杀他的心思,这就已经让罗泽江长出了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也不担心罗泽江会做什么对偷袭计划不利的事情,有冉惜玉盯着,他光是生出这个念头都不敢。

    罗泽江很快就将自己剩下的小弟收拢了起来,然后给江流石等人找到了一幢比较干净的住所,还特地打扫了一下,有一个独立的小院。

    石影小队将中巴车停了进去,悍马则停在了门口。江流石站到二楼的木栏杆处往远处一看,一片片的青瓦小楼和石板路,还有穿梭的小溪流,很有江南水乡的感觉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些看上去面黄肌瘦,精神不济的幸存者,以及县城周围那一圈圈带血的铁丝网和深沟,这里就真的像个和平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一片湖泊。苏北本来就是水乡,除了大大小小的小河小溪外,还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水系。

    这个湖泊水系,一共有大大小小180多个湖泊,水面面积达到两千多平方公里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对于这种大片水域,并没有什么好感。他望向这宽阔的水面,水面看似平静,但谁也不知道在水面之下,隐藏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只要不接近水面,也就没什么?!苯魇牡?。

    水中的怪物虽然未知且恐怖,但至少上不了岸。

    而在岸上,人类在丧尸和变异兽的包围下,还能挣扎着求活。

    同样为了资源和更强大的实力,这些人类幸存者也在不停地争个你死我活。有可能只是为了一包方便面,就可以杀人,更何况是吞并彼此的势力。

    至于江流石,他作为幸存者,也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不过未来,当我的基地车变成一个大型移动基地时,我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资源了?!苯魇牡?。

    很多幸存者在这末世中都是活一天算一天,没有前景和未来,而这也正是末世最为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拥有星种,拥有基地车,他有前景。

    这时,随着一阵凉风吹过,天上飘下了细细的雨丝。

    青砖绿瓦的江南小镇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雨丝中,这一幕仿佛一幅水墨画,让江流石久久地望着。

    “嗯?下雨了?那正好洗个车,好多血,还被那些狗@日的用枪打了好多坑?!?br />
    “江哥看了又要郁闷,不过用他的能力随便修修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江哥,从那个吴老大那里还找到了变异晶核,给你送上来???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吨变异兽肉,罐头,弹药。要不是那些狗崽子跑了,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东西?!?br />
    张海和孙坤两人的对话从楼下传来,顿时让江流石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有水墨画,就算有,这墨水也是血红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