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吴老大看向自己,老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同时心底隐隐地还有着一种兴奋感。

    姓罗的不是说自己做不成大事吗?这下就看看,谁才是能做事的那个吧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老黑吗?你说的话,什么意思?”吴老大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这老黑什么时候做起这种生意来了?

    “怎么,你在外面碰到了漂亮的幸存者,给带回来了?玩腻了,现在想转给我,换点东西?”吴老大眼睛一转,问道。

    “玩腻?我碰都没碰到?!崩虾诤呛撬档?,接着,他将遇到石影小队的事,跟吴老大说了一下,不过,他特意隐去了这支小队一开始和一支军方小队在一起的事。

    “女人归你,我要他的车,怎么样?”老黑说道。

    吴老大似笑非笑地看了老黑一眼,说道:“一个女人?少做梦了,你要跟我合作,车上的东西,我要拿七成!”

    “七成?!我没听错吧!”老黑怒道。

    “老黑,你不傻,也别当老子蠢。女人再漂亮,只要有实力,就可以强占,可以买卖。如果只是随便动动手,那也就算了,你连他们的实力都说不清楚,就想用一个女人让我上钩?没有七成,想都不要想!”吴老大说道。

    老黑心中真是无比后悔,这吴老大简直是狮子大开口,明明是他手里掌握的资源,结果这吴老大一开口,就要七成!

    “吴老大,他们的人,都被我们队伍的罗队长带走了,现在留下的,就一个女人,还有两个异能者而已?!崩虾谝а浪档?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异能者,实力也就普通,还有那个女人,又不是异能者,能强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有十足的把握,就不用找我了,既想要我出力,又想像打发叫花子一样?”吴老大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黑心中咯噔一声,他已经从这吴老大的语气中,听出一丝杀气了。现在他是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不过分三成,也总比什么都没有强。

    而且有吴老大绑在一起,到时候罗俊江,还有那小子想要报复,也要能惹得起吴老大才行!

    老黑这么想着,最终点头道:“行!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,罗俊江已经带着江流石等人,来到了这座县城中心的一幢三层酒楼前。

    这酒楼前方是一大片的空地,两旁则停满了各种车辆。

    此时在酒楼门口也停着好几辆车,这些车倒是让江流石多看了好几眼。

    越野车,外面几乎是套了一层高密度的铁笼,上面还焊接了无数向外的尖刺,长达半尺。一辆辆车就像是豪猪一般,看上去十分凶恶。

    而在那些尖刺上,挂着许多凝固的血浆,衣服碎片等,更平添了一丝狰狞血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改装不错?!苯魇袅颂裘纪?。

    酒楼的门口,都有扛着枪的小弟在把守,楼上也能看到黑洞洞的枪口,守卫比较森严。

    这时,罗俊江已经跑到了一名守门的扛枪小弟面前,掏出了一包香烟,递了根烟过去:“哈哈,哥们儿认得我吧?我是蓝天小队的罗俊江?!?br />
    这扛枪小弟接过了香烟,还是好烟,干爽不潮,也没有被压坏,他将这根烟别在了耳朵上,说道:“认得认得,罗老大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帮我通知一下香老板,我带了客人过来?!甭蘅〗档?。

    扛枪小弟看了罗俊江一眼,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:“嘿嘿,罗老大,看到这些车了吗?今天香老板有生意在谈,你可能是要白跑一趟了?!?br />
    这些车?罗俊江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些车,不过让他白跑一趟,他怎么会乐意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这些小弟的德行,在心中骂了一声娘后,他将整包香烟都塞给了这小弟:“帮我进去通知一声啊哥们儿?!?br />
    那小弟接过香烟,笑了笑:“那我去试试?!?br />
    “真是小鬼难缠?!甭蘅〗乩幢г沟?。

    其实那一幕江流石已经看到了,罗俊江特意抱怨,无非是想让江流石记他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放心,香老板这里经常有人来买卖,就算是贵客我们也可以排队等着?!甭蘅〗幼潘档?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名小弟就出来了:“罗老大,你们可以进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走?!甭蘅〗沤魇热私肓舜筇?。

    一楼的大厅,不必要的东西都被扔掉了,两旁则都是一排排的座椅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根据一路上的所见所闻,我推测,这香雪海在这个县城内,就是“帮派老大”,他手底下那些队伍,就是一个个的堂主什么的?!苯裼靶ψ潘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顿时瞪了她一眼:“你还挺懂啊?!?br />
    “看过电影嘛?!苯裼巴铝送律嗤?。

    大厅中已经坐着不少人了,一些人坐在前面的椅子上,后面则站着小弟,这些人都佩戴着武器,身后的小弟也个个扛枪拿刀。

    其中一批人足足有二十多人,领头的几个人都穿着清一色的皮衣,背后人人带枪,看上去气势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的怀中抱着个女人,那女人身材十分娇小,乍一看像是一个初中小女生似的,但仔细看她的面容和身材,才知道已经成年了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他直接将那女人的衣服掀开,在里面揉捏着,那女人不时皱下眉头,却什么都不敢说。她的身体在这身高将近两米,虎背熊腰的男人面前,就像是随时可以一巴掌捏碎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香雪海?!彼孀怕蘅〗氖酉?,江流石看向了大厅中间摆着的一张沙发椅。

    那上面赫然坐着一个女人,她穿着一件旗袍,踩着黑色的细高跟,看上去优雅无比。细嫩的天鹅颈,柔顺的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,不施粉黛,但五官却都十分精妙,简直就像是画报上的美人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很让江流石觉得眼熟!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那个大明星吗?末世前很火的那个,号称四小花旦之一的?”江竹影有些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顿时恍然大悟,没错,以前的大荧幕上,广告上,都经常出现这女人的身影,不过看到这么娇滴滴的女人坐在这么一大群凶神恶煞的异能者面前,而且端坐在老板的位置上……

    江流石感觉,这一幕还真是令人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