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兄弟,我们是香雪海的朋友!你们是什么人?”那名拿铁棍的异能者下了车,隔空喊道,他提着铁棍,浑身肌肉紧绷,随时准备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这时,中巴车又往前开了几米,这幸存者小队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中巴车看着倒是没什么威胁感,但中巴车后面跟着的那些军车,这些人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那些荷枪实弹的军人,黑洞洞的枪管,都是货真价实的。

    中巴车的车窗摇了下来,一个年轻男子的脸出现在了窗缝内:“我不认识香雪海。我想问下,你们是不是苏北的幸存者?”

    这异能者见江流石没什么敌意,对他们打死的变异兽好像也没什么兴趣,心中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同时也很惊讶:“不认识香雪海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外地来的?”另一名异能者也下了车,问道。

    这异能者个头不高,戴着眼镜,说话时还扶了下眼镜。

    同时他对车上的其他人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赶紧下车来搬运变异兽尸体。

    听眼镜男这么一问,那名提着铁棍的异能者也反应过来了,这车队都是外地牌照,口音也是外地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外地的幸存者来到这里,这车牌,除了中巴车,其他都是湘州的。而湘州距离这里,那可是太远了。

    他们难道会是从湘州过来的?

    但要是这区域的幸存者,没有听说过香雪海,那就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?!苯魇阃返?,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算是苏北的幸存者。我们的营地在苏北旁边的郊县。香雪海是一位老板的名字,手底下有百来号人,十几支队伍,要在这苏北混,得罪了香雪海,肯定活不长?!毖劬的衅骄驳厮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听出来这人是在震慑他,不过对这香雪海,江流石倒是有点兴趣。

    “惜玉,我们要找你妹妹的话,可以先去找找这香雪海。地头蛇肯定知道不少消息,要找人也比我们这么大海捞针容易?!苯魇范匀较в袼档?。

    在这末世中找人,自然是去幸存者聚集区找,但苏北没有建立安全区,那就只能去这些小队的地盘上找了。

    冉惜玉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江哥,我听你的?!?br />
    “能不能带我们去找香雪海?我们这里有桩买卖想做?!苯魇只毓防?,问眼镜男道。

    这眼镜男眼底闪过一丝犹豫,不过他也没有拒绝的本钱,而且这群人看上去实力雄厚,如果真的是有一桩买卖做成,香雪海收益不菲的话,他也会得到香雪海的一点赏识。

    所以这眼镜男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,就爽快地说道:“这没问题,我们刚打完猎,现在也要回去了。你们就跟我们一起吧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?!闭馐?,邵峰也下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我们已经比预计的走得更远了,接下来我们准备返程了?!鄙鄯逅档?。

    这段路程,他对江流石和他的石影小队充满了感激。要不是江流石他们,现在这种零星伤亡的情况,他真是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他听到江流石他们要跟这支幸存者小队一起前往苏北了,自然也就是到了分别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去吧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这时,邵峰突然啪一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,说道:“是!江队长!”

    这个军礼,是邵峰表达对江流石一行人的敬意,还有感激。

    行完军礼之后,邵峰转身就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着那几辆军车,心中也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返程其实是很危险的,他们来的时候虽然伤亡不大,但回去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已经奔波了这么远,新的幸存者聚集区就在眼前,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返程。

    这种军人精神,江流石很佩服。

    倒是眼镜男在一旁愣了一下,原来这些军车要走?

    “那我们也出发吧?!毖劬的行ψ潘档?。

    这眼镜男回到车上后,另一名异能者立刻说道:“怎么回事,那些当兵的怎么都走了?!彼档秸饫?,他转头望了一眼那中巴车,说道,“既然这样,我们也不用买他们的账?!?br />
    他忌惮的就是那些当兵的,现在那些军车都调头离开了,剩下一辆中巴车和一辆越野车,就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这异能者第一眼看到那辆悍马改装的越野车,就双眼发亮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那个军官对那个毛头小子很恭敬吗?说不定有点实力的。他身上的异能波动不强,不过跟他说话的那个女的,异能波动就很强了。他车上还有一个人,也是异能波动很强烈的?!?br />
    眼镜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军队当着他们的面离开,他口中那个“毛头小子”却还是一副镇定的样子,依然还要跟着他们一起走,显然是有所倚仗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么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,我们才是什么实力?香雪海都看不上我们。少动点心思,还能活得长久点?!闭庋劬的兴档?。

    他也有想法,不过他更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那异能者听了,虽然表情有些不屑,但还是默默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但愿这些人能老老实实带我们去那里才好?!敝邪统瞪?,零望着在前方带路,车顶绑着变异兽尸体的那辆车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会的,那个眼镜男不蠢?!比较в袼档?。

    刚刚眼镜男在和江流石对话的时候,她一直都在感应着眼镜男的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“零,你原本在苏北,你也没有听过香雪海吗?”江流石问道。

    零摇了摇头:“苏北没有一个大型的安全区,幸存者小队各自抱团,比较分散。而且我也离开了一段时间,这些老大、老板的名字,说不定都更替了好几次了。这香雪海,我确实没听过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不同的老大,行事风格都不一样,这个香雪海也不知道是哪种类型的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“管他是哪种类型,有生意上门,总不会不做?!苯魇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