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江流石的安排,邵峰和他手下的兵都没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?!鄙鄯宥宰胖澳敲谝桓龀迳先ゴ蛏ナ男掖嬲哒辛苏惺?,他的铁锹上全是血泥,身上也溅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这名幸存者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,有些忐忑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物资,我拿走一些作为我们路上的粮食,剩下的,你们留着吧。不过坐吃山空没有意义,你们如果没有自己建立营地的能力,最好还是自己前往基地市。你们想等我们回来的话……其中的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?!鄙鄯逅档?。

    这些幸存者前往基地市,途中的确是危险重重,但留在这里,也一样危险,还会一步步走进绝境。

    而邵峰带领着小队,他根本不能肯定他们是否能够活着回去,更不用说?;ふ庑┬掖嬲呋氐交厥辛?。

    “武器也会留一些给你们,要不要走你们自己决定?!鄙鄯褰幼潘档?。

    这幸存者,包括他后面的许多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,然后转过头来说道:“谢谢?!?br />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就算江流石和邵峰他们将所有的物资都拿走,这些幸存者也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不过邵峰的话,也让这些幸存者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去往基地市,还是留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找到了?!彼锢ご哟驳嫦抡页隽艘桓鲂“?。

    钟老大的床,除了他也没人愿意碰。

    一打开小包,江流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三颗变异晶核。

    钟老大作为异能者,也要进食变异兽肉,这三颗变异晶核不管是他自己猎杀得到的,还是从他打劫的那些幸存者队伍那儿抢来的,现在都归了江流石了。

    如果钟老大还活着,看到这一幕也得再被气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从一名幸存者那,得知了变异晶核的价值。等到重新换地方的时候,这三枚变异晶核,就是他站住脚的保障,结果,都拱手送给江流石了。

    “变异晶核和往常一样,我留下了。这次大家都多分一些变异兽肉。零,你也领八百斤的份额吧?!苯魇聪蛄闼档?。

    这次零的表现也很不错,她虽然不是小队成员,但有贡献,江流石就不会亏待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零露出了意外的神色。她没想到江流石会主动提出给她分战利品。

    八百斤的变异兽肉,不是小数目,而且零作为异能者,也确实需要变异兽肉,她点了点头,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过只需要七百斤就可以了。之前我也吃了一些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“好?!奔热涣阏饷此盗?,江流石也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将需要的东西搬上车后,江流石等人便回到了之前他们清理出来的那旅馆中了。

    他们和那些幸存者不可能一起行动,更没有必要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晚饭是香喷喷的烤肉,江流石不仅吃了个饱,还喝了一罐冰冰凉凉的啤酒。

    坐在作战室内,望着逐渐黑暗下来的天空,以及比天空更加黑暗,没有半点灯火的小镇街道,江流石慢慢地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冰凉舒爽的酒液顺着喉咙流下,江流石感应着自己的身体,和基地车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基地车对他来说,就仿佛有生命一样,他和基地车之间,靠星种联系着,而星种就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江流石能够改造自己的身体,也是因为星种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感觉到有人似乎在看他。

    他顺着视线看去,冉惜玉正坐在旅馆边上,看到江流石看过来,她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不过,江流石感觉,自己似乎从这微笑中看到了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今天遇到钟老大这群人,让冉惜玉更加担心自己的妹妹了。

    越是离苏北近,她这种担忧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克制。

    对于冉惜玉的这种感情,江流石很理解,他也有妹妹。

    在末世中,谁都会怀着这样一丝期望,觉得自己的亲人还有可能活着。

    冉惜玉这么不安,大概是她心里也清楚,存活的可能性太低了,很大可能是白跑一趟的。

    “早点睡吧?!苯魇谀院V兴档?。

    这话,冉惜玉应该听到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车队吃过早饭后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除了那小镇上意外遇到麻烦外,接下来的很长距离中,江流石等人经过的都是“无人区”。

    有房屋,有丧尸,但是看不到活人。

    估计就算有活人,也不知道在什么角落躲着,江流石他们也不会刻意去找。

    只有邵峰他们会记录一些这些地方的情况,沿途上他们遇到的丧尸,有些明显感觉比末世刚开始时强了很多,虽然和变异丧尸还不能比,但也让邵峰感觉到了担忧。

    丧尸的进化速度太快了,它们不光有个体进化,还有群体进化。

    这些丧尸在城市里,已经取代了原本的人类,成为了新的一个毁灭性物种,占领了城市。

    直到第四天,他们来到了一座小城市时,才终于看到了活人。

    两个异能者,以及一群普通人,正在猎杀一只变异兽。

    这变异兽体型不算大,看上去应该是什么野猫变异而来的,十分敏捷灵活。

    他们躲回了车内,这变异兽紧跟着扑来,一爪子就在他们的车上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摩擦声。这车壳在它的爪下,就跟纸糊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其中一名异能者忽然往前一扑,速度快,力道猛,手中长长的铁棍一下子从这变异兽的下腹部穿了过去,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铁棍入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变异兽发出了一声惨叫,此时立刻又有好几枪打在了它身上,这变异兽又挣扎了一会儿,终于浑身是血地跌落在地,抽搐着,眼看不活了。

    异能者小队猎杀变异兽,这一幕很常见,没有两把刷子的话,这小队的人早就死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却没有急着将变异兽扛上车,他们都发现了不远处的车队,警惕地坐在车内看着。

    一辆中巴车,后面跟着一辆越野车,还有军车的队伍,他们这一支幸存者小队,总共才七个人一辆车,实力差异巨大,当然警惕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也看着这群人,这里距离苏北已经不算太远了,他们是苏北出来的幸存者队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