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老大改造厂房,早就为自己留下了后路,这些人会被活活吃掉,而他则一点事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等人也快速地来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……”江流石刚踏上二楼的空间,就立刻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地上铺的是一层铁板,现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,一些血肉还凝固在缝隙里。

    到处都能看到脏兮兮的被褥,江流石估计这里是那些幸存者平时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钟老大把厂房的一楼改造出了一个床铺家具一样俱全的小房间,至于这些幸存者,他嫌弃他们又臭又脏,都赶到楼上,或者是外面的小楼居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浓烈的一股味道?!绷愦颖纠淳吐移甙嗽愕奈兜乐?,闻到了一股十分浓厚的气味,她立刻就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?!绷愕囊炷?,是可以变异成豹猫,她的嗅觉,听觉,视觉,都比一般的异能者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零微微弯曲着身体,快速敏捷地朝着气味源跑了过去,很快她就发现,在一个对外的调控间内,无数被机器搅烂的残缺肢体,以及散发出的气味,都随着一个管道被喷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这些应该是丧尸和人的尸体混合起来的,而且基本都在腐烂当中,味道十分浓厚。

    这么浓烈的味道被不断喷涌出去,对丧尸来说,就像是饥饿的动物发现了鲜美的味道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钟老大他们应该还通过某些方法,让这些气味的味道变得更重,飘散得也更快,否则丧尸到达这里的速度,估计也没有这么快。

    他们不可能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突然制造出这些残肢,这么多残肢出现在这里,只能说明,他们常备这种残肢。

    同样是幸存者,零想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平时那些被钟老大杀掉的幸存者,还有一些被虐待而死的,钟老大连他们的尸体,都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至于丧尸的尸体,估计是他特意去猎杀来的。否则光靠那些幸存者的尸体,还不太够。

    即便是零在角斗场见惯了血腥的场面,看到这种场面也是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们不用过来看了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这时,江竹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场景,她也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眉头紧皱的江竹影握紧了长刀,然后说道:“我来解决吧。这些尸体被暴露在这里,还被当做他的工具……不如烧了干净?!?br />
    她抬起另一只手,微微张开五指,顿时,在她的身体周围,皮肤上,眼球中,都出现了闪烁的白色电流。

    这些电流渐渐地在江竹影的手掌上汇集,随后骤然化为了一道闪电,降落在了那些惨不忍睹的尸块上。

    “滋滋滋!”

    电流的声音,也让钟老大等人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异能波动?!敝永洗笙帕艘惶?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小弟正在开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把门打开!”钟老大大骂。

    那小弟也快要急疯了,但是看着那中巴车撞进来,还有军队跟在后面,又看到这么多丧尸出现,他早就浑身冷汗了。

    这时,这名小弟总算将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钟老大立刻就一把将他推开,然后从门里爬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门外就是一个焊接的梯子,从梯子下去,就是厂房的后面,完全不会暴露在那些丧尸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只要等藏匿起来一段时间,然后再制造动静将这里的丧尸都引走,一切就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钟老大感觉,自己的计划真是完美。

    “赶紧!”

    钟老大催促着这些手下,要不是因为他还需要这些人,他早就连同他们一起锁在里面了!

    这时,钟老大看见,已经有人影来到了这条走廊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钟老大立刻开了几枪。

    “老大!让我过去!”还有一个小弟没有进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也看到了有人,但钟老大已经毫不犹豫的开枪了。近在咫尺的枪声,和子弹打在那些铁片,墙壁上的声音,让这小弟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钟老大看了他一眼,猛地一把将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这房门的锁,他用的都是挂锁,一把像是铁坨子一样的巨大挂锁,而且还有插杆,不管是要撞开还是要怎么样,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这扇铁门,至少也能拖延一会儿,等到那些人出来的时候,他早就通过工厂的后门逃走了!

    “啊啊??!老大!不要??!”那小弟拼命惨叫着,在后面使劲地敲打着房门,但是他的力气怎么比得上钟老大。

    钟老大迅速地锁上了房门,哈哈一笑:“走!”

    其余的小弟看到这一幕,既有些畏惧又庆幸。不过,反正死的也不是自己,少一个人,他们还能多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想到那么多物资,武器,能落入他们的手中,这些手下在成功逃出房门之后,也开始产生了渴望和兴奋感。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!”

    那名小弟绝望地叫着,他猛地转过身去,看到了江流石等人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跑了,跟我没关系……”这名小弟连忙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处理他?!绷闼底?,慢慢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小弟知道必死无疑了,他大吼着举起枪来。反正要死,拖一个垫背!

    “看你长得还挺漂亮的,能给我垫背我也算值了?!毙〉芎呛切ψ?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,零忽然加速,身体仿佛一道残影一般瞬间到了这小弟的面前,她一把将手指扣进了枪支的扳机处,另一只手则在这人的脖子处划了一道。

    没有刀子,但她延伸出来的指甲,锋利得就像是刀子一般。

    这小弟的眼睛像是要瞪出来一般,身体渐渐地跪了下去。在他发出的嗬嗬声中,他的喉咙处骤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时,零才淡淡地说道:“你也配?”

    “哥,我去把门弄开?!苯裼疤嶙懦さ端档?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们肯定要往后门逃?!苯魇底?,转身往楼下走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在楼下,军队和那些幸存者,都已经和疯狂的丧尸战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军车挡在了门口,当做了城墙,而那些丧尸则不断朝着大门处冲击着。

    子弹的射击连续不断,一只只丧尸不停地倒下。

    “一旦让一只丧尸冲到车前,这些丧尸就有机会跨过车辆,到时候就一切都完了。不要让丧尸靠近!”邵峰大吼道。

    那些幸存者守在一边,也搬来了一些东西,当做是围墙。

    一开始,除了几个人大着胆子站在前面外,其余人都畏畏缩缩地躲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也有跟丧尸战斗过,但不是这么多,这么大一群!

    但是当丧尸冲上前来时,在死亡的巨大恐惧冲击之下,这些幸存者也暂时忘记了对丧尸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啊啊??!”他们一个个大叫着,只要有丧尸接近,立刻就各种武器朝丧尸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这些丧尸距离他们,有的甚至不到一米的距离。丧尸瞪大的眼睛,伸长的胳膊,还有狂猛的攻击,都极为可怕!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挡住了!很快,就有几只丧尸的尸体倒在了他们前方,而这些丧尸的尸体,又为他们提供了一层阻隔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能杀丧尸的,我们也能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!杀??!都不要怕!你怕你就会死!”一名幸存者歇斯底里地大叫着,猛地将铁锹重重地砸在了一只丧尸的脸上。

    丧尸源源不断,一只丧尸尸体倒下,立刻又是好几只丧尸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,对丧尸有很多作战经验的邵峰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丧尸的尸体太多了,后面那些丧尸直接爬上同类尸体,一下子就从上面扑过来了。

    有这么多活人的吸引,那些丧尸连同类的尸体都没有立刻抢食。它们那血红的眼睛,都盯着后面躲着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坚持一下,等江队长他们下来,有江竹影小姐的放电异能,还有中巴车上那个……”邵峰不知道那个飞碟一样的东西应该怎么称呼,不过有了那东西,中巴车就像是一个移动堡垒,一个现成的制高点。

    加上江流石的精准射击,他们便能将丧尸带来的压力缓解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听到身后的中巴车传来了“滴”的一声鸣笛声,邵峰又打出了几枪,猛地转头一看:“江队长!”

    邵峰看到江流石从楼上下来,然后进入了中巴车内,顿时感觉看到了一些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在江流石进入了中巴车后,这中巴车竟然骤然转了个弯,车头对准了外面这些丧尸,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邵队长,让战士们把车让开一下?!苯魇蚩荡?,说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说话很温和,但正因为如此,邵峰更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邵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外面有几百只,甚至是上千丧尸,还有大量的丧尸尸体堆在门口。

    出去?!

    不管是那些官兵,还是那些幸存者,听了都觉得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穿越一条不少丧尸的大街,和这种上千只丧尸就堵在门口,其危险性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它们密密麻麻,聚集在一起,力量巨大无比,只有疯狂的火力才能够将它们挡住,而冲进它们当中,就是直接冲进丧尸群的包围中。

    这么多丧尸的包围下,一辆车几乎是转瞬间就被撕成碎片了。这些丧尸的恐怖臂力,包括指甲的锋利程度,都是怪物级别的。

    看着邵峰的表情,江流石又说道:“而且这门口,也该清理一下了?!?br />
    邵峰心中一跳,想到这一路上江流石等人的表现,他决定相信江流石的话。而且只是暂时将车挪开,就算江流石只是冲出去,也不会有太大损失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!他出发之前,夏老将军已经亲自下令,要让他听从江流石的命令!

    “一会儿掩护江队长他们?!鄙鄯宥宰约菏窒碌恼绞克档?,“把车挪开!”

    两名战士立刻进入了军车内,将车往旁边退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战士则马上加大了火力输出,将丧尸群竭力挡在距离大门还有几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开车?!苯魇醋琶趴?,对影说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影猛地踩下了油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