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里就是钟老大的老窝?!毙掖嬲呙侵缸乓黄胤剿档?。

    这估计是个小型工厂之类的地方,牌子已经被摘掉了,外面是砖墙,不少地方石灰已经脱落了,露出红色的砖块。在城墙上方则用一些铁丝,玻璃之类的,做了个防护网。

    里面一看面积很大,停了很多货车之类的,像是个停车场,大门外的两边则有两幢年代久远的房屋,连窗户都是那种木头格子镶玻璃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其实属于镇子外了,比较安全一点,钟老大让我们这些人在里面天天修工事,把他的住处打造得很结实?!币幻掖嬲咚档?。

    “而且他自己通过打劫,还有不少枪支落在了手里,组成了一支队伍?!?br />
    到了工厂前,这些幸存者中,又有一部分人有些害怕了,想起了钟老大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不是有句话说,是易守难攻吗?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犹犹豫豫,江竹影拉开了车窗,扫视了这些人一眼,面带一丝讥讽地说道:“有这么好的机会,你们都不抓紧?先说清楚,我们可不是来救你们的。如果你们害怕,现在走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江竹影说话直,这些人不由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不等他们反应,中巴车就已经开向了工厂。

    “这,这就过去了?这不是当枪靶子吗?”一个幸存者震惊地说道。

    邵峰冷笑着说道:“你们以为你们这个钟老大算什么货色?这么个小镇子,打劫得再多,能有堕落城的人多枪多?江队长还不是一样冲出来?!?br />
    堕落城?这些人都没听过,他们对外界的了解只有基地市,还是从被钟老大俘虏的那些幸存者那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跟上了!”邵峰对自己手下的兵喊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也只是听说江流石从堕落城冲出,但是没有亲眼见识过,这些战士,包括邵峰自己,都想看看江流石的队伍是不是真有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会就在后面看着,还要跟上去掩护。

    而这时,在厂房内,一名望风的幸存者,已经看到了这些外来的车辆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连忙转头朝楼下吼道:“大哥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这厂房的中间是一片巨大的空地,那些设备,能搬动的都被钟老大指挥着这些幸存者搬动了。

    而在空地中间,则摆了几张桌子,堆着食物,还有一张麻将桌。

    在其中一张麻将桌上,围坐着一群男男女女,其中一个体型彪悍的男人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穿着暴露的女人,比那些出去干活的幸存者女人穿的干净一些。其中一个女人被那彪悍男人搂在怀里,不时在她身上捏两下。

    那女人虽然经常被捏得皱眉头,但却一声都不敢吭,还要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“人,什么人?”这个彪悍男人正是钟老大,他正打着牌,对这手下说的话,一时间还没有领会过来,“有人来就带着人去,那些蠢货不是去埋伏了?”

    在钟老大说话的同时,那名手下又转头看了一眼,他看到,最前方是一辆中巴车,而中巴车面对他们加固了好几次的铁门,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!

    “大哥,我估计就是那批人!他们打上门来了!”那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已经传来了“轰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??!”那些女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钟老大也是一愣,然后将手上的麻将都捏碎了,一把提起了放在一旁的枪,便走便喊:“草,一群废物!他们最好已经被人弄死了,不然等回来,我让他们生不如死!操家伙!”

    “我倒想看看,谁这么不要命,居然还敢打到我门上来?!敝永洗笤谡飧鲂≌?,也是只手遮天,这些幸存者的生死,都掌握在他手里。敢于反抗他的人,都被他杀鸡儆猴了。

    至于被人打上门的事情,这也是第一次发生,从来都只有他带着人,去把那些被坑的幸存者堵在门里,听着那些人惨叫和求饶的。

    而那些犹犹豫豫的幸存者,他们看到中巴车直接撞开了大门,然后一直往厂房而去,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当钟老大气势汹汹地带着人上了楼,从窗户后面看出去的时候,他心中强烈的愤怒和杀意中,一下子涌现出了一丝理智。

    四辆车,而且还有很多军人!

    这么多人,他们的枪支也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和这些军人比起来,钟老大的这些手下连民兵都算不上,全都是野路子。

    枪!一想到这么多人都是全副武装,钟老大又怕又觉得眼红。他一直严格地将枪支控制在自己,和他信得过的人手中。即便是那些信得过的人,子弹也是被他严格管控的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手下这时候都有些慌神,钟老大怒吼一声:“不要怕!他们肯定要先跟我们谈判的?!?br />
    先拖延一下,再想办法!

    这座厂房已经被钟老大改造得很结实了,主要是用来防丧尸和变异兽的,用来挡住幸存者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里面,易守难攻,你们怕个屁!”钟老大道。

    那些手下一听也有道理,顿时又平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其中一辆中巴车忽然发出了巨大的引擎声,然后,直接朝厂房的大门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中巴车的前方,撞角闪烁着金属光泽,显得冰冷恐怖。

    这些人,连他当初在黑市中碰到的白家兄弟都不如,江流石怎么会跟什么钟老大废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在巨大的撞击声中,被钢板加固过的巨大铁门,直接轰然倒塌了!就跟工厂的大门一样的下??!

    看到这中巴车冲进来,厂房内那些女人,以及幸存者,都发出了尖叫声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原本正在思考对策的钟老大,感觉自己的大脑都空白了。他看到那些军人的车辆也跟着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那些手下,更是吓得手脚发软,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场面?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跑吧?!币幻窒碌纳?,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没法守厂房了,现在除了逃命,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钟老大猛地看向了他,双眼都有些发红,要不是这个时候他只有这么多人了,他一定把这人给崩了!

    这都是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“事业”!

    安全的住处,囤积的食物和武器,手下,还有女人。如果跑了,这些东西,肯定都被这些人给占据了。

    钟老大现在无比后悔他没有第一时间杀了自己那两个女人,这样就不至于拱手送给别人玩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把这里烧了?”他想到了这个恶毒的办法,不过马上又否定了,“不行,我还有那么多物资!”

    那些幸存者,包括他的女人死都不要紧,可是那些物资,是他一次次打劫,还有将镇上的东西都搜集出来,才攒了这么多的!

    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,他也不甘心,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们把丧尸引过来!”钟老大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!

    平时他不会将子弹浪费在丧尸身上,所以基本都是避开那些丧尸。而且,他还有一些土办法,将丧尸引走。

    能引走,当然也能引过来!

    等丧尸把这些人弄死,他再把丧尸从这里引走,这下留下的,就只有他的物资了!而那些人,则被丧尸啃得一干二净,还会给他留下车,枪!

    至于那些女人,幸存者也会被丧尸吃掉的事情,钟老大根本就不在意了。跟那些枪支比起来,这些算什么?!

    “去把我们引开丧尸的设备拿来,还有,去把门打开?!敝永洗蟮蜕档?。

    二楼和一楼都有钟老大为自己留下的逃生路线,这厂房早就经过钟老大各种改造了。

    趁着那些人还没上来,他决定立刻下手,免得生出什么变故来。

    钟老大一开始的愤怒,恐惧,都烟消云散了,他现在能感觉到只有兴奋!

    打劫了好几次幸存者小队,收获都不会有这次多!等到他得到这些装备后,他说不定会前往一个小城市,然后建立更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至于星城基地市,他有自知之明,他已经从一些俘虏那里得到过一些信息了。刚才也不过只是一支基地市的军队小队,就吓得他差点以为要跑了吗?

    “枪再厉害,被丧尸堵在这里面,你们也要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