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人围着的就是邵峰,邵峰虽然端着枪,但是面对这么一群人,也没有办法直接开枪,只能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那中年妇女牢牢地拉着那小孩,两人就站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现在没有办法带你们回基地市去,后退!再靠近我,我真的要开枪了!”邵峰的枪口对准这些人,大声地警告道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一哆嗦,犹豫了一下,掐了那小孩一把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那小孩就哭了起来,一下子就将邵峰的声音给盖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这群人现在怎么办?国家本来就救援我们的?!庇腥嗽谌巳褐兴档?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顿时许多人都有些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??!你现在拿枪对着我们,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里都已经过成这样了,你什么任务?什么任务能有救人重要?”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后面,默默地看着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表现,完全符合封闭地区普通幸存者的反应,一旦抓住了救命稻草,就不肯放手,这样下去总会得到一些妥协的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激动,也表现出了他们在绝望中突然见到一点曙光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江流石看着这些人,却有种淡淡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邵峰毕竟是军人,被这么多妇女,还有儿童围着,吼又吼不住,已经有些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幸存者见状,最后一丝对枪支的恐惧也消失了,纷纷往前拥挤而来。

    末世之前,一部分普通人就对军人没什么敬畏感,江流石曾经就看过一则新闻报道,中海举办某大型活动时,就出现过一些粉丝为了抢票,打执勤武警的新闻,甚至还往武警的身上吐口水。

    当时江流石看到这则新闻时,感觉非常无语,那些也就十几岁的女孩子,殴打武警,而武警则打不还手,骂不还手。

    她们敢殴打,无非就是清楚对方不能对自己动手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往邵峰这里涌来,也是发现了邵峰不会开枪,所以就没什么畏惧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之下,这些人一下子都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们循声望来,看到一个穿着便装,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男青年举着手枪,枪口还在冒烟。

    这男青年随意地站着,而他身边,还跟着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,而且有种很特殊的气质,像是明星一样。

    邵峰连忙后退了几步,站在江流石身边道:“江队长,这些人是小镇的居民,他们要求我们带他们回安全地带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点了点头,看向了那些人:“问你们一件事?!?br />
    “伤人的是哪一个?”

    这些人顿时都愣了一下,随后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那个拉着小孩的中年妇女,大着胆子说道:“乍一进门,我们以为是丧尸,就先下手为强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是你动手的?”江流石说着,直接将枪口对准了这名中年妇女,吓得这名中年妇女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是!”这中年妇女赶紧拼命往后躲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来,没见你们询问受伤战士的情况,也不看一眼……再问一次,伤人的谁?”江流石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,出来?!苯魇鋈唤酉咧苯涌聪蛄似渲幸桓鋈?。

    这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性,浑身脏兮兮的,低着头看上去很普通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江流石直接叫到他,这人的眼睛里,却闪过了一丝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其余幸存者的注视中,这人慢慢走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?!苯魇底?,枪口就已经对准了这人。

    这人顿时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,而那些幸存者,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时,这人的眼底忽然闪过了一丝厉色,袖管里直接抖出了一把匕首,然后就朝着冉惜玉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能抓住这个女的,自然就可以要挟这些人了!这女的穿着干干净净,头发都十分清爽,肯定是比较受重视的人物,只要抓住她,就可以要挟所有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看着他扑来,冉惜玉却没有出现什么慌乱的神色,她双目静静地看着这人。

    精神穿刺!

    顿时,这人的脚步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惨叫,这人的肩膀受伤,刀子直接跌落在地,他在剧痛中挣扎着靠在了墙上,浑身都疼得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怎么有种违和感?!苯魇醋耪馊喝说?,“你们当中有好几个,都不是普通的幸存者吧?”

    冉惜玉感受到的情绪中,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怎么害怕。江流石估计,这些人原本是想偷袭,发现是一队军人后,打不过就改为利用普通幸存者的身份智取。

    如此轻车熟路,这种事估计也没少干。这里距离基地市不算太远,平时肯定也有幸存者队伍前来,但估计都被坑了。

    听到江流石点破他们,那几个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到了末世,真是什么人都有,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。这办法你们也能想到?!苯魇⊥返?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,江流石就已经开枪了。

    即便这些人站在人群中,但是在如此近距离下,这点因素对江流石的枪法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伴随着枪声,剩下的人个个发出了尖叫声,他们的脸上身上,被溅上了温热的鲜血,身边还有瞪大眼睛,头上多出一个洞的尸体倒下去。

    枪声消失后,在场这些人都傻了,就连邵峰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江流石这么果决,根本就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剩下的这些幸存者,脸上终于开始流露出了真正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别叫了,你们也是帮凶?!苯魇底?,看了那小孩一眼,“最大的违和感就是你,果然你不是个小孩?!?br />
    那小孩愣了一下,然后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是个小孩,只是以前发育有缺陷。

    在末世后的这种情况下,他利用自己的缺陷伪装成一个小孩,这必然就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江流石观察这么仔细,一般的幸存者队伍,看到他这么脏兮兮的“小孩”,根本就懒得多看他一眼,倒是会盯着人群里几个年轻的女人看一看。那些女人虽然也不算干净,但还是收拾过的,至少脸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江流石也并非光靠自己的观察就判定了一切,然而,他身边跟着冉惜玉。

    这些人嘴上再怎么说,然而他们的情绪却会出卖他们,为江流石的判断作佐证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问你们答。你们应该是打算混进我们营地吧,哪怕一晚也行。反正晚上你们就会动手。单靠你们很难成事……你们的帮手呢?”江流石冷笑着看向了那个受伤的男人,他现在不光是疼痛,已经完全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说?!?br />
    知道利用这么一群人来坑人,而且估计他们坑杀的人还不在少数,对这些幸存者,江流石有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人,他们可能也是受害者,但他们也帮着坑杀了不少人,而江流石没有那种蛋疼的同情感。

    不杀这些人,就已经是江流石网开一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