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事?”夏永风问道。

    星城基地市每天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少,但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不是有丧尸群出现,就是外出搜寻物资的队伍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报告首长,刚收到的消息,堕落城出事了,闹得很大?!笔勘鸬?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眼线安插在堕落城,但要传回消息却不是那么快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火速送回来的大情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具体说?!毕挠婪缌ξ实?。

    “堕落城的创始人,红月死亡,据说她利用自己的能量豢养了变异丧尸,被发现的时候,变异丧尸死亡,红月只剩残骸?!?br />
    士兵每说一句话,夏永风等人都震惊一分。

    人类豢养丧尸?闻所未闻!

    “堕落城角斗场暴乱,杀了不少守卫,里面被关押的人,不少都逃脱了出来,现在还在堕落城里大闹。一些长期作威作福的异能者,都被杀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!”夏永风重重地一拍大腿,堕落城荼毒已久,但星城基地市军队分裂,无力解放,这本就是夏永风心中的一根刺!

    现在堕落城元气大伤,正是基地市的军队将堕落城拿下的好机会!

    刚刚身体恢复了元气,现在又有这样一个大好良机出现在面前,夏永风可谓是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这士兵的汇报,门外的章宏岳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走了进来,大声说道:“首长,我愿意带兵前往调查!”

    如果调查结果有利,就可以直接将堕落城占领了!

    江竹影看着这人一副立军令状的样子,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让你进来了吗?再说了,调查什么啊还调查,你要调查的话,先好好感谢我,求我一下,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呀?!苯裼八档?。

    章宏岳刚发完言,就被江竹影打断,顿时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们刚从堕落城回来,但你知道的消息,也不过就是表面上的一些而已。军情要紧,不仔细调查清楚,只听你的话就可以?真是笑话?!闭潞暝琅?。

    这女孩子看年纪估计刚上大学,什么都不懂,就在这里随意嘲讽。

    而章宏岳已经从军十多年了,一点点爬到现在的位置,怎能容忍有人在他的专业领域羞辱他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计较江流石等人是否击杀了何天虎了,跟堕落城比起来,何天虎算什么!

    “首长,事不宜迟,我们……”章宏岳实在不想跟江流石他们废话了,现在时间就是一切!

    那些军阀恐怕也收到了消息,说不定,已经有人在行动了!

    “等一下?!毕挠婪缈聪蛄私裼昂徒魇?,问道,“看来江先生知道一些情况?请江先生说说吧。江先生是目睹了事情的经过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经过,红月跟她的丧尸男朋友,就是我们杀的?!苯裼爸崩粗比サ厮档?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之前病痛消除,夏永风都稳若泰山,但现在却真是动容了。

    而章宏岳更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,饶是他想象力再丰富,也想不到江竹影要说的信息,竟然是这个!

    江流石等人就去了堕落城一天一夜,就把人家的创建人杀了?大闹了堕落城?这可能吗?!

    章宏岳原本所想,这件事,多半是内斗造成的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不要信口开河!”章宏岳实在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这比击杀何天虎,可要离谱多了!

    如果按照江流石等人的说法,他们去了堕落城,杀了何天虎这么个军阀,然后又杀了堕落城的主人,一早又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基地市?

    夏永风沉默了一下,然后看向了那名士兵道:“还有别的情况吗?关于袭击者的?”

    那士兵浑身一绷紧,他根本就不认识江流石等人,所以犹豫地看了他们一眼后,说道:“据情报说,没有看到袭击者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章宏岳脸上顿时露出冷笑,不知道袭击者是谁,所以就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了?这种做法……

    然而这时,那士兵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有很多目击者,他们都看到,一辆中巴车从红月所在的别墅小区冲出,一路冲击守卫队,直接冲出了大门,连战车都没能挡住。红月的守卫队,几乎全灭!”

    中巴车!

    章宏岳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,但紧接着,他就猛地看向了江流石等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开的,不就是一辆中巴车?他原本还在内心鄙视来着!

    而夏薰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流石,这么说,江流石说的是真的了?

    “不过就算是中巴车,也未必是同一辆……”章宏岳还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对了!江先生那辆中巴车的挡风玻璃上,全都是蜘蛛网般的弹痕??!”那名刀疤脸军官眼前一亮,震惊地说道,“那辆车现在就停在旁边的停车场,如果江先生愿意的话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?!?br />
    章宏岳顿时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防弹玻璃?

    这还有什么可看的,再去看,就真的是自讨其辱了。

    现在,章宏岳就已经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在这里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夏薰像是第一次见到江流石一样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江流石他们刚才,根本没有说任何关于堕落城的事情,他这件大事没有提,只说了击杀何天虎,结果自己居然都不相信……

    击杀何天虎,对江流石来说,才真正只是顺手为之??!

    夏薰顿时感觉到,不是江流石嚣张,他根本不张扬,只是自己的格局太小,眼界太狭窄了。

    夏永风则是缓缓地站直了身体,看向了江流石等人,郑重地说道:“江先生,我夏某人这辈子,最佩服的就是强人,为国家流血流泪的人。不管你是出自何种原因,除掉了堕落城的主人,都减少了我们官兵的流血牺牲,而且,为那些被压榨被折磨虐待的老百姓,做了件大好事?!?br />
    “我夏某人,代表星城基地市,对江先生,还有各位,表示感谢!”

    这位老将军说着,慢慢地举起了手臂,然后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旁边的刀疤脸军官,夏薰,都是心中震撼。

    而章宏岳,更是身体一晃,脸色惨败。

    夏老将军的身体治愈,没有行礼,但现在,他却如此郑重地行礼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