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疗异能?

    这样的异能,夏永风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不过李雨欣能够准确说出夏永风的旧患,就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江先生的小队成员,也都不一般啊?!毕挠婪缢档?。

    夏薰则眼睛一亮,作为夏永风的孙女,她比谁都更清楚夏永风现在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末世后,他们将星城基地市内的医生都找来了,但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李雨欣的医疗异能,说不定能对夏永风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夏薰看着李雨欣的视线中,流露出期待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之前还在怀疑江流石胡说八道,在吹牛,现在又要开口请求,以夏薰的高傲性格,实在是有些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但是,正如夏永风所说的那样,旧患复发,又负担着极大的压力,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真是支撑不了多久了,而且即如此,他还在想着重新整合军队……

    “江队长,能否请这位小姐为我爷爷医治?”夏薰鼓起勇气开口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着她,这个高傲的小妞一放下身段,连脸都涨红了,真是搞不懂。

    “江队长需要的二级晶核,我们实在是没有,不过有什么需要的,你只要开口,拿的出来的,我们一定拿!”夏薰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夏永风连忙摆手:“夏薰!”他神情严肃地说道,“怎么能为了我一个人……再说我已经这把年纪了,死了也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队长,以前的事情,我向你道歉,请这位小姐帮忙看下吧?!毕霓顾亢敛焕砘嵯挠婪绲暮浅?,继续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雨欣,你帮夏将军看看吧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好的?!崩钣晷赖懔说阃?。

    夏薰顿时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色:“谢谢?!?br />
    “夏将军,您坐着就好?!崩钣晷雷叩搅讼挠婪缑媲?。

    夏薰一边紧张地看着,一边忍不住偷瞄了江流石一眼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个冷冰冰的家伙,怎么突然就同意她的请求了,而且也没有先提出不近人情的交易条件什么的。

    江流石捕捉到了夏薰偷看他的一幕,他自然能猜到这小妞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以夏薰的性格,能放下身段来恳求,确实不容易,不过这压根儿就不是江流石答应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夏永风将军和中海安全区的张老将军一样,都是经历过战争年代,保家卫国的老军人,现在年纪大了,不仅没有享清福,反而还为了?;ぐ傩占绦疵?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人,江流石心底还是很佩服的。

    这种人,不应该受到战争旧伤的折磨。

    而且以李雨欣善良的性格,就更是这种想法了。她看到夏永风,也想到了自己的外公,虽然身份不同,但所做的事情本质上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李雨欣站在夏永风面前,她虽然还睁着眼,但实际上,她已经进入了另一片精神世界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世界中,李雨欣又来到了手术室内,拿着手术刀。她的病人,夏永风就躺在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在夏永风的肺部,一团黑影正在吞噬着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这时,夏永风忽然闷哼一声,然后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剩下的夏薰三人都愣了一下,夏永风身后的刀疤脸立刻伸手按在了夏永风将军的颈动脉上。

    “呼吸平稳,没有事?!钡栋塘尘偬匪档?。

    夏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连忙问道:“江队长,我爷爷为什么昏过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昏过去,只是睡过去了,方便治疗而已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这时,章宏岳在一旁冷冷地厉声说道:“你最好没有胡说,如果夏将军出了什么事的话,这个责任,只怕你负不起!”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了一名医生,并派出自己的亲信去接人,就是想在夏永风面前立上一功,也能让夏薰对自己产生好感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在这件事上,石影小队也能横插一杠,他当然不爽。

    江流石扫了他一眼,原本这人根本没被他放在眼中,但这人一直在旁叽叽歪歪,实在是烦人。

    “治病需要安静,人太多了影响空气质量。你,出去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章宏岳瞳孔一缩,这摆明是针对他!

    夏薰则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,她看了看江流石,知道这人不好说话,又抱歉地看了章宏岳一眼。

    章宏岳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章团长……”夏薰低声道。

    事关她爷爷的身体健康,她实在不愿意放过这个尝试的机会。

    章宏岳的脸色一沉,他现在的立场,可以说十分尴尬了。

    这江流石,竟然让他在夏薰面前如此丢脸!

    章宏岳狠狠地瞪了江流石一眼,然后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迈出门时,他握紧的拳头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把他气死了?!比较в裢ü牧楦杏?,直接在江流石脑海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这点气量了?!苯魇バΦ?。

    那章宏岳自视甚高,现在被当着夏薰的面狠狠地打了脸,而且还是夏薰开口让他出去,这打击肯定是不小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总算是安静了。

    刀疤脸军官和夏薰都紧张地看着夏永风,又看了看李雨欣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用异能治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能不能和正规的医疗手段相比。

    这时,李雨欣将手凌空放到了夏永风的左肺位置,她光洁的额头上渐渐地浸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昏睡中的夏永风忽然剧烈地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首长!”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在二人焦急的呼唤中,夏永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感觉怎么样?”夏薰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夏永风还有些茫然:“怎么我感觉我只是睡了一觉……嗯?我胸口不闷了,也不疼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?!”夏薰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李雨欣说道:“我只是将夏将军的炎症感染消除了,弹片依然还是在里面的。弹片在里面的时间太长了,而且夏将军的年纪大了,动手术很危险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就已经很感激了?!鄙硖迩崴?,夏永风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,不过他尽管心里十分高兴,但毕竟是老将了,脸上的神色还是稳若泰山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李小姐,谢谢江先生,这样一来,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多坚持几年,把星城基地市,好好守住?!毕挠婪缬芍缘厮档?。

    “感谢!”刀疤脸军官也一脸感激。

    夏薰面带惊喜之色:“李小姐,你真的好厉害!”

    她真想开口让李雨欣留在这里了,要是基地市有这么一个医疗异能者,那可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当她看向江流石时,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?!毕霓剐∩厮档?。

    李雨欣也是听了江流石的意见,才同意给爷爷治病的,如果她开口挖人,那也太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到夏薰的反应,有些无语,她提出恳求的时候还放下了架子,怎么救完人感谢的时候,又变得扭扭捏捏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女孩子,真是搞不懂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了一阵小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一名士兵出现在门口,笔直地行了个军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