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哈,这么突然把你们请过来,不要介意,不要介意?!彼孀乓徽笏实男ι?,一名穿着军装的老人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这老人就是夏永风,在末世前,是名震一方的军方大佬,而在末世后,他也是这星城基地市的掌舵人之一。

    夏永风将军年岁已高,头发已经全白,但依然声音洪亮,精神矍铄,背脊挺得笔直,走路也是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这名老将军一进会客室,就径直走向了江流石,伸出手来:“你就是江流石,江先生吧?我是夏永风。江先生年纪轻轻,就建立起了这样一支实力过硬的队伍,真是让人佩服啊?!?br />
    “夏将军过誉了?!泵娑运祷八实南挠婪?,江流石倒也没有太过冷淡。他伸出手来,和夏永风握了握。

    夏永风的手,宽厚有力,掌心一层厚茧,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将。

    “站着干什么?来来来,我们坐下来说?!毕挠婪缯泻舻?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才看了一眼跟在夏永风后面的夏薰,以及笔直地站在一旁的章宏岳。

    那刀疤脸军官也跟着,如标枪一般站在夏永风的身后,看来应该是夏永风的警卫员。

    让自己的警卫员在基地市门口等着江流石一行人,这夏永风也确实是很有诚意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是夏薰的不对,江先生你不要往心里去?!毕挠婪缱吕淳退档?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夏薰顿时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色,小声地抗议道。

    她不爽地瞥了一眼江流石,被爷爷这么一说,江流石心里肯定得意死了!

    江流石的面部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,夏永风这么说无非是缓和一下之前双方的紧张关系而已。

    “夏将军找我来,是为了那个何天虎吧?”江流石直入主题地问道。

    夏永风收起了笑容,神色一正:“江先生这么爽快,正好我也不兜圈子了。何天虎一直偷袭我们外出搜寻物资的队伍,这次连你们这支护送科学家的队伍都偷袭了。我们早就想除掉这支害群之马了,其实也不用江先生你们做太多,只需要给我们提供一些情报,剩下的,自然会由我们派出军队来处理?;厥械木臃⑸至?,出现现在这种情况,我要负很大的责任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夏永风叹了口气,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现在这种状况,最苦的就是基层的老百姓,在这末世中,他们的生活本就很艰难了。我们军队是他们最后的后盾。现在连军队都靠不住了,他们还能靠什么?我这把老骨头,还能支撑的时间不多了,能做一些是一些,所以,江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可能是一口气说了太多,夏永风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别这么说?!毕霓沽成下冻鲂奶壑?,连忙上去给夏永风拍了拍后背。

    “其实没有这个必要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夏永风微微皱了皱眉头,不明白江流石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江流石,在将军面前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章宏岳则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薰也是一脸怒色地看向了江流石,她爷爷已经十分诚恳了,江流石这么对她也就算了,对她爷爷竟然也这样,真的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江流石看都不看她和章宏岳一眼,接着说道:“何天虎已经死了?!?br />
    “已经死了?”夏永风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在堕落城被我杀死了。至于尸体,现在应该已经被喂了丧尸了吧。包括他的手下雷蛇,也已经死亡?!苯魇凰档?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永风有些愕然,他为剿灭何天虎,已经做了不少安排,还特意让自己的警卫员,在城门口等着江流石。结果,何天虎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夏薰则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江流石。

    “何天虎暂且不说,雷蛇的实力我可是知道的,堕落城还是他们的一亩三分地,你在那里杀了他们?”章宏岳忍不住问道。他明显是不信江流石的话。

    夏永风看江流石的神色,不像是在开玩笑,虽然他也有些疑虑,但还是说道:“宏岳!”

    被夏将军喝止,章宏岳不甘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夏永风看向江流石,说道:“那可真要谢谢江先生了。灭了何天虎,就是为我星城基地市除了一大害,其余的叛徒看到何天虎的下场,背后也要寒上一寒?!?br />
    “今后,我们还将一步步铲除更多的叛徒,让星城基地市的老百姓,不必在忍受丧尸和变异兽威胁的同时,还要面对我们的内乱?!?br />
    夏永风说得有些激动,又再次咳嗽了起来,这次的咳嗽比刚才剧烈得多,很快就脸色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夏薰轻轻地给夏永风拍着后背,显得很着急,但又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?!毕挠婪缁恿嘶邮?,安慰自己的孙女,然后对江流石说道,“不好意思,人老了,什么毛病都钻出来了,要不是还想着发挥点余热,我也不会这么着急了,哈哈?!?br />
    “爷爷,别总说不吉利的话,章团长已经派人去找别的医生了,您的病肯定是有办法的……”夏薰说着,眼睛都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末世中,她也失去了亲人,现在只剩下她和爷爷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“都是些战争时期留下的老毛病,以前的医疗条件那么好都没能彻底根治,现在又能有什么办法?”夏永风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夏永风参加过南边的那场战争,留下过旧伤,在末世之后也亲自上过战场,和丧尸、变异兽战斗,激发了旧伤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活着的医生都没多少,医疗条件更是简陋,这些旧伤,军队里的医生看不了,再找一个医生来,那也是无能为力的。

    这时,从一旁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女声:“夏将军,您年轻时被炮弹击中过吧?到现在肺里还有一个弹片,因为时间长了,弹片已经被肺泡包住了?!?br />
    夏永风一愣,看向了说话的人,那是跟着江流石的一个年轻女孩,长得漂漂亮亮,气质温柔大方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孩子就算是学医的,看年纪也还没有从学校毕业,何况光靠肉眼,她是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夏薰也一下子露出了惊讶的神色,又没有X光,这女孩子怎么一言道破了?

    “没错,是这样的?!毕挠婪缈谒档?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,自然就是李雨欣了,她看了江流石一眼,见江流石点头,便接着对夏永风说道:“我的异能就是医疗,你身体的病痛,我能够清晰地感应到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