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嘭嘭!

    受到爆炸声的吸引,不少丧尸都从周围聚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它们疯狂地扑到疾驰的中巴车上,狰狞的面孔贴在玻璃上,然后又被飞速行驶的中巴车甩了下去。

    零看着车窗外,那些丧尸很快就被中巴车甩在了后面,只剩下猩红色的眼睛在夜色中散发着冷光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冲出来了……”零还有种没有回过神来的感觉。她松开抓着车门扶手的手掌,发现由于用力过度,手指都有些发麻了。

    但是再看冉惜玉她们,却是神色平静。之前她还试图警告她们,现在看来却是她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和江竹影也从车顶的作战室下来了。

    零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,那作战室又折叠了起来,即便从车内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。

    再想想之前中巴车前方喷出的那股杀伤力极为可怕的气流……零算是彻底确定了,这中巴车太不简单,一般的改装,是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的。

    不过不该问的事情,零也坚决不会问。在末世里挣扎了这么长时间,还在红月的折磨下,在角斗场生存了这么久,零很清楚在末世中,要怎么做才能够活得长久。

    “我们虽然从堕落城出来了,但夜晚行动太危险了,我记得在路上有一排饭店什么的,就在那里休息吧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好?!庇暗阃返?。

    即便不开车灯,影也能够在路上平稳地行驶。

    江竹影则坐到沙发上,擦拭起了自己的长刀。

    在冲出来的过程中,江竹影的异能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在服用了一颗进化结晶后,江竹影放电异能的威力、耐力,都有了不小的提升。

    放到以前,她现在恐怕已经不剩什么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儿?”零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行人直接突破守卫队,从堕落城冲出,这是零完全没有料到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发展,也打乱了零原本的打算。

    江流石也在给狙击枪做保养,他抬头看了零一眼,回答道:“先回星城基地市,休整一下?!?br />
    修理基地车,以及研究一下那颗特殊变异血核。

    “基地市……我知道?!绷愕阃返?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问道:“你们是想去苏北吧?”

    一提到苏北,冉惜玉的神色立刻变得不自然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和亲人一起,在末世爆发前一个多小时撤离的,但在末世爆发的时刻,她的亲人变异了,全部死亡……

    不过除了冉惜玉存活了下来以外,当时在苏北上大学的妹妹,也许也有一定的生还几率。

    撤离时来接她和家人的军官,曾说过也安排了人去接她的妹妹,但之后在中?;厥惺?,张老将军却说,会派人去苏北寻找她妹妹。

    “当初接她的人,肯定也是出了什么意外吧?!比较в袷钦庋虏獾?。在末世爆发之时,发生什么样的变故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,冉惜玉已经失去了其他的亲人,她非常希望自己的妹妹还活着。只不过这种话,她都不敢轻易说出口,怕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现在零又提起来,冉惜玉也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江哥,我……”冉惜玉看向江流石,一双灰色的眼眸中,闪烁着许多复杂的情绪,有希冀,也有哀伤,恳求,和纠结。

    江流石明白冉惜玉的意思,其实他虽然将冉惜玉解救出来,但冉惜玉也用矿用卡车的情报作为交换了。

    之后冉惜玉留在石影小队中,也是出了很多的力。

    甚至在今天的行动中,如果没有冉惜玉,也绝不会有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着冉惜玉,然后转头看向了零:“是的,我们要去苏北?!?br />
    听到江流石的这句话,冉惜玉的眼神中,顿时浮现出了感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星城到苏北,足有一千多公里,这个路程在末世中可不算近。而且苏北的情况不明,周围也没有基地市、安全区的存在,就连零也说了,苏北的形势,是很严峻的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江流石依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零听了,又是一阵沉默,然后问道:“你们想让我带路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强求你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如果零不愿意去,那么将自己知道的信息、路线,整理出来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多带一个人,对江流石来说也是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又多个女人,这车上已经够挤了。

    零有些意外,她还以为江流石会强行要求,如果那样的话,她反倒有些抗拒。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回苏北?!绷阃蝗凰档?,“我回这边,本来是来找父母的,但是父母已经死了。现在,家乡已经成了这个样子,变成了堕落城,我也不想呆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也不用回苏北吧?!苯裼八档?。

    “苏北还好,有我的同学?!绷闼底?,眼神似乎望向了远方,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时跟我一起回来的人,不是死在路上,就是回来后遇到红月,被红月害死了。我现在彻底是孑然一人了,不如回到苏北,和以前的同学在一起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“你是苏北大学的吗?”冉惜玉还是怀着一丝希望问了。

    零摇了摇头:“不是。苏北好几所大学呢?!?br />
    冉惜玉点了点头,她倒也没有失望,这个结果她早就预料到了。有些巧合发生了,是缘分,但更多的是没有那么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到地方了,今晚就先休息了?!彼孀庞暗纳舸?,中巴车靠到路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路边一排公路饭店并排着,都是周围的农户开设的,全都是简易的房屋,经过废弃后,在夜晚看着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这条路常有幸存者经过,丧尸倒是没有,但是地上,玻璃上,都是随处可见的陈旧血迹,还有废弃的车辆东倒西歪地倒在路边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环境,江流石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拿了一条毛巾进去洗澡,当看到浴室的时候,零简直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有实力的异能者,可以保持干净不奇怪,但是在车上洗澡??

    而这时,李雨欣则叫了她一声:“零,你会做饭吗?”

    零瞪大了眼睛:“做……做饭?”

    从末世爆发后,她就一直吃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,变异兽肉也顶多就是烤了吃,做饭?还是在这种荒郊野外?

    根本想都不敢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