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落城的守卫队,就是一支全副武装的百人军队。

    和严阵以待的守卫队相比,区区一辆中巴车,简直就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那些看热闹的幸存者们,都认为这辆中巴车内的人,看到这种阵仗,肯定会吓到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然而,堕落城的四面都有围墙,想逃出去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时,中巴车已经来到了大街上,和守卫队的车辆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形,即便刚刚已经见识了中巴车的强悍的零,还是对江流石所说的“一口气冲出去”,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守卫队的车辆,几乎将街道完全堵住了,这种情况下,冲出去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!

    而在那些车辆上,全都是架起来的枪口。黑洞洞的枪口,一排一排的,正对着中巴车。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作战室内,望着那些守卫队车辆。

    有异能者队伍标配的越野车,也有改装后的小型货车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车辆后方,还有一台战车!

    枪支,足有几十支,有步枪,也有冲锋枪,机枪!

    堕落城的这些人,比一般的幸存者,身家可要丰厚得多。

    之前的叶县,这种幸存者聚集区,和堕落城根本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“中巴车里的人听着,赶紧投降!”守卫队的人大喊道。

    而在战车内,一名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,正拿着夜视望远镜,透过车辆之间的缝隙,打量着中巴车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那家伙,真是个废物!就这么一辆车,他居然没有拦???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边通过望远镜看着,一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“姓张的”,便是负责别墅区的那名守卫队长。

    同为堕落城的守卫负责人,这名刁姓中年人,负责的是除了别墅区以外的全城守卫。

    而那名张姓守卫队长,虽然只负责别墅区那么一片小小的区域,在地位上,却和刁姓中年人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刁姓中年人,对张姓守卫队长,一直就看不惯。

    他猜测,在之前的巨大撞击声,以及枪声中,那名张姓守卫队长,可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让刁姓中年人感觉到一阵快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,也多亏了他在前面挡枪,不然,我也有可能着了这中巴车的道?!钡笮罩心耆朔畔铝送毒?,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辆中巴车,前脸玻璃上,都是“蜘蛛网”,没有被子弹穿透。

    区区一辆中巴车,居然是防弹的?

    刁姓中年人和不少军阀打过交道,他也见过有几位军阀的座驾是防弹的,但是中巴车防弹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而且,刁姓中年人虽然瞧不起那张姓守卫队长,但也知道,如果光是靠防弹的话,这中巴车是不大可能直接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车上肯定是有实力强的异能者,不过我已经有所准备,不会跟那个姓张的傻逼似的轻敌,你们想从我这里冲过去,那就是异想天开了?!钡笮罩心耆撕呛抢湫Φ?。

    这辆中巴车,他有些心动,但和它,以及里面的异能者的危险性比起来,那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名刁姓中年人能够爬到这个位置,这点取舍自然是懂得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去找月姐的人呢?”刁姓中年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回来?!绷硪幻匚阑卮鸬?。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刁姓中年人的眼底,闪过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他已经得到消息,说红月是去了角斗场,这里距离角斗场不远,他派去的人,早就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到现在,人没回来,红月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难道这和这辆中巴车,以及里面的人有关系?

    这时,中巴车面对守卫队的喊声,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冲过去?!苯魇辽档?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中巴车如一支利箭一般,疾驰了出去!

    零一把抓住了车把扶手,稳固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自暴自弃?”那些围观的幸存者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飞蛾扑火??!

    “不过,这车好快??!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辆中巴车,这速度怎么如此惊人?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名负责喊话的守卫,原本还准备象征性地再喊一句,却看到这辆中巴车,忽然就冲了过来!

    他们和中巴车之间的距离,也有着上千米远,然而这中巴车的速度,却是快到离谱了!

    原本像是拳头大小的中巴车,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引擎声,这引擎声,迅速地逼近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车顶上,也忽然喷出了火舌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,只能借助着车灯来照明,许多人根本连中巴车的全貌都看不太清楚,这种情况下,只能大概地射击。

    何况是隔着将近千米的距离?!这子弹打出去,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,那名喊话的守卫所在的头车,车头前方陡然冒出一大团火花,发出了爆炸一般的巨响!

    江流石这一枪,直接打进了越野车的引擎中,狙击子弹的冲击力,何其恐怖!

    而在爆炸中,江流石冷静的双眼中映照着跳动的火光,再次扣下了扳机!

    “射击!射击!”

    守卫队也在突如其来的爆炸中立刻做出了反应,他们纷纷开枪还击,然而在夜色中,面对疾驰的中巴车,太难击中了!

    即便有少数子弹击中,对于防弹的中巴车来说,也根本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@操!”那名刁姓中年人,差点连望远镜都丢掉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重视这辆中巴车了,但是也没想到,这车上,还特么有个神枪手!

    这一枪一枪的,全打在车辆的薄弱处,他们停在这里,反而成了对方的靶子了!

    “机关炮,给老子发射!”刁姓中年人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将战车停在最后方,对方能防子弹,难道还能防炮弹?

    这里可不比别墅住宅区,这街道两旁的房子里,虽然也住着一些人,但基本都是些最底层的贫民!甚至是奴隶!

    这些人就算炸死了,也没什么关系,他们不被炸死,也会慢慢被折磨而死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性命,刁姓中年人根本不在乎,他此时此刻,只想将这辆中巴车轰成碎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