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中巴车上,零洗了一把脸,将头发束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有些意外地看着零,没想到她长了一张娃娃脸,眼睛圆圆的,嘟嘟唇,肤色很白皙,只是眼神十分冰冷,带着一种经历过许多生死战斗,才会拥有的冷静和杀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反差感吧……”江流石心道。

    “这辆车真不错?!绷阍尢玖艘痪?。

    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末世里有这么一辆车,生活上便利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生存,便利只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到了别墅区的一处侧门,零让江流石等人直接将车开了过去,等到守卫过来询问的时候,她打开了车窗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守卫刚一开口,就看到眼前的少女在毫无表情变化的情况下,忽然手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顿时瞪大了眼睛,伸手徒劳地捂住了喉咙,然而大股大股的鲜血仍然在往外狂喷,他张着嘴,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,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开门?!绷阒苯泳痛映荡胺顺鋈?,十分轻巧地隐蔽在旁边的黑暗中,在另一名守卫察觉到有什么不对,刚拿起枪支警惕地从门卫室伸出头来查看时,她就像是野猫一样蹿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名守卫都被零快速解决,随后铁门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将车门打开,在中巴车驶入大门的同时,零直接跳进了车门。

    这下江流石才发现,在夜色中,零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对绿幽幽的猫眼,散发着危险的光芒,她也没有拿武器,但十根手指却像是尖利的爪子一样,耳朵也从头发里伸了出来,尖尖的如同猫耳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变异系的异能者?!?br />
    别墅区一片寂静,没人察觉到那些守卫的死亡。

    而零则在车上指路,她对这里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江竹影看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不光是听红月说过这里吧?”

    零眼睛平静地看着周围的别墅群:“以前我家在这里。红月选的仓库,就是我家。所以她特意跟我说了。当初我被红月折磨的时候,也是在我家?!?br />
    冉惜玉看着零,这个零除了一开始表明身份,说清自己的情况外,基本不怎么主动说起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江竹影问,估计她也不会说自己以前的家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忽然盯着零说道:“你之前说仓库的时候,怎么不说那是你家?”

    零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不认为有必要说?!?br />
    “有没有必要是由我来判断的,我把你放出来,是做等价交易?!苯魇淅涞厮档?。

    他紧盯着零,问道:“之前关于江南地区的事,你也撒谎了?!?br />
    零的猫耳明显跳动了一下,她并不清楚江流石一行人都有什么能力,看江流石的神情可不是在诈她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车上,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活着逃出去?!苯魇苡迫坏厮档?,同时往沙发后一靠。

    冉惜玉的精神领域张开,已经锁定了零的精神光团,旁边还有江竹影在盯着。

    零的身手再好,也要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她在原地沉默了两秒,然后很干脆地说道:“我是隐瞒了一些事情。实际上,末世刚开始的时候,我就在苏北,为了寻找父母,才回到了这里的。我说的那个异能者,和我其实是一起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对江南地区似乎很感兴趣,我不想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才选择了隐瞒?!绷闾颂?,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已经被江流石戳穿了,以零现在的立场,想不想惹麻烦,已经不是她能选择的了。

    “苏北……”冉惜玉深深地看了零一眼,她的妹妹就在苏北上大学。当然苏北不是个小城市,没那么巧,零正好就认识她妹妹,不过对苏北的情况,肯定是零了解得多。

    “你接下来如果再有谎话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?!苯魇?。

    “仓库到了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中巴车在一幢别墅前停了下来,这别墅距离红月的别墅有两三百米远的距离,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别墅跟红月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即便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安保,也能确保安全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将中巴车停在门口,让冉惜玉和李雨欣都留在了车上,他则带上江竹影,和影,跟着零一起进去了。

    别墅内黑黢黢的,进入之后,零带着他们直奔楼上。

    在一个房间内,江流石看到了许多储存的矿泉水,饮料,酒液,还有不少香烟和食物。

    另一个房间里,则囤积着许多子弹,手雷。枪械基本没有,应该是都发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红月和那些军阀合作,守卫队的装备很好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东西,江流石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兴奋的感觉,不过都是随手拿的。

    他真正的收获,那颗特殊变异血核,正在他上衣口袋里躺着呢。

    “拿上东西,走吧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都是异能者,这点东西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几趟下来,东西很快就见底了,就在这时,江流石忽然看见,角落里有个东西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流石眉头一皱,然而没等他说什么,这东西就忽然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影走了过去,一脚将那警报器踏碎了。

    江竹影立刻掀开窗帘望出去,远处的街道上,出现了移动的车灯,而周围的别墅里也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要赶紧走了?!苯裼八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转头看向零,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:“我不知道她还放了这么个东西,而且,如果是放在外围的,还容易发现,可是她却偏偏放在最底下?!?br />
    等守卫队赶过来,零也要陷入危险中,江流石知道她没必要撒谎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放在最底下,以红月的性格,恐怕就是要让拿走的人体会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,在以为一切都进行地非常顺利的时候,忽然陷入死亡?;?。

    “影,下去做好准备,我们要走了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零愣了一下:“你们不是准备开着那辆中巴车跑吧?”

    现在就算是舍不得物资,正确的做法,也应该是弃车。

    江竹影笑了笑:“恭喜,答对了?!?br />
    零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