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门打开,零跟着江流石等人走了过来,顿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中巴车的外表十分普通,内部居然还挺豪华。别的不说,光是那些随处放着的饮料食物,就已经是大多数人享受不起的了。但江流石他们,竟然就这样随意放着,仿佛根本就不在意一般。

    零在角斗场内的日子,自然不会好过,红月平时让人给她吃的,都是些剩菜剩饭,连水都只有很少的一点。现在看到这么多食物在眼前,零的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到零的反应,有些好笑,他还以为这女人对什么都无动于衷呢,结果看到食物就破功了。

    “竹影,拿点吃的给她?!苯魇底?,叫了正直勾勾盯着食物的零一声,“你上来吧?!?br />
    零这才回过神来,她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一边上了车:“这车停在这里太显眼了,先开起来吧,我们从另一条路过去?!?br />
    “今晚剩下的,不介意吧?”江竹影随手将一盘剩下的炖肉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零一看到肉,就两眼放光了:“不介意?!闭庠趺椿峤橐?。

    她立刻迫不及待地吃了两口,这肉是李雨欣和冉惜玉炖的,加了不少食材在里面,味道非常鲜美。

    一般的幸存者队伍,能吃上变异兽肉就不错了,加蔬菜什么的,简直就是奢侈的想法。但石影小队不光有蔬菜,连水果都有,这些都是之前在叶县的时候补充的。

    零一吃就差点停不下来了,她连吃了十几口,才抬起头来,说道:“谢谢?!?br />
    她吃得并没有狼吞虎咽,但却很快就将一盘炖肉吃得干干净净,连盘子上都没有留下任何残渣。

    江流石在一旁看着,零的身体,一举一动,都显得很利落,她的身手肯定不会差了,这还是在没有吃饱饭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零有些不舍地看了空盘子一眼,然后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白吃你们的饭?!绷闼底?,思索了一下,问道,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们杀红月的目的?是为了堕落城?如果你们是想成为新的城主的话,我可以帮你们?!?br />
    “红月每次来,都会将很多事情告诉我,向我显示她的强大。她的秘密也都会告诉我,就是想看我明知道她的秘密,却不能对她做什么的样子吧?!绷阄⑽⑿α诵?。

    红月对零进行这些折磨的时候,确实是没有想过,零还能有机会将这些事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堕落城城主?”江流石呵呵一笑,“没兴趣?!?br />
    堕落城就是一个乱摊子,聚集起来,都是些内心扭曲,心理阴暗的人,在这种地方当城主,时刻都要担心自己的小命会没有了。

    红月一死,这地方很快就要大乱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得到的东西已经得到了,红月储存的物资,只是顺便的收获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零皱了皱眉头,她本来以为自己能起到的作用,至少也能抵掉这顿饭,不过现在看来她居然帮不上什么?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以外,我也只知道一些信息了,也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处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她在红月那里听说了不少消息,除此之外,她在这角斗场,听到的信息也很多。那些被关进来的幸存者,有些是别的地方过来的异能者,有些只是普通人,什么地方来的都有。

    零知道的一些消息,也就是某些城市,地区的现状,或者是周边一些变异兽的消息。

    包括一些变异兽巢穴的情况,末世之后,各种变异兽都出现,有些原本就是群居的变异兽,慢慢地就演化出了巢穴。

    变异兽巢穴,不单纯是一群变异兽的居所,往往指的是一个区域。这个区域,危险性很高,一般是异能者小队需要避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否则一个不小心误入的话,那就有死无生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消息,也算是有用。不过你刚刚好像提到,有江南地区的消息?”江流石问道。

    李雨欣等人都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特别注意到了零随口带过的一句“江南地区”,但冉惜玉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当初张老将军承诺会让军队留意苏北的情况,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他们离开中海时,中海也是一团乱,估计是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零愣了一下,她说了不少信息,没想到江流石最在意这个,她其实只是随口提了一下,有个江南地区来的异能者,说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巢穴,结果江流石并不关心那个巢穴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江流石一行人的口音都像是江南那边的,估计是跟自己的家乡有关系?

    “其实我跟那个异能者说的不多,因为他很快就被送上角斗场,然后就死了。他只说他是江南过来的,那边的情况,可能比这边还要糟糕一点,因为没有基地市。一些幸存者过不下去,所以才往这边迁移的。他们也没有固定的迁移方向,哪里丧尸少就往哪里走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没有基地市,那应该跟江北的情况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江北周围,也就一个叶县,算的上是大型的幸存者聚居区。

    没有军队维持基本的秩序,实力强大的幸存者就会一手遮天,在这种地方,普通的幸存者生活是非常艰难的。

    冉惜玉脸上没有表情,纤细的手指却已经捏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“这个零,她有一些隐瞒的?!?br />
    这时,江流石的脑海里响起了冉惜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零隐瞒?

    之前零说起那些信息,冉惜玉都肯定了真实性,说她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为什么在说起江南地区的事时,她偏偏要撒谎?

    “先让她带我们去仓库,这件事,一会儿再问她?!苯魇氐?。

    “嗯?!比较в竦懔说阃?,她内心虽然有些焦急,但也知道这件事不是急在一时的。

    “仓库是在别墅区吧?”江流石问零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是并不在她的别墅内,一般人就算弄死了她,也找不到她的那些储存的。红月这个人,是不会让别人从她身上得到任何好处的?!绷闼档?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却有零的带路,红月在地狱中估计都在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