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上一章打错了一个数字……这错误真是没脸说……)

    “那你能帮我什么?”江流石有些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红月,但是你不知道红月的仓库在哪儿,我可以带你去。她经营堕落城,虽然大部分资源都用在她自己身上,还有她男人身上了,但是也有不少库存的。你不感兴趣?”那女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江流石有些诧异,这女人以前是红月的亲信?

    对红月的仓库,江流石也有些兴趣,他现在对物资的需求也不小。

    这女人也不会蠢到骗他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欺骗他这样一个实力强横的人,根本就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。

    “你?!苯魇鋈豢聪蛄四嵌⑸夷凶?。

    这名盯梢男子顿时打了个激灵,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行人的实力,让他彻底被震慑住了,他现在看着江流石都觉得犯怵,生怕江流石突然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在江流石面前,他感觉以自己的实力,就跟蝼蚁一般,江流石想踩死他,根本不用废任何力气。

    “在,那个……大哥,您有事说话?!倍⑸夷凶雍谷缬晗?,心情就像是走钢丝一样,感觉自己说错一个字就可能招惹来杀身之祸,他只能竭力陪笑脸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把这里的钥匙拿来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“好,好?!倍⑸夷凶恿Φ阃?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这个地方的钥匙在哪儿,但借他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拒绝啊。

    盯梢男子在狂找钥匙的时候,那女人则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感觉这女人的反应确实很特别,比起自己获得自由,红月的死亡她更期待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找到了!”盯梢男子大汗淋漓地将一串钥匙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钥匙碰撞声,刚刚那些噤若寒蝉的被关押者,顿时都拼命地想要从笼子里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!”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快点放我出去??!”

    然而盯梢男子怎么会理会他们,直接就从这些人的笼子前跑过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眼睁睁地看着盯梢男子的双脚,毫无停顿地从他的笼子前经过,这人顿时情绪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给你们好处,才能放我出去!我都说了给你们当牛做马了!你们这些人,和红月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区别,一路货色!”

    这个人,他根本拿不出任何东西来,所以才会更加崩溃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人大喊大叫,盯梢男子连忙回头喝道:“你赶紧闭嘴,你这么大喊大叫,想把守卫引过来?而且,刚那女的说的很有道理,大哥又没有放你出去的义务,你求着人,还这么拽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求吗?我求了??!但是你们根本就懒得放我们出去对吧?”

    这人听了盯梢男子的话,他的心态反而更加扭曲了,本以为马上就能出去,没想到对方却没有立刻将他放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盯梢男子的话,更加激怒了他。既然这些人根本没打算放他出去,那他干嘛要让他们好过?!

    还想带着那女人去仓库,得到物资,过好日子?

    他偏要大喊大叫,把守卫都引过来!

    江流石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,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红月之前在的时候,你好像一句话都不敢吭声嘛。怎么,现在红月死了,你敢骂她贱女人了?而且,你是不是被冲昏头了?红月在你心中很恐怖,难道我看起来就很软弱可欺?”

    江流石走到了那人的笼子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鞋子上,还沾着新鲜的血液,就这么站在了笼子前,而对方只能通过笼口看到他的鞋,以及听到从头顶传来的,江流石那戏谑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江流石也是觉得有意思,这人非常害怕红月,但是对杀了红月的他,却没有那种特别恐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没有折磨过你?那你还真是够犯贱的?!苯魇档秸饫?,声音忽然一冷,像是用刀子在划这些人的喉咙一样,“老老实实闭上嘴巴,再叽叽歪歪一个字,这人就是你们的下场?!?br />
    而这时,江竹影也走了过来,说道:“给你电一下,清醒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等等!我只是在求救,你们……”伴随着一阵电流声,那人的叫喊声顿时戛然而止,不过同时响起的砰砰的撞击声,让那些在笼子里的人,即便看不到,也能想象到其中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惜玉,一会儿放什么人出来,你来决定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肯定有一些是被红月无辜折磨的人,也有一些是红月以前的手下,还有一些本身就做了不少坏事的幸存者。这些人虽然被红月折磨,但却算不得无辜。

    江流石又不是什么烂好人,就算是在随手而为的情况下,他也不想将那些本身就双手沾满鲜血的玩意儿放出来。

    像刚刚那个被电击的,他的情绪非常恶毒,冉惜玉全都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盯梢男子已经将那女人的笼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你帮她一下?!苯魇阅嵌⑸夷凶铀档?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?!彼底?,一双手拉住了笼门,然后将笼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些笼子,后面都有另一扇门,是直接连通角斗场的,而这女人,自从被关进来,她每次出去,都是通过那扇门。

    至于这扇门,她这是第二次通过,上一次是被关起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看到这双手,江流石的心底就惊讶了一下,随着这女人完全从笼子里钻出来,江流石的神色中闪过了一丝惊异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女人看到了江流石的眼神,她露出了一丝微笑,说道:“很意外吗?”

    江流石打量了她一眼:“是挺意外的?!?br />
    在这种笼子中长期被关押,江流石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备受折磨,瘦骨嶙峋的女人,没想到出来的却是一个很有英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气质更像是动作电影里的那样,浑身上下虽然没有明显的肌肉线条,但是柔和的曲线却依然给人一种蕴含了力量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江流石总觉得一些电影里的女演员,打起打戏来软绵绵的,一点气势都没有,而这个女人显然就是非常利落有气势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是这样,早就死了?!闭馀说耐贩⒂行┝杪?,而在凌乱的发丝下,则是她冷静的眼神,“你好,我叫零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