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!

    那只特殊丧尸,就在江流石的眼前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它眉心处,多出了一个血洞,身上还有电流闪过,多处皮肤烧焦。

    它距离江流石已经非常近了,但在速度上,它输给了江流石。

    江流石慢慢放下枪口,他这时才发现,自己的手心,额头,背心,都已经满是冷汗了。

    刚刚真是生死一线,他的反应哪怕只是再慢上零点几秒,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江流石激活了血液进化血脉,脑域异能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如此,人类的身体面对丧尸的攻击时,还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江流石必须要一枪打中这只特殊丧尸的要害,让其瞬间死亡,所谓的一枪毙命,也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最佳的瞄准位置,是人体鼻梁以上,只要子弹击中,就会在穿过人体时带出大量的脑组织,让被击中的目标立刻死亡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也要打颈部,切断对方大脑和身体之间的联系。这样就算不死,也会失去活动能力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只要丧尸还有一口气在,它们就会继续全力攻击。而江流石作为人类,只要被抓到一下,就基本没戏了。

    在刚刚千钧一发的时刻,没有足够的冷静以及快速的反应,是考虑不到这些的,而考虑不足的后果就是死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着这只特殊丧尸的尸体,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人类依靠军队、武器,建立聚居区等方式,在末世里立足下来,这堕落城还建立了角斗场,把人和丧尸、变异兽之间的生死搏击用来取乐,给人的感觉,就好像是丧尸什么的,已经不足为虑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恰恰相反,正是因为人类脆弱无比,所以这么做,都不过只是麻痹自己而已,是在恐惧中疯狂的表现。

    江流石之前也产生了一些这种感觉,对小群丧尸已经没什么畏惧感了,不过现在看着脚下的丧尸,他又浮现出了末世刚开始时面对丧尸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丧尸都有不错的智力了,而且一直潜伏在人类身边,见过它的人肯定也不少,但是却一直没有察觉。除了红月的遮掩,它自己也在刻意地掩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江流石的话,不知道这丧尸会进化到什么地步,最后它的智力会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电流声大作,没有了这只特殊丧尸,其余的几只丧尸虽然攻击性很强,但是面对电网却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他们依靠电网作为掩护,将这几只丧尸一一解决了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重新安静下来,盯梢男子吞了口唾沫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情,信息量太大,他一时间还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这里关押了很多因为得罪了红月,或者只是因为自己太弱,就被抓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江流石对这些人,也并非是同情,不过在江流石击杀了红月等人后,他听到很多笼子里都传来了锁链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些人激动地从笼子当中,拼命地望出来,但是他们根本无法真正将身体弯下去,面部没办法靠近笼口。

    他们看不见外面的情形,只能凭借听到的声音来猜测发生了什么,即便如此,也还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,红月那一伙人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,虽然激动万分,但是根深蒂固的恐惧,让他们连求救都不敢。万一,他们猜错了,那么就会有更凄惨的结果在等待着他们。

    冉惜玉感应到了这些人的情绪,这种绝望中,又燃起了一丝期冀的心情,她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从其中一个笼子里,传出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红月死了吗?”这个声音,在一片沉默中,显得很胆大!

    而且,没有任何委婉的试探,直接问红月的死活。

    其余被关押起来的人,他们虽然吓了一跳,但心情立刻更加激动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知道答案!

    江流石望向了笼子的方向,这么多笼子,他也不知道声音到底是从哪个笼子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声音是个女人,听着年纪也不算大。

    还有女人落到了这样的下???这个红月,的确是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是谁,如果红月已经被你们杀死了,那我非常愿意感激你们,只要能用上我的地方,我都愿意帮忙?!蹦桥私幼潘档?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显得冰冰冷冷的。

    江流石这次分辨出了具体是哪个笼子,他走过去,站在了笼子前。

    这里的笼子,两边都是水泥砌成的,栏杆非常结实,大部分上面都沾满了血污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到,在笼口的水泥地面上,都是一条条陈旧的,被抓挠的痕迹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似乎是想挖开下面,然后将栏杆破坏掉。

    这么多痕迹,这女人不知道被关在这里多久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站在这笼口前,淡淡问道:“你都被关起来了,有什么能帮我的?你不是更应该求我放你出去?”

    听到江流石的声音,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人,一下子都发疯似的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我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当牛做马,求你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这些人的叫声,非常大,江流石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不要吵!”

    他们的吵闹声,也许会引来守卫!

    虽然因为红月的命令,听到一些声音,那些守卫不会过来,但是如果声音太不对劲,他们也会过来问问的。

    没有听到红月的回答,他们也许就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几个守卫,江流石没放在眼里,但是没有必要的风险,尤其是这些人引来的风险,他也不想承担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义务放我出去,而且在这末世里,我早就不指望别人的同情心了。随便乱发善心的那种人,我也觉得他们很愚蠢,因为随时可能会被人利用,倒打一耙。人为了活命,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没想到这女人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,在这种环境下被关押,能这么冷静理智,还真是挺难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