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,那名男性丧尸忽然转过头去,同时正在进食的丧尸们,也一下子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红月也猛地转头,看向了这里的入口。

    进来的时候,她已经让看守就在外面守着了,那些看守,就算是听到了再大的声音,也是不敢进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却感应到了什么!

    几个人直接来到了这里,随后一阵脚步声从入口处传来。

    不急不缓的脚步声,让红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她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,低声道:“去杀了他们?!?br />
    那几只丧尸,满嘴新鲜的血污,就这么站了起来,然后冲向了入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管来的是什么人,有没有威胁,红月都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即便是她的看守,违反了她的规定,下场也只能是被变成丧尸的食物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身份,等他们变成尸体后再追究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?!?br />
    红月派去盯梢的倒霉男子,垂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他一开始慑于红月的恐怖,还打算对抓住他的江流石等人各种威逼震慑,但是江流石等人的反应,却是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在出卖红月,可能会被红月折磨而死,与拒绝江流石,马上就死之间,他还是选择了向这支幸存者小队屈服。

    通过他和巡逻队员之间的联系,很快他就知道红月一行人已经来到了角斗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说好了,我带你们找到红月,你们就放我走?!闭饷⑸夷凶铀档?。

    一接近红月,这名盯梢男子就心中发虚,他只想赶紧跑路。

    至于江流石这些人……他稍微知道一点得罪红月的人的下场,不是喂了丧尸,就是被丢进了角斗场,哪种方式都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可惜了这些娇滴滴的美女,在观众疯狂的欢呼声中被丧尸或者变异兽活活撕碎,那可就不好看了。不过他们把主意打在红月身上,就会有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现在当然不能让你走,你先老老实实待着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放了这人走,万一他跑去叫人,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。这时,江流石等人已经进入了门内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角斗场内部的情景,冉惜玉等人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李雨欣更是见不得这样的场景,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发白,浮现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同样身为人类,红月居然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白天看到红月的时候,完全没想到这个长相漂亮的热情女人,竟然有着这么一副蛇蝎心肠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?!”红月看见江流石等人的身影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料到我们会来找你?”江流石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那名盯梢的男子满脸苦涩,低着头躲在后面,只希望红月看不见他。

    红月确实没有料到,她也不知道江流石从基地市来到堕落城的目的,就在她身旁。红月之所以认为江流石他们有可能连夜离开,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,真的会有人冲着她养的丧尸来。

    按常理推断,即便江流石想利用这件事推翻她,那也应该发动众人。养丧尸,这种事一旦被很多人知道,红月就没法在堕落城站住脚了。

    所以凡是让红月觉得有可能发现了真相的人,她都会及时弄死,灭口。但是不仅不跑,或者是偷偷跑去活动,准备扩散,而是直接来找到她的人,红月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视线投向了那只男丧尸,尽管那只男丧尸站在阴影里,但那股阴测测的气息,却是像针刺一样扎在人的皮肤上,令人感应到危险。

    这时,星种再次检测到了那特殊能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?!苯魇抗馕⑽⒁怀?,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红月一眼,说道,“你真的在养丧尸?!?br />
    养丧尸?

    一群人中只有那名盯梢男子露出了茫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一时间完全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江流石说的是这些笼子里的。

    红月挑了挑眉头,露出了一丝冷笑:“你们可真是蠢。既然已经知道了还敢来找我,送死吗?还是想上位想疯了,杀了一个何天虎,就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?”

    “谁杀谁,试试就知道了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跟红月废话,这里毕竟是红月的老巢,速战速决!

    这时,红月身边的那名男丧尸,忽然暴起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名男丧尸像是炮弹一样,在狭窄的通道里飞奔而来,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压迫力!

    那名盯梢男子,他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,心脏像是一把就被人狠狠地捏住了!

    在他的瞳孔中,这一刻仿佛只剩下了那名男丧尸的身影,不断扩大,男丧尸扬起的手掌,那尖利的指甲,以及随后一抬头,露出的一抹红,和野兽一样在昏暗的光线中发着光!

    是……丧尸???

    盯梢男子难以置信,江流石所说的养丧尸,居然是红月身边的这男人?这人,这不是堕落城的另一名创建人吗!

    这名盯梢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男丧尸就已经到他们跟前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伴随着轰然响起的电流声,盯梢男子的眼前,霎时间一片亮白,如同暴盲!

    恐怖的电网,滋滋作响的银白色电流,挡在了这名男丧尸的跟前!

    在电网出现的瞬间,男丧尸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铁笼,前冲之势戛然而止,没有直接扑入电网中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坚固的铁笼被这男丧尸扯开了一条缺口,整整一根长长的铁棍直接被男丧尸从铁笼上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铁笼内关着的,是一只变异兽,它脖子上还套着锁链,但看到笼子被破坏,它还是立刻发狂般地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和人类躯体比起来,这只变异犬就太庞大了,它张开的血盆大口,直接就能将人一口咬成两半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样的变异犬,张着大口咆哮着冲到笼口,正要攻击男丧尸时,那名男丧尸却是看也不看,轰一下就将手臂击入了变异犬的口中。

    那变异犬的身体巨震了一下,然后发出了一阵惨叫!

    男丧尸从变异犬的巨口中,缓缓抽出了一条鲜血淋淋的东西,而它的胳膊上,也满是血污。

    它居然直接把变异犬的舌头扯下来了,而且,胳膊上毫发无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