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手下走后,那名男性丧尸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红月立刻走了过去,一脸心疼地说道:“辛苦了,每次都这样,让你坐在这儿忍耐?!?br />
    没有这名男性丧尸,以及另外几只丧尸的震慑,红月也无法保证这些手下都会听话,只有让他们感觉到忌惮,红月的地位和权势才能稳固。

    不过让丧尸和活人同出一室,还要让丧尸不攻击这些人类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,男性丧尸又发出了一声低吼。

    红月的脸色微微白了一下,她扶住了自己的脑袋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在男性丧尸的血红色双眼里,充满了暴虐的杀气。红月看着男性丧尸的同时,将自己的脑袋抱得更紧了,手指在头皮上掐着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,脸色也变得更难看,男性丧尸的眼神总算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红月白皙的额头上浸出了一些冷汗,她轻轻吐出了一口气,说道:“知道你饿了,现在我就带你去餐厅?!?br />
    如果把“食物”带到别墅里来,红月还是觉得不太安全,所以喂食这些丧尸时,她都会带它们转移到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而那个地方,就被红月称为“餐厅”。

    红月带着丧尸们直接进入了车库,随后便开着一辆越野车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所去的地方,正是角斗场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食物,肯定让你满意的?!焙煸滤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,还有他那些女伴,哪怕到时候带回来的是尸体,也比她的小白平时吃到的食物都强不少。

    一想到小白吃掉这些人后,就会进一步地变强,很快他们就不需要再这么遮遮掩掩了,红月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夜晚的角斗场,没有了白天的观众和赌徒,但地上的血迹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,还是让这里透出一股森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看到红月的车辆过来,守卫立刻帮忙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红月经常晚上会过来角斗场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,不过这些守卫也不会想着去探究自家老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越野车在大门后停了下来,红月下了车,带着丧尸们进入了角斗场。观众们只能看到角斗场的中央场地,没有进入过角斗场的内部。

    一进入角斗场内部,顿时更浓烈的血腥味,腐臭的气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那几只丧尸都显得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红月则皱了皱眉头,说实话,这股味道对她来说还是太冲鼻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地方是由她亲手打造的,而且看到小白喜欢,她就高兴。

    一排排的房间被改造得像是监狱一样,一个房间又被分割成了几个小隔间,面积很小,像是铁笼一样。

    丧尸、变异兽,还有一些幸存者,都是被关在这样的笼子里。

    在这种笼子里,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,躺也躺不下,即便是正常人都能被逼疯。这种状态下的幸存者也会处于极度狂暴的状态,放出来后增加战斗的观赏性。

    同时这样的笼子,还会让他们以及丧尸之类的使不上力气,很难脱逃出来。再加上锁链一类的禁锢,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。

    几只被关押起来的丧尸一闻到活人的气味,立刻就发出低吼声,撞击着笼子。

    但是当那男性丧尸,以及它身后的几只丧尸接近时,这些丧尸就立刻变得安静了。

    当红月他们接近了其中一排笼子时,一个笼子内突然传出“砰”的一声,整个笼子都跟着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贴在笼子上,竭力想抬起头来,但依然只能看见红月的高跟鞋,以及另外几个人的脚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了我吧,月姐,老大,我跟了你们这么久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?!闭馊怂谎谱派ぷ涌嗫喟蟮?。

    和丧尸、变异兽待在一起,而且还被困在这样的笼子中,这人的精神状态明显都出问题了,抓住笼子的手指,指尖都已经磨破了,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红月的脚步停顿了一下,她想了想,才想起来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这个人本来是角斗场的看守,负责的事情就是看押这些丧尸、幸存者之类的,至于他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下场……红月实在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虫子一样的垃圾,怎么得罪她的,根本就不值得被记住。也许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。对于这种人,红月本来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苦劳?”红月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眼看着红月要走,这名看守疯狂地从笼子中伸出手来,试图去抓住红月的脚。

    尽管还差了一段距离,但红月却是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。她张嘴想骂,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丝玩味的笑容:“既然这样,那我把你放出来吧?!?br />
    这人一愣,随后难以抑制地狂喜道:“谢谢月姐!谢谢月姐!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死里逃生了,在红月这种人面前,他的生死不过就是看对方心情而已。

    这名昔日看守既激动又紧张,直到红月将笼子门打开,他战战兢兢地从里面爬出来时,才真的狂喜起来。

    “感谢月姐,如果月姐不嫌弃的话,以后我还给月姐卖命,当牛做马,在所不辞!”长期在笼子里,这人都没能第一时间爬起来。要不是成为异能者后身体素质增强,普通人这么折腾早就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以后了,现在就可以?!焙煸滤档?。

    听到红月冷冷的声音,这名昔日看守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挣扎着抬起头来,然而就在这时,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后颈,将他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被提起来之后,这名看守和一张脸骤然来了个面对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张脸的瞬间,这名看守的所有惊喜、茫然,都化为了惊骇和恐慌。

    “??!丧……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这丧尸已经张开嘴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红月淡漠地看着眼前飞溅的鲜血和碎肉,以及不停在挣扎,发出一阵阵惨叫声的看守。

    很快,这名看守的挣扎就消失了,惨叫也没有了,只剩下丧尸咀嚼血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吃点垫垫肚子,很快就有大餐了?!焙煸挛⑿ψ潘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