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?还有,她怎么没有被丧尸攻击?”江竹影难以置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冉惜玉不怎么确定地说道:“那个女人,她也是精神异能者,只是我不知道她具体是哪种……也许,她的异能,就是能够影响丧尸?”

    中海安全区的研究所,对丧尸和变异兽也在进行研究,但也没听说能够让丧尸听话的。此外已经确定的是,一旦被病毒感染,变异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,并且这个结果,是不可逆的。

    冉惜玉所说的这种情况,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“那只丧尸给了我非常危险的感觉,应该是很强的变异丧尸。在这种人类聚居区,存在着一只变异丧尸……”江流石没有继续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但江竹影等人还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。她们都见过变异丧尸,比起普通丧尸而言,变异丧尸才是真正的怪物。它们有一定的智力,还能够指挥其他的普通丧尸。

    不过更让人细思极恐的,是这只丧尸在人类聚居区,竟然能进化为变异丧尸……

    堕落城很早就已经开始建立了,而那时候,末世才刚开始没多久,不可能出现进化程度这么高的变异丧尸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面色沉了下来:“建立堕落城,聚集幸存者,然后……吃人?!?br />
    每天都有人死在堕落城,其余的安全区,都会设立规则,限制幸存者的自相残杀。许多人在拥有了力量,经历了末世的痛苦和恐惧之后,性格中扭曲的部分往往被放大,内心的黑暗面也会爆发出来,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限制他们。

    但堕落城却完全没有规则,甚至它的种种设施,就是为了激发人类黑暗面的。

    这些死亡的人中,有一些是异能者,他们的血肉,恐怕都用了喂丧尸了!

    甚至不少异能者,恐怕都不是自相残杀死的。光是等着这些幸存者们自相残杀,产生的死者也许还不够丧尸吞噬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她为了养丧尸,害死了多少人?!崩钣晷牢孀抛焖档?。

    这种事,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事情,一定引起了她的警觉,这里是她的地盘,她随时都可能对我们做出些什么来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刚才的事情,她养着丧尸,那么所有的人类,她心中恐怕都存有敌意,也是一样随时可能下手。这些人在她眼里,估计都可以成为丧尸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做?”江竹影问道,她看起来倒是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江流石看向了冉惜玉,问道:“你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差不多了?!比较в袼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点了点头,看向了窗口,那里拉着窗帘。

    “那个盯梢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红月派来的。锁定他!”江流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!比较в窳⒖套啡?,她那有些奇异的灰色眼瞳里,顿时出现了莫名的光彩,似乎隔着窗帘,看到了远处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名负责盯梢的男子,他躲在房间内,却并不是隐藏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相反,他像是一个普通的幸存者一样,躺在床上,呼吸均匀,感觉像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这名男子很清楚自己盯梢的是一群异能者,鬼鬼祟祟的,反而会引起对方的警惕。

    不过与此同时,他的身上,手臂上,却凸起了一个个的包。这些包,像是一个个的眼球一样,还会转动。而这些“眼球”,可以在他闭着眼的时候,充当眼睛的角色。

    这些“眼球”,捕捉空气中传来的一切讯号,气味、温度变化。通过这个异能,这名男子完成了很多次的盯梢任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立刻翻身下床,他的手里本来就抓着一把枪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躲到了房门的夹缝里,等着对方接近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他感觉到脑袋里仿佛被针刺了一下,同一时刻,门外已经有人迅速接近,撞门进门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股冰冷的触感,从脖子上传来,让这名刚回过神来的男子,立刻停止了一切动作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名极为冰冷美艳的黑衣女子,她正用毫无感情的色彩的眼睛看着他:“别动?!?br />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而且,也太果断了!

    “我是月姐的手下,住在这里的,是堕落城的……”男子冷静地抬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那没错了?!泵姥夼拥档?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去把人都给我叫齐,到城门口埋伏。在城里动手,会引起麻烦的?!焙煸乱换氐奖鹗?,就立刻发号司令道。

    “月姐,你确定他们今天一定会出城吗?”手下问道。大半夜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,如果什么事都没有,那是会引起怨言的。

    红月的目光顿时变冷了一些:“他不出城,就去找他们。我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不代表我就怕了麻烦了!”

    而且红月不认为江流石会傻到非要在那儿等着,只不过他不会想到,仅仅是因为这样的一件事,自己就会立刻下手罢了。

    由于常识的局限性,江流石再怎么想,也不可能想到她身边,当时站着的都是丧尸。

    信息的不对等,就会导致江流石出现错误的判断。

    红月认为,自己的分析,已经很全面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过一会儿,她就能再次见到江流石他们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,都无所谓,反正江流石,还有他带着的那些女人,都将成为她家小白的口粮。

    只要这些有可能威胁到小白的人,通通都死了,她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而在她下达这些命令的同时,那几名丧尸,包括那名男丧尸,就坐在另一个房间,而她就在这房间旁边的待客厅。

    接受命令的手下,临走时不由自主地朝那房间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从他的角度,只能看到那男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不过一看到这个背影,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有种惊悚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这个男人,都能带给他,以及别的手下一种强烈的震慑感。哪怕他们没有见过这男人的正面,也没有见他出过手,但是光从气息中,都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阴冷和恐怖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吧?!闭馐窒碌蜕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