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堕落城,这些巡逻队员有很大的权力,而且手上有枪,实力也不差,一般的幸存者面对他们,都不敢太嚣张。

    但这辆深夜行驶的中巴车,里面的驾驶员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似的,嗖一下就从他们面前了狂飙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名大吼的巡逻队员,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草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赶紧追!”他立刻跳上了巡逻车,朝着中巴车一路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人影从别墅区里狂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站??!”他们发现外墙的墙根处站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也没有动,走近以后,红月的眉头轻轻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江流石?”白天她才刚见过江流石,自然是能够认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邀请江流石到这里常住,江流石拒绝了,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而江流石也有些惊讶地看着她……那幢别墅,原来是她的。

    接着江流石看向了红月的身后,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几个人影,这些人影都站在阴影中,背着光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子,身材很高大,站得也离红月最近。

    之前在星城基地市的时候,江流石就已经听说过,堕落城的创建人有一男一女两个人,女的是红月,男的就是这个人?

    这时,那男子似乎也看了江流石一眼,顿时,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是他?!那特殊能量,是他传出来的?!

    江流石的心中极为震惊,他的猜测对象是变异兽,或是丧尸,但眼前这男人……

    同时江流石从这男人身上,还感应到了一丝敌意。

    异能者对于生死?;?,本来就有一定程度的预感,但是这么面对面站着,对方什么都没做,就让自己出现这种预感的情况,江流石还是第一次碰见!

    就连影的身体,也微微紧绷起来,像是蓄势待发的野猫,随时准备扑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,红月开口问道: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不过在她眼底,却有着一丝古怪。

    江流石的神色也在这时恢复了平静:“出来逛逛?!?br />
    “逛逛?”红月露出一丝微笑,这笑容的含义很明显了……这理由找的,实在是太不走心了。

    谁会信?

    “麻痹,跑得真快!在那儿!”

    一阵叫喊声传来。

    江流石微微一笑,对影耳语了两句,随即影便转身朝后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,红月就听到了车辆启动的声音,紧接着车灯的光亮迅速靠近,一辆中巴车从街道拐角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车灯的光亮照亮这片区域的瞬间,江流石的视线立刻投向了那几个人影,包括那个男人所站的角落。

    然而,当江流石看过去的时候,那里居然是空空荡荡的了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!

    而这时,红月则警惕而又疑惑地看着中巴车开近。

    她对江流石的队伍已经调查过了,包括进城时和江流石有过接触的守卫。

    对于一般的幸存者队伍,红月自然是不会亲自过问的,但是像是江流石这样,引起了她兴趣的幸存者队伍,她当然会调查。

    那名守卫印象最深的就是美女和中巴车。

    眼前这辆中巴车,确实是江流石队伍的。

    这时,又一辆越野车从后面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名巡逻队员的吼声在看到红月的时候,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“月……月姐?!闭庑┭猜叨釉倍加行┗炭?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江流石对红月又有了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能够一手建立起堕落城,搞出角斗场这样的地方,红月这个女人的长相虽然精致,但比长相更出色的,应该是她的心狠手辣了。

    她这些手下人,看到她就畏首畏尾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红月看向这些巡逻队员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半夜开着车到处跑,还跑这儿来了,我们一路追过来的。没想到还是没来得及阻止?!蹦敲猜叨釉彼档?。

    他说着,还很郁闷地看了江流石和影一眼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知道是不是耳朵聋了?

    而这时,江流石说道:“半夜睡不着,出来到处走走?!?br />
    红月看了江流石一眼,露出了笑容:“原来是这样啊?!?br />
    一瞬间,她眼底那种怀疑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江流石也笑了笑,这女人变脸还挺快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去了?!苯魇狭顺?,让影开着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江哥,那女人信了吗?”影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那些巡逻队员“帮”他们做了证,不过红月真的会相信事情有这么巧?他们原本就是因为察觉到了江流石和影,才会追出来的,结果出来后,发现江流石二人刚好遛弯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她刚刚没选择动手,就说明她也不能确定,而且还有一些顾虑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目送着中巴车迅速离开后,红月冷淡地看了那些巡逻队员一眼:“连一辆车你们都拦截不下来?”

    那些巡逻队员哪里敢回答,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红月短暂的沉默,对这些巡逻队员来说简直是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一些巡逻队员的掌心和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,红月一言不合就将人抓起来的事情可不少,而那些被抓起来的人,他们一般来说,从此就不会再出现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被杀了还是被如何了,这些事情都能让这些巡逻队员感觉到毛骨悚然,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红月的目光扫视着这些人,忽然,她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,然后不耐烦地对这些巡逻队员说道:“你们可以走了?!?br />
    这些巡逻队员顿时如蒙大赦,急忙踩下油门离开了,生怕走晚了的话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巡逻队员走后,红月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刚一转身,她就险些撞到了一个人影身上。

    这人影神出鬼没的,正是刚才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有些长的头发遮盖住了额头和眼睛。

    “小白?!焙煸绿鹜防?,语气十分温柔。

    她伸手抚摸着这个男人的脸庞,轻声细语地问道:“怎么样,刚刚你感应到的气息,是他们吗?”

    然而,这个男人却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红月修长白皙的手指不经意地挑起了这男人的一缕头发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那男人的眼皮抬起来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那是一抹让人心惊肉跳的腥红,在夜晚仿佛发着光的血红色眼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