嗖!

    三棱军刺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,仿佛毒蛇吐信一般。

    小腹柔软,很容易扎穿,可是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了,三棱军刺被何天虎的皮肉直接挡下,难以侵入分毫。

    这跟少林功夫中传说的铁布衫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让肌肉坚硬的异能?”

    江流石轻吸一口气,他扎出三棱军刺的力度有多大他十分清楚,能挡下他的三棱军刺,堪称刀枪不入,凭借这一手,何天虎就不怕暗杀!

    “今天,你逼我暴露了底牌,你一定要死!”

    在堕落城角斗场,这么多人看着,何天虎自然不可能再保守他异能的秘密,他要杀江流石泄愤和立威!

    “暴露底牌?”江流石嘴角勾起,“带进棺材里的东西,暴露了又如何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倒持三棱军刺,身体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眼看着江流石的动作,何天虎就知道江流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刺我眼睛?做梦!”

    何天虎全身肌肉膨胀到了极致,身上的黑色大衣直接被他的肌肉撕裂,而他手上,却多了一把长刀!

    这是雷蛇之前抱着的刀,雷蛇抱着刀,他的武器却是长鞭,而这把刀,则是何天虎的武器,隐藏武器,也能让对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人们看得都是心中一凛,这何天虎不但实力强大,而且小心狡诈,实在太可怕了!

    有了长刀在手,何天虎的实力更增一步,没人怀疑,他这把刀能够直接剁开钢板!

    如此凌厉的攻击,还配合刀枪不入,虽然眼睛可能是何天虎的弱点,可是在速度极快的交战之中,想要一刀刺中眼睛,谈何容易?目标如此之小,而且何天虎速度奇快,只要稍稍一点闪避动作,就能完全避开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以为江流石危险的时候,突然间,已经暴起的何天虎动作猛然一僵,他挥舞的长刀,似乎也出现了极短暂的脱力。

    这刹那的停滞,不足十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,然而就是这个时间里,人们只觉得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血光飞溅,江流石的身体如同鬼魅一般与何天虎交叉而过,而他手中的三棱军刺已经脱离!

    何天虎身体完全僵滞,他手持长刀,宛如岩石雕塑一般站立着,他的右眼之上,插了一把灰暗无光的三棱军刺!

    一击正中靶心,没有丝毫偏差!

    为……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何天虎身体颤抖,满脸的不可置信和不甘之色,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?

    人们都看得惊呆了,在高速移动中,用三棱军刺扎中眼睛,这跟子弹打下飞鸟的难度差不多,而且关键是,何天虎必然重点?;ぷ约旱难劬?,怎么就被江流石一击得手?

    人的眼睛,是没有肌肉的,而且眼睛后面没有骨骼,直接连通大脑,一个人防御再强大,脆弱的眼睛也是弱点所在,利器刺入眼睛,就会直接穿脑!

    所以在历史记载中,李自成中箭瞎眼,夏侯惇中箭啖睛,都是值得商榷的极小概率事件,他们的眼睛即便是瞎的,也未必是箭射的。

    江流石这一次三棱军刺的攻击,自然是用了十足的力气,一击穿脑,毫无悬念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何天虎重重的摔在地上,仰面朝天,仅剩的独眼中,完全失去了焦距。

    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依旧感到深深的不甘,他想知道,为何在刚才的一瞬间,他的脑海强烈的刺痛,让他的动作出现了极为短暂的僵滞。

    而江流石,却好似算准了他出现僵直的时间,发出了致命一击!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何天虎死了!

    在场众人,都是屏住了呼吸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强大到让人畏惧,实力深不可测,从容撑过了星城军方不知多少次暗杀的何天虎,竟然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正面杀死!

    而且这场战斗,持续时间极短,场中电光石火的战局逆转,几乎没有人看得懂,他们猜测江流石是用了什么杀手锏,才一击毙敌,真正的高手,已经看出了何天虎在与江流石战斗中,那动作的短暂不圆融之处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本身实力就已经强大到极致,而且还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杀手锏,能够让对手动作短暂受阻,这样的敌人,还有人能打败吗?

    在场有不少堕落城的重要人物,包括元司令这样的实权军阀,能够在星城雄霸一方,并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,元司令当然有自己的手段,可是面对江流石,哪怕是元司令,也感到了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他也惹不起的人!

    江流石拔下了三棱军刺,他看了冉惜玉一眼,此时,冉惜玉俏脸微白,有些脱力。

    “惜玉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江流石在脑海中问道,最后的一刻,多亏冉惜玉用高度凝聚的精神领域,直接产生精神冲击,让何天虎的动作出现瞬间僵滞,这才让江流石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冉惜玉的话,江流石虽然自信拖到最后,他还是可能杀死何天虎,可是自己也恐怕消耗巨大,在这处处杀机的堕落城,贸然将自己的体力用尽,陷入危险境地,绝对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不提别的,单单星种感应到的那股神秘能量,就让江流石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“江哥,我没事,只有头有点疼,幸好这何天虎只是肌肉发达,他的坚硬异能,并没有强化他的精神防御,可是他的生命力太强了,异能者等级比我高,让我消耗有点大?!?br />
    “嗯……以后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用精神攻击,还是太危险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由衷的说道,之前战斗中,他收到冉惜玉的传音,也来不及跟冉惜玉商讨,现在想想,还是有些后怕,精神攻击神鬼莫测,一不小心遇到硬茬子,伤了冉惜玉的脑域,那就后悔莫及了。

    大脑是极为精密的组织,一旦出了什么损伤,就可能出现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江哥?!?br />
    冉惜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一个中年人笑着向江流石走过来:“这位小兄弟,请问尊姓大名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