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真要跟这些幸存者合作?”章宏岳也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他才和这支幸存者队伍发生了冲突,结果今天就要来跟他们谈合作,怎么想怎么憋屈。

    但夏永风的命令,不能不听。

    章宏岳原本只是个普通军人,在末世之后由夏永风一手提拔,是夏永风的嫡系。不然在这基地市,他也不会这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偏偏这支新来的队伍不知道厉害,不买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现在夏永风还指名让他和夏薰来找这支队伍谈一谈,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按照章宏岳的想法,跟这种刺头有什么好谈的,直接带到指挥部去,吓一吓,什么不会说?

    夏薰微微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这些幸存者,的确是自由散漫,根本不懂纪律,也不会服从命令,听指挥,把他们放到队伍里,会很麻烦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先询问他们情况,不一定要跟他们一起,说明风险后,他们能够主动拒绝,自然是最好的?!毕霓沟?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拒绝这些幸存者,夏永风恐怕会生气自己这个孙女不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?!闭潞暝览湫α艘幌?。

    要让那些幸存者不参与还不容易,只要一说去打正规军,他们的胆子首先就没了一半。

    基地市里,牛逼哄哄的幸存者队伍有不少,但章宏岳都不怎么看得上眼。

    再厉害,在坦克大炮面前也得认怂。

    那些丧尸如排山倒海般涌来,密密麻麻,还没到跟前就让人浑身发软,但是在现代化武器面前,依然没有将星城基地市覆灭,还不是好好的?

    章宏岳和夏薰两个边走边说,声音压得很低,但就在这时,身旁的中巴车的车窗却忽然打开了,江流石的脸出现在窗后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立刻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从车外看不见车内的情形,也不会想到一大早,这些幸存者有屋子不呆,跑到车里坐着。

    此外,以他们的警惕性,竟然都没有发现这车内有人……

    章宏岳脸色一沉:“你们躲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们刚才的对话,肯定是被这些人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谁躲了?你们不在背后说人坏话,又怎么会怕人躲呢?你们倒是有纪律,你们的纪律就是在背后说人闲话?”江竹影心直口快,讥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夏薰的脸色顿时凝滞了一下,她有些尴尬,说人闲话,这种事她自认为自己是不屑于做的,可是江竹影说的,又是事实。

    当面被人撞破,夏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们二人交谈,有这么五六个人就在旁边听着……夏薰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。

    章宏岳目光阴沉,这时夏薰看向了江流石,冷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:“我们来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夏薰顿时噎住,她的脸色有些涨红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放下身段了,结果这江流石根本就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在这基地市,夏薰作为夏永风的孙女,简直就是公主一样的身份,追求她的,拍她马屁的人,都太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从一开始,江流石就对她非常无礼!

    江流石根本不知道她的身份,她总不能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吧!

    那么做太掉价了,夏薰实在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憋了半天,说道:“我可以给你们酬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酬劳?”江流石冷冷一笑,现在普通的酬劳,他根本就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一口一个我们不是正规军,那说明你很清楚正规军的战斗力,以及他们拥有的武器。我们战胜这些正规军,你们没有出一点力,现在想要信息就要?”江流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给你酬劳了吗?你说这些,是想狮子大开口?”章宏岳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武器,弹药,变异兽肉,你想要什么?”章宏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感兴趣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淡淡说道:“如果是一颗二级变异晶核,我就跟你们合作?!?br />
    章宏岳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二级变异晶核?

    二级变异兽,数量本来就不多,被击杀后得到变异晶核的机会,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星城基地市本身,也在研究进化结晶,他们和中海安全区都有技术交换。这些变异晶核,对他们基地市本身也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其他分裂出去的军队,他们对基地市虎视眈眈,除了看重基地市本身的防御设施、武器弹药、粮食储存外,就是进化结晶了!

    随着异能者不断进化,变异兽肉已经跟不上消耗,进化结晶,很快就会成为异能者们求之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江流石一开口,就要一颗二级变异晶核?

    “你们还差我一些酬劳,那些我可以不要了,都算到这颗二级变异晶核里。此外,我还需要得到战利品分配的权利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江流石这一番话,听得夏薰美眸圆睁,他一个幸存者小队而已,不但要拿一枚二级变异晶核做酬劳,还竟然要得到战利品的分配权,他以为他是谁,怎么不上天??!

    “你一个幸存者小队而已,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?在正规军面前,你们算什么,张口就要战利品分配权,你简直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章宏岳冷笑的说道,夏薰也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哦?白日做梦就白日做梦吧,你不想合作就算了,走好不送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非常光棍的回答,在诸多军阀割据的情况下,星城基地市在这片区域的控制力,显然远不如中海安全岛,中海安全岛的军部,江流石都不在意,何况是星城了。

    这回答夏薰听愣了,这人也太狂了。

    “都谈成这样了,爷爷也不会怪我了,章队长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夏薰故意说道,虽然她觉得江流石根本不值得合作,但她心中还是想尽量完成爷爷的嘱托,所以在话中,她有意无意的点名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句“爷爷也不会怪我”,稍微有点洞察力的小队长,就该隐隐的猜到了,她相信江流石既然能够重挫一个军阀部队,这点洞察力还是有的,作为星城军部高层的孙女,亲自来请你,你不说受宠若惊,也总该识趣才是。

    她本来期待着,江流石能够稍稍松一点口风,她也可以顺水推舟的让一步,大家各自退让,态度好点,合作也就成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带着一点希冀的看着江流石的时候,就看到车窗越来越高,直接把江流石的脸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车窗直接关上,这种不透光的车窗,里面看得到外面,外面看不到里面,夏薰看着车窗,却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,她能看到,这倒影上的自己,嘴都快气歪了。

    都到这份上了,她还能说什么!

    “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!”夏薰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了,这些幸存者都是烂泥糊不上墙的货色,他们在我们星城除了闹事还会做什么?老首长也是,怎么会指望这些人,他们这些幸存者,有点本事就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,小姐我们走吧,不用理他们,这星城的幸存者刺头有的是,他这种性格,用不了多久就会跟这些幸存者打起来吧,到时候让那些刺头收拾他,就算他厉害一点,也架不住本地幸存者人多,用不了多久他就老实了?!?br />
    章宏岳说着,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