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飞浑身都是鲜血,在剧痛中不断抽搐着,整个人如同被打烂的血袋!

    江流石避开了他的所有要害,专打四肢,但是中了这么多枪,四肢基本全废,跟死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之前他们说要废掉江流石,是当着江流石的面说的,对这种动不动就说要废了谁的人,江流石怎么会手软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,这里的幸存者,比起中海安全区的要更凶狠。这星城基地市,军阀割据,幸存者队伍在夹缝中生存,为了争夺资源,狠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你软弱,别人就会踩到你头上。

    今天这光头男招惹他们,就是因为江流石一行人是新人。江流石手段尽出,就是为了震慑一下这些老队伍,不要再什么人看见他们,都想上来惹一惹。

    想招惹,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彭飞的惨状,就是下??!

    一些幸存者看江流石的眼神,顿时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年轻男人看着也就是个大学生,不像他们那么凶悍,没想到真正动起手来,这么狠,下手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跟踩死一只臭虫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彭飞好歹也是个老人了,结果就这么栽在了一个今天刚到的新人手上!

    朱长青在旁边,一口气憋到了现在,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太猛了!

    他在一旁看着,都觉得喘不过气来,如果是他替代彭飞的位置……不敢想象!

    而这时,江流石却并未放下枪,他枪口移动,赫然指向了那名少年!

    “你是下一个?!苯魇档?。

    这名少年,原本正幸灾乐祸地看着彭飞,没想到,江流石忽然将矛头对准了他!

    少年的双眼,顿时瞪大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表情夸张地问道:“你说我?”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人话?”江流石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少年刚才挑事,把江流石竖起来当靶子,用来激怒彭飞。

    江流石又怎会把他忘记了?

    看到江流石对这少年下战书,那些幸存者也都惊了。

    这新人,够狂??!

    这个少年刚爬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很狂了,没想到,遇到一个跟他有得一拼的。

    这时,那少年旁边的一个女生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这女生二十出头的年纪,长得很清纯,紧紧地贴在少年身边。听到江流石出言挑衅自己的情人,这女生立刻就讥讽起来。

    彭飞毕竟只是个过气的幸存者队长,而这少年,那可是个真正的狠角色。平时这少年稍微皱下眉头,她都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想跟我打?打了个彭飞,你就觉得自己无敌了?”那少年夸张地笑道,“你用枪,他们两个空手,你还真觉得自己很厉害?”

    江流石的枪术凌厉无比,围观的这些幸存者,他们本就事不关己,只是在看热闹而已,所以只注意到江流石的枪术,没考虑用不用武器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江流石用武器,也没什么问题,你想用,你也可以用??!

    彭飞和光头男他们不用,一是来不及反应,二是知道自己的枪法不如异能。

    但也有了解这少年的,看江流石的眼神,顿时就变得有些幸灾乐祸了。

    “你厉害的,也就只有枪法了吧?光靠枪法,你也想跟我玩,真是找死?!闭馍倌晁底?,他脖子一扭,脸上的肌肤,立刻出现了一层金属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皮肤变异?还是什么?

    “草!你们在这里搞什么?”

    一声喝骂忽然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少年看向门口,神色中顿时闪过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江流石也看了过去,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大踏步走进来,他军装外套着一件皮夹克,长相十分凌厉。

    “哥,这人的变异能量波动,好强!”江竹影说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江竹影,队伍里的其他异能者,尤其是张海和孙坤他们,对这军人似乎都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这检疫站内的幸存者,都认识这名军人,一个个的都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江流石眉头一挑,这么强的震慑力?

    这些幸存者,没一个省油的灯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恶狼一样,冷冷地注视着别人,一旦有老弱病残出现,立刻就扑上来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名军人出现后,这些人一下子都收敛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军人看向地上躺着的光头男和彭飞,又看了一眼拿着枪站在那儿的江流石,双眼一瞪:“这是干什么?要打上外面打去!”

    江流石皱了皱眉头,这人一来就冲着他吼,根本不问情况。

    挑衅和先动手的,都是彭飞一伙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这么看着?”那军人转头又吼检疫站的负责军人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宋队长急匆匆地又进来了:“章团长,今天这么早回来了?”

    看到这宋队长,章团长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外面,又遇到了那些叛军,麻烦了一点!”章团长说道。

    叛军!应该就是那些分裂出去的军队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资源匮乏,丧尸和变异兽又越来越麻烦了,他们搜不到资源,就想对我们动手?!闭峦懦に档?。

    看到这章姓军人已经不理会他们了,那少年对着江流石阴冷地笑了笑,伸手在脖子上划了一下,低声道:“改日再见啊?!?br />
    江流石神色冷然,对这少年的威胁,他没有太放在心上。对方不威胁他,江流石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名章团长忽然又朝着江流石等人看了过来,问道:“你们遇到了何必清的人?”

    江流石稍微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这人说的是何司令,也就是之前阻截他们,试图绑架科学家的那伙人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把情况说一下?!闭峦懦ざ灾斐で嗨档?。

    他对江流石这些幸存者,显然不是很感冒,而朱长青则是军人。

    不过朱长青听了他的话以后,却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这章团长手下的大头兵,这种命令式的口吻,他可不会买账。

    但是说不说,还要看江流石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朱长青没有吭声,而是转过头去,看向了江流石。